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唐 》春溪笛晓

第 15 章

《闲唐》/春溪笛晓

第十五章

按照李二陛下的想法,乱世才用重典,韩非、商鞅的法典虽不算错,却是适用于动乱频起、民不聊生的时期。像现在天大大定,诸邦咸服,再用商韩之法着实不适合。

尤其是,李二陛下上位的过程还有那么一点小争议,李二陛下更要卖力显示自己的宽仁与圣明、拒绝再做任何会让他背负更多骂名的行为。贞观初年李二陛下愤怒之下叫人把个大理寺的官员拖下去砍了,过后极其后悔,从此下令这类命令必须经过三次复核才能执行。

所以说,李二陛下也是头一次当皇帝,他爹又是同是野路子出身,自然一切都要逐步摸索。

德名这一块,是李二陛下最想补回来的。因此他重视儒家,每日处理政务之余常与朝中的学士们秉烛畅谈,讨论治国之术;重视修史与修书,派魏征、虞世南、房玄龄等饱学之士负责修纂史书与《群书治要》。

对于李二陛下这种“缺什么补什么”的心理,李元婴是不晓得的,所以他回答得很理所当然:“写得很有趣啊。”

《韩子》不是萧德言给的阅读任务,李元婴遇到难懂的地方草草扫过,专挑他感兴趣的部分看。

几十卷《韩子》看下来,李元婴竟从中归纳出近两百个有趣的小故事。

李元婴觉得这波书读得不亏,够他哄兕子她们老久的!

李元婴才不管李二陛下脸色如何,兴致勃勃地拣出那智子疑邻的故事和李二陛下分享了一遍,很是感慨地和李二陛下说出自己的感悟:“那天老孔送我砚台,我还觉得他是讽刺我字写不好,现在想想,应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孔颖达也在随行诸官之列,听了李元婴这话脸都黑了。

为李元婴在那鼓吹《韩子》写得好,也为李元婴那乱糟糟的猜测!

在韩非之前,法家分为法、术、势三派,各自为政,韩非却将法、术、势集于一身,融合成三者兼容的法家理论。

可以说,韩非是大部分儒家子弟都不太喜欢的人,他的学说像把锋芒毕露的利剑,一出鞘就扫杀一片!偏偏,那一套又是最能蛊惑君王的,试问身居高位的人谁不想将一切生杀予夺的权利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当时秦王就对韩非的学说惊为天人,韩非虽死,秦王却还是用韩非那一套来治国。

李二陛下继位之后十分看重儒家,虽然国子监分设律学、算学等等,但那些都只是搭头而已,科举考的还是诗赋和政论。像《韩子》这些法家著作,只有掌管大理寺和刑部的人才会细读!

没想到这小子才刚好好读书没几天,居然就歪到法家上去了!

孔颖达顾及李二陛下在场,没好劝告李元婴别带着别人去看《韩子》,李二陛下却不能让他不敬尊长。李二陛下抬手便往李元婴额头上敲了一下,骂道:“上次告诉过你怎么喊人,又忘了?”

李元婴捂着额头,拒绝悔改。

对于李元婴这块滚刀肉,大伙都懒得管了,随他爱怎么喊就怎么喊。

左右这小子也只把《韩子》当话本之类的来看,哪有可能真看出什么名堂来?

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李元婴还真看出点名堂来了。

……

接下来两天,李元婴一口气把剩下的几卷《韩子》读完,系统又适时出现,表示李元婴可以把《韩子》存档到个人图书馆。

李元婴好奇地问:“《论语》和《礼记》有人看了吗?”

系统不吭声了。

“我就说了,肯定没人爱看。”李元婴道,“这个《韩子》放进去也不会有人看的,白费功夫!”

系统依然沉默。

见系统小伙伴没了声音,李元婴也不在意,遂了它的意把《韩子》放入个人图书馆。系统很快给出扫描结果,表示这本书完整性、可读性也为优等,给他列出可选换书目列表。

李元婴点开一看,这次系统居然直接来了一个绘画大礼包,里头有这样三本书:《简笔画入门1000例》《漫画人物入门技巧》《教你如何完成一本漫画书》。

选择接收之后,三本书齐齐整整地出现在李元婴的个人图书馆里。李元婴本就有几分画画天赋,看到都是画画相关的书便坐到个人图书馆里边喝着可乐边看看交换来的三本新书。

李元婴最先看的是《简笔画入门1000例》。这本书展示了快速勾画各种食物、人物、物品和各种工具的方法,虽说用的笔和画的东西不大一样,有很多玩意都是李元婴闻所未闻的,比如什么飞机,什么火车,什么小汽车!

好在李元婴有系统在旁边讲解,勉强能理解它们都是啥玩意。

李元婴有一点远比别人强,那就是遇到天大的事他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比如听到飞机能在天上飞、火车能运比货船还多的货之类的稀奇事,李元婴都是一脸“你说的真的吗?我怀疑你在骗我”的表情,弄得系统不得不给他展示从乘客登机到飞机起飞的动态过程。

李元婴看完后非常高兴,接着充分运用起系统这个厉害的展示功能,把许多不知道的东西一样样认过去。

等弄清楚它们到底是什么,李元婴还试探着想问问它们的造法。可惜系统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了,坚定地对李元婴说他权限不足,不能查询相关内容。

骗不到造法,李元婴也不气馁,着手练习起刚学来的新鲜画技,很快画得有模有样,迅速掌握简笔画技能。接着,他拿起两本漫画相关教程看了起来。

随着李元婴把两本书读完,一扇新大门在他眼前开启了!

