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进三国后我成了糜夫人 》歌楼听雨

1. 第 1 章

“皇后,许久未见近日可好?”

听到声响,绿韵陡然睁眼,却见眼前站着位端庄贤淑的妃子正满脸关心地看着自己。

虽然她眼角点点泪花显得情真意切,可绿韵还是从她眸子深处看到丝隐藏极深的杀意,这是她读档重玩近百遍才领悟到的技能。

她又看向不远处指着自己捂嘴窃喜的众妃嫔。

“嗬。”绿韵冷冷嗤了声,“一丘之貉罢了。”

正好仇家都在这,省的她一个个找了。已经死于非命上百回的绿韵决心要狠狠出口恶气。先冲上前将淑妃一脚踹下池塘,又拿出发簪把娴妃的双手串了个底儿透,再一刀削断德妃秀发,嘴里还念念有词着。

“就你喜欢下毒是吧,就你喜欢划刀子毁人容是吧,还有你!你踏马才不孕不育呢!”

“一个个的,都别想跑!”

绿韵提刀在前,脚踢妃嫔,拳打恶奴,正打算靠武力一统后宫间却突然听到声叹息,叹息中带着滋滋电流:“玩家绿韵多次严重违反游戏规则,将被永远拉入黑名单。”

“亚当?哎,讲点道理好不好,这游戏我氪了很多钱的!”

“抱歉,我从不讲道理。”

“那再给个机会行不行?”

“...可以。”

绿韵正喜上眉梢却又被它后半句浇了一脸冷水。

“但你只有一次机会。”

“啧,行吧,总比没有的要强。”

她话音刚落又是阵滋滋电流响起,与此同时绿韵瞬间陷入昏迷,待再醒来眼前已是另番天地。

-

两千年前的三国正值霜降,秋日的冷酷已初露峥嵘,呼啸的北风夹杂着喊杀声、各式哭腔和嘈杂的地方口音一窝蜂地涌入绿筠耳中。不同声频的噪音像无孔不入的蝉鸣,钻透耳膜后直达心腔,比老式滚筒洗衣机还要猖狂的将她脑海搅得七零八碎。

绿筠想睁眼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可眼皮像是被层厚胶封住,拼尽全力也抬不起分毫,她的四肢同样沉重,灌了铅似的迈不动步子。一切的一切都和往常进入游戏的初始状态一样,她没有放在心上,沉下心去听周围的响动,想要获取些有用信息。

“妹妹,妹妹这是怎么了?”

一道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听起来年纪不大,俏丽娇媚得像是莺啼,微微扬起的尾音酥得人骨头一麻,只是这声音未免和淑妃太像了吧?!

“她...糜夫人,怕是不行了。”

又一道声音自她左边冒了出来,听起来岁数大了许多。尖薄锋锐,像是德妃房里的刻薄老姆。

“这,这可如何是好,曹军穷追不舍,妹妹又如此病重...”

光听声音绿筠都能感觉到声音主人紧皱的眉心,她从小就不喜欢麻烦别人,若不是身体不便都想立刻拒绝了。幸好,旁边的老太难得贴心了回,替她说出心声:“夫人,您是千金之躯万不可以身犯险!老奴愿意留在此地。”

她态度强硬,陡然升起的音量刺得绿筠左耳发麻,更碰巧的是,一道同样嘹亮的婴儿啼哭自她怀里升起,瞬间沦陷右耳。过了半晌绿筠才感受到怀里的温暖和沉甸甸的分量。

在她恍惚间,俏丽佳人再次开口:“这...实在太委屈妹妹了,你放心,姐姐就是舍了这身残躯,也会护得禅儿安全。”说完她的手就伸进绿筠怀里想将小孩抱过去,可不知为何,绿筠的双手像是把铁钳,牢牢将孩子锁在自己怀中。

“夫人心善,她就是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您的。”

那老太看她久拿不下,松开扶在绿筠肩头的手也去掰她手心,后背陡然失去支撑,绿筠身子一倾,重重摔倒在地,她甚至能清晰听见自己颅骨与石块相撞的沉闷巨响,但奇怪的是,并不感到疼痛。

下意识的,她把眼下这一切又代入到游戏中开始推测自己扮演的角色身份——听她们说话意思应该还是古代本,原身也是女人,有个声音好听但两面三刀的姐姐,带了个帮腔做事却刻薄狠辣的...奴仆?她怀里还有个孩子,虽然不确定是不是自己骨肉,但肯定不是‘淑妃’的。

远处传来的阵阵马蹄声将她思绪唤回。嘚嗒嘚嗒的声浪将地表震得隆隆作响,耳边声音愈发嘈杂,绿筠仿佛能看见离她不远惊慌逃窜的人们脸上挂着的慌张神色,那是她最熟悉的表情。想当初她带队剿灭叛军时,每个被她杀死的敌人脸上都会露出类似的惊恐。

“夫人!”那老太吓得声音愈发尖利,“夫人快跑!”

