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源学长别妨碍我收集友人帐 》舞彤

第43章 与源学长在游乐园(二)

“呐夏目同学, 你不会怪我吧?”

近在咫尺的源学长朝我眨了眨眼,神态略显抱歉:“因为我的缘故,可能让那些本来想要过来认识你的男生, 变得不敢过来了。”

…………太近了。

我实在是受不了他这副表情,咽下一口空气后退一步,先拉开距离才说:“……不会的。”

当然不会,我甚至觉得他是在骗我。

哪里有人看我啦!

还搭讪我认识我呢,我这么土……我是说,像我这么淳朴的乡下女孩子,在东京这样的大城市一点也不受欢迎。

而且我今天身上穿的衣服也很普通啊。

昨天是临时决定要带福鸟妖回八原的, 根本没准备换洗的衣服, 现在的我身上穿着的,是一套之前一直放在八原老家衣橱里、没有带去东京的运动套装。

就是商场里普普通通的那种纯白运动服, 唯一的花纹就是在身侧有两条浅蓝色的横杠。

…………等等。

这白配蓝的搭配,怎么还和源学长今天的穿着搭上了呀!

也太巧了,有毒有毒。

“真的不生气吗?”源学长再次求证。

“当、当然是真的。”

“啊那就好。”他像是松了一口气, 将右手放在心口上, 笑道:“我还担心会被你讨厌呢。”

“…………学长多想了。”我移开视线。

怎么可能会有人讨厌他呢。

别的不提, 就那张脸, 有人能拒绝吗?

根本男女老少通吃。

……

面前的源学长笑得灿烂。

他的笑容爽朗又闪耀,四周闪烁着无数发光的小星星。

我默默瞅了一眼他好看的笑脸,心想这个人还真是无时不刻不在散发魅力,根本毫无自知。

也不知道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或许是在步入青春期后总爱胡思乱想的缘故,我觉得学长他对我……稍微有些特别。

可也不一定。

我在学校里见过许多次他与其他同学相处的模样, 学长在对待旁人时, 也是同样的温柔和蔼, 时不时的, 也会开一些有趣的玩笑。

……搞不懂这个人啊,搞不懂。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收起浮躁的小心思,晃了晃手里的游乐园地图对源学长道:“学长看得懂地图吗?妖怪出没的地点应该是在鬼屋附近,只是这地图画得好难懂……”

对于我这种方向感差的人而言,这个游乐场的地图实在是过于复杂和抽象了。

“让我看看。”

学长从我手里接过地图,简单扫了一眼后指了个方向:“在那边呢,不是很远。”

这就看明白了吗?

才一秒就看懂了我低头研究了半天、脑袋都看疼了的地图啊。

不愧是他,成绩全校第一的学生会会长。

我再次感叹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真大,点点头对他提议:“那我们走吧。”

学长应下,将地图收好,开始带路。

我跟在他身边,一边赶路,一边好奇地打量四周。

这里就是横滨新开的游乐园……

好梦幻。

不管是建筑还是风景,都给人一种置身在童话故事里的感觉。

我小时候也去过游乐场,是祖父带我去的,可惜那时候的他年龄已经有些大了,很多项目都不能陪我一起,比如过山车和跳楼机,我们都没有尝试过。

当然了,就算不玩那些项目,我和祖父在一起也玩得很开心。

我们一起牵手去了蝴蝶园看蝴蝶,去体验了4d电影院,走了镜子迷宫,还去了好多好多有趣的地方。

只是,还是会有一些小遗憾的吧……

看着远处高耸入云的过山车,以及从几百米外传来的游客们激动的尖叫声,我……有一点点心动。

但是不行!今天的我又不是来玩的,要除妖,除妖才对。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重新整理好心态。身旁的源学长似乎注意到了我突然的举动,他抬起眸看了一眼远方,若有所思地问我:“夏目同学你,想坐过山车吗?”

被看穿了心思的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否认:“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都高中生了,还跟小孩子一样渴望坐过山车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诶?可我刚才明明看你————”

“你看错了。”

我杵着脖子,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地往外蹦:“学长应该是看花眼了。”

源辉学长摸了摸他金黄色的头发,想了一下:“是这样吗?”

“是的没错……啊那里就是鬼屋了呢!”

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好在我眼尖地发现不远处外型阴森的建筑,忙转移话题道:“学长,我们快点去过吧。”

鬼屋到了。

本来按照我们的计划,我们应该先找鬼屋的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后让他们暂时停止营业,好方便我和源学长进去除妖。

可等走近了才发现,我们想得太简单了。

鬼屋根本就没开门!这是一个夜晚限定的娱乐项目。

我和源学长试图找到鬼屋的经理,想趁着现在鬼屋里没有游客的情况下进去除妖。

然而看守鬼屋的工作人员却根本不相信我和源学长的话,他甚至不知道鬼屋里有妖怪吃人,只当我和源学长是得了中二病还故意跑来撒谎的高中生。

还说什么,妖怪都是不存在的,里面的鬼怪全部都是工作人员假扮的,一副认定我和源学长在说说谎的样子,听得我拳头都硬了。

但我没有反驳。

指责我们撒谎什么的……在不了解真相、看不见妖怪的普通人面前,大概就是那么一回事吧。

我从小和一群看不见妖怪的普通人同学长大,不是不能理解他们的想法。

但是————

鬼屋的经理、也或者说更上层的管理人员是绝对知道这里有妖怪出没的,否则也不会特意去委托的场家了。

既然知道有妖怪存在,为什么还要为了赚钱,而不顾游客们的安危,在明知道这里有妖怪出没的情况下选择继续营业?

