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家有个魔法庄园 》Jenni

这是第十二章

很快,曹沐沐就和两人一起身后离开了种植区。

一路上,都在由海克特用平淡无波的语调跟曹沐沐解释接下来的计划。

“根据这些年的研究成果,我制造了一种能够从你们这个世界稀薄大气中汲取魔素的装置。”他一边走在曹沐沐身侧,隔着她大约半米的位置,一边说,“当然,是基于里埃尔舰长毕生研究出的理论基础上才制造出来的。”

他常常提起“里埃尔舰长”。

这让曹沐沐不由得隐约察觉到了海克特对于她祖父的尊敬……或者说崇拜?

海克特又说:“但是,那种装置需要一样东西才能够成功运行。而那样东西一直都没有研究成功,所以我们的计划便一直停滞不前。”

“是什么东西?”

“……就是你手里那个东西。”

曹诺斯沙哑而有些沉闷的声音从她背后说道。

她立刻低头看去。

她手中那托着那颗刚刚冒出了小小子叶的种子。

“就是刚刚发芽的蓝魔花的种子。”曹诺斯显得没精打采地如是道,这显得他的声音更加沧桑,和他稚嫩的外表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曹沐沐想起他们之前的对话,“你们不是也种了一些蓝魔花?”

——只是不结果子而已。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我们从前种下的蓝魔花不仅不结果子,而且好像受到了这里地下水中某些能量或物质的污染,已经开始渐渐衰败死亡了。”

曹诺斯嘟囔着,红润的嘴唇撅了起来,看起来有些可爱,然而声音却完全给人打破了这种印象。

“我们需要的是,没有受过这个地方环境污染的,刚刚发芽的蓝魔花种子。因为它是最纯净的,用它作为装置的核心,才能利用它天然吸收魔素的力量,汲取空气中最精纯的魔力。”

曹诺斯说着,就皱眉看了一眼曹沐沐手里的那颗种子,用似乎有些忿忿不平的口吻,小声嘟囔了一句:“我花了三十年的时间都没能研究出把种子催生发芽的方法……你一个才刚刚获得魔力的新手居然就……这一点也不公平。”

然后,他开始絮絮叨叨地念叨着什么“毕业成绩优秀”、“这怎么可能”以及“天赋真的很重要么”之类的话。

不过,曹沐沐的注意力则放在了他刚刚说的那句“三十年”的话上。

她不由得一边走一边盯着曹诺斯那头毛毛躁躁的自来卷脑袋看,心想,这孩子看起来也就七八岁,可毕竟是魔法世界来的,难道说实际年龄其实已经……

就在曹沐沐出神的功夫,曹诺斯突然停下脚步。

“看那个了没。”曹诺斯指向一个方向。

那里有一株不太起眼的植物,皱皱巴巴灰不溜秋的枝干,上面挂着几片枯黄色的叶子,看起来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曹诺斯解释道:“它是这个舰船上仅存的一棵拉法涅斯树。如果它死了,这种植物就彻底绝种了。”

“那它很珍贵吧。”

“那是肯定的。”曹诺斯抱着双臂,高仰着头看向曹沐沐,却用着一副老成的长辈语气道,“现在又是考验你的时候了,用你的能力把它复活吧。”

“啊?”

曹沐沐一脸懵逼,又要考验?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海克特。

海克特却表情平静地点了点头,不知道是默许了曹诺斯的行为,还是对曹沐沐的能力表示肯定。

曹沐沐:“……”

“那好吧。”她挠了挠鬓角,“那我试试哦。失败了可别怪我。”

“不会怪你。”曹诺斯微微眯眼。

“那就好。”

“不过,如果它死了,这种惨重的损失就是你造成的了。”

“……”

曹沐沐莫名觉得曹诺斯这家伙就是故意想挖个坑给她跳。

这时,海克特说话了。

“这棵拉法涅斯本来就快死了。”他淡淡道,“所以你试试也无妨。”

曹诺斯从鼻腔里不满地轻轻“哼”了一声,大概不满意海克特帮着曹沐沐说话。

但是听到海克特的话,曹沐沐的确放心了一些。

而且,她也本来就想再试验一下刚刚那种奇妙的感觉。

于是她将那颗发芽了的种子交给海克特保管,自己则走到了那棵“拉法涅斯树”面前。

她蹲了下来,望向那棵病怏怏的小树,然后朝它伸出手。

在碰触到小树的一瞬间,她顿时感到指尖一阵莫名的发麻,随即一阵奇妙的战栗感涌遍了全身。

她立刻打了个哆嗦。

她注意到一旁的曹诺斯再次从鼻腔里喷了口气,不知道是代表鄙夷还是不耐烦。

曹沐沐:“…………”

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曹诺斯从第一眼看见她,似乎就对她存有某种偏见。

“闭眼。”海克特轻轻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按照海克特的提示,曹沐沐闭上了双眼。

她感到指尖的酥麻依旧存在,就像是她的身体在和这棵拉法涅斯树产生了某种共鸣。

那种“光亮的温暖感”再次从她的内心深处涌现。

温暖感顺着她的指尖,慢慢地流入那棵树的树干。

她感到指尖出现了有节奏的、轻微的跳动,似乎在和她的心脏发生了共鸣。

咚、咚、咚……

喜悦。

雀跃。

被包围的温暖。

一些不属于的她的情绪突然涌上了心头。

她感到了如同干渴的旅人突然遇到了甘泉一般的快乐。

不知为何,她一下子就隐约意识到,这种情绪不是她自己的——而是属于这棵树的。

就仿佛这棵树也是有灵魂的,而此刻她和它的灵魂连接在了一起……

然后,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哇哦。”

