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唐 》春溪笛晓

第 174 章

李元婴做事一向雷厉风行, 不打算和这些在河南道说得上话的人来回扯皮, 邀请函发出去后便按照自己的计划布置场地。不管人来不来, 位置是安排好了的, 到时扫上一眼就知道谁到没到。

不愿意和他玩的, 他也不带他们玩!

李元婴为“东方之珠”计划筹备了小半年, 送去长安的信还没抵达目的地, 这场召集了河南道大半有头有脸人士的盛会仍是定在丰泰楼举行。

一大早,陆陆续续有来自各地的车马驶入滕州, 大部分人考虑过后都决定派个说得上话、拿得了主意的人过来参加, 因此滕州百姓便见到不少姿容不俗的贵人, 有些闲汉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对各方乘坐的马车评头论足,街头巷尾都热闹无比。

李元婴听人陆陆续续汇报城中的情况,对大家都很给他面子这件事非常满意。他和魏姝分工合作, 一个人负责男客一个人负责女客, 务必要把男女客人都招待好!

魏姝现在已经有经验,一点都不怯场, 得了名单便分派人手去搞接待工作。李元婴就更轻松了, 直接把所有事情往别人身上一甩, 自己压根不用烦恼!

卢照邻和骆宾王就累多了, 主要是李元婴说他们长得俊, 才华又好,卢照邻还是世家出身, 对各地世家大族的情况了若指掌,所以要他们代表滕州的门面迎接比较重要的客人。

李元婴给他们戴了一堆高帽子, 卢照邻和骆宾王都觉得自己推辞不了,只能认命忙前忙后,把事情办得妥妥帖帖。至于其他更详细的安排,全由武媚、狄仁杰等人负责把控!

李元婴好吃好睡,休息得精神饱满,才踩着点和魏姝、高阳移步丰泰楼。

高阳见李元婴瞧着面色红润,显然吃得饱睡得也饱,有点替卢照邻抱屈:“你倒是轻松,为了理清这些宾客的主次,卢照邻他们可是好些天没睡好。”

李元婴看了高阳一眼,觉得挺稀奇,他说道:“又不用你忙,你抱怨什么。”若是卢照邻他们不愿意干,他也不会逼着他们干的。但既然卢照邻他们愿意,李元婴当然要放手让他们负责到底啊,这可是难得的锻炼机会!他给高阳说了许多好处,“他们把握机会多锻炼锻炼,将来自己做官也不至于手忙脚乱。哪怕他们不想做官,自家设宴也是要做这些的,学一学总没坏处。”

高阳语塞。过了一会她才哼道:“说得这么好听,你自己怎么不学。”

李元婴道:“我又没必要学,总有人帮我做的。要是我将来真沦落到这些事都没人帮我做了,下帖子也没人来啊,做什么还要丢那个脸!”他生在美人堆富贵窝,生来就不必接触世间诸多险恶,别人一辈子都求不来的一切他从小便有,还真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落魄到自己需要事事躬行的地步。

高阳想替卢照邻辩驳一句“他也不用”,话到嘴边又觉得理不直气不壮,只好悻悻闭嘴。不过到了丰泰楼,高阳又一下子看到了在宾客间翩然而立的卢照邻,少年姿容出众,不卑不亢,远远看去有如芝兰玉树。

许是注意到他们的到来,卢照邻抬头望向他们的方向。触及高阳的目光,他眼神微微一凝,而后朝他们露出清朗大方的笑容。

若说卢照邻是清风朗月,那骆宾王就有如冷夜寒星,同样出众,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但只要是看到他们的人都得赞一句“好个出色的小郎君”!

都说百闻不如一见,许多人是亲自走这一遭才发现李元婴手底下网络多少人才。先不论才学如何、本领强不强,光说长相就足以压过许多人!

别说男人不用在意长相,长得好看不分男女,全都能给人好印象。至少在接受过卢照邻等人进退有据的接引之后,所有人都对李元婴在邀请帖里面提到的“东方之珠”计划有了更深的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