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唐 》春溪笛晓

第 203 章

这一年是贞观二十二年, 也是李二陛下继位二十二年, 朝中老臣越来越少, 敢对他说实话的人越来越少, 敢对他生气的人更是几近于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他不过是朝李元婴要个近侍而已, 李元婴居然还敢生他的气?

搁在别人身上,李二陛下会觉得对方获得不耐烦了, 不过搁在李元婴身上李二陛下觉得还挺正常。这小子从小被惯得无法无天, 觉得人是他的, 不想让给朝廷也很正常。

李二陛下也不是真想讨走戴亭。

他只是要看看他许给戴亭足够多的好处、足够高的职位,这戴亭还愿不愿意留在李元婴身边当个内侍。

要是戴亭还愿意留在李元婴身边,那说明他对李元婴算是有几分忠心, 容他留在李元婴身边也无妨;若是戴亭选择功名利禄就不必留着了, 毕竟他既没有家人牵绊,也谈不上忠诚, 完全是无根之人, 一旦让他身居高位根本无人能掌控。

留着这样的人实在太危险。

高昌那边不提, 高丽、倭国、占婆这些地方发生的事充分证明他要是有心, 足以挑起一地*屏蔽的关键字*。

朝廷需要人才, 但不需要无法为朝廷所用的人才。

李元婴不说话,李二陛下也不恼, 端起面前的酒饮了两口,等着戴亭过来。

戴亭是跟着李元婴一起到别宫来的, 听了李二陛下的宣召便赶去觐见。一入内,戴亭立刻察觉李二陛下与李元婴之间的气氛不太对,李元婴气鼓鼓地坐在那,一脸“我再不要和你说话”的生气表情。他收起目光,恭敬地向李二陛下行礼。

李二陛下坐在上首,神色淡淡地说出为什么召他过来。朝廷需要经略西域,去年王玄策出使天竺学制糖之法,使团被天竺人袭击,这是对大唐的挑衅。所以今年拿下龟兹之后,朝廷会考虑对天竺采取各种制约手段。朝廷正是用人之际,很需要他这样的人才!

李元婴原本在生闷气,听李二陛下说出这样的原委,气顿时消了大半。他又凑到李二陛下身边说起话来:“皇兄你不早说,早说我肯定让戴亭去了。那天竺人居然对大唐使团不敬,真是太过分了,一定要给他们点教训才行!”

李二陛下横他一眼。

李元婴乖乖闭嘴。

李二陛下看向戴亭,说了个官职,许他便宜行事,问他愿不愿意为朝廷经略天竺。

戴亭始终恭谨地听着,直至听到李二陛下询问他愿不愿意,他才毫不犹豫地说:“小的不愿意。”

李二陛下神色没什么变化,李元婴倒替他急了起来:“这事多适合你去干啊,我觉得你该去!”

李二陛下看了李元婴一眼,接着问戴亭:“元婴命令你去,你也不去?”

戴亭认真地说:“殿下若是命令小的去,小的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