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14. chapter 14

安黎抱着花束,四肢被暖意包裹。

他低头看花,又忍不住摸了摸花苞,爱不释手。

这是他第一次收到杀青的花束,以往他演得角色都太龙套了,几集就下线,每次都只收到大吉大利小红包。

有一次才六块六。

十分抠门。

视线从花束收回,安黎抬起头,想说的“谢谢”已经到嘴边,忽然想起之前钟暝几次说过不要太客气,便临时换成了另一句,“很漂亮,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钟暝眼里带着笑意。

陈时航看了会儿花束,在旁边陷入自闭,他怎么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

安黎第一次当主角的仪式感啊!

好在钟暝来了。

安黎显然非常开心,欢喜满的能从眼底溢出来。

他抱着花束走在前面,钟暝本来走在他身边,注意到陈时航对他比的手势,就走得慢了些,落后了几步。

“有事吗?”钟暝对陈时航的态度很友善。

他在回溯安黎二十年成长经历的时候,看见了陈时航兄弟对安黎的照顾和关心,对这对人类兄弟,心存感激。

陈时航说:“没有,只是想谢谢你带来了花,对安黎来说,很有意义。”

钟暝倒不介意陈时航在话里把他跟安黎分得很开,毕竟他现在的身份,确实只是上司加“哥哥朋友”的设定。

他没说话,注意到前面安黎停下来不解地望着他们,就朝陈时航礼貌点下头,回到安黎身边。

陈时航兑现了承诺,请安黎到米其林三星的甜品店吃了黑森林蛋糕。

本来吃完以后,他要送安黎回去,但钟暝来了,安黎又接了一通电话,要去剧院排练,他就在餐厅门口,跟安黎告了别。

今天是钟暝自己开车,安黎坐在副驾驶,边扣安全带边说:“其实你不用送我,我可以自己去。”

钟暝转头看他,玩笑说:“我去给你震震场。”

安黎却瞬间就明白了钟暝的意思,他属于半道插入,又是个话剧纯新人,无非是担心他受欺负。

心尖倏然一软,他弯起眉眼,“嗯,好。”

车子停在剧院旁边的停车场,导演亲自出来接人。

导演很年轻,不到三十岁,个子不高,一米七五上下,娃娃脸,还有酒窝,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十分可爱的长相。

“你好安黎,我叫何晓晓,你叫我何晓或者何导都可以。”何晓晓开口,意外的平易近人。

“你好。”安黎跟他握了握手。

何晓晓又看向钟暝,“您好,钟总。”

钟暝点了点头,“进去吧。”

走进剧院,舞台上排练已经开始,何晓晓拍拍手,示意暂停,大家都聚了过来。

他给大家介绍安黎,“这是安黎,饰演小狐狸。”

何晓晓话音落下,大家就围住安黎,七嘴八舌跟安黎说话。

“你就是安黎吗?真人比照片好看多了。”

“你皮肤好好,用的什么护肤品呀,跟我分享一下呀。”

“你的微信号是什么,我们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呗。”

安黎发现,这部话剧的主创团队都很年轻,最大不过二十五六,最小才十五六岁,被他们包围,他并没有从里面感觉到半点恶意,每个人望着他的眼神都十分友好。

他在心底,悄悄呼出了一口气。

“你们好。”安黎扬着嘴角,露出左脸颊甜甜的小梨涡。

“太好看了呜呜呜,我被闪到了,不行了!”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女孩用手捂住眼睛,夸张地倒在身后人怀里。

“小玫瑰,我觉得小王子要恋上小狐狸了。”抱着女孩的男生说。

“别以为我们没看出来你们又撒狗粮,你们两个滚啦!”一群人唏嘘他们,满脸嫌弃。

两人哈哈哈笑起来。

重新站好,女孩朝安黎笑了下,自我介绍:“我叫曾明月,比你大几岁,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喊我一声姐。

对了,我在剧里演玫瑰花,就是小王子最喜欢的那朵玫瑰花哦。”

