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6. chapter 06

秦枫来一躺,似乎只是来见朋友一面,很快又走了。

直到他留给自己一张银色的名片离开,安黎才从惊喜里回过神来,捧着茶杯看向钟暝,绽放灿烂笑颜。

钟暝托着腮,也朝他笑了下。

不一会儿,刚才领他们进门的汉服少年推着餐车进来上菜,玫瑰糯米藕、豆豉排骨、桂花鱼、滑炒牛肉、佛跳墙、松茸鸡汤、桂花汤圆。五菜一汤一甜品,菜刚上桌,包间已经满满的香味。

安黎早上是被吵醒的,出门本来就匆匆忙忙,早餐更是来不及,只是随便对付,早就饿了,这会儿被香味勾的肚子更饿,直接“咕噜”了一声。

安静的包间里,声音特别响亮。

“……”

安黎耳根发烫,把脸埋进碗筷里。

安黎过于可爱,让钟暝非常想呼呼他头毛,然而还不能出手。

拿着筷子夹了一块豆豉排骨放到安黎碗里,他拉开椅子,站了起来,给安黎缓下来的时间,“你先吃,我出去接个电话。”

包间门拉开又合上,钟暝的脚步声消失。

安黎慢慢把头抬起来,两手一起揉脸,半天终于把热度消下去,心里对钟暝的好感度又上升不少。

钟暝出去后,直接沿着走廊走到尽头,沿着楼梯上了二楼。

秦枫倚在栏杆处,长发披在身后,如果忽略他手里抓着的猪蹄,那么真心美如画。

“饕餮,你能不直接上手吗?”无论见到多少次,钟暝还是很想一巴掌呼过去,强行给他改掉这不优雅的毛病。

“人类的东西太累赘,吃得不香。”

几口吃完肉,骨头丢进旁边的小垃圾箱,秦枫打了个响指,楼下溪里的泉水汇成一束,来到他的手边。

洗干净手,他走到钟暝面前,真诚说道:“烛龙,十几年不见,我发现你的不要脸程度又上了一层楼。你居然好意思睁眼说瞎话,误导小崽崽是因为我们的朋友,他才有特权随时来吃饭。我可是看着他长大的,他要是想来,我随时欢迎,每天给他准备一日三餐都可以。”

钟暝微微一笑,慢条斯理说:“为了达到目的,不要脸点没关系。”

秦枫一脸嫌弃,“要不是你能掌控时间,我才不帮你。”

钟暝手插在口袋里,“各取所需。”

“那现在走?”

“现在不行。”钟暝视线向下,落在安黎所在的包间,神色间柔情溢出。

只是为口吃的,倒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改天再去也可以,秦枫说:“那先给你记在账上,我会再去找你。”

钟暝点点头。

“对了,”秦枫想起什么,又叫住他,“听说你每个月会给梼杌两千万?”

钟暝说:“他帮了我。”

秦枫扶额,“他太败家了,你把钱给我。”

钟暝毫不犹豫拒绝,“不行。这是我跟梼杌的约定,如果我违约他以后就不会帮我了,他跟貔貅关系不错,我需要他帮忙。”

低头看了眼时间,他转身,“我回去了。”

……

听见脚步声,安黎放下手机,而后门被拉开,他回头,“电话打完了?”

钟暝“嗯”一声,回到位置坐下。

“你怎么不先吃?”饭菜还没动过。

“等你呀。”

安黎眉眼弯着,理所当然说,“不是一起吃饭么,两个才是一起嘛。”

他又眨了下眼睛,“不过,我还是有偷吃两块排骨的。”

说着,他伸出两根修长的指头晃了晃,然后指了指旁边碟子里放得骨头,

钟暝摇了摇头,嘴角扬起一抹轻笑,“吃饭吧。”

安黎连连点头,拿起筷子飞快夹了块鱼肉放进嘴巴,一手捧着脸,双眼满足地眯起。

太好吃了!

