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7. chapter 07

安黎看钟暝手机里的照片时,听钟暝讲安知意时,觉得安知意是个严格、严厉的爸爸。

因为他始终没笑过。

就算是那张抱着襁褓里小小的他,面对镜头时,也是不苟言笑的模样。

可是,当他感受到安知意放在自己头上掌心的温暖;看见他注视自己时包含的喜悦、温柔、疼惜、歉疚在内的目光;以及那份珍而重之、用力又小心翼翼的拥抱,他完全推翻了想法。

他的爸爸,虽然言笑不苟,却是个很温柔的人。

他很想念自己。

伸出手,他回应了这个拥抱。

然后,“爸爸”两个字如同刚才的“哥哥”一样,他没有丝毫艰难就喊了出来,好似他们之间,并没有错过二十年。

环抱自己的手臂更用力了些,安黎听见他与冷硬外表完全不同的柔和声线应了一声,“嗯。”

安黎心里倏地满了。

注意到貔貅听见安黎喊出“爸爸”两个字时,嘴角轻轻弯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九尾狐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万年面瘫王貔貅,他居然笑了!

退到钟暝身边,想跟钟暝分享这一惊人发现,貔貅却仿佛背后长了眼睛,在他开口前,就回头轻飘飘瞥了他一眼。

九尾狐:“……”

怂了。

貔貅松开安黎,又揉了揉他的头发,“走吧,这里不方便谈话。”

钟暝看着貔貅那只放在安黎头上的手,心里酸溜溜的,嫉妒的像吞了一颗柠檬。

果然还是亲人的身份好用,他一直到刚才,才找到合适的机会,不会突兀的摸到安黎头。

但貔貅这才见到五分钟,就已经摸了两次!

钟暝抿了抿唇,走到安黎身边。

九尾狐也想站在安黎身边,最好能牵着手,就像安黎还小的时候,他牵着安黎满昆仑乱转,不过他有自知之明,并不敢在大佬吃醋的时候插进去。

四人皆是高颜值,走在一起如同自带bgm,回头率百分百。

忽然,前方爆发出巨大的尖叫声。

随后本来还在欣赏安黎他们一行人颜值的粉丝们纷纷转开脸,一秒变成疯狂模样,拼命往里面挤。

兴奋的尖叫引来了好奇的人,他们或者驻足探头探脑,或者也好奇地跑过去想近距离见一见明星,场面乱糟糟。

这群粉丝没有被大粉很好的引导,完全没有秩序。

他们的疯狂,引起了小范围的混乱,波及到了其他人。

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孩孤零零站着,父母不知道去了哪里,陷入激动的粉丝群根本没注意到他,举着相机往前冲,撞倒了他。

小孩坐在地上,摔疼了,委屈直哭。

安黎闻声侧目,皱起眉,迅速跑过去抱起了他。

那些粉丝却嫌安黎碍事,挡着他们路,瞪了安黎一眼,还想推搡他。

安黎生气了,板起脸,一双眼睛没了温度,沉沉看着他们。

安黎演了很多坏人,自然知道怎么才最吓人,果然他们被眼神吓到,气势弱下来,互相拉着彼此绕过了他。

抱着小孩走到旁边,看见着急找过来的父母,安黎将小孩还给他们,忍不住说:“机场人来人往,他还太小,你们应该牵着他。”

这对父母很年轻,他们紧紧抱着儿子,听了安黎的话连连点头,又不断向安黎道谢。

安黎摆了摆手。

目送他们离开,钟暝走过来,掌心搭在他肩膀,轻声说:“走吧。”

安黎点点头,朝他笑了下。

九尾狐听了安黎的那句话,凑过来揽着安黎的手臂,“我也牵着小安黎。”

