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豪门找回我之后 》冬沙

9. 喜欢我的人多了

“姐姐,以后你要是碰到乔北他们的话,你就直接绕路走就对了,别搭理他们。”谢奕拉着谢珺尤走远了之后,他才对他姐道,“他们可不是什么好人。”

“是吗?”谢珺尤道,“我看着他们也不像是坏人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谢奕用一种“姐姐你可长点心吧”的语气对她道,“尤其是乔北,你是不知道他这个人有多花,换女朋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勤快。”

“而且姐姐你是不知道,在我们学校,哪个女生要是和乔北走得近一点的话,那么肯定倒大霉。”

“为什么?”谢珺尤好奇。

“因为他招惹回来的烂桃花呗。”见谢珺尤感兴趣,谢奕就连忙回忆了一下他之前听回来的那些八卦,事先声明,他可不是一个爱八卦的长舌妇,但是八卦送到他耳边了,他听听也无妨,是吧?

“我们学校有一个叫徐梦雅的女生,她是乔北的头号爱慕者,她喜欢他喜欢得要命,但是偏偏乔北不喜欢她,徐梦雅没有放弃,她坚信有一天乔北一定会发现她的好……”

谢珺尤仔细地听着,暂时来说她没有发现这个叫徐梦雅的女生有什么问题,然后她就听到谢奕道,“本来这也没什么,但是偏偏徐梦雅爱吃醋,看到哪个女生跟乔北走得近一点,她就受不了了,重点来了……”

“徐梦雅受不了,然后舍不得找乔北的麻烦,她就去找那些女生的麻烦。”

之前谢奕说过,圣雅高中里有的是仗着家里有一个臭钱就横行霸道的人,而很显然,徐梦雅就是其中的一个,再加上她舅舅是圣雅高中的校董,这就更加助长了她嚣张的气焰了。

“虽然我觉得徐梦雅不可能没脑子到来找你的麻烦,但是谁知道呢。”谢奕对谢珺尤道,“反正乔北就是个祸害,姐姐你别被他那个样子给骗了。”

“行。”见谢奕紧盯着自己,一副生怕自己不听劝告要误入歧途的样子,谢珺尤就觉得有点好笑,点头答应了下来之后她又突然问道,“那和乔北一起的那个江敢呢?”

“江敢?他和乔北不一样。”对于谢奕来说,乔北才是值得重点提防的对象,至于江敢?

他不是针对他,但是他确实是不值一提。

哪怕谢珺尤主动问起江敢,谢奕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大概是因为他平时不近女色的形象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吧,“虽然学校里也有不少女生喜欢他,但是没听说江敢跟哪个女生走得比较近。”

虽然说谢奕他们和江敢他们气场不和,但是谢奕自己觉得吧,江敢挺对他的胃口的,他也觉得谈什么恋爱?影响他叱咤风云好吗?

“怎么那么快回来了?”今天和谢珺尤、谢奕一块出门来逛街的人其实还有谢母,或者准确一点来说应该是今天谢母原本打算带自己的宝贝女儿出来逛街,给她添置衣物的,结果谢奕知道之后非得要跟上来当护花使者。

事实上谢奕刚刚也确实是当了一回护花使者,因为见谢珺尤试衣服试累了,他就挺身而出说要带他姐到四处去逛逛别的店。

谢母知道谢奕的真实目的,却没有阻止,只是让她觉得意外的是,她以为他们姐弟俩会在外面多逗留一会儿呢。

“没什么好逛的,就回来了。”事实上谢奕可后悔了,虽然他刚刚确实是想要救他姐出生天,但是却没想过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虽然说等谢珺尤去圣雅高中上学之后肯定会和乔北碰面,但那也是上学之后的事情了,结果他却把这件事给提前了,谢奕又怎么可能不后悔?

不过后悔也晚了,姐控狂魔在心底里暗自做了决定,等一块上学之后,他一定得保护好他姐,乔北那个花心大萝卜要是想撩他姐的话,那就先把他撩倒再说吧!

乔北:“……”

*** ***

带着自己的小女儿和小儿子逛了大半天商场的谢母今天战绩斐然,所以等谢父和谢大哥下班回家之后,就发现他们又有新衣服穿了。

因为都已经买回来了,那他们就不用着急着试穿,谢父笑着问:“怎么样?今天逛街逛得开心吗?”

