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chapter 32

安黎发微博,等于直接承认了恋情。

Cp粉开始狂欢。

【所以说,就是真的啊啊啊啊啊!】

【kswl!!】

【就很奇怪,虽然昨天刚知道他们,可我立刻就真情实感嗑了起来!!果然颜即正义,以及安黎真的好棒!】

【啊啊啊啊啊啊啊,卧槽!快看,好多大佬赶着送祝福!】

【抽奖发家致富啦!!】

【顶级律师、最年轻的院士、国宝级的国乐大师、画家……一溜大佬啊,全是钟暝的朋友?!!有钱人的世界真棒!】

【不是,你们看清楚点,他们圈的人是安黎,不是钟暝!】

【所以安黎是真正人生赢家了吧!!!】

……

安黎舒舒服服靠在钟暝怀里,拿他当人形枕头,嘴里吃着一颗钟暝翻出来的糖果,眼睛亮晶晶地翻看微博评论。

看到评论区突然热闹起来,疯狂甩各个@的时候,他仰起脸看钟暝。

钟暝低头,高挺的鼻尖蹭过安黎脸颊,笑着说:“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安黎想说话,余光扫过什么都不知道的许易天,转而凑到钟暝耳边,跟他说悄悄话,“大家都这么有钱吗?”

什么名车啊、名表啊,还有几百万随随便便拿出来抽奖。

啊啊啊啊啊,都好败家!

又想到自己钱包里刚刚到达的六位数,安黎忍不住感慨,他好穷!

“我们毕竟活了那么多年。”钟暝在安黎耳边轻笑了声,温和说道。

耳边灼热的气息弄得安黎心里像有羽毛滑过,痒痒的,热气涌到耳垂,他忍不住摸了摸,又压住跳得极快的心率,小声说:“别在我耳边笑,很犯规的。”

“好。”钟暝听到了,他的语气含着笑意和宠溺,视线扫过安黎的通红的耳朵,眼底的笑意更浓。

一个简单的小法术让许易天陷入沉睡,钟暝说:“让他睡会儿,这样我们比较好说话。”

安黎偏头看一眼许易天,见他歪着脑袋就睡了,让余荣浩给他调整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不至于待会醒来直接落枕。

“大家现在都在做什么?”除了貔貅他们,他还有很多神兽没见到。

钟暝耐着心,一个个告诉他,“白虎和应龙镇守在几个重要阵眼,防止有人想动摇世界根基;玄武待在幽冥,引渡人类的灵魂入轮回;獬豸是个律师;凤凰成了画家,他画了很多你的画像,希望为你攒出人气和信仰;白鹿是国乐大师……”

安黎认真听着,从钟暝简单的讲述中,了解大家现代的生活。

知道大家过得很好,欣慰也欢喜。

胡杉、涂梅、余荣浩非常自觉地屏蔽自己的听觉,眼观鼻、鼻观心,当真正的小聋瞎。

钟暝握着安黎的手,轻柔摩挲过他的掌心和手背,又说:“过几天,凤凰会回来,他很想念你。原本也给他安了一个表哥的身份,不过你恢复记忆了。”

“没关系,我很喜欢这个家庭的设定,”安黎头枕在钟暝的肩膀,笑容明媚,“他们本来就都是我的亲人。”

钟暝拨了拨安黎的头发,轻吻落在他的额头,“嗯。”

安黎忽然抬起头,眼底划过一丝狡黠,“但你也得跟我一起喊他们,辈分平白掉了好几个哦。”

钟暝:“……”

过两秒,他笑起来,“我不介意。”

他怎么会不懂安黎的想法。

然而,还能怎么办呢。

宠着呀。

安黎似乎脑补了什么,哈哈哈笑起来,一双好看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状。

笑够了,他又抓着钟暝的手捏来捏去,想起什么,忿忿开口:“说起来,你还骗了我。”

“嗯?”钟暝露出疑惑表情。

安黎哼哼两声,提醒道:“画。”

钟暝恍然,捏了捏安黎气鼓鼓的脸颊肉,语带笑意为自己辩解,“我也没骗你,我并没有说现在还画得很差。”

“你也没说是过去,”安黎又哼了两声,然后笑出来,“不过看在你为了哄我,辛辛苦苦把那么早以前的废稿找出来,原谅你了。”

就特别好哄。

钟暝忍不住笑了,又轻轻抬起安黎的下颚,跟他对视,目光温柔极了,“我想亲你,可以吗?”

