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5. chapter 05

安黎发现钟暝很厉害,跟人相处时不止分寸感把握得很好,让人觉得舒适,而且博学多才,见多识广,什么话题都能聊。

不知不觉间,他彻底放松下来,习惯地往怀里揣个抱枕,懒洋洋靠在沙发,跟钟暝聊起了他养的一阳台花草,以及他最喜欢的美食。

如果不是助理敲门进来送文件,打断他们话题,还能继续聊很久。

停下来,安黎才发现自己说得嘴巴都干了,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口。

“那你忙,我先出去。”放下抱枕,又理了理衣角,他站起来准备离开。

“不用出去,你等我一会儿,”钟暝对助理比了个稍等的手势,对他说,“我在老饕园定了位置,中午一起吃饭吧。”

安黎脚步一顿,再也迈不动了。

老饕园啊!!

老饕园是一家很有名气的私家菜馆,每天只营业三小时,上午11点到下午2点,固定三桌客人,客人也不能点菜,菜色都由老板来搭配。

去年,陈时航为了庆祝自己赚到第一桶金,死缠烂打从他哥哥那里磨到一个号码,就拉着他去吃,店里菜的味道瞬间征服了他的味蕾。

后来他想再去,但因为食材极为新鲜、味道也极好,老饕园远近闻名,很多人慕名而来,排号已经排到大半年以后,他只能靠回忆味道来解馋。

不动声色咽了下口水,安黎重新坐下来,朝钟暝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我不客气了。”

注意到安黎的小动作,钟暝莞尔。

又给安黎倒了一杯茶,将茶几上的糕点推到他面前,才起身走到办公桌后面,翻阅助理交来的文件。

安黎没什么事,颜控属性再次点满,双手托腮盯着钟暝。

似乎察觉到他在看,钟暝忽然抬起头。

视线撞到一起,安黎大大方方的,接着弯起眉眼对他笑了下。

收回目光,安黎将抱枕重新抓回怀里,半边身体舒服地歪在沙发扶手上,拿出手机登录微博,打算去翻翻今天有什么新八卦。

可刚登录上去,消息提醒就突然响个不停,在安静的办公室里,特别突兀。

安黎连忙关掉手机,抬头看钟暝,不太好意思说:“抱歉,吵到你了。”

钟暝摇摇头,语气温和,并不介意,“没关系,而且你对我不用这么客气,显得见外。”

安黎心说,我们也没有特别熟悉啊,然而看到钟暝专注凝望自己的眼眸时,莫名觉得如果这么说,他会难过。

小指蜷了下,他“唔”了声,点点头。

钟暝笑了起来。

安黎又一次被惊艳到,回神后小声嘟囔了一句“我的颜控晚期没治了”,然后重新拿起手机,把声音关掉。

解锁桌面,消息提醒还在源源不断继续。

又注意到粉丝数突然增加好几千人,安黎十分诧异,发生什么了?

他在娱乐圈里属于查无此人的状态,再加上不爱晒私人照片,只偶尔会发些风景照或者植物的照片,微博粉丝少得可怜,两年下来,一共两万才出头。

其中一万五还是刚注册那会儿张立给他买的假粉。

好奇点开粉丝列表,简单翻了翻,他发现这些新增粉丝的构成几乎都是何烨粉,滑到下面还有何烨的关注。

安黎才想起来,何烨说过要发他们的合照。

点进何烨的微博,果然看到他发的照片。

何烨不愧是流量,合照刚发了一小时,转发和点赞都破了五万,评论也有一两万条。

回关何烨,又转发了照片,安黎看了下自己还在迅速增长的粉丝数,给何烨发了条微信,感谢他给他蹭流量:[谢谢。]

何烨那边秒回:[不客气,苟富贵,勿相忘就行。]

安黎下巴垫在抱枕上,看了内容觉得好玩,何烨人气甩他一座万里长城还多,还需要他“苟富贵勿相忘”吗。

他也这么回了:[你还需要我“勿相忘”吗?]

何烨:[你不懂。]

何烨:[总之你记住我们是朋友啦。]

安黎怔了怔,进入娱乐圈以来,还是第一次有人提出要跟他做朋友。

他对何烨的印象不差,便回复道:[好,我会记得。]

注意到安黎拿着手机,不知道跟谁聊天,笑得很开心,钟暝开口,“在朋友聊天吗?”

