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唐 》春溪笛晓

第 197 章

李元婴带到试点县的虽不能说是整个滕州的人才, 但把一个县规划好、把整个县盘活已经绰绰有余。

魏膺最近很辛苦, 辛苦之余又有种奇异的满足感,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再属于自己, 可他心里却充实无比。每天看着荒地被开垦出来、耕牛骡马各归其位, 他就觉得自己这一天没白过。

这种满足是他坐在家里读书写文章感受不到的。

魏膺不得不承认, 李元婴简直是他人生中的克星, 只要遇到李元婴他永远都占不到上风。这天魏膺照常忙碌,一早起来去巡视马场, 忙活完了才回去用早饭, 结果还没走到用饭的地方, 竟有人跑来说小王爷和王妃到了。

呸,他妹妹还没嫁呢,怎么就王妃了!

不过魏膺不得不承认, 魏姝嫁给李元婴是最自在的, 她可以自由地做所有她想做的事,永远不会被夫家嫌弃她抛头露面。

听人说妹妹来了, 魏膺加快脚步走过去, 远远便看见李元婴和魏姝坐在廊下吃他的早饭, 还亲亲密密地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魏膺三步并两步地走过去, 拿起个馒头咬了一口, 才和李元婴两个人聊起马场这边的情况。滕州没多少养马的地方,要用马的地方倒不少, 所以马场这边每天都忙碌得很。

人果然是要逼一逼才能成长,魏膺刚来时还有点官宦子弟的清高, 现在张口闭口都是手里的事务。魏姝听了觉得李元婴故意刺激魏膺也不是坏事,没有多劝,只让魏膺注意休息。

既然魏膺精神不错,李元婴认为他们已经看完大舅哥了,麻溜地拉着他姝妹妹的小手去看看周围有什么好玩的。

见周围有片竹林,李元婴溜达过去看这边的竹子长得好不好,大好的春天有没有长笋。

李元婴运气不错,遇到个老叟在水边钓鱼,老叟热情地给他指路哪一片最近长笋了,还大方地让他看上哪根挖哪根,这一片都是他的,只管随便带走。

李元婴没有不拿百姓一针一线的想法,有人给他送东西他就高高兴兴地手下,一听老叟这么说便欢快地拉着魏姝去找笋。当初在葵园那边时他也亲手挖过笋,新长的竹笋味最鲜,又爽口又清甜,想想还真有点小怀念。

两个小情侣往竹林里溜达一圈,很快找到长笋的地方。李元婴兴致勃勃地说:“我听说江淮有种做法叫‘傍竹鲜’,他们那边竹子多,不用调料不用肉,直接在竹林里把竹叶扫成堆在竹边把笋烧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不如我们来试试!”

李元婴来了兴致,魏姝自然不会反对,两个人就地取材做起了李元婴说的“傍竹鲜”。

两个人分工合作忙活半天,李元婴嫌累,一屁股坐到竹叶堆上看火呼呼地烧。

魏姝陪着坐到他身边,拿跟竹枝时不时翻动一下,免得火熄了。李元婴总结经验:“下回还是多叫点人一起玩,这样我们就不用动手了。”

魏姝乐了:“哪有每次都什么事不干只等着吃的道理?”

李元婴理直气壮:“我从小到大都是什么事不干只等着吃。”

这是大实话,从小到大谁会要他动手啊!

魏姝听他这么说也没再多劝,等笋烧熟了便弄出来和李元婴分着吃。这种吃法确实鲜,就是没什么滋味,李元婴还是比较喜欢别人做好的!不过两个人难得溜出来玩,李元婴也不觉扫兴,歇了一会又拉着魏姝去别处玩,有人请他吃瓜他就吃瓜,有人请他尝糕点他就尝糕点,一点都不怕有人对他下毒或者吃坏肚子。

回去的时候,李元婴还抱着一堆百姓送的小玩意、小零嘴,得意洋洋地去和魏膺摆显:“你看看,你去玩的时候没这个待遇吧?这都是大伙白送我的。”

魏膺知道李元婴一路吃过去,吓出一身冷汗,不赞同地对魏姝说:“你也由着他乱吃?上回都有人埋伏在山谷里要杀你们了,还敢这样!”

李元婴道:“才不怕,我舌头最挑了,鼻子也很灵,谁要是在吃的里面动手脚我准能发现。”他朝魏膺哼哼,“我看你就是妒忌!”

魏膺气结。

他再管李元婴的事他就是傻子!

李元婴带着魏姝在县里转悠了一整天,心满意足得很,晚上回去后文兴大发,给李二陛下写了篇游记,重点讲述他和他姝妹妹玩得多开心、百姓对他们多么热情,到哪都有人给他们领路,到哪都有人给他们送吃送喝。

李元婴还在信末大言不惭地表示,滕州百姓最爱戴的人一准是我这个滕王,哪怕是皇兄你过来了,也没有我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