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能迷恋 》今婳

第65章 第 65 章

阮皙尖细的高跟鞋刚站稳地, 就将段易言扣在自己雪白腕骨上的修长手指给甩开, 一副贞洁烈女要和他保持距离的模样, 走进电梯,许是觉得就快到桑盛盛的套房, 也不跟他费心思周旋了。

结果被段易言给堵在了二十六层的电梯里,他占尽了男性天生的优势,用两指轻易的将她薄弱肩膀抵在玻璃镜墙前,在这封闭的空间里,稍微呼吸一声都格外的清晰。

阮皙漆黑眼睛都没眨一下, 因为这招对她婚前处于懵懂期的时候还能管用而已, 倘若段易言真敢强吻下来, 她绝对会毫不留情地扇他一巴掌作为回应。

而段易言精致冷白的脸庞与她发间相隔了半寸距离,片刻后, 低声说:“我在这家酒店也开了间房,明天上午一起吃饭?”

他没有进一步做出亲密举动,说完这句话就保持距离的后退开。

阮皙还贴着墙壁站直, 看着他不点头也不拒绝。

段易言的言行举止完全是能让旁人误会是想旧情复燃,阮皙也不傻,知道他这样骨子里冷情的人,怎么可能短时间就对一个女人爱的死去活来,现在装深情无非就是又想骗她一次。

她没有长时间的沉默, 眼睫轻抬, 乌黑柔软的长发下脸蛋扬起笑:“几点?”

段易言定定看着她两秒, 出声说:“八点半?”

阮皙没有反对的意思, 平静地走出电梯口。

在他没跟上来前,又回头说:“你让我晚上睡个好觉,别在来敲门了。”

-

“段易言真的在这家酒店开了房,就为了明早八点跟你一起吃饭?”桑盛盛心想简直了,再三问完她后,像条美人鱼从偌大的浴缸里的另一头滑到阮皙身边,八卦的问:“他是不是想复合啊?”

阮皙侧坐在浴缸沿,指尖慢慢的玩着水上花瓣,红唇轻启:“离婚才三天就来骚扰前妻,这不像他作风。”

“唔,可是人家段小公子一开始就不准备跟你离婚。”

桑盛盛认真的跟她分析了番这种情况,越发的笃定段易言是想吃回头草:“我觉得吧,他这样有洁癖的男人很容易认死理,而且你还是他的性启蒙,当然就会对你念念不忘了。”

阮皙面无表情地吐槽:“那他的启蒙也太晚了些吧。”

“实战体验的快乐懂不。”

桑盛盛以经验之谈跟她实事求是,泡了半个小时才裹着浴巾爬出来。

阮皙坐着没动,又听见她问:“你几点起床?”

“六点吧——”

阮皙抬手将自己乌黑微卷的长发垂散下来,准备简单的洗漱,很是平静的说出自己行程安排:“明天要飞江城演出,七点的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