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野+哪吒重生]你亲爱的敖丙上线了 》酒红色

第 23 章

“唔?”被质问的少年睁大了眼睛,语气无辜,“这话该是问我吗?”

他一挑眉,露出一个野性气息十足的笑容:“北海可是我的地盘,该是我问你——你来我们北海市有何贵干吧。”

像是才发现房内还有第二个人似的,他忽然一转头,对上少女精致美丽的脸庞,金色的眼瞳骤然一亮,眼中带上了跃跃欲试的意味:“哦呀,真是失礼了,刚才都没看到这里还有这样一位美人。”

少年嘴角噙起一抹笑意,端的是无比的邪肆帅气:“虽然比财力不一定比这家伙强,却也差不了多少,而且,这北海是我家的地盘。威家排行老大,美丽的少女,有兴趣认识一下吗。”他眨了一下左眼,明明是十足花花公子的动作,叫他做来却又潇洒又自然,一点不叫人讨厌。

如果是一般的少女,谁都抵抗不了这种又野又甜的男孩子吧。

娜塔莎还没说话,敖丙猛地推开椅子站起来,半长的铂金头发在密闭的房间内无风自动:“敖震,你他妈敢勾搭我女人试试!”

敖丙的女人?

敖震长眉一挑,虽然心里有了几分收敛,却还恶劣地故意道:“诶,这样吗?”

“——可是只要还没结婚,那就是各凭本事咯。”敖震耸耸肩,摊手道。

敖丙低头,上下牙根重重研磨,眼部撒下重重的阴影,慢慢掰响指节,发出“噼里啪啦”的可怕脆响声。

娜塔莎忽然笑了,在两个龙族成员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忽然站起来,挑起小龙尖细的下巴当着某只陌生的北海龙的面撬开小龙的唇齿,勾着小龙深深交流一通,才满意地收敛回去。

对着敖丙懵掉的眼睛微微一笑,水润的舌头轻轻扫过唇瓣,一副颇为回味的样子,哑声道:“只有你一个,我的小太阳。”

虽然跟娜塔莎在一起逐渐玩大胆了很多,但当着堂兄弟的面被拉着深吻还是莫名让敖丙感觉到了一阵羞耻,白嫩的耳尖一下子变得通红。

敖震在旁边看愣了,舔舔嘴角咽了口唾沫,忍不住喃喃道:“真野啊,小姐姐。”

眼神不知为何骤然认真了几分,看向敖丙的眼神也多了一丝不善,舌尖顶了顶腮帮子,“这样子,真的有点想抢过来了。”

敖丙用手背擦着嘴唇,没听清楚敖震说的话:“你说什么?”

敖震清了清嗓子,认真说:“我说,这个小姐姐真不错,敖丙,我想和你公平竞争了。”一边说着,他无视了敖丙满身写满了的“你快滚”字眼,不由分说地坐到了敖丙旁边,竟是自顾自地就加入了两个人的行列里。

敖丙愣是没想到北海的亲戚竟然能这么不要脸,他也不客气地拽起敖震的后领恶声道:“这里不欢迎你,懂吗,小子?”

敖震的脾气也不是假的,虽然洒脱,却到底也是久居上位的北海龙族龙太子。

他按住敖丙的手腕,眼睛危险的眯了眯:“敖丙,你在我北海的地盘上跟我呛声,当这里是你的东海吗?”

敖震冷冷地扯扯嘴角,“更何况我对你没什么兴趣,多少年的亲戚了,你的脸可不新鲜。”

敖震蓦地转头把话题扔给了娜塔莎:“敖丙的意见我可没兴趣管,小姐姐,你说呢。”

“——你同不同意我留下来呀~”

敖震眯了眯眼睛,笑得像狼狗一样野性,却又因为少年气未散尽的外表而多了一份嫩生生的气息,两种矛盾的气质糅杂在一起,却成了令异性心跳不已的诱惑笑颜。

然而,如果因为这个笑容就以为这是个只是有点不羁的大男孩而放松下来轻慢对待,那这个人一定就要遭殃了。

这家伙到底来说都是盘踞北海市将这里经营成自己的王国的北海龙族的龙太子,骨子里就带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傲慢。而且,北海市的人就像东海市对德家一样,为了他的家世、地位、金钱、权势,甚至只是图他的外貌,讨好他都来不及,若说被人拒绝,敖震还真是几乎没经历过。

若是一般虚荣心强的少女,见两个极品男生为自己争风吃醋怕是早就飘飘然而傲慢起来了,哪怕懂得克制欲念的人,此时心中暗喜也是免不了的。

而娜塔莎呢——

她摸摸下巴,似乎思考了一下,询问道:“如果让您留下来,作为回报,您同意今天晚上这间房间的消费由您来负担吗?”

