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豪门找回我之后 》冬沙

10. 找你姐玩

虽然谢父嘴上说了星期一让大儿子送小儿子去上学,但是真到了星期一,却是他们全家集体出动,一块送小女儿/妹妹/姐姐去上学。

“你自己不是也要上学吗?”谢珺尤觉得好笑,谢父谢母和谢大哥就算了,因为他们的工作地点不在圣雅高中,所以他们确实是特意送她去上学的。

但是谢小弟是怎么肥事?

他自己不也是在圣雅高中读书吗?

“我是要上学啊,但这是顺便的。”谢奕振振有词地表示,“主要目的还是和爸妈还有大哥一块送姐姐你去上学。”

谢小弟表示,作为一个姐控,他怎么能够缺席他姐姐人生中这么重要的时刻呢?

谢珺尤:“……”

上个学而已,这个时刻能有多重要?

谢珺尤是这么觉得的,但是不得不承认,谢父谢母和谢承谢奕这么郑重其事的对待,让谢珺尤心里头觉得有点暖暖的。

毕竟如果他们要是不重视她,不关心她的话,肯定不会这么做,这让谢珺尤不由地想起了一句话:“仪式感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个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

谢珺尤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真真正正地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她不是第一次去上学,也不是第一次被人送去上学,但是对谢珺尤来说,因为被爸爸妈妈和哥哥弟弟一块送去上学,所以今天和其他日子不同,这一刻也和其他时刻不同。

有同样想法的人不止谢珺尤一个,圣雅高中高二六班的同学们原本也以为今天又是平平无奇的一天,直到他们班的小霸王谢奕陪着一个女孩子走了进来。

瞬间!

全场安静如鸡!

和谢奕同班这么久,六班的同学们哪个不知道他们的小霸王是名副其实的铁壁男?身边别说是异性了,恐怕就连一只母苍蝇都有可能找不到。

所以他现在和一个女!孩!子!走得这!么!近!六班的同学们怎么可能不震惊?惊得他们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什么奇怪的幻觉了。

然而他们所看到的这一切并不是幻觉,而是真的。

六班的同学们:“……”

这就更奇怪了。

谢奕可不管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他大哥帮他姐办理入读手续之后,不仅特意把她安排进了他这个班,而且还让老师把她的座位安排到他的旁边,所以进了教室之后,谢奕就带着谢珺尤直奔他的座位了。

“来,坐这里。”

“书包给你。”

“你的书还没有发下来,先看我的。”

……

李莲英是怎么伺候慈禧的,赵恺之和陈俊不知道,但谢奕是怎么伺候他姐的,他们可算知道了。

赵恺之和陈俊一眼就认出了谢珺尤就是谢奕他姐姐,不过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姐弟两人长得有点像,而是因为他们看过谢奕的朋友圈。

没错,就是朋友圈。

作为一个姐控狂魔,谢奕对待姐姐的心情就跟新手妈妈对待自己的宝宝一样,恨不得在朋友圈里晒晒晒,晒足一百八十天才算过瘾。

所以有谢奕微信的赵恺之和陈俊当然一下子就认出了谢珺尤的身份了,毕竟他们虽然在现实生活中没有见过面,但是却在谢奕的朋友圈里见过她嘛。

所以在班上的同学们还在好奇着谢珺尤的身份时,赵恺之和陈俊两人就已经十分热情地跟她打起招呼了。

“姐姐你好,我叫赵恺之。”

“还有我,姐姐,我叫陈俊。”

突然多了两个弟弟的谢珺尤:“……”

“滚滚滚滚滚。”见自己两个兄弟凑到自己姐姐面前卖好,谢奕顿时间就跟赶苍蝇似的把他们赶走,“好意思嘛你们,张嘴就叫姐姐,这是我姐好吗?”

“怎么不好意思了?”赵恺之他们和谢奕玩得可熟了,所以哪怕别人怕他这个小霸王,他们可不怕,笑嘻嘻地道,“我们‘浩南哥’不是跟我们说过,做兄弟的,有今生没来世,所以我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

“大俊说得对,所以‘浩南哥’你有姐姐当然要和我们一起分了,是吧?”

“吧吧吧你个头!”谢奕一个白眼丢了过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没问题,但是有姐姐一起分?

那是肯定不行的!

谢奕不仅是姐控狂魔,而且还是个小气的,虽然嘴上说“全部人都跟着我一块宠我姐,谁不宠我姐就是跟我圣雅陈浩南过不去”,但是真的在他宠他姐的时候其他人要是想横插一杠的话……

谢奕:“……”

Ta是想跟他圣雅陈浩南过不去吗?