“多吃点。”钟暝见他喜欢,仔细替他剃掉鱼刺,又给他夹菜。

“你也吃。”安黎礼尚往来,也给钟暝夹了一次。他嘴巴包着食物,腮帮子鼓鼓,还朝钟暝笑。

“好。”钟暝心里柔软,拿起筷子享用起安黎夹给他的藕片和牛肉。

味道比他刚才吃得好多了。

或许是因为,这是安黎夹给他的。

钟暝忽然想起当年,他初见安黎的场景。

那时,他已经在钟山待了太久,久到早就忘记世界的模样,于是对白泽为他描述的景象生出好奇,在白泽的邀请下,来到了昆仑山。

昆仑山巅,是女娲的住处,貔貅、凤凰、麒麟、白泽也住在这里。

钟暝一落地,怀里就扑进一个温软的身体,被他抱住了腰。

愣了下,钟暝低头,入目是一张即便蒙着眼睛也藏不住的明媚笑脸,他紧紧抱着自己的腰,仰起精致漂亮的脸,尾音透着小得意,“我抓到你了!”

“你是谁?”钟暝不喜欢被人碰触,可这只陌生小兽的触碰,他并不反感。

“嗯?”

小兽似乎发现自己抱错了人,解下蒙眼的布条,后退几步,歪着小脑袋打量他。

“你又是谁?”一点不怕他,直勾勾地盯着他。

“我是烛龙,钟山之神。”钟暝说。

“钟山之神?”他一脸茫然,似乎没听说过。

但他很快又问:“钟山在哪里啊?好玩吗?有好吃的吗?”

这个问题难倒钟暝了,他终日待在家里,也不用吃喝,真的不知道钟山有什么好吃好玩的。

可鬼使神差的,他动了指尖,从旁边清澈见底的溪水里打捞上来一条鱼,像是补偿一样递给小兽,“下次,我会告诉你。”

他看着鱼,又笑起来,左边脸颊有一个浅浅的梨涡,“你会烤鱼吗?”

然后,钟暝烤了诞生以来的第一条鱼。

幸好他捞起的鱼本来味道就极好,随便烤烤也很好吃。

“给你。”

“谢谢。”他开心地接过鱼,鱼肉放进嘴里时,那双阳光下呈现琥珀色剔透美丽的眼睛完全眯了起来,十分满足。

吃完鱼,他舔了舔手指,好奇问:“你是来找谁的?我可以帮你哦,这里我超熟。”

“小安安,烛龙是来找我的哦。”

这时白泽含笑的声音响起,他走过来,揉了下小兽的头发,熟练地替他擦干净手指,“九尾和当康在找你,去找他们继续玩吧。”

“啊,我差点忘了!”他抓着布条跳起来,转身就走,但走了几步又回头,对自己挥了挥手,“我们的约定别忘了。”

后来,钟暝在白泽的介绍里,知道他叫安黎。

不是新生的神兽,而是诞生于人类愿望中的新神,刚成年不久,代表纯洁、光明、善良,喜欢吃,小孩心性,但能力强大。

……

钟暝重新抬起头去看安黎,安黎吃得很香,眼尾都荡出了欢喜的笑意。

他看了会儿,也忍不住轻轻笑开。

最后,桌上大半的菜都落入了安黎肚子。

接过钟暝递过来的纸巾,安黎擦了擦嘴巴,左手摸了下肚子。

有点撑了。

钟暝注意到,温声说:“一起走走?”

安黎摆摆手,“我要去趟商场,你去忙你的事吧,等我到机场再联系你。”

钟暝笑笑,“我没什么事要忙,你要去哪家商场,我陪你。”

安黎想了想,没拒绝,“就附近那家。”

他们要离开时,秦枫拎着一个环抱购物袋出来,递给安黎,“小朋友,给你见面礼。”

在安黎开口前,他又说:“不是值钱的东西,就是水果和蔬菜,自己种的。”

钟暝知道饕餮拿出来的蔬菜和水果,是种在蓬莱仙境,用灵泉灌溉的,充满了灵力,人类吃了能延年益寿、强生健体,对现在的安黎有极大的好处。

他开口:“安黎,收下吧。”

安黎看了看秦枫,望见他注视自己时温和的眼眸,收了下来,“谢谢。”

