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一壶老鸟

第一百零三章 大明最无耻一个山贼

“来者何人?光天化日之下为何要拦住我等去路?”

秦川正跟手下嘀嘀咕咕的时候,那领头的白面公子哥寒着脸娇叱了一句。

声音清脆得更铃儿似的,不是女人是啥?

秦川没急着回话,而是策马前行,来到那公子哥十步之外,笑眯眯地打量对方。

这男扮女装的娘们,是真挺俊的。

后面那个穿着宽大儒袍的那个,好像长得比她还俊,月牙眉,大眼睛,樱嘴琼鼻,那柔美的鹅蛋脸上,似乎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大概是因为一路劳顿,脸色有些苍白,楚楚可人的模样。

哪怕不施粉黛,还打扮成男人,却难掩其柔美俏丽,一看就是个大美人。

比迷得罗大牛神魂颠倒的李大小姐,还要美上不少。

至于旁边那两位,一看眉宇间的气质就知道是丫鬟。

“看什么看?”

见秦川肆无忌惮地打量她们,那白脸公子哥恼怒不已,又是一声娇叱。

秦川把目光重新放回她身上,又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得这位俊俏的公子哥脸颊泛红,然后笑眯眯问道:“刚才放箭射我部下的,可是公子?”

白脸公子哥扬起下巴,脆生生道:“大丈夫行事光明磊落,是本公子又如何?”

“为何一言不合便放箭伤人?”

“本公子看他们鬼鬼祟祟的不似好人,就是射杀了又如何?”

“哦?本巡检看你们也鬼鬼祟祟的不似好人,拿回巡检司审问如何?”

“你是此地巡检使?”

“正是。”

“哼!大明兵制,凡巡检司设正副巡检使各一人,统弓兵三十,你一个小小的巡检使竟敢逾越兵制,统了一百多兵马,想谋反不成?”

“呦呵,公子对大明兵制还挺熟悉的嘛,哪位将门子弟啊?”

“你还没资格知道。”

“啧啧啧,有个性,长得也够俊,可惜我不喜欢。”

“你……”

白面公子哥勃然大怒:“无耻之徒,竟敢口出狂言!”

秦川清了清嗓子:“咳,姑娘,咱们不扯皮了,说吧,你带这么多人马来娄烦想干什么。”

白面公子哥脸色一变,手一扬作势就要取背后箭壶的箭支。

她身后那个柔弱娇美的公子哥,也微微变色,下意识地拽紧了手中马缰。

秦川淡淡笑了笑,接着道:“几位姑娘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兵荒马乱的,披一身男人的皮就敢四处瞎晃。”

“说吧,你们是什么人,来娄烦做什么?若是来行商贩货,或是秋游赏雪的话,本巡检欢迎,若是借道娄烦去岚县或是静乐,大大方方过去便是了,可姑娘一言不合就放箭射我的人……若不是看在几位是女人的份上,早就一阵乱箭收拾你们了。”

“既然都动起手来了,本巡检职责所在,就得问个清楚了,老实交代,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休想蒙混过关,否则抓回去打屁股。”

“你……卑陋龌龊,无耻之徒!”

白面公子哥又是俏脸一红,恼怒不已,反手抽出一支箭,弯弓搭箭就朝秦川射来。

秦川也很恼火,这大明朝的女人怎么都这么蛮不讲理?

先前那李大小姐够拽的了,这个更是一言不合就放箭,当他不敢打女人?

当即,秦川不退反进,策马就朝那娘们冲去。

眼见那娘们拉弓放箭的时候,他猛地趴下身,一支利箭“嗖”地从他头顶掠过。

十步距离眨眼便到,那娘们脸色大变,手忙脚乱地抽出箭支,还想放第二箭。

秦川压根不给她机会,长刀一撩就挑飞了她的角弓,紧接着马速不减,朝她身后那个穿着宽大儒袍的娇美女子冲去。

那女子吓得花容失色手足无措,坐在马鞍上呆呆望着疾冲而至的秦川。

那五十名家丁护院,见势不妙便一窝蜂地策马围了过来,两个离得近的家丁径直拦在那女子身前。

秦川低头躲过一杆枪,又举刀挡住一柄长刀后,生生撞开那两人的坐骑,伸手一捞,把那娇美女子拦腰抱起,横在自己怀中。

“谁敢乱动?”

