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唐 》春溪笛晓

第 180 章

河南道有一大片地方连着海, 要数“邻居”, 得数隔着海的新罗百济高丽以及独占一岛的倭国。

李元婴这才把心思动到倭国那边去。

李元婴将倭国的大致局势给李二陛下讲了, 又把沿途见闻说了个大概:苏我氏大兴土木, 征调了无数民夫, 沿途皆有面带悲色、形容憔悴的倭国百姓。

李元婴道:“戴亭他们都认为要不了多久, 倭国一定会有一场动荡, 所以我把戴亭留在那边了。”他给李二陛下描述了一下当面把戴亭交托给葛城皇子的画面。

李二陛下觉得这画面真是生动极了,那葛城皇子活脱脱的引狼*屏蔽的关键字*而不自知。戴亭这人还真是哪里有乱子哪里跑, 偏他不好出风头不贪功, 搞完事就走, 不带半点留恋。

相比起来,倒是他们这样的身份比较受限。

见李元婴提起往外跑就眉飞色舞,李二陛下再次敲打:“你既享受了皇室的富贵尊荣, 就得负起你应尽的责任。滕州不大, 但要让底下百姓都过上好日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当初你也当个几个月县令,就那么大一个县, 你做到了人人不挨饿人人能读书吗?”

李元婴顿时沉默下来。哪怕是京畿的县城, 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配合的, 有的人能学也不想学, 有的人想学却腾不出空。哪里都是有贫又有富, 再好的政令都有时过境迁不再适用的一天,所以要把一州之地发展好并不是喊喊口号就能做到的事。

李元婴蔫耷耷地说:“我没有做到。”他的兴趣只在于搞出个计划, 具体怎么落实就靠武媚她们了,真要他踏踏实实去做事着实有点为难他, 毕竟他满脑子都是玩。

李二陛下见他一脸沮丧,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他黑溜溜的脑袋:“你啊,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

李元婴哼哼着说:“有皇兄在呢,没人敢欺负我!我就不长大!”他又得瑟起来了,兴致勃勃地和李二陛下描绘远景,“我们把大侄子三侄子四侄子他们全都培养起来,还有什么朝中大臣的子侄啊寒门里的人才啊全给好好提拔,把事情全给他们干。等他们都能扛事了,皇兄就带着我到处玩,岂不美滋滋!”他说着说着太兴奋,不小心牵动了伤口,顿时疼得龇牙咧嘴,刚才还在笑呢,眼泪又刷刷地落下来了。

李二陛下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叫人来给李元婴换药,让他消停点别乱动。

李元婴怕疼,乖乖趴着不吱声了。

李二陛下承诺道:“到那时我要是还走得动,就带你去走遍大唐的大好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