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唐 》春溪笛晓

第 20 6 章

李元婴少有地没睡好觉, 第二天一早, 他带着人去了海港那边, 看着络绎归港的海船出神。这件事不管对谁来说都算不得什么好事, 他一个人闷坐在临近海边的大石头上想了半晌, 还是没想出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别看他总说带着人出海去、再也不回来了, 实际上他心里还是舍不下长安的。他生在长安、长在长安, 实在不想长安变成他再也不想回去的伤心地。说到底,都是权势富贵动人心!

李元婴吹了半天冷风, 回去后才发现自己染了风寒, 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急得所有人团团转。平时李元婴身体好得很,突然病这一场着实让人担心,好在孙思邈说他只是夜里没休息好又冻着了, 喝点驱寒汤就好。

魏姝坐在塌边悉心照料。

到下半夜, 李元婴醒了。他睁着眼看看头顶的纱帐,又看看熟睡在自己身侧的魏姝, 感觉自己做了一场大梦, 却记不清梦里都发生了什么。

这世上终归没有十全十美、对谁都好的事, 承乾他们都不是笨人, 只是少了点应变经验而已, 经些磨练也是好事,毕竟今天他能让东宫落入他人之手, 来年就可能丢了整个大唐。

李元婴睡不着了,蹑手蹑脚坐起来, 想悄悄下床不惊动魏姝,结果魏姝还是醒了。见李元婴恢复了一贯的精神奕奕,魏姝放下心来,起身和李元婴相对坐着,问道:“睡不着了?”

李元婴点头,抓着她的手说:“吵醒你了吗?”

魏姝摇摇头,表示不要紧,问他要做什么。

李元婴说:“写信。”他起身下了床,外间守夜的黄鹂也听到动静撩起帘子进来,取来衣裳给李元婴穿上,又去帮李元婴把灯点着。

魏姝坐到李元婴对侧,也铺开纸要跟李元婴一起写信。李元婴颇觉稀奇,问道:“你也写信?你写信给谁?”

魏姝道:“给祖父他们,还有其他朋友。”她知道李元婴口里说得决绝,实际上肯定放不下,所以李元婴要做什么,她都会站在李元婴这一边。

李二陛下没下这道旨意之前,李元婴已经旗帜鲜明地站在太子一方,海师也是交由太子的心腹去训练,滕王府和太子是紧紧连在一起的。

现在的变故是李元婴没有预料到的,如果其他皇子真的起了什么心思,那李元婴无疑和他们站到了对立面。在这些事上,她能做的很少,更不可能理智地劝李元婴不要掺和,只能紧跟着李元婴的脚步帮他做他想做的。

这些话魏姝没有挂在嘴上,李元婴却懂了。有这样的王妃是天大的运气,他心情好了许多,下笔也轻松自如。他先给李承乾写了封信,说众人订购的海船都造好了,今年秋天要出发,希望李承乾过来看看,李德謇和杜荷等着他过来检阅成果。

李元婴这个提议去年就提过,不过那时李承乾刚受了伤,腿还没好全,李二陛下不曾应允。现在李元婴觉得是时候了,毕竟李二陛下把这么多儿子都召回京,长安不缺李承乾一个,不如放李承乾出来走走,路上若是有人敢生事正好可以练练手。

李二陛下不是嫌弃太子没经什么历练吗?就该放太子出来走走。滕州虽小,但滕州是站在太子一边的,这个态度永远不会变。太子不够好,好好学就是了,反正李二陛下满打满算才五十出头,多活个三四十年不是事儿,有的是时间让太子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