这声惊叹是来自于曹诺斯。

他此刻已经放下了双臂,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幕。

那棵拉法涅斯树,此刻正泛着淡淡的、柔和的绿光,干瘪的枝条开始充盈起来,嫩绿的小芽正从它的枝条上无声无息地冒出了一个小头。

绿光很快就消失了。

拉法涅斯树焕然新生,变成了一棵有着深棕色树干,刚刚冒出新绿,有着勃勃生机的小树苗。

“……你救活了它。”

曹诺斯的声音十分沙哑,听起来甚至有些哽咽。

曹沐沐回头看他,然后惊讶地看到那张稚嫩的脸上竟然出现了感动得快要落泪的表情。

然后曹诺斯犹豫着,伸出小手拍了拍曹沐沐的肩膀,不知是无声的感谢,还是无声的认可。

随后,他弯下腰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那棵树的树干,然后用苍老的嗓音沉声道:“你的考验已经彻底通过了。”

……

在离开种植区的路上,曹沐沐忍不住问曹诺斯:“那棵拉法……什么树,它为什么那么珍贵?”

——比如蓝魔花那种。

“因为它很特殊。”曹诺斯沙哑道,但是语气不再像之前那样总是带了一丝敌意。

“特殊在哪里?有什么能力吗?”

——比如像蓝魔花那种,能够汲取大气中的精纯魔力。

“它的特殊之处在于……”曹诺斯停顿了一下,似乎打算卖个关子,“——它能结出世界上最美味、最香甜的果实。”

曹沐沐:“……”

她愣了一下,半天才反应过来:“……啊?所以它的珍贵之处就在于好吃而已?”

曹诺斯皱眉抬头看了一眼曹沐沐。

“最难得的美味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要珍贵。在我们那个世界,大多数人都热爱美食,美食才是生活最大的乐趣之一。”他说着便耸肩叹气,“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么……”

曹沐沐:“……”

她的确不怎么在意吃的东西还真的对不起……

不过,这也难怪那只白色的生物会被她两块饼干就骗得了信任。

——原来那个魔法异世界的人全都是吃货么?

……

离开种植区之后,他们沿着走廊走了很久,最后似乎走到了飞船的尽头。

尽头有一扇不太一样的门。

它上面有一个大大的蓝色发光圆圈,至少有五米直径。

抬头望向几乎遥不可及的天花板,由此可见,这扇门后应该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房间。再考虑到这个飞船里很多空间似乎都可以比实际上占有的外部空间大得多,所以难以想象这里究竟是个怎样的房间。

“魔力汲取装置就在这扇门之后。”海克特解释道,“这里是我们飞船保存所有珍贵装置和核心科技的地方,也是我们飞船魔法精粹动力引擎的所在位置。”

他说着,就伸手拦了一下曹沐沐。

“你后退一下。”

曹沐沐后退了半步。

海克特立刻伸手按住了啊个巨大的发光圆圈。

圆圈立刻发出了夺目的光芒。

咯吱……

咯吱……

巨大的门似乎内部有着某些结构,不断地发出咯吱咯吱的转动声。

伴随着这声音,大门中央开始出现了一个孔洞,孔洞四周就像扇叶一般的结构旋转着,让孔洞变得越来越大。

嘎吱嘎吱。

大门的噪音变得越来越刺耳,越来越大。

“抱歉。”在噪音中,海克特大声对曹沐沐说,“这个房间已经有快五年没打开过了。而且它的结构本来就是机械……”

海克特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了大门打开发出的噪声里。

最后,一扇巨大的、正圆形的门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而门内则耸立着一个无法让人忽视的东西。

那是一个巨大的蓝色光柱,光柱发出湛蓝色的光芒,看起来就像是没有实体的。

而它其中则悬浮了一团像是液体、又像是固体的圆形物质。

那个物质在不断地变化着形态,一会儿呈现椭球态,一会儿便转化成有点圆润的正方体。

乍一看似乎没有任何规律,但是仔细一看,好像又在遵循某种几何规则。

“这就是我们飞船的引擎核心。”海克特解释道,“里面悬浮着的就是精纯魔力,但是已经所剩不多了,所以我们飞船目前一直处于能耗最低的状态。”

他说着,就转身沿着一条纯白色的小路朝一侧走去。

“这边。”

他们绕过引擎核心,很快就又莫名沿着一个弧形的阶梯朝上走了一段,之后又钻进了一条狭窄的走廊。

这让曹沐沐绕得有些迷糊,实在难以搞清这个房间到底是什么结构的。

走廊的尽头则是另一扇小门。

这一次海克特没说什么,便按了一下圆圈,打开了门。

门很快就打开了,里面一片昏暗。

海克特一边伸手在墙上摸索着什么,一边柔声淡淡道:“之前第一次制造出的汲取魔力装置实在太大了,不太方便在室外安装和设置——所以,经过我一年时间的研究,已经将它的体积缩小到了尽可能最小,这样才能够更方便地在你们的世界使用。”

很快,海克特就摸到了什么机关。

他们头顶瞬间亮起了淡蓝色的光芒,原来是一颗悬浮着的光球照亮了这里。

而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则是一个奇异的装置。

它是纯白色的,有着灯塔一般的圆锥造型,最上方则是一颗半透明的、淡蓝色的球体。

曹沐沐仰着头,望着那至少有五米多高的装置,呆滞了足足三秒。

“……这就是你说的尽可能小?”

“没错。”

海克特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