甚至还靠关系把新闻压了下来。在鬼屋打工的工作人员估计做梦都想不到,本以为安全的工作环境里,竟会真的有妖魔鬼怪存在……

……简直不把人命当命。

我气得要命,强烈要求工作人员把经理的电话给我。

他却不肯,还一脸正直地跟我和源学长说:“客人,你们想玩鬼屋项目,就必须按照规定等到晚上。我们晚上七点开放,按照排队顺序入场。那边有领票机,目前排队的游客还不算多,你们现在领票,等到晚上八点应该就能进去了。”

我听得又是眉尾一抽。

谁稀罕玩他们的鬼屋啊,我从小到大见过的鬼怪还不够多吗?

可面对一个不知道内情的普通员工,我和源学长没有丝毫的办法。

总不能像犯罪分子那样,直接闯进去。

工作人员油盐不进,源学长和我的脸色都不好看,但我们的主要目的是除妖,不好迁怒不知情的普通人,最后只能灰溜溜地领票离开。

票上显是我们是今天第十一位来鬼屋领票的游客,预计入场时间在晚上八点半。

我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现在还不到下午三点,距离八点半还有整整五个多小时的时间。

…………

疯了,明天还要上学呢。

简直想直接走人,可又不能放任吃人的妖怪不管。

太生气了。

从鬼屋区域出来后,我忍不住询问源学长:“我听说这里已经失踪了四五个人了,竟然还敢继续营业……学长,你说游乐园高层的那群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源学长目视着前方,用词精准又直接:“人渣和败类的想法,谁又知道呢。”

那双总是闪烁着漂亮星星的眼睛里难得有些黯淡。

他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对我道:“其实这样的事情我见过很多次了。只要涉及到利益,哪怕有妖怪伤人,在没发展到实在遮掩不下去的地步之前,那些蛆虫们是不会想办法解决的。”

“学长……”

我抬头看着他仿佛覆上一层薄霜的表情,抿了抿唇,有些同情地感叹:“你也不容易啊。”

这么糟心的事情居然遇见过很多次,光是想想都觉得窒息。

害人的妖怪就和害人的人类一样,自然应该受到惩罚。可最令我恶心的,是那些遮掩真相、只为博取利益的高层。

学长称呼他们为蛆虫,我觉得用蛆虫这个词,都委屈了蛆虫。

更加无奈的是,那些被蛆虫们委托的除妖师,还必须出面帮忙摆平妖怪。

钱和地位只是一小部分原因。

很多的除妖师之所以选择走上除妖这条路,到底还是为了保护人类的安全。

比如从前明明已经成为了超级巨星,却还是在暗地里四处驱除妖怪的名取爷爷。

如果他不帮着摆平妖怪,就会有更多无辜的人类遇害。

哪怕明知道委托自己的人是人渣和败类,为了大局考虑,也必须将委托接下。

…………

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源学长,在心里酝酿了一会儿后开口:“抱歉,源学长。”

见他疑惑地向我投来视线,我抿了抿唇后解释道:“若不是因为我,你今天本来可以在家休息,不用操心这件麻烦事的……”

“……”

他在原地怔了片刻,有些无奈地笑着问:“夏目同学你,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呢?”

源辉学长跟我表态:“我不在意这些的,而且,这也不是夏目同学的错。”

“我知道,可我担心你心情不好……”

怎么可能会心情好呢?

这起事件直接揭露了人类丑陋又薄凉的那一面,连我的心情也不痛快。

果然,源辉学长没有否认。

他很干脆地承认了:“是的,心情的确不是很好呢。”

……我就知道。

啊啊,全校师生若是知道因为我的缘故间接害得他们的校园男神心情不佳,肯定会喷死我吧。

我又准备道歉了,只是还没等道歉的话说出口,就听见他笑着询问:“那么,能麻烦夏目同学帮我把心情恢复好起来吗?”

“……啊?”

我听傻了,这要怎么帮?

像是看懂了我的疑惑,源辉学长弯曲了眉眼,唇角的弧度温柔上扬。

他笑意盈盈地对我说:“距离接下来的除妖任务还有五个小时的时间。说起来,平日里工作忙碌,这还是我第一次来游乐园呢,可以的话————”

“在接下来的五个小时里,夏目同学能不能一直陪着我,和我约会呢?”.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