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进三国后我成了糜夫人 》歌楼听雨

3. 第 3 章

不识路的绿筠跟在赵云身后乖巧站好,一副你让我往东我决不往西的乖顺模样。不知是否错觉,她觉得下腹疼痛淡了许多,更怪异的是,这疼痛像是被她肌肉细胞主动吞噬的。与此同时丹田里升起股暖流,沿着四肢百骸流转不息。

一旁的赵云抱着阿斗有些不知所措:“夫人,你看少主?”

绿筠从未和孩子有过贴身接触,加上对身体的不熟悉。她心里有丝悸动,怕自己给玩坏了,索性开口推脱:“你背着吧,我不会带孩子。”

平日里阿斗都是别人在带,也没人起疑心,只是宋姆妈多嘴了句:“夫人,刀剑无眼,还是老奴来吧。”

绿筠懒得理她,见她还要开口,果断提起脚尖对准她屁股无声威胁。果然,这下老实了。

感觉身体舒服许多的绿韵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动作越做越大。她顺势弯腰拂去鞋尖尘埃,故作轻松道:“将军放心,我这弓箭只认敌军。”

她紧了紧手中弓弦,霎时射出声好听的嗡鸣。

“夫人箭术高超,末将自然信得。”他的声音依旧清冷紧劲,虽然这年头女子会点武术不稀奇,但他声音实在太过平淡,平淡得仿佛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

绿筠眼睛一亮,突然来了兴致,从赵云神情看来,原身还是会些武术的,至少箭射得不错。有这托底,她也好亮出些真本事。

赵云带着他们向东南进发,沿途碰见寻常百姓得知是刘皇叔的军队,哭住喊着硬要加入,一来一去队伍顿时壮大许多。

一帮人浩浩荡荡的很难不被人注意。这不,短短十几分钟曹军就来了三拨,幸好都是打秋风的喽喽,人数不多且武艺稀松。赵云一马当先顶在最前,将手中□□舞得密不透风,枪尖所指之处必然带起一片血腥,绿筠也乐得清闲,手心虚握长弓,眯着眼看向远方战场,时不时放几只冷箭将愣神的敌人射落马下。

两人搭配得倒是默契十足,逐渐打上头的绿筠甚至忘了毒伤初愈,追在赵云马屁股后面不断赶着他往前冲。

‘嘭!’绿筠猝不及防间一头撞上赵云马腹,她捂着鼻子瞪了眼侧马横枪的赵云没好气道:“停下来干嘛,继续冲啊。”

赵云没扭头,目视前方正色道:“夫人,我们走太快了。”

他话音刚落绿筠就意识到自己又犯错了,这一打游戏就上头的坏习惯可真该改改了!

她皱眉看了眼身后被敌军困住的侍卫,又看向正前方端坐马上的黑甲将军,整颗心逐渐沉入谷底。对面敌将身背长剑手握短刀,面庞坚毅,眼神锋利,看起来就不大好对付,况且这人身后还跟了几十个甲胄精良的步兵。

深知这仗不好对付,绿筠却仍然伸手将披肩长发挽成个髻,笑道:“将军只管冲锋即可,其他一切有我。”

这话听着霸道,但赵云却并不感到违和反而轻松不少,他也笑了:“子龙一直相信夫人箭术。”

【子龙...】绿筠嗯了声,默默将这个名字记在心里。

对面敌将似乎认识他,策马大笑道:“某早就听闻常山赵子龙之名,今日一见果然威武不凡,只可惜怀才不遇,到了现在才落得个郎将之称。曹公好才,特地嘱咐托我来问上一句,将军考虑考虑来许都担任禁军统领如何。”

“并不如何!”绿筠直接呛声回去,好不容易抱这个大腿,怎么能让人随便抢走呢!

那曹将这才注意到站在赵云身后的绿筠,眼睛登地一亮:“糜夫人!”

绿筠有被他眼神吓到,心想自己就算再貌美如花也没有夸张到这个地步,她强装镇定地梗脖呛道:“你又是谁!”

“属下乃曹公帐下夏侯恩是也。上月曹公家宴,我还敬过夫人一杯。”

“是么,”绿筠毫无印象,但她仔细观察下发现对方并无恶意,便尝试劝说道,“那还不赶紧让开,我们赶时间,下次得空再回请你。”

夏侯恩哈哈大笑:“夫人若是有心,末将这就可以带您去与曹公共进晚宴。”

“曹公可是对夫人日思夜想呢。”

他脸上笑容诡异,惊得绿筠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能猥琐到这种程度!碍于形势她刚想寒暄几句再回绝却被纵马上前的赵云挡了个结实。

赵云端坐马上,手中□□直指夏侯恩面门,清冷嗓音带着出离愤怒:“大胆狗贼,岂敢辱我主母!”

