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朕怀了摄政王的崽 》小文旦

第 15 章

昨夜,春满楼出了件趣事。

章回吉好色之徒,与太后达成交易后,心花怒放,他本来在驿馆呆得好好的,魏太后让他不可被抓到任何把柄。

后来驿馆来了两名风流成性的公子哥在下面喝酒,大谈京城青楼产业之发达,不到春满楼算是白来京城,肯定是起不来的孙子,今晚春满楼还有表演……说得天花乱坠、活色生香,整一个小黄|文。

也不知道谁写的。

章回吉按捺不住,乔装改扮在春满楼左拥右抱,喝得晕乎乎,天色初明时才被下属带回去。今儿一大早,月斥国下榻的驿馆被青楼姐妹团包围,等章回吉带她们回月斥当王妃。

整个青楼环肥燕瘦,加上围观百姓,上千人围得水泄不通。

章回吉自然不能承认自己在喝醉,被哄得说出“每人一个侧妃当当”的好话,两国联姻在即,岂不是打大楚的脸。

他甚至不能理解,怎么会有人把这话当真,还纷纷带了**契要跟他走?

声高就有理,青楼姐妹团在外面大骂负心汉,揪了路过的官员说要告官。

大理寺卿正要上朝,询问一番之后,表示处理不了,带了姐妹团代表和章回吉,一起进宫面圣。

路上耽搁了一下,大理寺卿也就比陛下晚一秒到宣政殿。

章回吉断然否认:“孤昨夜一直在驿馆,不曾出去。”

头牌啜泣着从袖里掏出一块令牌,“民女有证据。”

楚昭游痛心:“朕听闻章太子在月斥已经有五十名侧妃,难不成还想在大楚也带五十名侧妃回去?若是如此,何必再来求娶太子妃!”

章回吉:“孤与太子妃是贵朝太后赐婚——”

楚昭游打断他:“在大楚,越是尊贵之人,越讲究一个同心同德,谢朝云乃镇西大将军,未成家先立业,无妻子侍妾,大楚风气如此,谢家尤甚,章太子既然做不到,为何以此诓骗太后娶谢家女?”

“江山美人,人之所好,谢将军这样的**楚又有几个,陛下岂能以偏概全?”章回吉反驳。

侍从拉了拉章回吉的袖子,示意他家主子换个说法。

章回吉猛对上萧蘅森冷的视线,意识到这位阎罗王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

他不服地把目光挪到皇帝身上,随后反应过来,这个小傀儡也是!

钱世成强行插嘴,不屑地看着章回吉,炫耀:“末将也只娶一个媳妇。”

章回吉环视一圈,故意挑了一个年纪大的,“他呢?”

旁人一阵嗤笑。

陆淮善闲闲道:“老夫终身未娶。”

大楚最有权有势的一撮人,各个奇葩,章回吉目光看了几个来回,气得咬碎了牙。

简直不是人!

章回吉恨恨地想,最好这些人一辈子这样,大楚亡种**,月斥取而代之。

楚昭游用“章回吉骗婚”为由解除两国的婚事,章回吉只能悻悻同意。说到底,摄政王在此,大楚方面给出的理由又正当,章回吉不敢不答应,不然怕是无法站着离开大楚,只恨自己昨晚管不住脚。

楚昭游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总算处理了一件事。至于谢朝云的姑娘名声,摄政王手下那帮人还算聪明,一边保护谢朝云不被带走,一边到处散播假消息。

每个大臣回家对自家夫人说的话都不一样,张大人说赐婚的对象是刘小姐,刘大人说是严二千金,严大人说是太后侄女……太后侄女呼声最高。

太后气这些人信口雌黄假传懿旨,却一点办法没有。普通人看不到圣旨,只能云里雾里人心惶惶。

章回吉眼神阴狠盯着楚昭游,看着看着,突然发现这位傀儡皇帝长得竟然比春满楼的头牌还要好看。

楚昭游今天前面没了珠帘遮挡,眉目昳丽一览无余。殿上的皇帝龙袍加身,尊贵无可比拟,殿下的头牌满身脂粉,美却俗气。

他心里诞生出阴暗的想法,魏太后不是一直看不起这个小皇帝么,干脆送来月斥联姻,他必举国借兵给太后对付摄政王。

楚昭游被看得恶心,整日沉浸女|色的人,眼珠都是浑浊无光的。

他刚想找个借口打发人,摄政王忽然踏出一步,挡住他的视线,脸色沉得滴水:“稍后商议本国要事,钱世成,请章太子出去!”