秦枫摆摆手,“哪天想吃这里的菜了,就打名片上的电话。”

安黎受宠若惊,抱着一袋蔬菜水果,眼睛弯成月牙,“好的,再见秦先生。”

离开老饕园,钟暝让安黎先把东西放到后座,两人散步去商场。

商场离得不远,他们步行十分钟后,就到了地方。

“你要买什么?”进了商场,钟暝问。

“买衣服。”

安黎目标明确,直奔三楼男装。

走进一家品牌店,他很熟练地挑选了一套衣服,然后找导购拿到适合的号码,朝试衣间走去。

关门前,他看了眼钟暝,“你要无聊,可以去逛逛。”

钟暝站在原地,“没关系。”

好吧。

安黎没再管他,关上门试衣服。

没多久,就换好出来。

安黎给自己挑了套英伦风小西装,西装收了腰,衬得他的腰线又瘦又好看。对着镜子左瞧瞧,右瞧瞧,哪哪都满意。

他转过身,期待看着钟暝,“好看吗?”

钟暝眼里是藏不住的惊艳,“好看。”

安黎小尾巴抖了起来,“我长得好,穿什么都好看。”

钟暝注视他,眼底微光温柔而虔诚,“嗯,你长得最好看,像童话世界的小王子。”

安黎没忍住,嘴角翘起老高。

没再换下来,安黎直接穿着衣服去结账,钟暝却在他之前,拿出一张**递给导购,随后看着他说:“我送给你,当我给你的见面礼,也是庆祝你找到家人了。”

他又补了一句,“这是我的一份心意。”

听到钟暝这么说,安黎到底没拒绝。

以后再买礼物还给钟暝吧。

他想。

买完衣服,时间差不多了,便直接去机场。

望着车外迅速**的城市风景,安黎想到机场已经越来越近,忽然紧张起来,一会儿摸出手机玩游戏,一会儿靠着座椅想睡觉,动来动去,坐立不安。

将他的神色收入眼底,钟暝打开音响,放了首舒缓的钢琴曲,“很紧张吗?”

安黎蜷了蜷小指,轻声说:“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喜欢我。”

“别担心。”

钟暝偏过头,望着他的眼神带着安抚,语气笃定,“他们很喜欢,很喜欢你。”

安黎听了保证,紧绷的肌肉稍微放松了些,但仍然不安着。

毕竟他们之间也错过了二十年。

他已经长大。

钟暝忽然把车拐到旁边的车道,降速停了下,“要看他们现在的照片吗?”

幸好昨晚他跟貔貅打了一架以后,达成了协议。

为了更好的将“谎言”进行下去,不露出马脚,貔貅十分不情愿地又给了他几张照片——貔貅扮演的安父,和九尾狐扮演的哥哥的合照以及单人照片。

安黎猛地抬头,眼巴巴的。

钟暝神情柔和,拿出手机,从相册里找出照片,递给安黎,“你哥哥跟我同岁,28岁。”

安黎小心拿着手机,认真盯着照片。

这就他哥哥和爸爸啊。

跟之前那张合照相比,爸爸一点也没有老,而哥哥长大以后,好帅好漂亮,带着张扬和魅惑人心的美艳。

将手机还给钟暝,安黎安静了会,说:“能跟我讲讲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吗?”

钟暝斟酌了语句,开口:“你哥哥叫秋白礼,跟你妈妈姓,是个神经很跳脱的人,自恋、骄纵、唯我独尊,但是特别护短,而且很怕你父亲。

至于你父亲,他叫安知意,脾气不太好,整天板着脸,话不多。”

“不过,”话锋一转,他深深凝望着安黎的双眼,掌心也自然地搭到安黎头上,很轻地摸了摸,“有一件事我可以很确定,他们都很爱你,思念你,见到你会很开心。”