安黎怔愣一秒,红晕顷刻间爬满脸颊。

看了眼前面认真开车的胡杉、坐在副驾驶抱着余荣浩原型望着窗外的涂梅,他把自己的脸埋进钟暝肩胛。

“不行。”

像当着其他人的面亲吻这种,他还是会害羞的。

钟暝摸了摸安黎的头发,弯腰贴近他耳畔,“那先留着,等回家再补上。”

广告拍摄的地点、遇见的人都跟昨天一样。

休息期间,钟暝和安黎坐在一起,尽管两人最亲密的动作也只是牵手,仍然让所有人觉得空气中都透着甜味。

对视很甜。

互相微笑很甜。

就连坐在一起说话,都是甜蜜蜜的。

一开始,大家不太习惯,也有很多好奇。

后来,忍不住嗑起了cp。

毕竟被按头嗑了。

这会儿,大家目光都不经意往安黎和钟暝身上瞟,耳朵竖得高高的。

就是可惜,什么都没听见。

安黎注意到四面八方落过来的好奇和打量,并不在意,也没有害羞,继续跟钟暝十指相扣。

没有隗魁捣乱,这次拍摄很顺利,外景太阳落山前便收了工,剩下的在摄影棚内拍摄,放在明天。

车子停在山海小区门口,许易天对安黎说:“明天早上八点,我来接你。”

安黎裹了裹外套,对他一笑,“好。”

“对了,”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绳,上面缀着一枚小玉石,他说:“送给你,我跟钟暝在一起的礼物,你可以当做喜礼。”

许易天:“……谢了。”

“记得戴着它,不戴我会不高兴的。”安黎叮嘱。

隗魁很可能会报复到他身边的人身上,以防万一,他让钟暝做几个护身符。

能够挡一次灾。

许易天:“……”

手链并不难看,摸起来也舒服,许易天到底没说什么,默默戴好。

安黎这才满意,“那我走了。”

……

跟钟暝并肩走在小区的石板路上,安黎刻意把脚步放慢。

钟暝并不拆穿,抿唇笑开,享受难得的二人时光。

路灯明亮,他们的影子被拉得斜长。

天气已经很冷,但因为钟暝立起了结界,安黎一点也没觉得冷,脸颊还红扑扑的。

“晚上的月亮好圆。”忽然停下脚步,安黎望着夜空说。

“今天农历十五。”

“嗯。”安黎收回视线,转身看着钟暝,“你知道夏目漱石吗?”

明亮的路灯清晰勾勒出钟暝英俊轮廓,他看着安黎,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眼神十分专注,“知道啊,怎么了?”

安黎嘴角翘起来,伸手指了指月亮,盛了夜色的眼眸明亮不已。

“他有一句名句,你知道吗?”

这个暗示太过直接。

钟暝秒懂。

可他逗弄安黎,故意露出疑惑,“他的名句有很多。”

安黎凑近钟暝,眼睛眨啊眨,更加明显的提醒,“就是那个啊,今晚什么的。”

“今晚?”钟暝努力忍住不笑,继续装不明白。

安黎跺跺脚,郁闷了,他瞪一眼钟暝,决定自己说出来,“就是今晚月……唔!”

说到一半的话,被钟暝用嘴唇堵住了。

安黎睁圆了眼睛。

呼吸交错间,他听见钟暝柔声说:“今晚月色真美。”

对呢,非常美。

安黎心里甜滋滋的,满足地闭上眼睛,沉浸在钟暝给与他的,炙热而温柔的亲吻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