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20. chapter 20

九尾狐的笑声直接将被吓到神游的宋嘉和钟暝震回了神。

“咔咔”关节活动的声音响起,宋嘉笑得美丽风情,大步走到九尾狐身边,抓着他肩膀,“很好笑吗?秋、表、弟?”

感觉到肩膀处传来的压力,九尾狐笑声卡在喉咙,脖子僵硬,一点一点回头,看见笑容极为美丽,眼底却有一团火苗燃烧的脸。

视线越过她,他又对上了钟暝写满杀气的眼睛。

九尾狐终于后知后觉发现,他又犯了蠢,好像、貌似、可能、大概……不,是一定,得罪了两位大佬!

要**要**!

九尾狐突然爆发出极大的求生本能,施了个障眼法,趁她分神,迅速拂开她的手就跑,一溜烟跑到安黎身后。

揪着安黎衣服,九尾狐求生欲极强:“小安黎你说什么呢,他们怎么会在恋爱,热搜都是骗人的,好孩子不要信谣言!”

安黎觉得哥哥揪自己衣服揪得有点用力,勒脖子。他皱着眉,把脑袋往后仰了点,“哥,你松手。”

“我抓疼你了吗?呜呜呜,我不是故意的!”九尾狐瞬间松开衣服,改抓安黎肩膀,然后努力把自己缩小。

恨不得直接缩成团跑路。

啊啊啊,他不能跑,小安黎还在呢!

不能丢脸!

安黎背后挂个人,目光回到钟暝身上,钟暝凝视着他,神色认真又严肃:“我没在跟宋嘉交往,我不喜欢她。”

“巧了,我也不喜欢你,跟你交往我不如跟头猪交往,猪都比你可爱很多。”宋嘉嗤了一声,语气十分嫌弃。

钟暝送她一枚白眼。

宋嘉也回一枚。

然后,她蹬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几步来到安黎面前,弹灰尘似的弹开九尾狐搭在安黎肩膀的手,又捧着安黎的脸盯着看。

安黎主动低下头,让宋嘉可以看得更清楚。

他心跳得很快,有作为粉丝的激动,也有作为家人,血脉相连的那份悸动。

真正见到宋嘉,安黎发现宋嘉不是纯粹相貌上精致的美,而是一种睥睨天下、自信张扬、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美。

她身上仿佛有种气场,让人忍不住臣服于她。

“安黎,欢迎回家。”宋嘉忽然开口,眉眼柔和下来,跟刚才面对钟暝和九尾狐时天差地别。

宋嘉的声音太温柔了,像春天和煦的风,落在他耳边时,安黎心里一软,忍不住露出大大的笑容,“嗯,姐姐,我回来了。”

“好孩子。”宋嘉轻轻捏了下安黎的脸,笑容染上眼尾。

放下手,她又强调说:“我跟钟暝,没有一点关系,问就是我讨厌他,哦,他估计也讨厌我,相看两厌,所以,你别吓我们了。”

她做了个呕吐的表情,“反胃得厉害,懂了吧?”

钟暝抱着手臂,“呵”了一声。

安黎也看出两人的情况了,确实不喜欢彼此。

莫名的,他松了口气。

“那微博上拥抱的照片,是怎么回事?”安黎又想到他下午看到的照片。

“拥抱?”钟暝再次露出嫌恶表情。

宋嘉火花都要炸出来,“放屁,老娘会抱他,除非世界末日!”

安黎“唔”了声,默默翻出粉丝偷拍到的照片,“这个。”

钟暝只扫了一眼,就说:“假的,实际上,是打架。”

走到安黎身边,他解开西装扣子,又松了松领带,眸里映着安黎一个人,“要场景重现一次给你看看吗?”

安黎:“……”

宋嘉听了话,迅速踢掉高跟鞋,开始活动手腕,“我同意。”

“别,姐姐你快把鞋子穿好,”安黎又板起脸,对钟暝说,“你也是,扣子扣好!”

说完,他往前走几步,弯腰把高跟鞋捡回来,放在宋嘉脚边,而后起身来到钟暝面前,帮他整理领带。

“你是小孩吗,而且怎么能跟女孩子打架。”安黎边给钟暝重系领带边唠叨,抬眸看钟暝的时候,还送了他一枚嫌弃眼。

尽管被说了,钟暝却觉得,浑身上下都舒爽了。

他嘚嘚瑟瑟地看了宋嘉一眼。

宋嘉:“……”

手好痒哦,想**。

九尾狐完全没有存在感,但他……也不敢有存在感。

幸好他们没想起他!

麒麟什么时候才回来,他需要靠山!!!

