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豪门找回我之后 》冬沙

7. 娃娃亲

在林家村的那几天,谢父谢母就从于奶奶他们的口中知道了不少有关于谢珺尤的事情,比如说她高一还没有上完就直接辍学了,而她就读的高中在当地的排名是属于吊车尾的那种。

这两个信息加在一起,谢父谢母自然而然的就以为谢珺尤的成绩不好,因为读不下去了所以才选择了辍学。

至于为什么不坚持到上高二,直接转去特长班成为美术特长生,谢父谢母心想,应该是钱闹的吧?

众所周知,不论是美术特长生还是音乐特长生,那都是要用钱培养出来的,这点钱对谢家来说不算是钱,但是对于大部分普通家庭来说那就不一定了。

言过正传,谢父谢母虽然不确定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但是他们又不好直接问谢珺尤,怕伤了她的自尊,所以他们不仅不能问,甚至还得提前帮谢珺尤找好理由。

谢珺尤不会读心术,但是谢父谢母他们在想什么,她想,她大概可以猜出来了,虽然他们并没有明说,但是说到这份上了,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们这是怕她入读圣雅高中之后学习跟不上,所以提前说这些话来宽慰她呢?

谢珺尤知道,这是他们当父母的一片良苦用心,但是问题是——

她长了一张学习不好的学渣脸吗?

谢珺尤摸了摸自己的脸,正好奇着,她就突然想起了之前在林家村的时候,谢父谢母他们见她整天都在家里,不用去上学也不用跟老师请假,不好意思问她就背着她问于奶奶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所以……

他们是因为从于奶奶他们口中得知她辍学的事情,然后就以为她是因为成绩不好所以才选择辍学的?

虽然没有跟谢父谢母他们确认,但是谢珺尤觉得自己猜的和他们想的大概也是**不离十了,当下就觉得有点好笑。

她确实是高一还没有读完就辍学了,但是和成绩没关系,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林老爷子。

那时候爷爷的年纪已经很大了,身边除了她之外也没有别的亲人,所以为了方便照顾林老爷子,那所当地吊车尾的高中成为了她的理想高中。

因为它离林家村最近。

在高一下半学期的时候,林老爷子的身子越来越不好,哪怕谢珺尤不愿意接受,但是事实就是爷爷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于是她果断地选择了辍学,留在家里陪老人家走完最后的那段时间。

不过谢珺尤也没有解释什么,而是乖乖地任由谢父谢母帮她立了一个学渣的人设,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虱多不痒,债多不愁,而人设也差不多。

反正立一个也是立,立两个也是立,谢珺尤无所谓了,再说了……

她看了谢父谢母一眼,其实她也想知道等她的学渣人设崩塌那一天,她爸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从这点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谢珺尤确实是谢父谢母的亲生女儿了,毕竟想看(搞)热(事)闹(情)的心是一样一样的。

不过想要看谢父谢母的反应是什么样的,那至少得等谢珺尤上学之后才知道了,所以这事暂且不说,而另一边林玉雯的丈夫和女儿知道她被抓之后会是什么反应,现在就可以知道了。

“被抓到警察局去了?为什么啊?”林玉雯的大女儿王姗姗比谢珺尤要大一岁,所以家里大部分的事情父母都会跟她说。

比如说要收留谢珺尤这件事,王姗姗也是知情的,一开始她根本不同意,因为她和谢珺尤这个便宜堂妹的关系根本一点都不好。

和林玉雯一样,自恃是城里人,根本看不起谢珺尤这样住乡下的穷鬼亲戚,但是偏偏她长得没有谢珺尤好看,所以她对她是既嫌弃,又羡慕嫉妒。

王姗姗好几次和谢珺尤站在一起,都成了衬托她的绿叶,所以她又怎么可能欢迎谢珺尤来她家住?

但是林玉雯的一番话却说服了她,那个死丫头长得再好看又怎么样?到了他们家她就是寄人篱下,到时候还不是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

于是王姗姗的态度就从一开始的拒绝到后面的开始期待谢珺尤的到来了,结果谁知道等啊等,等啊等,等来的却是她妈被抓进警察局的消息???

“说是她带人半路qiang劫,性质很恶劣,得刑事拘留。”王思远知道这件事之后也着急,“你说你妈,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听你舅舅的撺掇,他想要收留他乡下的侄女他就自己去好了,她跟着瞎搅和什么啊?平时也不见她对人家有多好。”

和王姗姗不一样,王思远是一开始反对,现在也没同意,但是偏偏他们家他说了不算,所以王思远只好认了。

但是他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不是说好回林家村把人带出来的吗?怎么就变成了带人半路qiang劫了?这要是真的被定罪的话,那他不就有了一个坐牢的老婆吗?

