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豪门找回我之后 》冬沙

6. 长得好欺负

谢承以前只知道女人心,海底针,但是到了今天他才知道原来少男心,也是海底针。

明明在不久之前谢奕才在他的面前吃他姐姐的醋,担心他们都宠她不宠他呢,结果一眨眼,他们什么都还没有做,他就先把他姐姐给宠上了。

而且还是不让他们插手的那种。

谢奕:“……”

废话。

这可是他姐姐好吗?

他们想要宠那就找他们自己姐姐去!

谢父谢母和谢承:“……”

确实,之前谢奕对谢珺尤是有一点点的小吃醋,但是这并他还是很开心姐姐能够被找回来啊,因为他虽然没有关于她的记忆,但是从记事起,谢奕就知道自己除了有一个同胞的大哥之外,还有一个同胞的姐姐。

谢父谢母他们跟他说过很多有关于他和这个同胞姐姐的事情,说他们一起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有多乖,说他们出生后因为是双生的原因,所以经常一个哭,另一个也跟着哭,一个笑,另一个也跟着笑,尤其是刚出生那会儿,小姐弟俩还总爱互相抓住彼此的小手不放等等。

听得多了,谢奕对他这个没有记忆的姐姐就有了感情,也有了期待,再加上之前被谢承的一番话给刺激了一下,谢奕对谢珺尤的保护欲瞬间就被激发出来了。

虽然在身份上,她是姐姐,而他是弟弟,但是事实上两人的年纪根本就相差不大,再加上谢珺尤从小就在乡下长大的,骤然回到了他们的家,来到了B市生活肯定是各方面都不习惯。

那他作为弟弟,帮助姐姐更好地融入他们这个家,让她更好地在B市生活不就是他的责任和义务吗?吃什么醋啊。

而且和谢珺尤一见面,谢奕就发现他这个姐姐长了一张让人很有保护欲的脸蛋,尤其是前段时间因为林老爷子的去世而消瘦了不少的她穿着合适尺码的衣服都显得有点弱不胜衣。

看到这样的谢珺尤,讲义气、天生富有同情心的谢奕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

我居然吃我姐的醋我真不是人!!!

谢母当然不知道自家小儿子那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了,她只知道他现在可一点都没有小时候那么可爱,瞧瞧这没有眼力见儿的样子,不知道她和呦呦母女重逢,肯定有很多话要说的吗?

他一直霸占着他姐这像话吗?

“老谢,管管你小儿子。”谢母跟谢父告状道,“不知道咱们这个家讲究的是长幼有序吗?”

“咳咳。”听到谢母这么一说,谢父顿时间严肃地轻咳两声,然后对谢奕道,“听到没有?多大的人了,也不知道让让你妈妈。”

谢奕:“……???”

他多大的人了?

他全家最小啊!

谢奕可委屈了,抱着胳膊就跟谢父理论道:“讲道理,老谢,明明每次都是你老婆欺负我,还有,你看看你,多大的人了,还老是被你老婆欺负,知道什么叫夫纲不振吗?”

“你得反抗!你得站起来!你不能就这样成为奴隶啊!”

“少跟我来这套。”谢父完全不受小儿子的刺激,开玩笑,他信不信他现在夫纲一振,他今天晚上就得睡书房?

真的,效果立竿见影。

所以他干嘛想不开要振夫纲?

谢奕:“……”

见谢奕被谢父的一句话就给撅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谢承在一旁就忍不住想笑,他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爸夫纲不振了,所以怂恿不到他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见谢奕的注意力都被谢父吸引过去了,谢母就抓着谢珺尤的手问她:“怎么样?呦呦,刚刚的饭菜还合胃口吗?要是不喜欢吃的话,你跟妈妈说你喜欢吃什么菜系,到时候我们另外再请一个阿姨。”

“不用那么麻烦。”谢珺尤笑着道,“今天晚上的饭菜也很合我的胃口。”

怕谢母觉得自己这是在客气,谢珺尤就道,“不过我比较喜欢吃香辣一点的菜,比较开胃。”

“这样吗?那你跟妈妈说说你喜欢吃什么菜吧。”谢母兴致勃勃地道,“到时候妈妈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

谢母虽然没有什么艺术细胞,但是确实是挺会做菜的,所以即便家里已经有做饭的阿姨了,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亲自下厨为家里人做一顿好吃的。

谢珺尤知道这是谢母的一片母爱,也没有拒绝,张嘴就跟她说起了自己爱吃的菜,见谢母问她不喜欢吃什么,她也顺便一并说了。

“不着急。”见谢母等她说完之后一副恨不得立马下厨给她整一桌好吃的样子,谢珺尤就道,“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

