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想要一颗种子 》西宁不语

第 43 章

以这家咖啡厅为中心,半条街都面目全非。

樱井回头可惜地看了一眼,要是能炸死那个家伙就好了。

他打开终端,点击刚收到的简讯。

“太宰治:怎么样,黑手党应该赶过去了,后续的事情你不用再担心,还有,我们已经从侦探社撤离了,如果你需要,可以联系我,我找人去接应你。”

“不用了,我还有点事要做。还有,如果有什么新的情报,记得和我共享哦,我可以让凌喊你爸爸。”

“太宰治:一言为定。”

但是却没有给他承诺。

樱井摇摇头,“宝贝啊,你说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到处都是暴力也就算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这么不坦诚。”

凌还蔫巴巴的,趴在他的背上,“啊。”

另一边的中原中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目标居然从他手里逃脱了。

当然不是因为他打不过对方。

身为黑手党“战力天花板”,他对自己的能力还是自信的。

只是,打倒一半被首领来电指责这种事,他是不可能说出去的。

那只老鼠又滑溜溜的,一不留神就钻进下水道了,他中原中也再厉害,也不敢随意地动用自己最强的招数。

事后他去情报部查询关于自己终端收到的指令,结果被告知并非由内部系统操作。

“太——宰——”中原中也简直是恨不得把这两个字一起嚼碎了咽进肚子里,除了那个混蛋还有什么人敢这么戏弄他。

还有今天那个家伙,居然还给他指路,看来和太宰那家伙是一伙的,下次见到,一定要他好看。

侦探社的成员们搬去了晚香堂,侦探社最初就是在这里成立的。

针对此次危机,福泽社长不是完全没有准备,横滨现在几乎陷入三方战争中,侦探社的人数在三方来说是最少的。

他们所在的这个据点,连接外面的只有一条已经被废弃的地下铁路,铁路两旁被他们布置了陷阱,而且也可以借下面的摄像头监控铁路里的画面。

只要他们不主动出去,这里几乎算是一个完美的隐蔽据点。

只是,他们进来没多久,就迎来了一个意外的访客。

中原中也对自己被派来送信这种事并不是很开心,芥川那个小子被派去袭击组合的货船,他却只能去老弱病残聚集的侦探社做事,居然还不是打架。

这种事,不应该随便抓一个人就可以吗?

就算如此,他知道首领对自己被骗的事情不满,也只能捏着鼻子来送信。

身为多年的老对手,福泽渝吉十分了解森鸥外,所以他一眼就看穿这份情报里蕴含的陷阱,但是同时,森鸥外也十分了解他,就算知道是陷阱,为了自己社员的安全,他也一定会跳进去。

这样一来,森鸥外就可以置身事外,看他们侦探社和组合两败俱伤,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哪怕知道一个处理不好,侦探社就会陷入险境,但是福泽渝吉还是以最快的速度通知春野和直美转移,同时让国木田和润一郎去支援她们。

樱井带着凌去买冰淇淋。

他没想到,凌小小年纪,记性竟然这么好,已经好几天了,他居然还记得那天的冰淇淋。

“不如这样好了,爸爸给你买一个蓝莓味的,买一个香草味的,这样你每个可以吃三分之一,剩下的爸爸帮你解决,这样你一下子可以吃两种味道了。”

凌重重地点头,看的樱井心里的内疚又冒出来,恨不得所有味道的冰淇淋都买一份给他吃,但是想想小孩子那么脆弱,还是不要了。

说到这里,他又想起来,他家的小孩子除了固定的打疫苗活动,好像从来没有去过医院,小病从来没有,他从网络上找来的小孩常备药已经过期了都没有拿出来过。

再想想他另一个爸爸,虽然也不吃药但就是一副病秧子的样子,整天咳嗽。

“看来健康的身体是遗传我了,想我当年……”没东西吃的时候甚至吃过生肉。

算了,看凌一副认认真真聆听的模样,还是不要说出来免得吓到他,而且他吃的也不是一般的动物肉。

“看,那边有卖冰淇淋的小店,我们去那边好不好?”

凌的眼睛已经不会转了,空气中甜甜的冰淇淋味道顺着风被他的鼻子捕捉到,脸上难得有了急切地表情。

这个小摊摆在车站口,周围人来人往的,很热闹。

好不容易轮到樱井和凌,里面带着口罩的小姐姐笑得十分亲切,“请问客人想要什么?”

