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咒术]饲养员是天花板 》是乖宝呀

指甲

五条悟对于花姬不小心抓伤自己的事情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小姑娘自己却因为这件事自闭了,具体表现为现在都不敢伸手要抱抱了,哪怕五条悟抱着她,她也会小心的将自己的手放在胸前,生怕自己再抓伤对方。

五条悟一开始还没注意到花姬不对劲,直到有一次将团子花姬放到肩膀上,小家伙因为不敢乱抓,直接从上面掉下来了,随后抗拒再待在肩膀上。

“噗,小花姬,只是不小心抓到我而已,你不用这么放在心上,你想要真的伤到我,给你八百年估计都做不到。”五条悟有些哭笑不得。

花姬情绪很低落,她也听不懂五条悟的安慰,反正就是自责自己弄伤对方了。

五条悟再次感觉到了无法沟通的不方便,心里冒出了尝试教对方学会说话的想法,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的话得先让自闭的小姑娘开心起来,毕竟对方这样看起来怪可怜的。

“既然担心再抓伤我的话,那么给你修剪一下指甲好了。”五条悟决定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花姬歪了歪脑袋,还是不理解,不过她不理解没关系,五条悟已经去找剪刀了。

“手给我。”五条悟一手拿着剪刀,一手伸出示意小姑娘将手给他。

“花姬,不好。”小姑娘立刻将手藏到身后,她不知道对方是要给自己修剪指甲,只是担心自己会抓伤对方,不想将手伸出去。

“给你剪一下指甲,你就不用担心不小心抓到我了。”五条悟耐心的解释道。

花姬还是不想伸手,不过五条悟一直耐心的等着,小姑娘这才犹犹豫豫的将手伸过去,伸出去的时候还握着小拳头,将每一个指甲都藏了起来。

五条悟觉得有些好笑,这么弱小的生物居然会担心自己伤到他,该说对方想太多呢还想太多呢,他顺势抓住小姑娘的手,开始小心的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帮花姬修剪指甲。

当花姬发现五条悟在将自己的指甲剪掉后,小姑娘整个人都有些懵,她都不知道原来指甲是可以剪掉的,因为从来没人帮她剪过。

“好了,换只手。”五条悟剪好一只手后,示意花姬将另一只手给他。

这次花姬没有犹豫,果断的将手伸了过去,她不喜欢自己的指甲,指甲会抓伤人,所以不想要。

等两只手都剪好后,花姬好奇的将自己的小手手翻来覆去的看,感觉非常新奇。

“花姬,好了。”小姑娘研究半天,发现自己不会再抓伤人后,心情瞬间阴转晴了,语气难掩雀跃。

“恩恩,好了。”五条悟忍不住摸摸对方的脑袋。

怎么会有这么柔软的生物呢,居然会允许自己没有任何攻击性,也不知道是天性如此还是被人故意养成这样的。哪怕是家养的猫猫狗狗一般都不会喜欢被剪掉指甲,毕竟那对它们而言是可以用来保护自己的武器。

不过剪了就剪了,花姬那点小爪子除了抓坏他的衣服,其实没什么用,他也没剪的太短,不影响花姬抓东西,只是抓不坏了。

……

鬼的事情在几天后传来了结果,伊地知那边得到消息鬼杀队那边会派遣一名成员来东京协助调查鬼出现在东京的原因,不过调查原因其实是其次的,大家都明白这个很难调查出来,主要目的还是检查一下东京还有没有隐藏的鬼。

这件事情由其他的咒术师负责,五条悟也就不操心了。

倒是伊地知说的另一件事跟他有关,对方说有研究人员要过来给花姬做检查。

这件事能够理解,花姬已经在他身边待了差不多半个月了,上面的人不可能将这么一个大宝贝交给他后就不管不问,没有天天来问花姬的情况已经是看在他这个最强咒术师的面子上了。

伊地知带着人过来的时候,花姬正在客厅看电视,五条悟则正在勤劳的打扫卧室,以往他都是请的钟点工,但是现在住进了学校里,咒术高专是不能让外人随意进来的,他不得不开始自力更生。

宿舍的门没关,伊地知直接带着负责给花姬做检查的研究人员近新枫走了进来。

花姬察觉到有人过来,本能的看向门口,两个人她都记得,伊地知属于只是见过,而近新枫则是熟到不能再熟的人。

小姑娘愣了一下,随后小兔子一样灵动的从沙发上跳下地,直接跑到卧室里找五条悟。

一身白大褂的近新枫本来平静的神情瞬间垮了下来,突然伸手抱住身边的伊地知嚎啕大哭,不过是没有眼泪的干嚎,“为什么又是我来负责抽血,我都被花姬讨厌了!”

负责照顾和研究花姬的研究人员有少说二十几人,除了个别铁石心肠一心只有研究的人,大部分人都早就被花姬“攻略”了,因为花姬害怕抽血,所以每次负责抽血的人都会被讨厌,大家就靠猜拳决定谁来负责。

近新枫,一个运气极差的男人,猜拳可以十次里输九次,凭借自己超级烂的运气,荣登花姬最讨厌的人的榜首。

伊地知:“……”

伊地知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近新枫,只能干巴巴的劝道,“近新先生,想开点。”

近新枫:不,完全想不开,一想到被这么可爱的花姬讨厌了就难受。

卧室里,花姬委屈巴巴的凑到五条悟身边,伸手想要让对方抱自己,“花姬,害怕。”

五条悟自然也早就知道有人来了,也猜到是谁来了,他随手放下手中的扫把,将花姬抱起走了出去。

“五条先生,下午好,那个,这位是近新先生,他是来负责给花姬做检查的。”伊地知连忙主动介绍道。

“你好,五条先生,我是近新枫。”近新枫已经恢复了正经脸。

花姬在看见近新枫的瞬间,连忙抱紧五条悟,将头埋进对方颈窝,试图自欺欺人将自己藏起来。

五条悟瞬间明白过来了,花姬在害怕这位近新先生。

“你好,近新先生。”五条悟平静的问候道,“虽然说检查是你们的工作职责,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你们对花姬的检查项目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