《 闲唐 》春溪笛晓

第 164 章

一道正式诏书的颁布, 并不是李二陛下叫人拟好就成了的, 还得经房玄龄他们的手盖个戳, 确定没问题, 再发到门下省让门下省审核审核, 不行的话还是得打回重写。

把守着门下省关卡的不是别人, 正是经常摆黑脸的魏征。这些年惨死在魏征手上的诏书多不胜数, 它们死得很有意义,给魏征提供了许多开喷素材。

李二陛下虽然觉得这老魏脾气又臭又硬, 但还是捏着鼻子认了, 谁叫魏征道理讲得那么好听, 看事情又看得那么准,真换了他还有谁能做得这么好?

这次诏书虽然在房玄龄那边就卡住了,但房玄龄觉得有必要把魏征拉下水, 要不然可能劝不住李二陛下。

魏征一看诏书内容, 也觉得房玄龄和长孙无忌炸得很有道理。

这诏书是让李元婴就藩的,但是李二陛下不仅把原定的滕州给了李元婴, 还把原来齐王的封地也分拨给李元婴!齐王前两年造了个反, 人没了, 朝廷一直没把这些地方分给别的藩王, 那一片都和滕州连着呢, 而且比滕州更加宽阔富饶!

早几年给李元婴封在滕州时,李二陛下对这个弟弟还没有这么偏爱, 所以选的地方虽还算好,却不怎么大。李二陛下对着舆图一琢磨, 觉得这么小的地方太委屈他幺弟了,大手一挥,将齐王封地和周围的地方全往李元婴手底下扒拉。

这么多弟弟里头就这一个是他一手养大的,封地怎么能小,封地就要大!

州县要多,占地要大,怎么气派怎么来!

滕王府早前已经叫人修好了,就不换了,还设在滕州,但是管辖的地方一定要多。至于什么年纪小没经验,他给配备一批人才过去帮着管,多大的地方管不好啊?何况李元婴自己也扒拉了一堆人让人家跟他走,这不正适合吗?

李二陛下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好很完美,一点问题都没有,挥洒自如地给出内容让岑文本拟旨。

岑文本捏着鼻子把这诏书写好了,面无表情地递到房玄龄他们那边去。不能让他一个人看到李二陛下这令人惊叹的绝妙想法!

这可真是平地一声雷,直接把房玄龄他们给炸懵了——

李二陛下居然把大半个河南道划到李元婴封地里去。

房玄龄几人齐齐带着诏书去堵李二陛下。

李二陛下正想象着他那糟心弟弟拿到诏书得乐成什么样,结果房玄龄他们都堵着他说把这诏书打回重写。

李二陛下不高兴了,不许他去打高丽就算了,怎么还不许他给弟弟把封地扩大点?这要是不把封地连到海边去,还造什么海船?肯定得连过去!

李二陛下又和几个心腹要臣杠上了,两边都寸步不让,绕着李元婴的封地大小吵了起来。

不管魏征几人怎么说,李二陛下都坚持认为给李泰他们封地多大,给李元婴也可以多大。更让人气结的是,过来旁听的太子更阔气,非常豪爽地表示把整个河南道交给李元婴都没问题。

哪怕自家要把孙女嫁给李元婴,魏征也觉得这对父子俩不是中了邪就是昏了头!

当事人李元婴对此一无所知,他还在等旨意呢。直至长孙无忌提醒魏征去找李元婴说说这事,魏征才黑着脸叫人把李元婴找来,和他说明他就藩的事卡在这么个环节。

李元婴一听,觉得他皇兄和大侄子真好,居然悄悄给他弄个大封地。他高兴到不行,还埋怨起魏征来:“这么好的事,你们做什么拦着?还不兴皇兄多给我分点地方了!”

魏征觉得这姓李的一家子都不可理喻。

好在魏征知道李元婴一向吃软不吃硬,忍着开骂的冲动从各方面给李元婴分析了一通,远了说会埋下祸患,近了说会招致不满,一旦开了这个先例,整个大唐都不够分的。

当初李二陛下想要搞刺史世袭制,把诸王和勋贵都弄成世袭刺史,就遭到了长孙无忌等人的强烈反对!他们自己放弃这个世袭机会,为的就是不开这种坏头。现在李二陛下又凭着自己的偏爱划给他大半个河南道,他们怎么能不劝阻?

李元婴不是听不进话的人,听魏征好言好语地给他分析完了,他心里那股子想要大封地的热乎劲也消退了。

他固然对皇位没什么念想,但他不能担保自己儿子个个都优秀、个个都拎得清,要是生出个不肖子孙,好事也会变坏事,还不如别搞特殊。儿孙之中要是真有哪个是能耐的,大可自己想办法拼出头;至于那些没能耐的,有皇室尊荣给他们沾沾就好了,给他们留那么大的封地做什么?平白害了百姓!

总的来说就是,有能耐的不用靠他留什么,没能耐的留给他们守受不住,还会让旁人眼红!

李元婴想明白了,唉声叹气地点头说:“我晓得了。我还想着那么大的封地,我和姝妹妹多生几个孩子都够分呢!”

魏征脸皮抽了抽。

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居然已经想着要多生几个孩子了!生孩子那都是在鬼门关打转!

李元婴见魏征脸色不太好,赶紧不再和魏征畅想有儿有女的未来,拍着胸脯给魏征保证自己一定尽快把大封地的事推拒掉,绝不开这个坏头。

李元婴也没骗魏征,知晓就藩旨意为什么一直下不来之后他马上去找李二陛下,表明自己不需要那么大的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