安黎愣了一秒,大大“嗯”了一声。

安黎还是第一次到山海小区。

从前只是听过是有钱人住的地方,房价贵的吓死人。

走进小区,安黎发现与略显简单的外面不同,里面修得极有格调,中式的风格显得大气典雅,

楼与楼之间被郁郁葱葱的树木隔开,水池假山、亭台小桥镶嵌,甚至引了一条活水进来做成小型瀑布,汇成湖泊。

阳光下,湖水清澈见底,水面波光粼粼。

小区绿植面积的很大,几乎占去了一半,空气是城市里少有的清新,耳边又是涓涓流水声,人走在其中,心情也能变得极好。

这样的地方,卖得贵确实是有理由的。

钟暝忽然指了指不远处,对安黎说:“那里是我家。”

安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尽管被树木挡了一半,仍然能看出来是十分漂亮的中式宅院,院外是一片花园,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

钟暝邀请说:“下次去我家做客吧。”

安黎没有拒绝。

钟暝笑了起来。

他们又走了一段青石路,经过小瀑布和种满梧桐的树林,尽头豁然开朗,视野所及是开阔的草坪。

草坪的另一边,矗立着一座古色古香的大宅。

门口的牌匾,端端正正写了“安宅”两个字。

尽管安黎已经知道他爸爸和哥哥很有钱,然而真正站在家门口,他才意识到到底多有钱。

被两排站得整整齐齐的佣人齐声喊“少爷”迎进门时,他恍恍惚惚的,差点以为自己梦回百年前。

就,特别梦幻。

将安黎别扭的神情收入眼底,钟暝抿开笑意,告诉他,“你们家是很古老的家族,能追溯到几百年前,有些习惯就带了下来。”

安黎听完,理解了。

“小安黎,我带你去你的房间。”九尾狐说完,拉着安黎就跑。

一路跑到二楼,他们停在一间房间面前,门口挂着写着“安黎”两个字的小牌匾。

看着它,安黎小指蜷缩了下,心脏如同浸泡在温泉,温暖的想落泪。

“进去吧。”他听见哥哥说。

抬起手,安黎轻轻推开了门,里面是一间现代风格的套房,左手边是巨大的衣帽间,已经整整齐齐摆了一衣柜的衣服、鞋子、饰品。

穿过衣帽间,就是主卧,柔软舒适的床、单人沙发和圆桌……边边角角到处充满了布置这些的人的细心和心意。

安黎站在房间里,觉得鼻头又酸涩起来。

他飞快按了按眼睛。

“喜欢吗?”九尾狐期待地问道。

这可是他和梼杌、凤凰一起花了两天时间布置的,虽然花的是貔貅的钱。

嗯,吃大户么。

谁让貔貅和烛龙最有钱。

“喜欢。”

安黎唇边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又重复,“特别喜欢。”

九尾狐呼出一口气,“那就好。”

捏了个术法,他将这个消息传达给了凤凰和梼杌。

“对了,”九尾狐又拉着安黎跑出房间,沿着走廊走到尽头,一把推开大门,“这里是你的书房啦。”

他冲安黎眨眨眼,“跟我进去寻宝吧。”

安黎还没从堪比小型图书馆的书房回过神,就晕乎乎被拉了进去,走过一排排整齐的书架,到达一面影碟墙。

“这些是哥哥我送给你的,你喜欢动漫对不对,都是原版的bd哦。”九尾狐挺了挺胸膛,满眼的笑。

安黎回过神,又惊又喜,已经走不动路。

摸过一张张崭新的碟片,他偏头看向九尾狐,“谢谢哥,我特别开心。”

“你开心就好啦。”九尾狐趁着钟暝不在,摸了摸安黎的头。

呜呜呜,他终于摸到了。

他三天不洗爪子了!

……

不同楼上的其乐融融,楼下的气氛十分僵持。

钟暝兀自坐着,端着杯茶优雅品嘬,他对面,貔貅面无表情坐着。两大神兽的气息在空中碰撞,互不相让。

“你准备怎么做?”貔貅先开了口。

“我已经买下华川,将安黎的经纪约过到我这边,他喜欢演戏,我准备先给他报个班,让他先系统的学习。”

钟暝抬了下眼皮,“我知道你们的想法,但我并不认同,安黎需要稳固的人气和信仰,才能支持他的灵体回归。当康和朱雀现在是正当红,如果借助他们的流量,安黎确实可以在短时间内红起来,但这样得来的人气,如果没有实力相辅相成,如同空中楼阁,很容易就会倒塌。”

