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行世界的我是男神基友 》一蔻一池

11. 011

赵铭从卫生间出来,脸上还有未散的红晕。

她轻咳了几声,状若无事地与陈渝泽搭话。

“你这节课不在,老师点名了。”

陈渝泽正专注地盯着电脑,随意“唔”了一声。

赵铭:“你怎么总逃这课,到考试的时候怎么办?日常出席计入总分的。”

陈渝泽抬起头,冲她一笑,“日常出席的分数只占30%,挂不了。”

赵铭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打算一节课都不上,然后考试的时候照样能拿及格。

虽然心里吐槽着“狂妄”,但实际上,赵铭丝毫没有怀疑他会做不到。

这家伙脑子好用的简直不是人。

简单几句交流,刚才那点尴尬感总算消去不少,赵铭心里放松,也拿起鼠标学习。

寝室中,两台笔记本电脑轻轻运转着,间或有点击鼠标和打字的声音,十分安静静谧,又似有种平淡的温馨默默流淌。

精神放松之下,十分容易投入学习,等稍稍感觉有些累了的时候,赵铭翻了翻自己搞明白的问题,颇有些成就感,心情十分美好。

她起身伸了个懒腰,去洗葡萄的时候还给陈渝泽带了一串。

洗完出来,她端着果盘绕到陈渝泽个背后,好奇他在做什么,结果看到的是游戏界面。

赵铭对游戏不感兴趣,将果盘放下,出去找对面的段城玩。

陈渝泽带着耳机,依然能清晰无误地听到对面寝室里的欢声笑语,手指顿了顿,他面无表情地继续专注刷副本。

赵铭从段城那里听了满耳朵八卦回来——她才知道,原来陈渝泽的名气不仅仅局限于校园之中。

他在上学期带队参加一次国际大学生机器人大赛,拿到了冠军,一战成名。

领奖的照片,以及参加比赛的视频还曾经上过热搜,凭颜值和学霸形象,收获了一大批迷弟迷妹,甚至在weibo上还有粉丝应援会,虽说体量是无法与娱乐圈当红的流量小生比,但是有名校名赛得奖加成,路人缘和出圈度倒是一骑绝尘,那之后还有不少品牌商找到他想让他代言产品,但都让他给拒了。

赵铭听了咂舌,在她的原世界中,这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原世界中她因为家庭变故晚了一年高考,因此低他一届,穿越前的陈渝泽,出名的范围仅仅限于校园圈子内,也没有参加机器人大赛,而且他人似乎很低调,除了校园论坛和小众圈子的b站之外,几乎没有照片和视频流出。

逐渐熟悉这个世界后,她自然知道有很多事情的发展完全与原世界不同。

这让她不由联想到以前曾经听说过的一个说法——每一个人在选择的分叉口的选择不同,都会因此而出现走向不同的平行世界。

这里的“赵铭”,与原世界中的她,因家境走向不同,而导致生活圈子不同,接触的人和事也截然而异。

只是,不知道两个世界中的陈渝泽出现差异的根由在何处。

回到寝室后,赵铭一时感想颇多,她的目光落在陈渝泽的侧脸,再次暗叹这人连下颌弧线都那么帅气!实在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同时她又不由暗忖,原世界中的陈渝泽是否也会是位“宝藏男孩”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白天因陈渝泽的事而太过印象深刻,晚上赵铭就梦到了他。

梦里情景纷杂,剧情也几近破碎反复,最后是一种十分奇怪的淅淅索索声把她吵醒。

迷迷瞪瞪醒过来的时候,窗帘未关,窗外明亮的月辉铺洒满整个寝室。

赵铭用力揉了揉眼睛,莫名有种不祥的、又有点熟悉的预感,她慢慢将头转向对面床铺那侧。

赵铭蓦地睁圆了眼睛!

她看到了什么?!