她又拉过刚才的男生,“然后他叫孟子凡,我男朋友,扮演飞行员。”

其他人也跟着介绍起来:

“我是蒋歆,扮演三枚花瓣的沙漠花。”

“我是曹安轩,扮演小王子。”

“罗钧,扮演国王。”

“贺峰,扮演点灯人。”

……

安黎认真记下了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和对应的角色,又郑重介绍了一遍自己。

大家笑起来,异口同声:“欢迎你加入,安黎。”

下午不算正式彩排,安黎刚来,何晓晓先带他到后台量了身形,准备定做戏服。

在故事内核不变的情况下,何晓晓给剧本做了无伤大雅的改编,原著里的玫瑰花、蛇、小狐狸全部拟人化,成了能够变幻的妖。

量完身形,何晓晓又让安黎拿出剧本,通读台词。

站在舞台上,安黎看着下面空空荡荡的座位,忽然想起那天他跟钟暝一起看话剧的场景——几乎满座,帷幕升起时,所有人都认真地看着舞台上演员们的表演,情绪被他们调动。

他听见心脏跳动加快,血液流动的速度也在变快。

他有些激动,也有紧张。

下意识的,他朝钟暝坐的地方看过去。

观众席没开灯,光线比较暗,钟暝坐在那里,静静看着他,见他看过去,便勾唇朝他笑了下,目光柔和。

安黎也冲他笑了笑,刚才生出的紧张,消失不见。

他深呼一口气,字正腔圆念出小狐狸的台词。

“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会彼此需要,你会是我世界的独一无二,我也是你世界的独一无二。”

“如果你说你下午四点要来,那么从三点开始,我就开始感觉很快乐,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来越感到快乐……”①

钟暝坐在台下,专注凝视着台上的少年。

耳边是《小王子》的台词,他听着听着,却想到了自己。

如果你驯养了我,你会是我世界的唯一。

他已经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视线总是追随安黎的身影。

他不再整日待在钟山,频繁踏足昆仑。

他学会了笑,学会温柔……

他做了很多从来不会做的事情,甚至做得一手好菜,只因为安黎喜欢吃。

……

思绪从过去回来,钟暝落在安黎身上的目光,越发温柔,深情藏在眼底,用笑意掩盖。

排练一直到了晚上。

随着小王子回到自己的星球,与他最爱的玫瑰相遇,排练落下帷幕。

排练结束,安黎和钟暝准备离开,何晓晓叫住安黎。

他说得直接,“你的台词不行,回去以后,得好好练习。”

安黎点头,“我会努力。”

何晓晓观察了会儿安黎,笑了。

一开始,他确实是因为安黎背后有钟暝,并且钟暝答应给他赞助,才同意安黎进团队,但今天半天相处下来,他对安黎的印象很好。

尽管很多方面都还达不到标准,但本人足够谦虚,也愿意努力学习。

谦虚好学,有目标,并且愿意为之付出努力,永远是美好的品质。

他又说:“抛开台词,你的表演很有灵气,我很期待你在正式排练时候的表现。”

安黎没想到还会被夸,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谢谢。”

跟何晓晓分开后,安黎翘着嘴角,哼起了歌。

钟暝走在他身边,“很开心?”

“嗯啊。”安黎尾音扬了好几个调,两手背在身后,原地一百八十度转身,面对钟暝倒退着走,“被夸了呀!”

顿了下,又说:“而且,站在舞台上的感觉很棒。”

他的眼底有光。

见安黎这么走路,担心他摔倒,钟暝抓住他手腕,语气哄小孩似的,“别玩,好好走路。”

歪了下头,安黎忽然把手伸到钟暝面前,笑容染上眼尾,“那你牵着我吧。”

看着言笑晏晏的安黎,钟暝摇摇头。

还能怎么办,宠着呗。

他握住了安黎的手,当他的眼睛,替他注意脚下的路,牵着他一路走到停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