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带着黑科技穿回来了 》木鱼丸子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择日不如撞日

谢清言坐着回过头来,视线高度范围内看到的是刘瑞华的脸和季铭的胸膛。

他在心里划过一句“季铭还挺高”的评价后,视线便顺势往上移去,结果正好就对上季铭的茶色眼眸。

可能是常年在室内做实验,季铭的皮肤是一种不见光的白皙,长相是棱角分明的帅气,微浅的眸色加上他此时脸上没有什么特别情绪的神情,只觉得给人一种通透却又有些疏离的感觉。

但他的身上今天穿的是亚麻色休闲T恤和纯黑休闲裤,在帅气容貌的加持下完全软化了他身份带来的压迫。

和在资料上看到的不苟言笑的严肃模样形成极大反差,整个人看起来又感觉就好像邻家哥哥一样。

即便套上白色的实验服,依旧如大学生一样,毫无架子的样子完全不像人们印象中应有的院士形象。

在看到他的样貌的时候谢清言一瞬间也有些惊讶,这让他态度看起来倒是和身旁两人相似。

季铭突然发声显然已经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此时卢思琦和找恩廷俩人已经直接僵住了。

他们看到活的偶像就在面前,还对着他们微笑,激动得简直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双眼亮晶晶地盯着人不放,脸颊也憋得通红,看得出他们心里正波涛汹涌中。

“你们好,都是老师的学生,你们喊我师兄就好。”季铭顿了顿,道,“贸然出声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原本他和刘瑞华就打算不打扰他们交流,但不知不觉他自己就听得入了迷,还在听到谢清言有些遗憾的话语时,不由自主就出了声。

此时看三人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反应过来便有些抱歉地问道。

而询问的时候目光掠过三人,主要落在谢清言身上。

谢清言也注意到他的视线,但他只以为对方是在意他们的回答,便从善如流地摇摇头:“没事没事,我们刚好也说完了,季院……季师兄,您和老师俩人什么时候来的?我们都没有发现。”

十七岁的少年个头已经不小了,但从椅子上站起来后能看出来比起季铭来还是矮了半个头。

“没多久,看到你们在忙,就想着过来听一听。”

季铭不是喜欢多说话的类型,也不是擅长交际的人,现在在这里能说这么多,已经似乎看在刘瑞华的面子上,加上刚才三人的表现给了他良好的第一印象的缘故。

为了不让双方感到尴尬,刘瑞华也忙接过话头对谢清言三人道:“好了好了,这就是你们师兄季铭院士,见到人了就别在这里站着,想聊天还是想问问题,商量好就行动起来。”

——要做事不要客套,这真的非常有严肃老师的风格了。

谢清言点点头,歪过头却就看两个队友还没回神的样子。

他顿时有些无语,两辈子没追过星,也没有偶像的少年完全不懂他们的情绪,只是在子能力默默怀疑他们有没有听到刘老师说的话。

既然队友不给力,他也就只能望向季铭,一副我都听你们安排的乖巧模样。

季铭撞上他乌溜溜的明亮黑眸,一瞬间在心里也有种小少年真乖巧的感觉。

他微不可察地淡笑一下,看着谢清言道:“那就到那边一起坐吧,像平常一样,随意一点就好。”

其实从刚才谢清言的表现来看,他并不认为自己有多少可以指点他们的地方。

谢清言的水平明显远远高于对高中生的要求,当初刘瑞华正是发现他的能力很强,才会想要让他过来帮忙看看。

而他看到的,只能说谢清言别说是当参赛选手,他就是直接当导师都绰绰有余。

就他刚才看到的他们制作的机器人的水平,在普通高中生中水准也够高了,而在谢清言还在挑出可以修改的点,一点点讲解。

如果卢思琦和赵恩廷能融汇贯通,就是还原他要求的一半,也足以参加国际赛了。

当然,话虽如此,季铭也对自己这次前来感到庆幸,因为他见到了一个新生的天才。

——是的,只是寥寥几句季铭就已经能确定,谢清言绝对是不输给自己的天才。

......................................

在刘瑞华的主导下,五人拿上椅子坐成一圈,此时卢思琦和赵恩廷总算缓了过来了。

他们手中拿着自己记录用的本子,里面做了不少笔记,也记着他们不理解的内容打算来请教谢清言。

正好现在季铭在了,他们也想知道院士的看法,于是便毫不客气地提出问题。

季铭认真地倾听他们的疑问,随后也对他们的问题进行了回来,过程主要以讨论为主。

要不为什么说季铭是天才呢?本来看起来挺难的问题,经过他的讲解后,俩人发现自己竟然完全理解了,甚至有些本来想问的问题,现在也都迎刃而解了。

察觉到自己的机智,俩人不由更来劲了。

在回答问题的过程中,季铭心里对谢清言的能力等级又忍不住往上提了提,因为谢清言偶尔插上的一两句,往往都正中问题中心。

等他们问得差不多了,时间也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季铭见谢清言一直只参与回答,便看向他问道:“卢同学和赵同学都问得差不多了,谢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

谢清言微微一愣,随即就有些纠结起来了。

要说要问的问题,他自然也是有的,但跟他们现在讨论的问题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清言你想说什么就说吧,难得你们师兄过来。”刘瑞华道。

看其他人也都望着他,谢清言踟蹰片刻,下定决定抬起头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个,我想问季师兄,您刚才说可以用您的实验室……真的可以吗?”

他这么直接地问出来其实有些唐突了,即便一开始是季铭提出来的建议,但他确实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谢清言现在靠在网上答题,再零零碎碎接项目来做,也已经攒了一些钱,但是别说这些钱他另有他用,就是现在这些钱真的给他拿来买实验器材,那他也根本凑不齐一整套设备。

他想要自己尝试着做自主型机器人,并不是为了这次的比赛而已。理论知识积累得再多,也需要实践才能真正试错,充分了解这个时代的材料和技术能达到的高度。

而唯有融汇贯通现有理论知识后,才有可能在现有基础上继续创新,至少也能最大化利用现有资源。

面对谢清言恳求期待的目光,季铭难得地又想笑了。

他觉得这个小孩胆子还真的挺大的,自己敢说他也就敢听,还记到心里去直白地问出口。

季铭性格有些冷淡不爱管别人的闲事,但今天难得见到一个和他相似的少年,而且一早也是他先开口邀请的,总不能言而无信。

不过他没有直接答应下来,而是有条件地说:“这要看你是不是真的能做到你所说的,制作出自主型的机器人了。”

自主型的机器人的要求比传感型更高,实现难度也更大。

后者是在外部计算机上的智能处理单元上处理信息,并发出控制信号,而前者却是完全自主,不需要人的干预。

机器人自身需要有接受外部信息,分析处理并做出对应举动的功能,还要能根据环境的变化做出相应的参数调整,智能程度极高。

机器人世界杯中型组比赛使用的就是这种类型的机器人,其中涉及到的传感器数据融合,神经网络等等,更是目前研究的重点。

季铭肯定谢清言的实力,是基于他对传感型机器人的了解,而自主型与其差距相去甚远,并不是掌控了其一,就能进而推出其二的关系。

当然,他有种感觉,眼前这个少年会带给他惊喜。

听到季铭的要求,谢清言不由自主地挺直腰板,自信由内而外迸发,坚定地点头:“可以!只要季师兄的实验室器材和原材料充足!”

“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带你过去。”

“随时可以……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

如出一辙的语气和眼神,俩人在这一刻萌生出一种莫名的默契,不禁相视一笑。

刘瑞华:???

卢思琦&赵恩廷:!!!

——大佬你们是怎么回事?怎么说走就走了!那我们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