清冷的月辉下,一具粗壮的蟒蛇尾——银白色、鳞片熠熠反射辉光的蟒蛇尾巴,盘踞在对面的床尾。

而蟒蛇的头部一端,已经钻进了陈渝泽的被子……

似乎是正在一点点吞咽,被子被拱起波浪般的弧度,一耸一耸,银白蟒身泛着冰冷的色泽,随着吞噬的动作,微微扭动。

这一切发生的近乎无声无息,就像恐怖电影一样令人毛骨悚然,赵铭惊恐地看向陈渝泽的脸。

对方双手搭在小腹,盖着被子睡得十分平静,平静到安详——赵铭根本无法猜测他究竟是睡着了,还是已经被蟒蛇的毒素注入而失去了知觉。

如此魔幻的一幕,令赵铭产生了恍惚的错觉。

寝室里,哪来的蟒蛇呢,所以,这是幻觉吧?

还是说这是个梦中梦?……深度现实的梦境?

她狠狠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剧痛袭来的一瞬,她知道,眼前这不可思议又恐怖的场面,竟然确确实实是真的!

她该怎么办?

赵铭惊惧之下,脑子如同搅动浆糊一样努力转动着。

喊人来?

那……会不会惊醒蟒蛇,它会不会瞬间就把陈渝泽给吞了,然后再过来吞她?

拿武器去杀掉蟒蛇,救下陈渝泽?

武器……寝室里能有什么杀伤性武器……

眼睁睁一个活生生的人,被这不知从哪里来的巨蟒吞噬,良心和恐惧在不断撕扯。

最终,赵铭还是战胜了惧怕,悄悄地掀开被子,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赤足踏在地板……然后以这辈子从未有过的谨慎和小心,磨蹭至寝室门口。

精神高度紧绷,后背都被层层冷汗浸湿了。

幸而,她并没有惊动对方,接着便是迅如脱兔般,一口气不停歇地拉开门闩打开门,跑到对面寝室疯狂敲门。

段城迷糊着眼睛起身去开门,骂骂咧咧:“艹!你特么大晚上不睡觉想干嘛?赵铭,你最好给我个解释,不然哥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一门之隔,赵铭快要被他的慢动作急死,也跟着骂起脏话,但她还记得压低声音,“艹!你特么快点!再晚点陈渝泽就被吞了!”

段城听了更无语,不过总算清醒过来,门一打开,就朝赵铭直喷:“你特么说啥玩意儿?你是睡觉睡懵了吧?”

赵铭快被这个憨货气死,这么大嗓门把巨蟒惊动了怎么办?

暗骂这个恐怖片里活不过两秒钟的憨货,赵铭捂着他的嘴,示意他小点声,“你想死啊!这么大声……”

段城感觉到赵铭的身体和手都是冰冷的,颤抖着,走廊昏黄的感应灯下,赵铭额头和鼻尖都是细密的冷汗。

他顾不得吐槽对方光着身子光着脚,穿着四角裤就出来,带着诧异地问:“你做噩梦了?”

什么噩梦这么可怕?

此刻被段城引出来的气愤劲一消,想到刚才的那一幕,赵铭眼泪快要控制不住流下来,手和嘴都跟着哆嗦,“不是噩梦!真要被你气死!陈,陈渝泽……寝室里……有只大蟒蛇……特么的,把陈渝泽给吞了……”

段城简直想笑,“大蟒蛇?搞笑呢赵铭,蟒蛇怎么进来的?”

不过被赵铭那恐惧到极点的表情所震慑,段城又有点半信半疑,他迟疑了下,说:“我去叫姜潘,咱一起过去看看?”

赵铭直点头,“快点快点!再不快点陈渝泽就没救了……”

段城很快叫醒室友姜潘,三人一起,由段城打头阵,轻轻将微合起来的寝室门,推得缝隙更大一些。

吱呀一声,门开了。

安静了三秒钟之后——

“艹!蟒蛇在哪呢?!啊,赵铭?”

