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朕怀了摄政王的崽 》小文旦

2. 第 2 章

楚昭游寻了个机会,和戏班大队分离。

他得赶紧出城,很快,皇帝失踪的消息就会传开,他趁乱随戏班离开的事也掩不住。

楚昭游第一件事就是去当铺,把头上的钗环都当了,原主一头撞在桌腿上,盘起的头发乱了一半,一大顶镶金点翠的凤冠掉在地上没人敢收。

戏班的行头哪有这么货真价实,楚昭游怕抱凤冠惹人怀疑,忍痛割爱,只护住了头上几个珠钗。

楚昭游从当铺出来,两把珠钗只当了五两银子,他赶时间,没空和老板磨蹭,说多少就一口应下,老板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

囫囵卸了妆,转进隔壁的成衣铺。

男装、女装?

楚昭游做了一番强烈的心理建设,手指依依不舍地放开男装,他现在是在逃命,女装保险,男装备用。

我能屈能伸。

穿上鹅黄月华裙装的楚昭游如是想到。

他手里还有一套普通男装,明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摄政王见了都得夸句机智。

……

“怪事,一山不容二虎,一个戏班里居然有两个大花旦。”护龙卫首领钱世成,目睹烟尘滚滚的戏班出宫景象,咂摸嘴巴感叹。

护龙卫乃是行走皇宫的大楚第一军,里面的护卫各个武功高强,都是摄政王亲自核准过,方能正式入编。

作为护龙卫首领,钱世成威名赫赫,就是怕家里的母老虎,一个他媳妇,一个他娘。

三个女人一台戏,一个花旦顶十台戏。

他心有戚戚地赞叹道:“这戏班主真有大学问!”

如果戏班没有被摄政王吓得一出宫便离京,他定要向戏班主讨教一套平衡之术。

“在说什么?”

摄政王萧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钱世成一个激灵,多少年了,他这个护龙卫首领还是丝毫捕捉不到萧蘅靠近的动静。

钱世成犹豫了一瞬,他是萧蘅亲信,比旁人更懂摄政王的逆鳞,那就是戏班子。若非摄政王冷心冷情,难以想象他爱上女人的样子,他简直要怀疑萧蘅年少时是不是被戏子伤过心。

想归想,他还是老实地复述了自己刚才那两句话。

说完他小心抬头看了看萧蘅的脸色,心里咯噔一下,他从没见过高高在上的摄政王脸色这么差。

萧蘅绷着脸,声音沉得像浸入湖底的巨石:“两个花旦……去看看陛下在哪。”

不用查,他直觉楚昭游跑了。

从早上被头痛刺醒,到现在,萧蘅终于明白那股不安来自哪里。

他身体里的蛊即将发作……萧蘅眸光一厉,赶这个时候逃出宫,楚昭游是不是有意为之?

不多时,钱世成便回来了,手里抓着陛下身边的薛公公。

“王爷,陛下他……失踪了。”

“嗯?”萧蘅目光如寒刀,所及之处仿若置身冰天雪地。

薛公公身体抖成筛子:“陛下说、说要看戏,不让奴才跟着……”

萧蘅打断他:“封锁消息,关闭城门,护龙卫全力寻找,天黑之前,务必把陛下带回宫。”

钱世成:“是。”

薛公公有心想替他家陛下解释几句,他们陛下,说好听点是一国之君,说难听一点,就是傀儡。傀儡脱离掌控,回来可不会有好果子吃。

没等他憋出一句解释,耳边一阵风响,摄政王不走正门,竟使轻功越向城墙,迅速化成一点消失天际。

全力使出轻功的摄政王,普天之下没人能追得上。

萧蘅想了几个楚昭游会去的地方,打算回府叫人去找,突然自太阳穴始,爆发出猛烈的针扎似的疼痛。

接着眼前一黑,来不及吩咐任何事宜,萧蘅行至半空,直接掉了下去。

萧蘅闭眼自嘲。

匡扶社稷隐忍皇室七载有余,天下人负他,楚氏最深。这一刻,萧蘅放任仇恨滋长湮灭一切。

……

楚昭游绕着城墙走了一圈,非常遗憾,所有城门都戒严了。

天还没黑,就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这找人的阵仗,看来他真的是个皇帝。

楚昭游叹了口气,要不是以后摄政王要把他关在皇陵,皇帝也不是不能当嘛。

他故意过一会儿换一种口音,从东北到川渝到闽粤,原主从小接触的使用的,都是地道的官话,因此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怀疑他。