想到这里,王思远连忙对王姗姗道:“赶紧给你舅舅打电话,看他怎么处理这件事。”

王姗姗的年纪摆在那儿,对于警察自然有种天然的畏惧之心了,而且就跟王思远不想要一个坐牢的老婆一样,王姗姗也不想自己的妈妈是个监犯啊。

于是连忙就给她舅舅林玉礼打电话了,事实上对于林玉雯被抓的事情,林玉礼比他们要更早知道,因为林玉雯被抓之后就第一时间给她哥打了电话。

这个时候林玉雯的脑子就很清醒了,知道谁才能够救她。

但是给林玉礼打电话也白搭,因为他确实是有人脉关系和社会地位,但是受害者的人脉关系和社会地位可一点都不比他少和低。

看在林老爷子的份上,谢珺尤不打算赶尽杀绝,但是该给林玉雯的教训还是要给的,所以她想一个电话就让林玉礼把她捞出来?

别想了,在拘留所多待几天好好地吃顿教训吧。

于是林玉礼就发现自己的面子有点不太好使了,清水镇警察局的刘局长道:“不是我不愿意抬抬手,而是谢先生他们坚持要给你妹妹一个教训,我怕我今天要是给你个面子把她放出来的话,明天就轮到我进去蹲了。”

刘局长这是在夸大其词还是实话实说,林玉礼还是能够分辨得出来的,当下他就想起了林玉雯之前说过谢珺尤的亲生父母是带着保镖找上门来的,所以是他们误会了?其实对方根本不是他们以为的什么暴发户?

否则的话没法解释刘局长为什么不愿意给他这个面子,林玉礼这么想着,就开口问:“我这个侄女的亲生父母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个……”刘局长答应了谢父他们要保密的,但是他也不可能真的完全不给林玉礼这个面子,于是最后他只能道,“我只可以说他们在B市可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B市?

有头有脸的人家?

林玉礼的心突然一沉。

*** ***

心情不好的人不止林玉礼一个,江敢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乔北作为好兄弟,见状自然有义务要帮他排忧解难了:“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兄弟我要是能帮你解决的,绝对没二话。”

乔北这话听起来确实是很有义气,但是吧……

江敢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说这话的时候你稍微把你的真实情绪隐藏一下可以吗?”

别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来他这是想要看热闹而不是帮人排忧解难。

“咳咳,这么明显吗?”乔北忍不住直接笑了起来,随即撞了一下江敢的肩膀道,“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什么事惹我们五少不高兴了?”

什么事?

当然是他莫名其妙的多了一门娃娃亲的事了。

虽然他是当事人,但是江敢也确实是到了今天才突然知道自己十四年前就被他爷爷江老爷子“许配”给人了,突然知道这个消息,江敢怎么可能高兴得起来?

但是江敢他会说出来吗?

当然不会了。

开玩笑,跟乔北认识这么久,江敢哪里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保证,他要是说了,乔北这小子绝对会哈哈哈哈地先笑为敬。

所以江敢就懒得说了,随便找一个借口搪塞乔北:“还能有什么事?说好今天出来打游戏的,你找女生出来做什么?”

“当啦啦队啊。”乔北理直气壮地道,“你不觉得有女生在旁边加油打气的,打游戏都更有劲的吗?”

“有劲个屁。”江敢吐槽道,“一个个说瓶盖拧不开要我来拧,怎么?她们是没吃饱,还是以为我是成精的开瓶器啊?”

乔北:“……”

哇,这可真的是……

槽多无口啊。

正巧这时乔北看到了谢奕,当下干脆趁机转移话题道:“那不是谢奕那小子吗?他身边的女生是谁?”

女朋友吗?

不太可能吧,乔北心想,那小子的直男程度跟他兄弟江敢可以说是不分上下了,那不是女朋友是谁呢?

“该不会是谢奕他姐吧?”乔北想起来了,谢家的小千金前几天不是被找回来了吗?想到这里,乔北就拉着江敢往谢奕他们那边走去,边走边道,“走走走,江小五我们去看看谢奕他姐长什么样。”

对于谢奕的姐姐长什么样的,说实在话,江敢并不感兴趣,不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吗?有什么值得好奇的?

不过江敢不感兴趣,乔北却感兴趣得很,两人刚走近,还没有来得及看到谢奕他姐姐长什么样,就先听到平时在学校里就跟个小霸王似的谢奕现在一边拿着矿泉水一边正努力用温柔的语气问他身边的女生:“姐姐,你拧得开瓶盖吗?”

突然想起自己正立着易碎瓷娃娃人设的谢珺尤:“……”

Emmmm……

她应该拧得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