“诶,对。”听到谢珺尤的这句话,谢母心里就像是灌了一杯蜜糖似的,甜得要命,她稍稍用力握住了她的手道,“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

虽然已经认回谢珺尤好几天了,但是谢母仍然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这么多年来她多么想着找回她的宝贝女儿啊,一朝得偿所愿,谢母却担心这会不会只是她的一场梦。

梦醒之后没有她的呦呦,也没有她期盼已久的一家团聚。

像是能够感受到她现在的心情似的,坐在一旁的谢承突然伸手搂住了谢母的肩膀,见她扭头看向自己,他就道:“妈,到时候要给我们一家人做饭吃,你可别嫌弃我们吃得多啊。”

“你也知道你们吃得多啊?”知道大儿子这是在哄自己呢,谢母当下就道,“一个两个,只会吃不会做。”

“就是。”刚刚还嚷嚷着让谢父反抗谢母呢,这会儿谢奕又站在谢母这边了,“吃就是大家一起吃,做就只有我和妈两个人做。”

手残党的谢父和谢大哥:“……”

这个……

他们就算想做也有心无力啊。

自己老婆骂不得,但是自己儿子还骂不得吗?谢父扫了谢奕一眼道:“没大没小,我是你爸,让你给我做一口吃的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谢奕大声朝着谢父嚷嚷回去,用最凶的语气说最怂的话,“你都说你是我爸了,我还能怎么了?”

谢奕刚说完,谢珺尤他们都忍不住笑了,就连想要摆出一副严肃样儿的谢父也撑不住,一家人说说笑笑的,别提有多热闹了。

说完口味的事情,谢母又跟谢珺尤说起了上学的事情,她道:“B市的高中有不少,不过因为你弟弟在圣雅高中就读,所以我们就打算给你安排进他们学校,这样一来你们能有个伴儿,二来同一个学校你弟弟也能照顾你,呦呦你觉得怎么样?”

怎么了?

谢珺尤觉得挺好的,她点点头,说了一句“可以”,就像谢母说的那样,去圣雅高中读的好处确实是比去其他高中读要多很多。

如果说她和谢奕的关系不好的话,那么自然就另当别论了,但是问题是她现在和谢奕这个弟弟相处得来。

“姐姐你放心吧。”谢奕拍着胸口对谢珺尤说,“在学校里要是有谁敢找你麻烦的话,你就报我的名字。”

“你这是怕学校有人欺负呦呦?”谢母问。

“当然了,妈你看我姐就长了一副好欺负的样子。”谢奕道,“我们学校你又不是不知道,多的是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就横行霸道的人,他们要是欺负别人,我不管,但是想欺负我姐的话……”

谢奕挥着拳头道,“我就让他们知道知道后悔这两个字怎么写!”

看着小儿子那个小拳头,谢父谢母就不由地想起了他们家宝贝女儿之前三言两语就把林玉雯气到吐血的样子,和今天早上掏出板砖来*屏蔽的关键字*打得虎虎生威的样子,当下觉得有点好笑。

心想他们家呦呦也就是看起来好欺负而已,但是谁要是真的以为她好欺负就去欺负她的话,那么ta很快就会知道肠子都悔青了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了。

谢父谢母知道谢奕这是被谢珺尤的外貌给欺骗了,但是他们却什么都没有说,而是道:“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们就放心地把呦呦交给你来照顾了。”

“没问题。”被父母和大哥委以重任的谢奕顿时间感到自己肩上那沉甸甸的责任和担当,但他并不觉得委屈,反倒是掷地有声地答应了下来,“包在我身上。”

对此,谢父谢母笑而不语。

一旁的谢珺尤见状,当下就知道了他们这是想要看谢奕的热闹了,不过想到自己刚刚(被迫)才立起来的瓷娃娃人设,那谢珺尤能怎么办?

她只能迫(毫)不(不)得(勉)已(强)地选择和谢父谢母一块狼狈为奸了。

刚做出决定,谢珺尤就突然听到谢母对她道:“对了,呦呦,因为各地的师资力量不同,上学后你要是觉得课程跟不上的话也不用着急,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你大哥,要是你愿意的话,也可以请家教。”

谢珺尤:“……???”

“你妈妈说得对。”谢父跟着附和道,“成绩什么的不重要,呦呦你在学校玩得开心就好,毕竟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谢珺尤:“……???”

不是。

这个……

她怎么听着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并不知道内情的谢承不知道哪里不太对劲,他只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各位亲人还不打算睡觉吗?

他好想回去换衣服啊!!!

○| ̄|_

霸道总裁人设摇摇欲坠.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