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子别客气 》风染竹尘

第十六章

因为是纳妾,所以并未大设酒宴,请的也只是些经常来往的亲朋好友。

洞房里,巧儿静坐在红色的床上,一身酒气的潘武才猛的推门而入。吓得巧儿,抖了一下。

潘武才左摇右摆的朝着床上走去,他想直接掀开盖头,巧儿却下意识的躲了一下。他指着巧儿,笑着说:“哈哈,要用竿子,等着啊,我拿来。”

说着,摇摇晃晃的走向桌子,在上面摸了一把,拿到了竿子又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床上。

“这下可以了。”

然后迫不及待的掀开了红盖子,巧儿想躲开却没有他的动作快,一挑盖子就落了下来。

今晚的巧儿,非常的艳丽,大红妆将她的五官呈现得更加立体。小嘴唇像粉色的珍珠,流着泪,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潘武才去抓住她的手,巧儿将头偏向一边。

“巧儿啊,虽然你是我从小看大的,正因如此,彼此才更了解。在这府里,以后有我,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巧儿仍然不说话,潘武才看着她入了迷,就将嘴凑过去。巧儿慌了,一把推开了他。

潘武才喝酒有些醉了,脾气上来了,大怒:“你以为你是谁啊?要不是我们府里收留你们母女俩,你现在指不定被卖到哪儿去了!我娶你,是我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

巧儿被这样一凶,给吓到了,起身就想跑。潘武才一把抓住了她,然后一用力就把她摁在了床上。巧儿拼死挣扎,双手双脚使劲的蹬,无奈潘武才个子大,力气也大,稍微使点劲巧儿就动弹不得。

“你也瞧不起我是吗?你觉得我在潘家不能独当一面?好!那我让你看看,这个家谁能做主!”

第二天早上,潘武才看着身边的人儿,满身是伤,他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巧儿,我昨天喝醉了,确实有了点粗鲁。不过我保证,我以后不会这样了!你别生气,等会儿我给你带好东西来?”

巧儿不说话,青肿的嘴,满身的抓痕,到现在还隐隐作痛。

“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别生气了啊,我的起去了,还有事情没办的。”

看见巧儿一直沉默,他也没有办法,只好快速逃离现场。

伺候她的丫鬟端了盆水进来,又端了碗药。巧儿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李娇房里的另一个丫鬟负秋,与自己是同一天进来的。

负秋端着药,一脸的厌恶:“这是主母亲自给你配的药,把它喝了吧!”

“这是什么药?”

“还能是什么药,不就是流子药嘛。你不要以为得了主君恩宠,自己就是枝头上的凤凰了。你自己清楚你的身份,一个奴才,也想给主君生孩子?呸,你可配!”

巧儿苦笑着:“正好,我还真不想给他生孩子!拿来,我现在就喝!”

负秋递给了她,然后一口喝尽,十分苦的药她竟然没有喘一口气。

“识相就好!主母说了,以后容妈妈的日子,就靠你了!”说完就走了,还把门使劲一关,洗脸水也是直接放在了地上。

巧儿靠在床头,看着那坚硬的柱子,真想一头撞过去。可是容妈妈的惨叫声在她耳边回荡,那千万只虫子爬出来的画面让她心惊肉跳。她已经没有选择了,只能继续忍辱负重,像蝼蚁般苟且偷生。

天气越来越热,孟三娘那边很不安稳。潘武才很着急,却没有办法解决。

在正厅,李娇坐在椅子上,旁边的人扇着扇子。

“主君,这天儿是越来越热了,三妹妹不知道能不能忍受。这孕中的人啊,最受不得气,娇贵着呢。一天比一天热,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呀!”

“那你可有什么主意?”

巧儿:“主君,我们在成都府不是有一个宅子吗?那里四季如春,是个避暑的好地方。不如让三姐姐去那里养胎,而且现在交通发达,两日就可以到那里了。”

“巧儿说得有理,一来可以避暑,二来可以去游玩,三来啊,我们在那儿有田产,还可以去看看那里庄稼的收成。”

潘武才想了想:“确实是个好主意,还是巧儿心细,如此两全其美的事都能想到。好,那我们过几日就出发。”

出发前。晓云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手撑着头:“真是的,主君他们全都要去成都府避暑,就娘子在府里了,她们是不是把我们给忘了?”

