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郡主终于和离了 》以五易十

33、第 33 章

("郡主终于和离了");

孟妱思绪飘忽了一阵子,
忽而觉得方才那男人瞧着很是眼熟,倒像是……在肃毅伯府见过。

“妹妹,怎么了?”孟珒瞧见孟妱脸色不对,
忙上前将她扶住。

孟妱只觉脑中一片混乱,些许回忆的碎片自她眼前闪过,她对沈谦之道:“我哥哥已经来了,
多谢沈大人。”

再明显不过的逐客令,他即便想再待着,
也待不住了。况且当下的形景,
她怕是不想见他的。

沈谦之的手微微蜷了蜷,
还是转身离开了。

孟珒带人守在了门外,孟妱便静静坐在李韵榻旁,等着她醒来。有些事,
她想问个清楚。

良久,落日西沉,
李韵才缓缓醒了过来,见孟妱坐在榻旁,
她便将身子转向里侧,
默不作声。

“今日你与……”

“是被人下了药罢?”孟妱说这话时,
声音中有几分微不可察的颤抖。

闻言,李韵一动未动,
仍是静默着。

“下药之人,
是肃毅伯?”孟妱缓缓吸了一口气,
轻声继续道。

这时,
李韵眉头蹙起,躺在榻上用胳膊捂住了双耳。

“你,也是知道的罢。”孟妱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如今想来,三年前的那一日,一切都过于巧合。平日都是她去肃毅伯府缠着李萦,可那日却是李萦专程让婢女来王府请了她,替她装扮成她的模样。

哄她先去芝斋茶楼等她。

李萦似乎清楚的知道这一切,正如今日一般。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如何知道?我如何知道他今日也会这般对我。”李韵忽而坐起身子哭着说道。

三年前,爹爹见表兄势起,便有意将长姐嫁入沈府。奈何他亲自上门说亲,都未能得舅妈的一个准话。

那时,她还觉着爹爹的想法甚是周全,他也是为了长姐好,为了沈家好。

正巧她瞧见姐姐收到了表兄的信笺,没人比她更了解长姐是什么样的人,孤傲冷情,一心只要嫁她真正倾慕之人,断不肯听爹爹的摆布,唯有折了她的翅膀,她才可能会乖乖听话。

是以,她才将表兄与姐姐相约的地方,以及……下药的法子,都告诉了爹爹。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事,有朝一日也会轮到她的身上。

李韵这才发现,所谓虎毒不食子,或许都是假的,她们只是爹爹握在手中的工具罢了。

放声痛哭了半晌,她伸手抱住孟妱,惶恐道:“怀仪姐姐,我错了……我不该那样对姐姐……怎么办?我如今可怎么办?”

李韵从未经过这事,整个人慌乱不已,便将所有事都与孟妱说了。

她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可唯一不知道的是,那日李萦被掳时,去了茶楼的人是孟妱。

“你敢去京兆府么?”孟妱默了半晌,将李韵的身子扶起,使她看着自己。

向京兆府去递上诉状,状告肃毅伯坑害子女。

看着李韵闪烁的眼神,孟妱自己也渐渐没了底气。古往今来,只有父母状告子女不孝,从未有过子女状告父母的先例。且不说京兆府能否给李韵这个公允,这期间城中人的闲谈议论,恐怕都是李韵承受不来的。

扪心自问,她自己又能承受得来么?

“我敢!”

“……可是我不能。”李韵微微摇了摇头,她活了这么大,为的便是能寻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让自己的后半生有依有靠。若她如此做了,一个敢告状父母的不孝女子,别说再嫁入别家,怕是活下去都难了。

母亲虽是疼她的,可她若真做了此事,还能容得下她么?