“安黎诞生于人类的心愿,灵体无法脱离人类,如果引起大部分人类对他反感,会弄巧成拙。”钟暝放下茶杯,继续说:“所以我的建议是,一步步来,先提升他的实力。”

貔貅沉默一会儿,说了一个单字,“好。”

钟暝微微颔首。

正巧安黎和九尾狐下来,安黎双颊粉扑扑,眼睛也特别明亮,兴奋地跟九尾狐说话。

钟暝和貔貅同时收敛气息,空气中的压迫感刹那间全消。

原本吓得躲起来的佣人小妖重新出来,给安黎准备点心和水果。

充当管家的树妖还有心的将点心捏成小动物的模样,然后榨了几种不同的果汁,让安黎可以按照喜欢的口味挑选。

“小少爷,您尝尝合不合口味。”树妖是老人的模样,笑得和蔼。

“不用喊我小少爷。”安黎很不习惯,“喊我名字就可以了。”

树妖笑了下,没答话。

安黎在心里叹气,但也没有勉强人。

他知道习惯一旦养成,很难改得过来,何况对方已经是老人了,肯定坚持了大半辈子。

他端起果汁喝了口,又尝了点心,笑着说:“甜度刚好,造型也很好看。”

树妖得到肯定,满足退了下去。

一直没看见妈妈,甚至整个宅子也好像没有女主人,安黎握紧杯子,问出了之前就藏在心底的疑问。

“爸爸,妈妈呢?”

“她很多年前就去世了,”貔貅按照他们杜撰的剧本说,“你出生后没多久,她遭遇了意外。”

因为要扮演夫妻太容易穿帮。

而且也没有神兽愿意顶着饕餮的杀人视线跟貔貅假装恩爱夫妻,没办法,这个故事里,只能让她“死亡”。

安黎小小“啊”了一声,垂眸看着自己脚尖。

“她很爱你,”貔貅语气不自觉放柔,“我们也很爱你,会连同她的份,一起爱你。”

安黎听完话,忍不住摸了摸胸口,很温暖。

原本亲情空缺的位置,已经被填得再不留一丝缝隙。

钟暝适时插话,把话题引开,“安黎,你打算什么时候搬过来住?”

安黎的思绪被拽出来,还有点懵,“搬过来?”

“小安黎你不愿意跟我们住吗?”九尾狐跑到安黎身边,眼巴巴看着他。

安黎摇头,“不是的。”

在见到他们以前,他曾经想了很多,想过也许会有隔阂,会不自在,然后想了该怎么应对,但见面以后,他发现这些感觉都没有出现。

他很自然的融入了,一点也没有觉得不舒服或者尴尬,就像是他们曾经这样相处了很多很多年。

他很愿意跟他们住的。

他一直想跟家人在一起。

“那明天就搬吧!”九尾狐一锤定音。

安黎发现,他并不想反对。

他点了头,“好。”