这个漫画不错,字少,图多,适合给兕子她们看!等侄孙长大一点,还能当礼物送侄孙!正巧刚看完了《韩子》这个丰富的素材库,李元婴摩拳擦掌准备画一套《韩子寓言》,拿来哄自己可爱的晚辈们!

李元婴平时不怎么爱待在万界图书馆里,可眼下他有了这么个宏伟的计划,自然带上稿纸泡在万界图书馆里头积极地写写画画,准备在里头偷偷画完给小伙伴们一个大惊喜。

过了几日,李元婴破天荒地跑去找孔颖达请教问题:“老孔,我们的书是谁负责做的?”孔颖达是给他们编教材的人,李元婴觉得问他肯定可以直接得到答案。

李元婴难得主动找孔颖达说话,孔颖达奇道:“你问这个做什么?难道看了几天《韩子》,你就准备著书立说了?”

李元婴一脸骄傲:“不可以吗?”

孔颖达见李元婴眉间眼底都是掩不住的小得意,有心要看看他能捣鼓出什么名堂来,捋须笑道:“这个容易,你寻些人替你多抄几遍便是。”

这年头的书大多是手抄的。

李元婴道:“不成,我要做的书不一样。”

李元婴回想着自己在万界图书馆看到的那些书,不是一卷一卷的,而是一本一本很方便,可以一页页往下翻!李元婴想做那样的书!

而且找人抄的话,抄书的人不一定能照着他的原稿画出来。

所以,李元婴希望能有直接印出来的法子!

李元婴理了理思路,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孔颖达。

孔颖达道:“这种书倒像是佛经了。”这年头的书都卷成一卷,只有一些佛经才会一页页地记录,据说是由贝叶经演变而来。孔颖达给李元婴指了条路,“你若真想要这样的书,可以去寻太常博士李淳风问问。”

李淳风本是道士,后来应召入朝为官,时任太常博士。这次御驾到九成宫避暑,李淳风也跟来了,平时大多在太常寺那边当值。太常博士平时要负责挑挑吉时、维护维护器物之类的,偶尔李二陛下心有疑虑,还会召他去问问吉凶。

这位李道长曾收集过全本的《墨经》,于营造一道上颇有造诣,造出过许多新奇物件。李元婴要是把他想要的效果说出来,李淳风应当能帮他想出办法!

李元婴点头记下,一抛下孔颖达一溜烟跑了。

对于李元婴这种过河拆桥的行为,孔颖达早已见怪不怪,回去后便与同僚说起李元婴异想天开想搞出本书来的事儿。

有人显然是平时被李元婴气狠了,闻言摇头说道:“小孩子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他要是真能写一本书出来,我到街上帮他吆喝去!”

孔颖达道:“你可别把话说太早,说不准他真能弄出来。”孔颖达在李二陛下那看过李元婴给晋阳公主她们讲的故事,若是那种大白话内容的话,李元婴写起来一准轻松无比。

李元婴若是能听到孔颖达这话一定非常感动,觉得老孔居然愿意给他说公道话!可惜李元婴听不到,他已经跑去找李淳风啦。

李元婴是李二陛下的幺弟,在九成宫中到处乱跑也没人拦着,没多久就跑到了太常寺诸官当值的地方、找到正在整理文书的李淳风。

李淳风今年才三十七岁,没和李元婴想象中那样穿着道袍,反而穿着一身浅青色的官袍,瞧着显得很年轻。

李元婴心道,这人还不如萧老学士像神仙。

虽则在心里觉得李淳风不太靠谱,李元婴还是上前和李淳风说明来意。他还扯过一张纸给李淳风画了幅图文并茂的示意图,包括封面、封地以及内页排版。

李淳风道:“印书的话,江南那边的一种雕版印刷法倒是可以做到。”他指着李元婴想要的翻页效果说出自己的构想,“要是想把书一页页地连着,可以用绳穿起来。”

李元婴听完李淳风的话,对李淳风的不信任顿时消散无踪,积极地拉着李淳风探讨进一步细节。

他准备印个一百本,给小伙伴们一人送一本,老孔他们也一人送一本,前者是好东西要和小伙伴分享,后者是要气一气孔颖达这些把他瞧扁的人!

别看一百本很多,光是侄子侄女他就有二三十个,更别提还有别的小伙伴了!

听李元婴张口就这么大手笔,李淳风提醒道:“怕是要耗不少钱。”

印书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木料要钱,雕工要钱,纸张墨料之类的更要钱。若不是纸贵墨贵,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买不起书?

李元婴听到只是钱的问题,立刻给李淳风打包票:“我有钱!”

李淳风这时也想起李元婴丰厚的资产,据说,太上皇临去时把大半好东西都留给了他!若不是李二陛下把他接到太极宫,他怕是要被其他兄弟活活撕了!

对这位新晋小王爷的新鲜想法,李淳风很乐于一试:“那臣帮殿下寻几个有经验的雕工试着做几个雕版,殿下觉得满意再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