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索的英雄联盟 》夜隐枭

【0055】 苍蝇

战争石匠可以是任何人——这句诺克萨斯的新谚语极大的称赞了战争石匠们的业务能力,这些间谍能够扮演任何角色,为诺克萨斯收集信息、绘制地图、策反人员,是帝国重要的一员。

但……道理是这么个道理,考虑到自己为寻求这群佣兵帮助所付出的金子,泰隆还是觉得自己面前这个家伙有中饱私囊的意思。

“塔玛拉。”泰隆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战争石匠,“我不想计较你的目的,但别破坏了我的目的。”

“当然。”塔玛拉面带微笑,“一份任务,一份私情,还有一份赏金,放心把刺客,我干掉那个人的信念,远比你来得更加坚定。”

……………………

当泰隆和塔玛拉达成了合作,开始一起奔着收拾亚索使劲的时候,亚索这边也终于遇见了麻烦。

离开了翁库沃不久,亚索就遭到了佣兵的伏击——好大一群人埋伏在了路边的树林里,等待着车队到来之后一拥而上,试图群殴亚索。

而这些佣兵不知道,自己的踪迹早就被天上的无牙仔看的一清二楚了,面对着这群外来的人渣,亚索毫不留情,甚至BGM都没有响起,就将他们悉数送走,只留下了三个活口,逼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赏金!”战战兢兢的佣兵已经被面前风暴过境后,血肉模糊的场景惊呆了,亚索问什么,他就说什么,“诺克萨斯人开出了很高的赏金!”

从佣兵的身上找到了一份绘着自己半身像的通缉令,亚索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来自己的行动完全惹恼了诺克萨斯,他们似乎要不遗余力的打击自己了。

看着那份和照片一样清晰的半身像,易对亚索表示了担心,但亚索本人却相当淡定,甚至因为赏金再次超过了师傅和哥哥而沾沾自喜——亚索倒是看得很清楚,赏金这玩意也就是恶心人而已,不是他自夸,就这种来诺克萨斯捡漏的臭鱼烂虾,有多少他自己一个人就能对付多少。

可惜,亚索的高兴没能维持多久,接二连三的遇见了数次伏击之后,他终于意识到了诺克萨斯人的真正目的——诺克萨斯人从一开始就没想着通过佣兵完成任务,他们真正的目的不过是找到亚索、恶心亚索而已!

没错,诺克萨斯人的手暂时伸不到整个艾欧尼亚,但四处游荡的佣兵却哪都是,为了拿下亚索这么一个大单,他们呼朋引伴,很快就把消息传开了。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亚索第一时间选择了和无极剑派分道扬镳。

在自己成为了靶子的情况下,再和无极剑派一起行动就是坑人——现在已经来到了后方,诺克萨斯大军鞭长莫及,无极剑派单独走要比和自己一起安全很多。

那么,问题来了,亚索到底要不要直接搭乘无牙仔回普雷希典?

思考了一番之后,亚索排除了这个选项。

首先,亚索不能确认诺克萨斯的目标是不是自己——毕竟诺克萨斯人也应该清楚,那群佣兵是什么货色,所以这份悬赏的真正目的只能是表明态度,并借佣兵弄清楚自己的位置。

而在打探清楚了自己的位置之后,诺克萨斯人会做什么呢?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刺杀。

诺克萨斯人以为自己很了解亚索,但实际上……比较起来,亚索更了解诺克萨斯。

秉持着帝国主义的诺克萨斯人行事作风极其容易推测,差不多就是“什么办法有效用什么办法”——无关底线,无关过程,只要那个结果。

亚索可想不出来诺克萨斯人为自己提高赏金、刊印通缉令这一番操作下来,除了定位刺杀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意义。

而在确认了自己要被刺杀之后,摆在亚索面前的无非是两条路,要么快回普雷希典,让诺克萨斯人白忙一通,要么留下了和诺克萨斯人周旋一番。

在二者之间,亚索自然会选择后一个。

现在诺克萨斯势大,攻破崴里之后一路势如破竹,要不是艾欧尼亚的自然环境给诺克萨斯军队造成了巨大的麻烦,恐怕现在的普雷希典已经有危险了——这种情况下,能够牵扯一些诺克萨斯人的资源和精力,怎么看都是赚的。

亚索很清楚自己的能耐,单打独斗、带头冲锋也许是一把好手,但论起指挥作战、战略布局……抱歉,两辈子活下来,亚索都没有接触过这些,也没啥天赋。

五黑开麦都指挥不动队友,亚索完全不指望自己能成为一代指挥官,去和斯维因兵对兵、将对将的正面战斗。

所以,一直以来,亚索的目标都是搭起舞台——努力构建一个艾欧尼亚统一战线。

至于指挥权,内政管理权什么的……

专业的事情,就交给更加专业的人去做好了!

亚索可是听说了的,在尚赞那边,一个名为【尚赞义勇军】的组织也仿照普雷希典义勇军,开始依托当地的地形和诺克萨斯人鏖战,神出鬼没的尚赞义勇军搅得负责尚赞方向的杜廓尔上将不得安生。

而这一支义勇军的首领,正是曾经和亚索有过一面之缘的艾瑞莉娅——在为了无极剑派奔走的时候,亚索还一直在担心着现在才年满十六岁的艾瑞莉娅会不会遭遇刺杀,但现在一看……

似乎诺克萨斯人的第一刺杀目标是我诶?

这敢情好了,指挥游击战我不会,但是吸引火力、嘲讽诺克萨斯给队友拉扯空间什么的……我最在行了!

团战我不行,单带第一名!

说到玩刺杀,说到搞1v1,这我可就不困了——来来来,诺克萨斯是吧,刺杀不要停,谁怂谁孙子!

你们以为我是个剑客?

呵呵,为了胜利,我不介意当肉盾来打!

别问,问就是铁分奴!

……………………

三天之后,当泰隆收到了亚索最新的消息之后,这位刀锋之影的脸上满是黑线。

除了最开始的一波佣兵之外,其他所有试图攻击亚索的佣兵都被他扒了个精光,吊在了大路边的树上——女的也不例外。

为了让他们长长记性,亚索耐心的用不褪色的墨水刺青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了大量的刺青。

至于刺青的内容……

反正这么说吧,有那么一瞬间,泰隆甚至有点心疼自己从未见过的父母。

等一下——

满头黑线的泰隆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不对劲的事情。

纹身上都是指名道姓的粗鄙之语,但目前为止,自己还没有接触过亚索啊!

亚索这家伙……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