樱井托了托坐在他手臂上的凌,“告诉姐姐,要什么。”

凌声音脆脆的,带着急不可耐,“要蓝莓和香草的冰淇淋。”

小姐姐答道,“好的,您稍等。”

就在等待的这当口,樱井感觉有什么撞在他腿上。

低头一看,个子大约过他腰部的一个小孩子可能没有站稳,一下子撞到他身上,旁边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声音洪亮,气势汹汹地吼道,“哪里来的小屁孩,乱跑什么,撞到人也不会道歉,赶着去投胎啊。”

樱井皱起眉,就算小孩子撞到他没有道歉,这个人说话也太过分了。

眼看着周围的人都看自己,有的人眼中明明白白地写着“鄙视”两个字,大汉又把表情一横,捋起短袖露出自己胳膊上的刺青,“看什么看,老子可是黑手党的,有胆子的就上来。”

刚刚还谴责地看着他的人们立刻低下头去,躲避着那大汉的视线。

撞人的那个小孩子怀里抱着一个诡异的玩偶,他的头发一边白色一边褐色,戴着一顶小礼帽,瞳孔中有一个诡异的五星。

他歪着头,看着那个大汉,“大叔你好不讲理哦,刚刚我没有撞到你,是你走得太快撞到我了,你看,你还害得我撞到这位哥哥了。”

说着还拿手指着樱井。

那大汉丝毫不知道脸红,他粗声粗气,“那又怎么样,就算是老子撞到你,你也得给老子道歉,小子,今天老子心情好,就免费给你上一课,话语权是掌握在强者手中的。”

樱井一脸的嫌恶,“大叔,你说你自己堕落也就算了,小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正是接受素质教育的时候,你怎么能在他面前这么说话。”

大汉往地上啐了一口,“哪来的小白脸,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说着就要上来揪住樱井的衣领。

樱井把凌放在地上,一把拉住他靠前的那只手腕反方向掰折,只听一声引人牙酸的“咔嚓”声音响起,然后又一脚快速踢在他的小腿上。

后者十分没有形象地半跪倒,一只手还在樱井手中。

“小朋友,哥哥今天也教给你一个道理,只有没本事的人才会整天在嘴上叫嚣,哥哥这样真正有实力的,都是出来教训他们的。”

那大汉疼痛的嘶吼声引得周围的人更加退避三舍。

樱井故作阴沉地凑近那个人,在他耳边说,“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胆子敢冒充黑手党的人,但是我记得我们组织里并没有你这一号人,所以,趁今天我没有兴趣教训你赶紧滚,下一次再被我见到,就拉你去沉海。”

说着放开自己的手。

那大汉惊恐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一瘸一拐地冲出人群。

其他人没有听到樱井说什么,但是离他们近的那个小孩子听到了,他问,“哥哥说的是真的吗?你是黑手党的人吗?”

樱井去取已经做好的冰淇淋,“没有,我吓唬他的。”

看了那个小孩一眼,樱井又要了一个奶油味的冰淇淋,递给他,“哥哥请你吃冰淇淋吧。”

小孩看了一眼樱井手中白色的冰淇淋,“请我吃不应该让我自己点单吗?”

樱井脸黑下来,“别人请你吃东西就给我怀着感恩之心好好收下,挑三拣四可不是好孩子作为。”

小孩不情不愿地接过来,“谢谢。”

樱井朝天翻个白眼,现在的小孩真难伺候,又看了一眼自己怀里乖乖仰着头等他付款的凌,当然了,他家儿子除外。

三人在路边找了个长椅坐下。

樱井用手比划着,“只能吃到这里知道吗?到了以后就要停下来,剩下的不能再吃,要留给爸爸。”

凌乖乖地点头。

再一看那个小孩,虽然嘴上嫌弃,但是吃起来小口小口的,神情十分珍惜。

樱井忍不住心软了一下,揉揉他的头发,“小孩子就喜欢装酷,既然喜欢就直说啊。”

小孩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因为他在等自己舌尖的冰淇淋慢慢融化。

街边的时钟“铛铛”响了几下,开始报时,小孩突然想起什么,“糟糕了……我错过任务时间了……”

樱井疑惑地看着他,“什么任务?迟去一会儿可以吗?要不我现在就送你去吧。”

小孩看着手里的冰淇淋,又小心地咬了一口,“算了,反正也错过了,没关系的,大不了被骂一顿。”

樱井不赞同地说道,“什么叫‘反正错过了’?如果还有时间的话,我们当然要尽力补救,你的老师在哪里?电话你记得吗?我来打个电话道歉。”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终端。

小孩疑惑地看他一眼,“老师?”

樱井道,“对啊,你的任务不是去补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