他两腿猛地一夹马腹,踏雪仰头嘶鸣下骤然冲向夏侯恩,那夏侯恩也是军中老手,不慌不忙地举起短刀,仗着人多势众,几十个人围着赵云就砍。

赵云上身微倾却速度不减,双方只相隔几里几乎转瞬即至,赵云却还能掏出把羽箭从容掷出。他身形清瘦却有惊人臂力,锐利箭尖泛着银光像道黑影掠过,只听几声金器入体的‘噗嗤’刚响起,最前几名曹将就应声摔落马下。

堂堂正正的羽箭却被他用出了暗器的效果,曹军略一恍神就纷纷怒吼着冲上前左砍右刺要为同伴报仇,一时间刀光剑影在空中舞成道墙。但赵云面不改色毫无慌张,手中□□一挺一拨,如游龙戏水般霎时将那十道数剑影统统荡开。

听到金铁交鸣声绿筠才回过神来,她抽出弓箭半眯着眼瞄准夏侯恩,这么多年征战经验在身,她最清楚以少胜多的仗要怎么打,绿筠勾起抹笑意,冲着被敌人围住的赵云大喊:“将军,擒贼先擒王!”

话音未落她手中羽箭就嗖地射了出去,赵云听到喊声立刻心领神会,使劲全力荡开周身敌军攻击,借由刹那空隙,他猛地一脚踏上马背,借力跃至夏侯恩头顶。皎霞月光将他身影映得熠熠生辉,像是天神挥舞着银光□□,赵云怒吼之下将夏侯恩手中短刀抽飞出去,就在这时,绿韵的羽箭像道寒芒闪过,径直插入夏侯恩心脏。

夏侯恩扑通摔倒在地连滚数圈后才停下,他手捂心口怒目圆睁,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赵云毫不犹豫地砍下他的脑袋揪着散发悬在空中,腥臭血液沿着掌心滴落在漆黑地面上,像乌云遮住月光般隐入虚无,只留他的清冷嗓音在荒土上徘徊:“曹将已死,还有谁敢一战!

赵云浑身充满煞气,月光下犹如一尊银甲战神。

夏侯恩惊愕眼神下看到的最后一幕是败退的曹军,他很想怒吼着让他们滚回来,明明人数几倍于敌,却被赵云一人吓破了胆,连最后一点意志都完全溃散,纷纷丢下武器头也不回地逃走。

赵云没有去追,反而扭头看向站在夏侯恩尸体前久久不动的绿筠。

死里逃生的庆幸并没有让绿筠高兴起来,因为她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刚才只是在远处射箭,再加上打上兴头也没有过多注意,直到现在站在夏侯恩尸体前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世界有多真实。

腥臭的血腥味、逼真的环境和切身感受到的疼痛,一切的一切都全然不似游戏。她表面冷静,心里却在不住地逼问自己——这真的是游戏吗?亚当发布的任务呢?

赵云见她许久未动,凑上前有心安慰却不知从何说起,憋了许久才开口说:“主公知道夫人藏有这般武艺,一定会很高兴的。”

【他高兴关我屁事!】

绿筠没有把心里话说出口,她瞪大眼睛问赵云,“你叫什么名字!”

“ 某……姓赵名云表字子龙,常山真定人士,现在皇叔帐下任骑兵都尉。”

赵云以为夫人贵人多忘事不记得他了,所以说得极其详细。

“现在是哪年?”她又问。

“建安十三年。”赵龙看向绿韵目露怀疑。

而得到答案的绿筠却陷入了恍惚,:“没一个剧本对的上...亚当!我要退出游戏!!!”

月光下哭喊声响成一片,呼呼的夜风卷着黄沙漫过她的脚腕,偶然瞥见的宋姆妈抱着阿斗在墙角冷笑。绿韵惊出一身冷汗却始终等不到亚当的回应,只听见自己牙齿剧烈摩擦的嘎吱声在耳膜里清澈回荡,猛烈跳动的心脏撞得胸口发疼。

置若罔闻的糜绿韵只一个劲儿地在那想——

【我该不会真穿越了吧!】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