“她们可希望我一辈子也不露面,成都府虽是个好地方,但是离她们远的地方,才是最最最好的地方。”

晓云突然兴奋起来:“对啊!以后就没人管我们啦!反正她们一时半会儿的也回不来,那这里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才刚说完,负秋就进了门,然后假惺惺的行了个礼。

“主母说,怕娘子一个人在府里闷,行动多有不便,所以就派我来照顾娘子。现在还和以前一样,几月一出,以后要去哪儿去干什么有谁去,都要让奴婢记下来。万一出了什么事,也好有个交代。”

晓云气得鼻子冒烟了,双手插腰:“你这死丫头,你是来照顾娘子的,还是来监视娘子的?娘子有手有脚,还有我在旁边呢,不需要你来照顾。还有啊,你说出什么事?你是巴不得我们娘子出事是不是?!”

“你用什么语气和我说话呢!我可是主母派来的,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本事在这里指手画脚的!”

“哟哟哟,你早就被安排去伺候三房了,还一口一个主母的,你真当别人不知道你是主母的卧底吗?真是可笑!”

梓遥见两人争执不下,立马上前劝架:“好了,主母的意思我懂了,我会照办的。不过,希望你还是不要太嚣张了,人在做天在看。大家都是被关在笼子里的鸟,你要跟谁是你的事,但千万不要来抢别人的食,到时候还没飞出去就先撑死了,这可不好啊。”

负秋一本正经的说:“既然娘子已经听懂了,那负秋就没必要重复了,请您好自为之。奴婢先告退了,有事请吩咐。”

晓云在负秋的背后,做出要打她踢她掐她的姿势,等负秋一回头,晓云立马做出打蚊子的样子。笑笑说:“这些蚊子太烦人了!”

负秋瞪了她一眼就快步走了。

“娘子,果然啊,主母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们呢。还说出去玩,这下没戏了,完完全全没戏了呀……”

“想去哪儿玩呀?”

晓云叹了口气:“听说城东新开了家饭馆,里面的八宝鸭特别出名,好想去吃呀。”

“好啊,等会儿就去。”

“嗯?等会儿?娘子的意思是……我们能出去!”

梓遥露出迷之笑容:“你还不快点收拾,是不想去吗?”

晓云立马眼睛里冒着小星星,一直点头:“去去去,马上收拾,哈哈!”

两个人打扮成了下人的模样,混进了后院打杂的队伍里。

厨长是一位胖大娘,看起来虽然凶,但是挺憨厚老实。看见梓遥两个人慢吞吞的走过来,胖大娘也慢慢的走到两个人面前,上下看一遍,左右看一遍。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然后将脸凑到了梓遥的脸上,一脸的严肃。

“你……怎么那么面生?”

梓遥扯个大粗嗓子:“主母调走了好几个人去随行了,怕你们人手不够,特意找我们来帮忙的。”

胖大娘还是有点不相信,后面一个瘦小的男子指了指后面一堆竹篓,小声在胖大娘耳边说。

“大娘,但凡有点儿力气的人都被带走了。假如真是主母派来的,我们得罪不起呀,反正让他们干点重活。”

胖大娘看着两人,想了想,反正主母不在府里盯着了,有人愿意来帮忙那是再好不过的了。府里的几位主子都出去,好不容易可以松口气。

“行,你们两个,拿着竹篓走。”

晓云高兴得不行,一阵小跑就去拿了。梓遥想去接,晓云却硬要一个人拿两个,走几步就掉了。胖大娘瞪了一眼晓云。

“磨磨蹭蹭的干嘛呢!你一个小矮个,能拿两个吗?别给我逞能,小心给我摔坏咯。”

梓遥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然后拿起落在地上的竹篓,拉着晓云就走了。

因为胖大娘看得紧,两个人一直没有离开的机会。而且一人拿着一个竹篓,竹篓里面装满了东西。东西越堆越多,实在拿不动了,两个人只好放在地上拖着走。

胖大娘还想继续逛,转眼一看,两个人拖着竹篓寸步难行。她实在无奈,只好派几个人去换她俩。

这时梓遥捂着肚子走过来:“唉哟哟,痛死了,我快忍不住了!”

胖大娘一头雾水:“什么?”

“早上吃的东西有些多,现在想上茅厕。”

“这马上就要回去了,再憋会儿。”

晓云也捂着肚子过来:“憋不住了,我怕要拉出来了。这可是大街上,要是别人说潘府的人如此不讲究,那不是给潘府抹黑嘛。”

“你怎么也肚子疼啊?”

“噢,我和她吃的是一样的。”

看着街上人来人往,胖大娘有点为难,最后还是甩手说去吧去吧,早点回来!

晓云差点忍不住,要跳起来拍掌,被梓遥一拽,她立马憋笑,然后两个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拐弯处跑去。

跑了好半天,才看不见胖大娘等人的影子,两个人喘口气。然后对视,露出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