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唐 》春溪笛晓

第80章 第 80 章

魏征在同僚们的侧目之中告假带着孙子孙女回了住处。

裴氏没过来, 魏征住处更冷清了,行李只有小小的一包袱。看着两个跟鹌鹑似的小孩,魏征坐下,示意他们兄妹俩也坐下说话。

魏姝乖巧地坐到一边。

魏膺有点怕魏征,怂怂地不敢开口。

魏征看了眼自己带在身边养大的孙女, 转而望向魏膺,绷着脸问魏膺李元婴是怎么把他们带回来的。

魏膺悄悄看向妹妹, 见妹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装乖巧,顿时来了精神,把李元婴强拦马车的事给魏征说了,主要描述李元婴怎么骄横无礼、怎么不可一世, 活脱脱一个仗势欺人的皇室子弟。

魏姝听得撇撇唇,但还是继续眼观鼻鼻观心,没反驳半句。

魏征不可置否地听着,不时看一眼静/坐一旁的孙女。等魏膺把李元婴可恶至极的恶行说完了, 魏征才问:“那你们父亲怎么又答应让你们兄妹俩来洛阳?”

魏膺哑了一下。

这,刚才那状告得太过了,圆不了了啊。要是李元婴真那么坏, 他爹又轻轻松松答应让李元婴带他们回洛阳,岂不是显得他爹很笨很容易被忽悠?

魏征见魏膺无言以对, 转向魏姝:“你来说。”

魏姝见魏征的神色瞧不出喜怒,只和往常一样板着脸, 只好老实把整个过程都给魏征交代了一遍。

魏征听完, 叹了口气。

李元婴是打个照面就摸清了他那长子的性情, 对症下药挑拣着他那长子爱听的话说!这又是留下照料祖父母又是让魏膺入国子监的,怎么听都合情合理。

最要紧的是,这小子还敢打他的名号去办这事!

他那儿子样样都不错,就是学不会应变,被李元婴这个鬼机灵糊弄过去一点都不稀奇。

魏征摆摆手说:“你们在外面野了这么多天,去收拾一下歇着吧。”

魏膺急了:“祖父,你就让那家伙那么嚣张地来拐骗妹妹吗?”他也顾不得害怕魏征了,拉住魏征的手一股脑儿把李元婴那通号称从《礼记》里学来的玩意给魏征讲了。魏膺道,“他还说,这都是从祖父你这里学到的,你说气人不气人?”

气人不气人?当然气人!

魏征气得脸皮抖了抖,却也不能去把李元婴揪过来算账。

毕竟,李元婴那些话话糙理不糙,确实都是为人处世的道理。

若是他魏征只懂得刚正不阿,而不懂得审时度势,不能按照当前的情况进行恰当的劝谏、给出恰当的建议,他就算有十个脑袋也早掉光了!谏官是那么好当的吗?自古以来,劝谏君主都是最不好干的活。

只是这些道理魏征不会和别人讲,李二陛下一直以来看重的都是他的“直”,他怎么去教别人“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