在安黎被久违的家人温暖包围时,网上正在进行一场骂战,牵扯到了他。

起因是有大v发了一条微博,直接点名斥责沈容澄粉丝到机场接机,却毫无组织纪律,引起混乱,甚至弄坏了公共物品,给他人造成了困扰。

最后,他还直接@沈容澄本人,说他没进到明星义务,没有正确引导粉丝。

这条微博一发,营销号立刻嗅到热度味道,纷纷转发。

直接上了热搜。

沈容澄七年前凭借选秀综艺出道,因为颜值和才华,吸引了无数粉丝,后来又凭借一部恋爱综艺和一部仙侠剧的深情男二直接爆红。

他的粉丝战斗力爆表,但凡嗅到一点沈容澄不好的消息,就直接奔过来,骂到人退网。

这次也不例外。

但他们赶过来时,迅速嗅到了风向不对,理智的大粉没有直接开麦骂人,而是第一时间和沈容澄的团队联系。

而后一拍即合,开始转移注意力。

安黎就被推了出来。

因为有粉丝拍到了安黎的照片,而沈容澄认出了他。

他们合作过。

当年安黎得罪的人,就是沈容澄。

沈容澄的团队知道安黎的现状,以为他还是弃子好拿捏,便一点不亏心地利用起他。

他们动作很迅速,联系到有拍到安黎照片的粉丝将照片全部要了过来,然后进行加工,再由策划写好文案,让各个营销号发微博。

于是安黎两年前第一次拍戏的事情被翻出来,沈容澄用了春秋笔法,硬生生将一个欺负新人的故事,变成了照顾新人的故事。

在营销号笔下,安黎十分感激沈容澄,沈容澄也照顾安黎,两人一直是好朋友,安黎还是他的粉丝。

#沈容澄安黎#、#安黎接机沈容澄#、#明星也是粉丝#等话题接连上了热搜。

沈容澄的团队又让人发起了安黎的照片,并开始吹彩虹屁和安利。

【啊啊啊啊啊,太好看了吧,我又可以了。】

【这样的脸为什么没火起来,太浪费了啊啊啊啊啊。】

【入股了入股了,嗑颜值不亏。】

【来粉呀,小哥哥是沈哥的朋友,肯定也是棒棒的。

眼见热度起来得差不多,沈容澄的团队又反手了另一波操作,换一批人开始点名主旨,提醒这是一次刻意的“蹭热度”行为。

【两年都没红起来,终于开始不择手段了,刻意出现在机场,摆拍蹭热度也是辛苦安黎了。】

【蹭热度也太不要脸了吧?】

【看完营销号那篇文,我尴尬的用脚指头抠出了一座大别墅。】

【说起来,同样的操作上午不就来了一波吗,蹭何烨的热度,靠着何烨涨了一万粉丝呢,何烨也真是好人。】

【@何烨粉,你们这样也能忍?】

……

娱乐圈的瓜,外人一般就看个热闹,然后因为隔着网线,不知道背后的人是谁,趁机发泄情绪。

安黎被刻意推到风口浪尖后,沈容澄的团队就开始撤大v发的那条微博的热搜。

没多久,那个大v删了微博,热度被顺利压了下去。

沈容澄和他的团队都松了一口气,粉丝事件可大可小,可现在是特殊时期,上头在抓典型,要真被当典型抓了,损失太大。

然而他们刚喘口气,小助理就从电脑前抬起头,苍白着脸说:“出、出事了。”

沈容澄皱眉,有点不耐烦,“又怎么了?”

“华川娱乐刚刚发了一份声明,表明安黎今天出现在机场,是为了接家人,不存在蹭热度,然后否认了跟沈哥是朋友的事,更直接表明,十分感谢沈哥两年前对安黎的‘照顾’。

而且,又有网友发了一段视频,是沈哥的粉丝撞倒一个孩子却一点歉意都没有……”

没等小助理说完,沈容澄的经纪人就一把拉开他,自己凑到电脑前看。

随后,他沉着脸去打电话。

五分钟后,他挂了电话,脸色铁青。

沈容澄看他神色不对,意识到事态严重,坐直起来,“发生什么了?”

“华川娱乐今天空降了一个新老板,”经纪人抹了把脸,看着沈容澄,“据说,他跟安黎是朋友。”

“砰”地一声,沈容澄抬脚踹翻一张椅子,刚好砸在经纪人脚边,“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没提前调查清楚!”

经纪人忍着气,提醒说:“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

沈容澄冷冷瞪了他一眼,拿出手机,找到一个号码拨过去。

等那边接通,他换上甜甜的语气,将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轻声问:“你会帮我的对吧?”

“当然,你的忙我一定会帮,他叫什么名字?我让人提点一下。你放心,我承诺过让你一直红下去,绝对不会食言。”

沈容澄应了几声,转脸问经纪人,“华川娱乐那个空降的新老板叫什么?”

“钟暝。”

沈容澄听完,正要说话,却发现那边已经把电话挂断。

他再拨打过去,那边直接关机了。

顷刻间,沈容澄神情难看到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