人质到手,秦川直接把长刀架在那位娇美女子的脖子上。

“素心姐姐!”

那个放箭娘们顿时脸色大变,吓得手足无措。

周围的家丁护院也纷纷色变,手上动作齐齐僵住了。

这时,秦川那一百五十骑已经从四面抄了过来,将这伙人团团围住,弓箭刀枪林立,气氛肃杀异常。

他怀里的娇柔女子早已脸色惨白,惊恐万分,不敢直视近在咫尺的秦川,只闭着眼睛死死拽住那宽大的儒袍。

“姑娘,别挣扎了,让他们放下兵器吧。”

秦川朝那放箭娘们淡淡说道。

“快,快放下兵器。”

那娘们紧张不已,急忙让家丁放下兵器,然后朝秦川厉声说道:“我乃汾阳李家李月茹,家父乃汾州学正李平度,素心姐姐的祖父乃是太仆寺少卿文争文大人,你若敢伤素心姐姐一根汗毛,定要你满门抄斩,诛灭九族!”

“哦?”

一听到李平度这个名字,秦川就知道她们是来干嘛的了。

李大小姐,就是李平度的长女,眼前这位动不动就放箭射人的李月茹,应该是李大小姐的妹妹,来接她姐姐回去的。

当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这位李二还是李三小姐比她姐还刁蛮。

被自己横在怀里的这位素心姐姐,还真是名门之后,大家闺秀,堂堂太朴实少卿的亲孙女,难怪长得这么俊俏。

可是,写给李家的信说得明明白白的,让李家运两百石粮食过来领人,如今却为何不见任何一辆粮车,不见一粒粮食?

也就是说,这李月茹,是打算一粒粮食都不给,直接把人领回去喽?

“还不快快放下素心姐姐?”

见秦川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李月茹胆气更足了,又恢复了她大小姐本色,扬起下巴厉声喝道。

秦川回过神来,也不理她,只低头看着怀中的娇柔女子,笑吟吟说道:“文素心小姐对吧?这名字很好听,人也长得很美,不知文小姐可有嫁人?或是可有婚约在身?”

“啊?”

他怀里的素心姐姐睁开眼,看到秦川那张近在咫尺的笑脸后,便急忙闭上眼睛,又羞又怒,脸色涨红,却又一言不发。

一旁的李月茹又是勃然大怒:“好你个登徒子,竟敢对素心姐姐无礼!”

“咳。”秦川清了清嗓子,“秦某对文小姐一见倾心,不过是想知道文小姐是否已嫁人,想求得美人心罢了,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何来的无礼?”

“你……还敢无礼?”

“好吧,文小姐,秦某无礼了。”

秦川笑眯眯说着,然后一拉马缰,也不放开文素心,而是就这么搂着她,朝孟家庄的方向策马而去。

“李小姐是来看你姐姐的吧,她就在孟家庄,随我来吧,对了,最好让你的人放下兵器,否则很容易出事的。”

“你……”李月茹气得七窍生烟,“混蛋!放下素心姐姐!”

“秦大人,请把小女子放下吧,小女子先行谢过大人了。”

文素心也再次睁开眼睛,鼓足了勇气,对着秦川哀求道。

秦川低头,见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心底愈发喜欢,于是搂的更紧了。

“文小姐刚才已经被吓坏了吧,此时再让你独自骑马的话,怕是很容易摔落马下啊,不如就让秦某护着你回孟家庄吧。”

“如今这世道兵荒马乱的,娄烦这地方更是匪冦横行,为祸乡里,文小姐男扮女装出行也很不安全啊。”

“你放心,秦某有宽厚的肩膀,强壮的臂弯,就是阎王爷来了,也休想伤你分毫。”

听到他这番话,后面的李月茹气得肺都要炸了,指着他的后背破口大骂:“无耻之徒!本小姐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登徒子!”

他怀里的文素心则微微颤抖了几下,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秦川懒得理会李月茹,他此刻的心情是真的很不错,大明朝的女子,其实也挺好的嘛。

在孟家庄内院时不时就听到王继宗跟他娘子秀恩爱,三天两头就见罗大牛鬼鬼祟祟地去偷窥李大小姐,搞得他好不心烦,差点就在孟家庄随便找个女人讲究了。

如今,好不容易碰到个娇美如花的文素心,还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怎么的也得努力一把,掳个压寨夫人回来恩爱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