安黎听了,点下头,“嗯。”

新朋友。

“那要请他一起过来吃饭吗?”钟暝合上文件,两手交握,下巴垫在上面,装作不经意问。

“不用了,他在忙。”何烨在剧组拍戏呢。

钟暝勾了勾唇,“嗯”一声,端起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又低头批文件。

安黎继续跟何烨聊了一会儿,何烨就去拍戏了,没再回他的消息。关了微信,他切回微博界面,无聊地翻起评论区。

【过来看帅哥!】

【我也是!简直神仙颜值,有谁知道小哥哥的资料,分享一下啊!】

【小哥哥的微博认证是演员啊,可我翻遍了他的微博,除了风景照和花草植物的照片,根本没有其他信息!】

【小哥哥居然不发自拍,叹气气。】

【来做好人好事,你们要的小哥哥个人信息来了:安黎,20岁,华川签约艺人,主要代表作无。】

【代表作无……新人吗!】

……

安黎看了会儿“代表作无”几个字,闷闷关掉了手机。

手机被放到旁边,他垂下眼睛,盯着怀里的抱枕,然后用力捏。

“你喜欢演戏吗?”钟暝忽然出声。

被耳边突然响起的发问吓一跳,安黎仰起脸望着不知道什么来到他旁边的钟暝,答非所问,“你怎么走路没声音?”

钟暝轻笑,“有声音的,是你没注意。”

意识到确实是自己走神了,安黎咳了声,把思绪拽回来,“为什么问这个?”

“给你做职业规划,如果你喜欢演戏,未来想往演员这条路走,就需要报个班,更加系统地学习表演。”钟暝看着他,“你愿意学吗?”

安黎刹那间挺直了腰背,“可以吗?”

他是喜欢演戏的。

扮演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就好像体验不同人生一样。

他喜欢这种感觉。

钟暝笑了,“当然可以。”

他又说:“等联系好老师,我再通知你。”

安黎眉眼舒展开,欣喜的笑容爬到眼角。

看着他开心的模样,钟暝忽然将手插进了口袋里,借此压制想像曾经那样,抬手摸上去的冲动。

绕到沙发另一边,他拿起搭在上面的外套,搭在臂弯,又看向安黎,“走吧,我们去吃饭,现在出发,到老饕园时间刚好。”

闻言,安黎迅速起身,迫不及待跟他并肩离开办公室。

外面走廊站了不少人,都是闻讯赶来,想见钟暝的公司签约艺人和经纪人。

他们等了大半天,好不容易等到钟暝出来,正想刷一下存在感,混个脸熟,却发现钟暝连眼神都没有分给他们一下,跟安黎有说有笑直接走了。

反应过来,他们想追上去,却被助理拦下来,她露出职业微笑,“私人时间,钟总不喜欢有人打扰,艺人工作相关的事,请跟我说就好。”

“那安黎呢?他怎么跟着!”有人不满。

“安先生是钟总的朋友。”

电梯门口,安黎听到有人喊了自己名字,于是偏过头,正好对上人群后面,蒋越瞪眼咬牙望着他,满是羡慕和嫉妒的目光。

安黎翘起嘴角,冲他扬了扬下巴,又做了个鬼脸。

气死你略略略。

将安黎的行为收入眼底,钟暝抿开了笑意,神色越发柔和。

小脾气也没变。

很可爱。

老饕园并不偏僻,在位置极好的主城区,绕过商铺毗邻的繁华商业街,拐进青石小巷,来到巷里门口简陋的四合院就到了。

停好车,钟暝带安黎迈进大门,走进去。

跟外面的朴素不同,四合院里面内有乾坤,庭院改成了苏州园林式风格,环廊包圆,假山、流水、小桥,一步一景。

不知名的鲜花盛开,满园飘香。

穿过石板路,走过环廊,他们走进正门。

一名穿着汉服的少年将他们领进一个包间,包间靠近花园,从窗户望出去,满目都是争奇斗艳的各色鲜花。

安黎扒着窗,有点遗憾自己没带单反来,只好拿手机凑数。

钟暝给他倒了杯茶,“要不要我帮你也拍一张?”

安黎摇头,“不用,我只想拍花。”

这时,包间门被敲响,而后一个留着长发,穿着松松垮垮月色长袍的男人走进来。

男人很高,身高超过一米九,好看的程度跟钟暝不相上下,只是他更偏向帅和酷。

按理来说,这样的长相更适合露出五官和面部轮廓的短发,可偏偏他的长发,又很好地将他的相貌优点全部衬托出来。

他叫了钟暝一声,而后就把目光放到了安黎身上,带着几份暖意。

安黎眨眨眼,下意识偏头去看钟暝。

“他叫秦枫,是老饕园的老板,我的朋友。”钟暝给他做介绍。

安黎听完,望向秦枫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老饕园的老板!!!

等等。

安黎又猛地转头,视线回到钟暝身上,上半身也倾过去,“你们是朋友!”

钟暝颔首,笑着说:“所以你以后想吃这里的菜,可以随时过来,你有特权。”

“!!!”

安黎眼睛瞬间睁圆了。

秦枫没说话,意味深长地瞥了眼钟暝。

钟暝抬眸看他。

两人飞快交换了一个眼神。

秦枫这才开口:“随时欢迎,安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