(·へ·╬)

谢奕他们说话就没有控制音量,也没必要,所以刚刚还在好奇谢珺尤是谁的人,这下全都知道了——

是小霸王他姐姐啊。

这么一说,六班的同学们也觉得谢珺尤和谢奕长得确实是有点像,就是少了几分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看起来柔弱好欺负多了。

这点谢奕也是知道的,所以跟班里的兄弟姐妹们介绍了谢珺尤之后,他就道:“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反正这是我姐,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知道,你姐就是我姐,大家说对吧?”

有了赵恺之的带头,六班的同学们也忍不住跟着起哄,

“对对对,从今天开始,姐姐就是我们六班的姐姐了。”

突然多了一大群弟弟妹妹的谢珺尤:“……”

她是真的没想到,自己来圣雅高中读书的第一天,身份就从“谢奕的姐姐”变成了“六班全体同学的姐姐”,她现在知道她亲弟弟在学校里是怎么“叱咤风云”的了。

谢奕:“……”

不不不不不不!

这个他可以解释的!

*** ***

六班的同学们对于谢珺尤这个新同学兼新姐姐可真的是太好奇了,他们或多或少的都知道谢奕有一个同父同母的龙凤胎姐姐,不过这个姐姐很小的时候就被人拐走了。

但是在今天之前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谢奕的这个龙凤胎姐姐被找回来了,更不知道他这个被找回来的龙凤胎姐姐前十几年都在乡下生活。

毕竟赵恺之和陈俊他们知道,是因为他们和谢奕的关系好,而之前想在江敢他们面前卖好的那个人知道,则是因为他的宿舍就在谢奕的隔壁。

言归正传,正是因为大部分的人都不清楚内情,所以他们才更加好奇,十来岁的少年少女们或许不像成年人那样知道太多的人情世故,但是稍微善良一点的人都知道戳人伤疤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情。

他们不知道谢珺尤前十几年生活得怎么样,或许很差,也或许不差,但是六班的同学们再好奇,说话的时候也会特意绕开这个点。

毕竟他们好奇的事情又不止这一个是吧?

除了谢珺尤被拐的经历,他们也同样好奇谢奕对谢珺尤的态度,他们和他同班了这么久,可没有发现这个向来我行我素,横冲直撞的小霸王骨子里居然会有温柔体贴的基因。

瞧瞧他跟谢珺尤说话的神态,再听听他跟谢珺尤说话的语气,啧啧啧啧啧,简直和平时的他判若两人!

这会儿六班的同学们弄不清楚小霸王为什么会这么区别对待,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谢珺尤是他姐吗?

可是等谢珺尤站在讲台上笑着跟他们打招呼的时候,六班的同学们:“……!!!”

妈耶这是什么品种的仙女?

呜呜呜呜这**也太好看了叭?

虽然谢珺尤不笑的时候也好看,但是那种精致的好看往往会给人一种高冷感,但是笑起来的时候就不一样了,仙女一笑,她们的心都要融化了好吗?

现在她们知道谢奕为什么会区别对待了,因为换做是她们的话,她们也会选择区别对待的!

“啊是心动的感觉!”

“这个笑,有谁扛得住啊?”

“她的唇色也太好看了叭?”

“我觉得姐姐别把性别卡得太死!”

……

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的男同学们:“……???”

事实证明,女孩子也很喜欢看漂亮小姐姐的,而且和男孩子不一样,他们或许有的偏好高冷型,有的偏好软妹型,有的偏好御姐型,有的偏好萝莉型,而她们不一样——

只要小姐姐长得好看,哪个类型她们都觉得行。

(* ̄︶ ̄)

于是等江敢和乔北两人从隔壁班过来串班的时候,就见谢珺尤正被一群女生给团团围住,见状,江敢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而乔北则和他相反,脚步不停地朝着自己的目标走了过去。

同时顺手拉上了江敢。

“你们过来做什么?”本来看到班上的女生都围着谢珺尤,姐控狂魔就有点不爽了,所以别指望他看到乔北他们的时候会有什么好脸色。

“找你姐玩啊。”知道谢奕的**点是什么的乔北可以说是一戳一个准了,不过他今天过来串班可不是单纯为了刺激谢奕的,所以戳了他一下之后他就笑着跟谢珺尤打招呼,“我们又见面了,新校友你还记得我们吧?”

虽然谢奕在谢珺尤的耳边说了不少有关于乔北的坏话,但是她本人对他是没有什么恶感的,所以这会儿听到他这么问,她就点点头:“记得,乔北。”

江敢本来是不想过来的,因为他觉得串班就为了看一个女生实在是太无聊了,但是转念一想,他还没有搞清楚那天他为什么会突然心律不齐。

所以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被江敢咽了回去,因为他想知道他那天的事情到底是不是偶然事件。

现在来到了六班,见到了谢珺尤,发现自己的心跳依然是很正常的江敢想,看来应该是偶然事件没错了。

正当江敢放下心来的时候,就见谢珺尤突然看向了他,然后眉眼一弯,冲他喊道:“江敢。”

江敢:“……!!!”

艹!

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