“怀仪姐姐……我不能……我不能啊。”李韵将头埋在孟妱怀中,纵声哭了出来。

过了许久,李韵才缓缓抬起头来,对孟妱说道:“我想去沈府瞧瞧姐姐。”

孟妱顿了顿,神色黯淡下来,“如今我已非沈府的人,便让哥哥送你去罢。”

*

李韵去了一趟沈府,天色将黑下来时,她回了肃毅伯府。

破天荒的,李毅和沈氏都在大门前等着她,沈氏见她回来了,眼眶登时红了起来,忙上前接住她:“韵儿。”

想问一句,没事罢?到底又问不出口。

李韵满腔的委屈在看见沈氏如此时,也都转为了愤怒,想必母亲也是知道了。她皱着眉嫌恶的将母亲的手剥开,只死死盯着站在一旁的李毅。

李毅穿着一身常服,眼神只回避了一瞬,便道:“你好生歇着罢,不日,将军府的婚帖就该来了。”

李韵不禁愕然,此时,他竟还满心只想着这事,她冷笑了一声,将目光缓缓收回。

他怎会在乎自己恨不恨他呢?他只在乎能不能自此搭上昭武将军府罢。

李韵没有回话,只淡漠着走回了屋内。

“韵儿,你且开开门,让娘瞧瞧你,可有受了伤?”

沈氏在门前唤了许久,李韵终是开口让她离开了,心内却也怨不起来了。母亲是疼她的,可母亲实在懦弱,她满心只有如何讨好爹爹,如何能抚养好姨娘的儿子,又怎会为了她与父亲决裂?

李韵回府的第二日,便有丫鬟来回,昭武将军府的人上门了。

“不见,我谁都不见!”李韵只忿忿的蜷坐在床上的角落里,脸上未施粉黛,长发任意披散。

良久,屋内再次响起了脚步声,她瞧也没瞧,便重重的锤了一下床:“我说了,我谁都不见!死丫头连你也敢不听我的话了么!”

“原来你竟是个泼妇。”珠帘外忽而传出男子的声音。

李韵心内一惊,忙探身子瞧了过去,见陈轩明正穿着玄青色的刺绣锦袍站在外间,手上拿着她小桌上放着的茶盅细细把玩着。

“对了,你别想多了,我今日不是来下聘娶你的。昨日的事儿,都是他们那些老不死的搞出来的,但我们……”说着,陈轩明放下了手中的茶盅,轻咳了一声,继续道:“我们睡了也是真,我这个人还是讲义气讲道理的,你说罢,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他双手背后,一副极其认真的神色。

李韵心内早已作了嫁他的打算,只是一口气堵在胸口咽不下去罢了,可听陈轩明竟如此说,登时气的发抖起来,随手抓过身旁的锦枕,便朝陈轩明扔了过去。

陈轩明到底是练过些功夫的,一把便将那枕头接在怀里,直接大步走入里间,站在榻旁:“你到底还讲不讲理!我都说了什么都可以给你。”

“可我想要一个丈夫,我想要一个家,你能给吗!”李韵红着眼眶,朝他喊了一句,便转向了另一侧。

陈轩明僵了一瞬,手一下一下的捏着怀中的锦枕,良久,缓缓道:“那这个……本公子要再考虑考虑。”

闻言,李韵蓦然回过身来,将陈轩明手中的锦枕抽走,又转回了身子。

李韵拿走锦枕时,手碰着了陈轩明的手,他忽而心内紧了一下,缓缓回过头去瞧了一眼躺在榻上的人。从前在他眼里,李韵还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小姐,瞧不上他这般粗人,几次三番上门都不得见她。

可不知怎的,只这么一夜之间,他便觉得跟眼前这个女子已甚是熟悉。

见她松动肩头,似乎还在哭着,他不禁伸手碰了碰她的肩,“你别哭了……”

“要么……你先缓一缓,我改日再来。”陈轩明轻收回了手,便起身朝外间走去了,临到门前,回身往榻上瞧了一眼。

*

一月余后,孟妱收到了李韵单独给她的请帖。

上头写明,昭武将军嫡子陈轩明与肃毅伯府二姑娘李韵,将于下月大婚。

作者有话要说:  会虐男主的。

感谢在2021-04-07
10:49:48~2021-04-08
11:23: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玥
5瓶;am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郡主终于和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