段城和姜潘齐齐怒目而视。

“就在床上……”

赵铭被吼得一脸懵逼,从后面探出头来。

月辉依然清冷,可已经没有了银白色巨蟒的身影。

床上的那个本该被蟒蛇吞了半个身子的陈渝泽,似是被段城的声音吵醒,正半支起身子仰头看过来。

他一开口,就是浓浓的睡意,嗓音慵懒沙哑,困惑道:“你们不睡觉在做什么?”

段城和姜潘一脸愤怒,段城拿手指点着赵铭,气的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才道:“明天收拾你!睡觉!”

……难道真的是……做了噩梦导致出现了幻觉?

可细细回忆之下,赵铭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她看了看自己的大腿,上面还带着被掐肿的淤青呢!

可若不是幻觉,那巨蟒哪里去了?

她看向了一脸平静的陈渝泽。

“陈渝泽,你……”

赵铭突然上前,猛地掀开陈渝泽的被子。

修长而又富有力量美感的躯体一览无余。

结实的胸膛,紧窄的腰肢,薄薄的腹肌还有一双逆天大长腿。

然而这些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陈渝泽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布料!

“刷”的一下,赵铭猛地又将被子给盖了回来。

被子由掀开到盖回统共不过几秒钟,但是陈渝泽的裸/体却在她脑中久久不散。

“你干嘛裸/睡啊!”回过神来的赵铭立刻恶人先告状。

不管,先占住“文明高点”再说!

她一脸义愤填膺、义正言辞,仿佛陈渝泽裸/睡是一件多么不地道的事情一样。

陈渝泽被她搞得懵了一瞬,不过在被子盖回来之后,他的表情就带了三分玩味,盯着赵铭一系列的表情打量。

月辉下,他俊逸的面上显出愉悦的光芒,甚至有一点点奸诈的意味。

在赵铭要若无其事回床上装睡的时候,只听他轻笑一声,然后道:“不过是裸/睡而已,你干嘛这么大反应?”

“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怎么可能?!”

赵铭顾不得压下脸颊滚热的温度,想要扳回一城,于是她微微撑起上半身,瞥了眼陈渝泽的脐下位置,目露鄙夷,“只是被辣到眼睛了!谁稀罕看同性的丑陋躯体,我更喜欢大胸的熟女好不好!”

陈渝泽静静望着她,赵铭努力板着脸状若平静,实则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半晌,才听陈渝泽哼了一声,其中意味不明。

赵铭有心想说“是真的”,可总觉得莫名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只好把满肚子的赌咒发誓都咽了下去。

这么一次小闹剧,把她心中的恐惧和疑惑暂时驱逐,可等第二天睡着醒来,赵铭默默坐在床上发呆,始终无法说服自己陈渝泽没问题。

第一次,他从外面回来声称外面下雨,可满是泥泞的鞋子弄脏了寝室,外面的走廊却没有痕迹;

第二次,她闻到了浓浓的水腥气,地面上全是水,被他用果汁洒到地上、用拖布拖地导致而搪塞过去;

第三次,也就是这一次,明明她是醒着的,真真切切看到了蟒蛇,怎么蟒蛇却突然不见了?幻觉?她对此心存疑窦。

……

一次两次的巧合,赵铭还能说服自己,但是这都三次了,总不能次次巧合吧?

心中的怀疑愈来愈盛,陈渝泽绝对是有问题的!

赵铭抬起眼睛,正在往身上套T恤的陈渝泽似乎察觉了她的视线,微微侧头。

窗外的晨光打在他的身上,他却比晨光更加惹眼。

眉宇舒展,较往常少了几分疏离的淡漠,多了些许适意的不羁,正透过含着细碎的光、微微上挑的丹凤眼,斜斜瞅过来。

竟然有种勾人心魄的味道。

真·活脱脱像个妖精!

如此想着,赵铭脸色红红白白,十分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