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唐 》春溪笛晓

第 156 章

李元婴还真不知道李二陛下到过贡院, 进士科现在没那么多杂七杂八的考法, 只要做个时论文章就差不多了, 但这文章不是那么好写的, 既要切题, 又要出彩, 必须得有自己的主意。

所以这场考试允许自带干粮考一整天, 到天黑了还可以点烛续一下,由着你考个一昼夜。

这次的考题李元婴一行人虽然没有直接猜到, 却也曾经讨论过类似的问题。论起出主意他可不比任何人差, 刷刷刷地就草拟好大意, 开始往答卷上写自己的文章。写到一半,他觉得饿了,拿出带来的干粮啃了几口, 挺遗憾没得吃茶, 不过勉强也算是饱了,继续刷刷刷地写。

到晌午, 李元婴的答卷就写完了。李元婴拿着瞅了一遍, 没写错别字, 没写违禁内容, 行文也挺流畅, 至于文采,反正他就这样了, 实在改不出什么好文采,写通就成了。

李元婴对自己的发挥很满意, 早早交卷离开贡院。他左看右看,魏姝她们还没出来,便跑贡院外头的酒肆里借了个茅房解放一番,坐下叫人给他煮茶喝。

酒肆的掌柜还是头一回听人说来酒肆里要茶喝的,一脸无语地说自己店小,没脸面没门路买达官贵人爱喝的茶叶。李元婴知道茶叶卖得好,却不知道普通人根本买不到,他让掌柜派个跑腿的去千金堂取些茶叶来,反正他要喝茶。

李元婴给钱大方,掌柜和伙计都乐意做他生意,收了钱便帮他跑腿。茶有了着落,李元婴便问掌柜茶到底有多难买,他爱听这个,越难买,表示卖得越好,他们赚得越多!

不久之后,伙计回来了,不仅带回茶叶,还带来黄莺黄鹂等人。今天李元婴来贡院考试没让人跟着,说是不想搞特殊,打发她们在千金堂和图书馆那边看看书或者学点医理。

酒肆伙计过去取茶,她们一听李元婴考完了,自是带着侍卫和内侍赶过来伺候,顺便把煮茶的家伙全带来了,占了人家酒肆的一角熟门熟路地开始给李元婴煮茶。

此时酒肆中人虽不算多,但也不少。见两个豆蔻少女行云流水般煮茶,众人都觉赏心悦目,有大胆的便跟李元婴讨茶喝,说自己想尝个鲜。

李元婴大方答应:“有何不可。”

众人听他如此慷慨,不由自报家门,要与李元婴通个姓名。

李元婴也痛快地报了自己的名字,可惜旁人只知滕王,却不知李元婴是谁,只觉得有点耳熟,不知在哪听过。

得知李元婴是刚考完出来,有几个人顿时过来和他搭桌,问他今科考了什么题,难不难,又问他答得怎么样。李元婴一一答了,表示觉得自己一准能中,考题一点都不难!

见李元婴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众人都觉得他过于自信了。看在李元婴请大伙吃茶的份上,所有人默契地没说实话,只对李元婴报以真诚的祝福。

李元婴和酒肆里的酒客们分完茶喝了,才陆陆续续等到武媚三人出来。至于狄仁杰他们,他们考的内容比较繁杂,暂时还没见到人影。李元婴坐在临窗的位置呢,见到人出来便打招呼,把三个人都喊进酒肆吃茶等人。

酒肆里的酒客都没散去,看到三个小娘子自考场里出来,年纪还一个比一个小,顿时都想起最近的传闻。听说今年的进士科很乱来,当今陛下不仅把他弟弟塞进去考,还把他女儿也塞进去了,另外还有两个女考生,其中一个是他弟弟的未婚妻!

看着三个小娘子丝毫不在意旁人的侧目,都很大方地在李元婴周围落座,酒客们莫名地觉得她们这么光明正大地走进酒肆来没什么不妥,倒是他们过久的注视有点失礼。

接着很多人知晓李元婴的身份了:原来他就是当今陛下最小的弟弟!难怪连身边的两个小婢女都这么娇美可爱!

李元婴当然不会知道酒客们转来转去的心思,他等来武媚三人便问她们发挥得怎么样。

武媚三人都觉得自己正常发挥,武媚眉宇间更是带着几分明媚光彩。虽然她知道自己哪怕拿了好名次也会被撸掉,但既然给了她这个机会,她就要牢牢把握住!

李元婴知道武媚三人的身份容易被人拿来说事,已经想妥了一个好主意:“你们还能把文章重新写一遍吗?要是能写出来的话,我们把文章刊到馆报上去,让天下读书人都评议评议。我们领个头,再对外说但凡今科应考的举子都可以把文章投过来,分批次刊出,馆报这边给他们一笔稿费,好让他们在长安吃住都宽裕些。”

魏姝点头说:“我可以写出来。”

武媚和城阳也表示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