冒着风险买了两个肉包子,从容地穿街过巷,楚昭游寻到一个破落的胡同。

不等他走进去,就远远听见拳打脚踢讥诮谩骂的嘈杂声。理智告诉他,好奇害死猫,逃命的时候不要多管闲事,但脚步却下意识停了。

如果因为他的冷漠,而让里面一个人丧命……楚昭游干不出这事。

我就看一眼。

楚昭游躲在拐角处偷瞄,原来是一群乞丐在围殴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看不清样貌,看着个儿挺大,蜷缩在角落里,一声不吭,任打任骂,不知道还有气没有。

“敢在你爷爷休息的地盘睡觉,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他娘的,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滚滚滚,还不快滚!”

乞丐们口音奇怪,楚昭游竖着耳朵,好不容易听清楚了他们骂的内容,大概是黑衣人不小心睡在了乞丐大爷们的地盘,被欺生了。

他倒吸一口冷气,这古代也不好混,要不是他晚来一步,就会像这位大哥一样被群殴。

黑衣人拳打脚踢都没反应,楚昭游看见有个乞丐从角落了抽出一根竹竿,顶端削得尖锐,扎进去必然见血。

楚昭游环顾四周,沿着一棵树爬上别人家的院墙 ,猫在后面,手指解开钱袋,摸出了一把铜钱。

怎么说也是个便宜皇帝。

天子脚下不平事,朕得管管。

刚从皇宫逃出来某人动了动脚,没错,真正意义上的天子脚下。

他一扬手撒了一大把铜钱,压着嗓子,声音欣喜:“嚯,有人掉钱了,这么多,发财了发财了……”

宁可信其有,乞丐们迅速呼啦跑出去,争先恐后地捡钱,几人为一个铜板内讧,完了还一直徘徊不走,生怕落了犄角旮旯里的铜板。

楚昭游从墙上跳下,崴了脚,吃痛地跑到黑衣人身边。

这人一直捂着自己脑袋,楚昭游以为他被踢到脑袋了,大发善心地给他摸了摸,“不疼了不疼了,咱们走。”

半扶半抱起黑衣人,楚昭游深吸一口气,瞬间被压弯了小身板,太重了,一点也不软和,全身肌肉硬邦邦的,弓着背都比自己高。

他可能管的不是闲事。

楚昭游嘴巴一撅,这人不会是大户人家养的死士吧,这一身黑衣鬼鬼祟祟的,就很像没完成任务,即将毒发身亡的样子。

那我岂不是浪费钱。

楚昭游把人拖进另一个胡同,远离乞丐,寻了棵树,把人撂下,自己也跌坐在一旁喘气。

他掏出两个肉包子,边吃边心痛撒出去的钱,他也不是圣父,这桩闲事管到这里够了,他吃完包子就离开。

秋高气爽,胡同院里露出的天空湛蓝湛蓝,楚昭游望着天,不着痕迹地想,他来到这里,那原来的皇帝呢,是不是去他那里了?

那他可亏大了。

人家一过去,功成名就得来全不费工夫,职业还是最适合他的戏剧。

我呢,楚昭游悲戚地想到,我这边是个烂摊子。

摄政王听个声音就很凶。

楚昭游撑着额头暗中观察那边的疑似“死士”,随随便便都能遇见一个,由此可见,摄政王养的只多不少,暗杀皇帝分分钟的事。

朝中有虎,这哪个皇帝晚上睡得着?

皇帝这个职业不好当,他不想当,也没能力当。

天下为公,能者居之。

他和原主都没为这天下百姓做过什么,锦衣玉食受之有愧。“禅让”于摄政王,或许是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楚昭游嚼着包子,给自己怂得一批的跑路,找了一个绝佳理由,自个儿美起来。

朕真是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楚昭游臭不要脸地自夸,思绪开始天马行空。

朕如此贤明大度,有一天摄政王会不会良心发现,找到隐居山林的他,请他回宫享福?

那必须不能答应,接着摄政王放火烧山逼他出现,他宁死不屈,活活烧死,摄政王万分感动,把这一天定为国丧,从此有了清明节……?

呸!

遇到摄政王,连脑补都没好事,跑出来真是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

楚昭游变相又骂了摄政王夸了自己,余光看见他的某个子民,正不自觉地往他这边靠近。

冷吗?