即便因为他对安黎的心思,貔貅见到他就想跟他打架,他们互相看不顺眼,但他也承认,貔貅真的疼爱安黎。

安黎诞生时,貔貅就在他身边陪伴他,照顾他。

安黎这个名字也是他取的,他比任何神、神兽对安黎都好,按照人类说法,“父亲”这个称呼并不为过。

被钟暝轻柔的摸头,安黎愣住了。

他仰着脸,呆呆看着钟暝。

“好些了吗?”钟暝低声问完,十分自然地收回手,又不动声色地捏起拳,想将时隔了三千年的触碰留在掌心更久一些。

“嗯……嗯!”安黎反应过来,飞快点点头,移开了目光。

他心跳得有些快。

一定是因为他第一次被人摸头的缘故。

安黎的思绪从“要见亲人”转到了“被摸头”上,本来紧张的情绪倒是放松了下来。

半个小时后,他们到了机场。

刚刚好两点。

出口有粉丝接机,闹哄哄的挤了好多人,安黎并不矮,但因为太靠后,还是不由垫了垫脚尖。

粉丝还在陆陆续续过来,他们一门心思都在自家蒸煮上,不看路也不看人,铆足了劲儿直接往里挤。

安黎没注意,被旁边挤过来的粉丝撞了下,脚一崴跌进了钟暝怀里,鼻尖撞到了他的肩膀。

捂着鼻子,安黎皱眉“唔”了一声。

钟暝揽着他的腰,扶他站好,低头关心问:“痛吗?”

缓了会,安黎说:“还好。”

钟暝面露不悦地扫过疯狂的粉丝群,面对安黎时,表情重新缓和下来,“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去旁边等。”

安黎也觉得这些粉丝太疯狂,“好。”

换到空旷的位置,安黎刚停下来,就突然被**力抱住,对方将他抱得很紧。

下意识挣扎,却听见那人喊了他的名字,接着语调充满欣喜说:“小安黎,我是你哥哥呀,我找到你了!”

动作一顿,他缓缓抬起头。

看清男人的脸,被他写着惊喜与温柔的目光包围,安黎突然鼻头一酸。

心里的忐忑、不安顷刻间全部散去。

一点也不剩。

亲情仿佛是刻进灵魂的羁绊一般,他能感觉得到,他面前的人,他的哥哥,很喜欢他。

原本他以为“哥哥”这个称呼喊出来会很艰难,却发现非常顺畅,如同已经喊过千百遍一样,一张嘴,就脱口出来:“哥。”

九尾狐听完,突然激动地再次抱住安黎,贴着他的脸颊蹭来蹭去,“啊啊啊,小安黎再喊一声!”

钟暝的额角跳了跳,拎起九尾狐的衣领,把他从安黎身上扯开,面色不虞道:“你吓到安黎了。”

九尾狐触到钟暝目光,秒怂,“哈哈哈,我这不是太兴奋了么。”

以前他可是要哄很久,安黎才会叫他一声!

钟暝注意到安黎在找貔貅,便替他问:“你父亲呢?”

“他去洗手间,很快就会过来。”其实是去处理他刚才不小心露出尾巴被拍到的照片了。

想起来,九尾狐还有点心虚。

不过也不能怪他,要见到安黎,他太激动了呀!

三千年啊!

实在太久了!

“小安黎,让我好好看看你。”九尾狐的视线回到安黎身上,拉着安黎上上下下打量,将他从头到脚检查一遍,再次露出了笑容。

“太好了,你很健康,有好好长大。”

顿了顿,他声音轻下来,“对不起,把你丢了这么多年。”

安黎摇摇头,“你们找到我了啊。”

“嗯!”九尾狐说,“以后,我们会好好疼你,照顾你,把所有缺失的时间统统加倍补回来!”

安黎胸口发烫,大拇指扣紧裤子口袋,眼前模糊了一片。

钟暝轻叹了声,用指腹蹭了蹭安黎的眼角,擦掉那一滴掉出来的泪水,“别哭,和亲人重逢,是开心的事。”

安黎也知道。

他抬手捂住脸,轻轻应了一声。

小半分钟后,他松开手,露出红通通的双眼,嘴角却扬了起来。

九尾狐揽着他肩膀,笑着说:“这样才对,我弟弟笑起来真好看。”

鼻尖嗅到貔貅的味道,他又对安黎说:“咱爸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