“可是...”女人似乎还不死心,仍在拽她怀里的婴儿,老太急得再顾不得体面,绿筠甚至能听见她牙齿用力摩擦的吱嘎声响,“夫人,昨晚您交代的事情老奴都记在心里,老奴保证——我们,以后会永远消失在您面前!”

顿了许久,绿筠才听到声叹息,萧索得像是失去所有气力的落叶:“宋姆妈...保重。”

嘈杂声愈走愈远,可随之而来的是越发明显的震感和沉闷的马蹄声。绿筠被老太拖到墙边,臀部的火辣和怀中孩子的哭声让人愈发难受,她突然感觉胸口一窒,像是猛然吸入口扬尘呛在气管,只觉得胃壁剧烈蠕动抽搐,然后‘哇’的一声跪倒在地干呕起来。

宋姆妈见她终于松手,眼疾手快下立马把小孩抢在怀中。

绿筠趴在地上痛苦干呕心里却笑出了声,姐姐又回来了!这次她一定会通关的!!!在她沉迷于手心黄土的粗糙触感和灌进耳里的呼啸风吟时,宋姆妈已经抱着孩子迫不及待地想要追着人潮而去,可她刚出墙垣就被拍马赶到的曹军吓退了回来。

绿筠将一切都听在耳里,待她终于缓过气来抬头打量这个陌生世界时,恍惚间以为自己回到了沙矮星,可转念一想,哪怕沙矮星都没有这么破烂的房子,说是房子都算勉强,光秃秃的只剩两面土墙。她再看向不远处抱着小孩打量自己的宋姆妈,险些笑出声来。

这人果然是副刻薄相,脸庞磨大五官却吝啬地缩在一块,凸起的颧骨更显眼窝深陷,米粒大小的墨黑眸子瑟缩地瞟向这里,小老太眼里的警惕成功将她逗笑。

“你笑什么!”宋姆妈似乎被她激怒,本就刻薄的颧骨愈发凸显,“你就算醒来又如何,眼下曹军肆虐,你我今日终将难逃一死。”

似还不够解气,她又唾了口:“到底商贾之女,言行谈吐竟如此粗鄙。”

绿筠再忍不住,彻底笑出声来:“我?粗鄙?”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过类似的挑衅了,尤其在她带队平定沃莫普星叛乱后,甚至一度没有人敢在她面前大声说话。

“你要杀我?”她又重复了遍。

作为执掌一军的女武神,就算换了副躯壳也难掩日积月累养成的威严气势,她不经意间流露的眼神,像极了紧盯猎物的猛兽,直白且锐利。

“我...我几时说过这话!”那老太被吓得眼珠乱转,话都说不利索了,“我的意思是,你我今日恐难逃此劫。”

“哦。”绿筠扶着墙站起身,墙外带着血腥味的喊杀声扑面而来,她却像个没事人似的深吸一口且笑出了声,“空气不错,恐怕我得在这多住几天了。”

《新手攻略》第一章第六条,遇到警惕的NPC可以尝试微笑沟通以增加好感。

“你是谁?”她见老太眼里惊恐,尝试耐下性子与她微笑交谈,却不知这副僵硬笑容配上方才的吃人眼神,在他人眼里阴森得犹如索命阎王。

宋姆妈急退两步,连声带都开始颤抖,“你,你,你疯了!”

“哦?”她眼里满是不在乎,饶有兴致地向她靠近一步,“为什么这么说,主线任务是搞清楚身份吗?”

那老太被她彻底笑慌了,左摸右摸实在找不到防身武器,急的一把拽下阿斗尿布挡在身前大喊:“妖妇!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绿韵笑了:“你怕我?”

“你既然怕我为何还敢杀我?”

隐秘心事被人窥透,宋姆妈脸色一变,瞪圆的眸子像极凸起的惨白鱼眼:“胡说!你休要血口喷人,老太我一心向道,连鸡都未曾杀过一只!”

“哦,是么,”绿筠往自己后脑勺一摸,沾满鲜血的手心往她脸前一伸,“这是什么?”