是挺冷的,楚昭游不客气地在黑衣人身上搓了搓,发现这人的火气真旺,身上特别暖和。

楚昭游也往那边凑了凑,分了几分关心给黑衣人。见他一直捂着脑袋十分痛苦,楚昭游掰开他的手,在他脑袋上摸了一圈。

没有伤口、没有肿包,包括这人被乞丐群殴,身上除了脏乱,居然也没有任何伤,身体跟铁打的似的。

“怎么回事?脑袋里面疼?”

头疼最要命,恨不得把脑袋锯下来当球踢。楚昭游智齿发炎过,牵动了整个脑袋剧烈疼痛,他有点感同身受,不禁伸出手给黑衣人揉了揉太阳穴。

不一会儿,楚昭游发现黑衣人躺在了他腿上,双眼紧闭,似乎没有那么痛苦了。

楚昭游被压得双腿麻痹,仿佛腿上压了一块巨石。这位大兄弟对自己的体格真的很没有自知之明。

他连忙念了两句“爱民如子”。

楚昭游低下头,第一次看清黑衣人的正脸。

他脑袋里空白了两秒,竟然一时找不到恰当的形容词,只能“嘶”一声,脑子里只剩下四个字,天人之姿!

楚昭游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蛋,皮肤也好得不像话,这样的容貌毫不设防地躺在胡同里太危险了。

幸好我笔直且正直。

“唔……”黑衣人眉心一拧,睫毛微扫,眼皮睁开一条狭长的缝,扫了扫,看见一团模糊的粉黄,便又撑不住脑内传来的剧烈痛意重新阖上。

他把人捏醒了?

楚昭游连忙松了手,尴尬的等了等,才从对方刚才微睁的眸子里反应过来。

双眼赤红……应该是被痛醒的。

痛成这样还一声不吭,连身体都不颤,这得多么强悍的意志力才能办到。

楚昭游有些佩服他,顿时对他更好了。

“给你唱个歌儿吧。”

他捏着女腔,一边按着黑衣人的穴道,一边安慰他。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人在丧失意识极端痛苦的时候,大多数人会想起妈妈,有些人出车祸躺救护车上,嘴里都无意识喃喃叫妈。

楚昭游半抱着黑衣人,对天发誓自己绝对不是在占便宜。

黑衣人往楚昭游怀里缩了缩,楚昭游的按穴手法让他的头痛缓解了一成。

真有效?

果然,行走刀尖的死士,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一定是娘亲儿时无微不至的呵护。

楚昭游眼睛一亮,搜索词库,“啊,这个人就是娘啊——”

我救了你,是你爹知道不?

刚唱了几句,听见外头有军队搜查的声音,顿时闭嘴,顾不得新认的儿子,把人往旁边一推,就想自己跑。

跑、跑不动?

嗯?

一股强劲的力道锁住他的右腿,楚昭游差点想跪在地上喊“摄政王饶命朕马上回宫”,结果一转头,发现是黑衣人醒了。

“喂,放手!”楚昭游道。

对方眸光一动,原是极为威严锋利的丹凤眼,此刻有些涣散迷茫,只是执拗地拉住了楚昭游。

“我们不熟,放手。”楚昭游再次强调。

可惜对方还是听不懂,他只好一跺脚,把人从地上拉起来一起跑。

不小心捡了个大爷!

“动作轻点!”楚昭游蹬着眼睛,凶巴巴的吩咐。不过他的眼形根本凶不起来,比一般的桃花眼狭长一些,又宽又深的双眼皮在眼尾微微上扬,像一把扇子轻收,看谁都含情脉脉的。

黑衣人没有回话,只是听话地放轻的步伐,有好几次楚昭游都怀疑自己身后没人了,将信将疑地往后一看,一堵黑影依然杵在那里。

楚昭游从城东挪到城南,天快黑了,城南的大门仍旧关着,护龙卫亲自守城。

钱世成四个城门都巡逻了一遍,面上有些着急。

再找不着皇帝,摄政王恐怕要大发雷霆。那戏班子刚出宫不久,摄政王就发现了不对劲,他们也在当铺找到了陛下当掉的三凤钗,据老板说,此人刚走不久。

因此,陛下根本来不及出城!

钱世成强调了一番事情的严重性,虽然心慌,但对京城的防守有信心。

他敢说,只要护龙卫严守城门,除非摄政王亲自带人越狱,否则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