敖丙被娜塔莎这离谱的回答气得瞬间瞪大了眼睛,直接气的松开领子双拳砸在桌上,力道大到把桌上的酒瓶震得飞离了桌面:“娜·塔·莎!你是觉得我会缺这点酒钱吗??!!”他咆哮出声。

敖震愣了一下,接着哈哈大笑。抬手擦擦眼角,英俊的脸旁露出一抹帅气极了的笑容,打了个响指:“——没问题!小姐姐,你果然是个有趣的美人。”

Q版娜塔莎小人豆豆眼差点被敖丙咆哮的巨风吹出去。

两龙语毕,娜塔莎淡定地顺顺披在肩上的长发,点点头:“那就行。”然后转头看向敖丙,“那亲爱的我们继续喝酒,我们一句话都不理他。”

怒气刚上升到中途忽然别打岔的敖丙:“……诶?”

刚刚露出得意的笑却中途垮掉的敖震:“……诶诶??”

敖震一方面觉得这个少女更有趣了,一边又忍不住郁闷道:“——小姐姐,这过分了吧。让我买单,还把我当空气???”

他深吸一口气,超用力地叹息出来:“我可从来没被这么过分的对待过呢。”

娜塔莎手背撑着脸颊,单手不紧不慢地给自己和敖丙倒酒,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你和敖丙吵架,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站在你那边?”

虽然刚刚才说了谁都不要再理敖震一句话,然而看敖丙矜持端着酒杯默默饮酒,眼底的得意都快溢出成实质的样子就知道他对娜塔莎的话一点没有阻止的意思,相反,看这个傲慢的堂弟不断被小猫插刀的样子,他真是爽极了。

敖震气闷,却不得不承认她的话有道理。

舌尖在脸颊下面顶出来一个鼓包,想了想,语气天然地说:“因为在北海市,我才是主人?”

娜塔莎笑而不语。

见两个人竟然真的不理他了,敖震锐利的眼睛危险的眯了眯。

在娜塔莎到晚酒伸手取酒杯的时候,敖震猝不及防地出手,打翻了娜塔莎的酒杯。虽然酒液被敖丙及时地凝成冰块没有洒到娜塔莎衣服上,但这一下一下就打破了房内宁和的气氛。

打了个响指提醒两人回神,敖震得意地扬了扬眉梢:“真把我当空气啊,你们两个……以为不理我就可以真的不理我了?”

没错,他还可以动手哒!

两个人中挑娜塔莎动手倒不是他讨厌娜塔莎,也不是因为想欺负她,而是因为敖丙就算再不济那也是龙太子,是天地间名副其实的正神,偷袭成功的概率比较小。然而,敖震不知道的是,他挑了娜塔莎下手,而娜塔莎才是两个人中真正将伏特加奉为灵魂支柱的那个。

娜塔莎定定地看了看倒下的酒杯,在桌上圆周运动翻滚了半圈,“咔”,一根手指挡在滚下的方向前,扶正了酒杯。

敖震终于看到娜塔莎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那双漂亮的杏仁眼中终于倒映出了他的身影。然而,明明是被一个人类女子盯着,敖震不知为何心底忽然一凉。

娜塔莎用看着死物的眼神看着敖震,平静地开口:“捆了。”

打了个响指,就连抬手的高度都和刚才的敖震一样:“敖丙,动手。”

“咦?真的要捆啊??!喂、敖丙,你真动手啊!”敖震叫嚷着往后躲,虽然表面看起来很惊慌,然而悄悄准备好法术反击的他其实并没有那么紧张。

然而——

“诶??!”他的法力呢??!

娜塔莎(攥拳):被我封了▽-▽

……

一阵鸡飞狗跳后。

敖震四肢受缚,被敖丙大手一甩扔到了墙角,一脸失魂落魄地蹲着。

好过分啊,这两个人……

不过,

“好野的小姐姐,”敖震双眼微微放空,自言自语的声音小得像是不敢让另外两人听见似的,霎时,眼中忽然像是有一道光闪过,“——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