回程的路上,坐在车里,宋嘉告诉安黎,“那确实是打架,那张照片,应该是我被他攥住拳头的瞬间,从背后看,就像是我被他拉进怀里一样。”

安黎嘴里包着一颗圣女果,腮帮子鼓鼓的,“嗯。”

“还得解释清楚才行,我的名字跟钟暝放在一起,起鸡皮疙瘩。”宋嘉说完,拿出手机,要打电话。

钟暝说:“我已经让席煖处理了。”

宋嘉收了手机,“行。”

席煖处理得很快,等到家,安黎再登录微博,词条已经撤得干干净净,也没人再讨论那件事,吃瓜群众的注意力,被另外一件八卦占据。

安黎有点奇怪,未免撤得太干净了点?

可转念一想,席煖是钟暝的特助,能力拔尖,这种事情解决起来应该也是轻轻松松,便没有多怀疑。

“爸爸。”他跟貔貅打了招呼。

貔貅表情瞬间温和下来,“回来了。”

宋嘉在安黎后面走进来,张口就喊貔貅,“舅舅。”

一点也不尴尬,对新身份适应得特别好。

貔貅表情不变,点了下头,“嗯。”

“噗。”旁边突然传来一声笑,安黎循声转头,就看见老饕园的老板秦枫倚在窗边,手里还拿着一包薯片,时不时往嘴里丢一片。

“你好呀,安黎。”他拿着一块薯片,打招呼。

安黎诧异,“秦先生,你怎么会在我家?”

“拜访朋友,”饕餮看了眼貔貅,笑着说,“上次见你,还不知道你就是知意找了二十年的儿子,钟暝也没说。”

他走到貔貅身边,环着貔貅的肩膀,“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是你爸爸最好的朋友。”

貔貅手肘向后撞了下,把人推开,“别动手动脚。”

饕餮笑容满面,“好好好。”

安黎从秦枫的语气里听出了宠溺,他歪了歪头,不解地看着对方。

注意到安黎的眼神,饕餮对安黎笑了笑,没说话,又拿了几颗开心果,剥着吃。

貔貅说:“人都到齐了,吃饭吧。”

钟暝去拉安黎的手,把人拉到餐桌旁边,一起坐下。

宋嘉速度很快,也在安黎另一边坐下。

九尾狐委委屈屈。

呜,那里本来是他的位置!

吃过晚饭,宋嘉拉着安黎说话,在知道安黎是自己粉丝后,开心极了,抱着安黎蹭半天。

“对了,安黎要当我演唱会的嘉宾吗?”她兴奋说。

宋嘉最先是以歌手出道,后来才跨界当演员。

尽管现在活跃在影视圈,但她每年还是会开几场演唱会,回馈粉丝。

今年这场,在十二月。

“不了,我当观众就好。”安黎虽然很动心,但他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没时间准备,《小王子》马上要公演了。

这部话剧是大家的心血,他本来起点就差,可大家还是接受了他,并且相信他能演好。

因此,他必须要花更多时间和投入更多精力,把戏演好,才能回报大家对他的信任。

宋嘉有些遗憾,却也知道安黎在忙什么,“那一定要来看,我给你留最好的位置。”

安黎弯起眉眼,重重点了下头,“我会去的。”

八点半,安黎准备上楼练台词和做发声练习。

钟暝跟着起身。

安黎看了他一眼,“?”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钟暝开口,目光从眼睫垂下,安静地落在他身上,“你在看到热搜的时候,是什么心情,能告诉我吗?”

没想到钟暝会问这个问题,安黎愣了几秒,那份原本被他抛到脑后的情绪,重新想了起来。

抿了抿唇,他没隐瞒,“有点堵。”

“这样啊。”

钟暝忽然笑起来,神色飞扬,眼睛盈满笑意,灯光下镀了一层满足的光,星星点点的,像盛了一片美丽夜景的湖。

安黎眨了眨眼,头顶的问号又多了好几个。

奇奇怪怪的。

停在房间门口,安黎抬头,“你要进去坐吗?”

钟暝嘴角的笑意未敛,“不了,我跟你哥哥他们,有些事要聊。”

他又凝视安黎的双眼,将一颗糖放在他的掌心,“原本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我去接了宋嘉,想带她第一时间来见你,但不小心弄成了惊吓,这颗糖给你,就当是补偿。”

安黎这才记起来,钟暝中午说过,要给他惊喜。

“确实是惊喜没错,”安黎收拢五指,把糖放进口袋里,“不过补偿就一颗糖吗,我有那么好哄吗?”

钟暝微微弯腰,靠近安黎,跟他面对面,“那我请你吃饭,我亲自下厨。”

安黎很惊讶,“你会做饭?”

“味道还很好。”

见钟暝这么有信心,安黎食指点了点下巴,“那我就吃看看吧。”

顿了下,他期待地追问:“什么时候?”

“都可以。”

“那就后天!”安黎定下时间。

钟暝没反对,跟着提出邀请,“那后天,我们一起去超市买菜。”

“好呀!”安黎颔首。

他挥挥手,“那我回房间练台词了,晚安。”

“晚安。”

等安黎关门,钟暝才部了一层结界离开。

他们要谈的事,安黎还不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