“关于这个问题,我妈最有发言权了。”谢奕开口道,“毕竟她今天氪金玩了大半天的真人版奇迹暖暖。”

至于他和他姐,那就是被他妈玩的那两个。

是的,虽然谢母今天带谢珺尤去逛街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宝贝女儿添置衣物,但是跟着一块去的谢奕到了商场之后也逃不脱被谢母按头试衣服的“厄运”。

可以说是real惨了。

“这个问题你没有发言权吗?”谢母给了小儿子的脑袋“一巴掌”,然后拆穿他道,“是谁一看到我们呦呦试穿的衣服好看,就想要和她一起穿姐弟装的啊。”

谢母表示,所以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

“俞子美女士,警告你一次,别随便打我脑袋,要是再有一次的话,我就……”被拆穿的谢奕恼羞成怒了,他严肃地喊了一声谢母的名字。

结果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谢母意味深长地问了他一句:“要是再有一次的话,你就怎么样?”

“……我就再警告你一次。”

“哈哈哈哈哈哈……”谢奕的秒怂让谢父他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两天的相处已经足够让谢珺尤清楚地意识到,她这个想要叱咤风云的弟弟其实本质就是一个甜美的小可爱没错了。

说完今天逛街的事情,大哥谢承就问谢珺尤:“呦呦你打算星期一就和小奕一块去上学吗?”

“嗯。”谢珺尤点头,然后就听到谢承道,“那好,那星期一我上班就顺便送你和小奕去上学。”

不等谢珺尤开口,一旁的谢父就开口拒绝道:“不用了,送呦呦去上学这件事就交给我和你妈就行了。”

开玩笑,因为他们的宝贝女儿被拐的原因,他们已经缺席她人生中很多重要的时刻了,所以难得找回来,谢父谢母当然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能够弥补她的机会了。

他们家三个孩子,不论是谢承还是谢奕第一天去上学,他们夫妻两人都陪伴左右的,既然如此,那么轮到谢珺尤,谢父谢母当然是一视同仁了。

对于爸妈要亲自送自己姐姐去上学这件事,谢奕是没有任何意见的,也谈不上什么吃醋不吃醋,因为作为一个姐控狂魔,谢奕觉得不仅是他,其他人和他一起宠他姐,再怎么宠也不过分。

但是现在有个问题……

“那我呢?”谢奕问谢父,“爸,你和妈送我姐去学校,不用带上我的吗?”

“让你哥送你去吧。”

谢奕:“……???”

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还要分开送?

*** ***

和谢家的其乐融融不一样,江敢回到家之后,就臭着一张脸,江老爷子见状,忍不住笑骂道:“行了,臭小子,家里也没外人了,你还装?”

“我装什么了?”江敢才不承认江老爷子的“污蔑”,“你说,你随便就给我订一个娃娃亲,难道我还不能生气吗?”

“哪里有随便?”江老爷子也不承认江敢的“污蔑”,他道,“你林爷爷是你的救命恩人。”

事情是这样的,在十四年前,江敢的父母在外地出事,那时候痛失爱子和儿媳的江老爷子就抱着才两岁的江敢赶去给他们处理身后事。

在这个途中小江敢因为天气原因而发起了高烧,那时候他们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所幸他们当时遇到了正下乡义诊的林老爷子。

因为有他的医治和照料,当年才两岁的小江敢才得以平安地活下来,为了感谢对方,江老爷子表示等离开了这里,他会重金酬谢他的。

但是林老爷子没有要,江老爷子见状,就将自己身上随身携带的一块玉佩送给他,并且开玩笑地表示两家可以结个娃娃亲。

“我知道,但是这和订娃娃亲完全是两码事。”江敢道,“这要不是你说漏嘴的话,我还不知道我才两岁你就把我给‘卖’了。”

江老爷子被自己孙子的话给逗笑了,他道:“我还以为你要说‘这要不是你说漏嘴的话,我今天还找不到机会离开’呢。”

今天林老爷子的儿媳和孙女上门拜访,江老爷子也知道她们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但是他也不在意,反倒是存着几分想看他孙子热闹的心。

结果谁知道让江敢抓住他说漏嘴的事情,找机会“愤而离席”了。

江老爷子就想不通了,“你看你林爷爷家的孙女曼妮有什么不好的?读书好,长得也好,而且还喜欢你。”

“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江敢心想,她算老几?

但是因为林曼妮是林老爷子的孙女,所以后面那句话他没说出来,而是道,“反正你别给我乱点鸳鸯谱,我对谈恋爱不感兴趣。”

闻言,江老爷子用一种“你真天真”的眼神看着自家孙子,遥想当年他没遇到江敢奶奶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然后……

嗯,真香。

“话别说得太满。”江老爷子以一种过来人的身份对江敢道,“小心以后打在自己脸上的时候喊疼。”

江敢:“不可能!”

无所畏惧.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