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唐 》春溪笛晓

番(外:一日游(下)

长孙皇后去看衡山。

衡山年纪最小, 长孙皇后生下她不久就去了, 没机会看着她长大。

衡山嫁的是长孙诠。

当初衡山也曾嫁给长孙诠, 可惜好景不长,好不了多久长孙一族就被坐谋反流放南方, 衡山也改嫁给了别人。衡山的第二段婚姻并不幸福, 雉奴也没有好好地照顾这个最小的妹妹。

即使知道世家和外戚之害不得不防, 长孙皇后还是心疼这个自己没好好疼爱过的小女儿。

衡山也过得很好, 夫妻恩爱, 琴瑟和鸣。

长孙皇后看得出神,忽觉一阵风拂过, 转头一看, 是丈夫李世民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身边。夫妻俩其实数百年不曾相见,相对而立,无声对视, 都看见彼此眼中的感慨和叹息。

人心这种东西最易生变。

他们曾经站在无数人仰望的高处,知道上面的风光,也知道上面的寂寞。

长孙皇后与李世民对视片刻, 说道:“我想去看看我们幺弟。”

他们这幺弟活着的时候没心没肺, 一直潇潇洒洒到老, 雉奴看他不顺眼,把他一路从滕州贬谪,他一点都不觉得难过,每到一地都修广楼高阁,呼朋唤友把酒言欢, 快活得不得了;武曌对他颇有优待,他也从未生出做点什么心思。

听老魏说,他们这幺弟就是这世界的“变数”。

李世民答应下来,跟长孙皇后一起去寻李元婴。

另一边,武曌正在消化着老魏给她看的记录。

她在这个世界没有嫁给李治,没有当上皇帝,而是嫁给了狄仁杰?这对武曌而言有点难以置信,尤其是她是在李世民还活着的时候嫁给狄仁杰的,这都是怎么发生的?

都活了一辈子了,武曌对改嫁他人也没什么波动。

反正李治死得比她早,在她到地府时李治已经投胎去了。

武曌无声无息地进入武府。

据说他们的宅子叫狄府还是武府其实经过一番讨论,最后因为武媚官更高,可以建更高规格的园子,所以决定惯冠以“武”字。毕竟眼下他们儿孙众多,又时常有子弟要求在旁侍候,宅子小了还真挤不下。

武媚正在看官员的审核材料。

她最近生了场病,身体不太舒服,偏又闲不住,不由支开在旁侍疾的小孙子,叫人把她让人捎回来的文书搬到塌边倚着翻看。马上要年底了,最近要把官员的考核工作做完,好做来年的安排,无论升迁还是贬谪都得好好把关。

小孙子跑去外面玩了半天,终于想起祖父交待的任务,蹬蹬蹬地跑了进来。

看到武媚在那批阅文书,立刻急了,抬起肉乎乎的小手去挡住武媚手里拿着的文书,奶声奶气地说:“没好,不能看!祖母不乖!”

武媚乖乖放下文书,由着小孙子手脚并用地爬上/床,嘿哟嘿哟地搬远她枕边那一摞文书,再抬起肉嘟嘟、热乎乎的小手煞有介事地摸她额头。

据说,这是他们幺幺教他的,对小孩字来说别的称呼都不好喊,幺幺最顺口,所以幺幺这个称呼一代传一代,不仅皇家人自己全在乱喊,连幼儿园里的其他孩子都跟着他们喊,这里面也包括她的孙子!

武媚对李元婴是真的没脾气了。

活到老玩到老,说的大概就是李元婴这样的人。

受不住小孙奶声奶气的劝诫,武媚只能乖乖躺下养病。小孙子认认真真确定他祖母的病没加重,坐在一旁抓着她的手,继续奶声奶气地哄她睡觉,有模有样地哼着他从幼儿园学回来的儿歌。

武媚虽然已经是当祖母的人,但一双眼睛不见丝毫浑浊,她眼底有着柔和的笑意,静静地听孙子哼哼了一会儿歌,很快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