“这...老奴不知。”

“哦,你还知道自己是个奴才啊。”绿筠笑得粲然:“我还以为离了宫自己这身份就什么都不是了呢。”

《新手攻略》第二章第一条,有时候利用身份比运用武力更能解决问题。(PS:千万不要跟某人学!!!)

“夫人慎言!”老太脸色又变。

绿筠轻哼一声,就地坐下悠然瞥她一眼,“刚才想去哪儿啊?”

“去...去给夫人取碗水喝。”

绿筠瞥了眼不远处的荒井,“那还等着干嘛呢。”

宋姆妈看她一眼,攥着襁褓的指尖紧了又紧,“...老奴这就去。”她转身动作十分迅速,好似怕绿筠想起她怀中的孩儿。

“等等!”

老太骤然停住,却不敢转回身子重新面对绿筠。

“我又不想喝了。”

“你先跟我解释一下,我这腹痛是怎么回事。”

绿筠早就察觉到自己下腹的疼痛,倘若不是她意志远超常人,恐怕在重回身体的那一刻就会被再次痛晕过去。她也不是真傻,知道这类剧本参演人物的一切身体异常,多半是反派搞的鬼,所以她打算来杆直球,单刀直入故事核心。

“这,怕是夫人常年积累的病根...”

宋姆妈尾音打着颤儿,明摆着心虚,绿筠重重一掌拍在墙上:“胡说!分明是你下毒于我!!!”

墙壁摇摇欲坠得咣当响了声,配上她底气十足的怒喝,端的有几分阎王升堂模样。行军多年,绿韵最拿手的就是各种运劲儿技巧,就算这具身体力气不大还中了毒,她也能装模作样的撑撑场子。

她的笃定将老太心底最后一丝侥幸扯得一干二净,噗通跪倒在地连连磕起头来,“夫人饶命!夫人饶命!”

砰砰砰的撞击声不断响起,宋姆妈额头瞬间青红一片,发髻杂乱不堪,花白发丝垂在颧骨两旁显得愈发像饿中厉鬼。

“行了,你也别在这假惺惺得令我作呕,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新手攻略》第一章第三条,NPC知道很多你想知道的事。宋姆妈应该庆幸,绿筠没有像以前那样把刀架在NPC脖子上严刑逼问。

“昨日听闻皇叔下令连夜撤兵后,夫人,甘夫人就找到老奴,说曹军来势凶猛,皇叔又带着全城百姓难以全身而退,随后又说夫人您月事将近,就,吩咐老奴在您饭食中下毒...”

绿筠表面清冷寡淡心底却早把那甘夫人给骂了个狗血淋头、还真跟淑妃一个德行,有本事当面来撕啊!背里下毒算什么英雄好汉!妈的,疼死她了!

她不露声色地换了个姿势挡住轻捂小腹的手,继续问:“你是她那边的?”

“是...老奴自进宫起就是大小姐姆妈。”

绿筠点了点头,故事前情她已经大致知晓,可眼下还有道难题,这四周翻沸的喊杀声实在不像自家后花园,分明是他们被敌人追着砍的凄惨局面。绿筠深吸口气,倘若身体无恙倒有的是办法出去,可眼下痛若刀绞的下腹缠得她连动一动都成了奢望。

“有解药吗。”

“有,”宋姆妈一脸尴尬,“需以童子尿作引...”

绿筠翻了个白眼,再无想法。

叱咤十大星系的她何时受过这等委屈,就算是游戏她也不愿。绿筠强忍疼痛扶着墙慢慢起身,可刚打直腿手里扶着的土墙却崩然坍塌,猝不及防下她又扑通跌倒在地。

宋姆妈见绿韵再次跪倒,这才想起她中毒了啊!

中毒了自己还怕她作甚?!

宋姆妈弯腰捡起块砖,脸色变了又变,脚下却始终慢慢挪动着向绿韵靠近:“糜夫人,你也别怪老奴心狠,大家都是苦命人,就——由你代我去死吧!!!”

她高高举起砖块,势大力沉下就要往绿韵脑门上砸,此刻绿韵却仍然笑眯眯的,嘴角嘲讽意味极重。

宋姆妈眼里的狰狞越发清晰,她手里的石块在夜色下泛着淡淡的光,呼啸着向绿韵额角急速靠拢。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蓦然响起声弦鸣,紧接着半空乍然闪出根狼毫羽箭,堪堪擦过宋姆妈指尖,带着碎石砖块的余威,笔直射入身后高举朴刀的曹兵胸口。

绿韵猛地回头,却只看见银白月光下闪过道人影又倏忽消失无踪。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