钱世成是个人精,他判断出摄政王对章回吉的厌恶,当即抄着章回吉的腋下,脚步一点,毫不客气地揪了出去,“军机密要,章太子多担待。”

章回吉怒不可遏地打了一拳白玉栏杆,魏太后先前万分礼遇,萧蘅却赶他出去,此有此理!看来还是要再联系魏太后。

眼看早朝即将结束,楚昭游抓紧道:“各位心里都清楚,边境安稳靠国力,靠谈判,不靠和亲做表面文章。江山社稷,君臣共担,朕今日为后世立下规矩,除两情相悦外,大楚再不和亲,再提者视为抗旨。”

不管有没有用,楚昭游擅自下旨,没看摄政王脸色,自顾自说了个痛快。

大臣也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直到摄政王冷着脸问:“听清楚了?”

群臣顿惊,齐齐下跪,三呼万岁:“陛下圣明。”

楚昭游挠了挠脸蛋,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自己好像个需要家长出面才有话语权的小屁孩。

摄政王今天是吃错药了,这么好说话?

他深吸口气,告诉自己,萧蘅目中无“人”,只有事情正确与否,只要他认可的,就不会因为提出者的身份而故意使绊子。

早朝结束,陆淮善启程回军营,下一次再踏出军营,又不知是过几个春秋。

楚昭游稍一作揖:“陆将军,后会有期。”

陆淮善扶起皇帝:“老夫却觉得,还是不见面为好。”

调龙威军说明京师不稳,小皇帝还是安安稳稳地,陆淮善看了一眼摄政王,意味深长道:“落子无悔,萧王保重。”

这是提醒摄政王谨慎篡位?

普天之下,恐怕也就只有陆老将军,有资格说上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其余人只装做听不明白这其中的机锋。

萧蘅负手而立,此刻垂手,微微颔首:“老将军保重身体,军中若有需要,尽可向户部言明。”

飒飒秋风,龙威军旗帜飘扬,陆淮善带着一队精兵从神武门离开,带了楚昭游托付的信件。

行十里之后,陆淮善一勒缰绳,从陛下给的食盒里拿出一封信,捏着似乎只有薄薄一张纸。

他叫来座下亲信:“陆勃,快马加鞭,送往梁州府,面交赵夫人。”

“遵命!”

马蹄踏起黄尘,哒哒不息。陆淮善看了一会儿,带队转向另一条路。

小皇帝真以为递食盒能掩人耳目么?

摄政王分明都看出食盒有猫腻,却没有插手检查,想引虎出山?

他老了,也是看不懂后生玩的权谋。

……

楚昭游的外挂走了,人也怂了,恢复到无可事事的状态,他这几天装病,躲开给太后请安的差事,他搅黄了太后不少事,怕她借题发挥。

楚昭游本人觉得也不太算装病,过度透支体力和心力,他完全可以躺十天不出门。

薛公公小跑进来:“陛下,谢将军已到北城门,陛下是时候启程迎接大军。”

楚昭游从床上跃起来,“走。”

谢朝云大胜归来,意气风发,他与摄政王同年,策马扬鞭,勾走京城万千少女芳魂。

听说太后搞幺蛾子,谢朝云星夜赶路,比原定提早了两天抵达。摄政王亲自出城门十里相迎,天底下有这待遇的,找不到第二个人。

楚昭游在城门站成一尊明黄色吉祥物,终于看见两匹高头大马齐头并进,进入视线。

看到这里,他更加确定谢朝云就是那情侣说的将军,一开始小姑娘还想磕摄政王和将军,楚昭游抬眼一看,大楚最风华无限的人物,也不是没有道理。

谢朝云翻身下马:“臣谢朝云,叩见陛下。”

萧蘅目光在楚昭游身上流连了下,神情冷淡地把缰绳交给手下,没有行礼的意思。

“将军请起!”楚昭游欣喜地亲自虚扶了一把谢朝云,“将军一路辛苦,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朕和朕的江山都仰仗将军了!”

楚昭游眼神慈爱,谢朝云在二十万字被毒死,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这就意味着,他离四十万字被摄政王打入皇陵的剧情点还远着。

朕还能浪二十万字!

朕和朕的江山都靠谢朝云……?

萧蘅嚼着这十来个字,嘴角愈发冷,靠谁?

再说一遍?

谢朝云微微一顿,小皇帝什么意思,一见面就离间他和摄政王?**不见血?

楚昭游背后微凉,这对好兄弟怎么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