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12. chapter 12

许易天是个行动派,嘴里说的是建议,但下一秒就直接从包里掏出了两张话剧门票,“今天晚上的场次,剧目《雷雨》,你先去看看,感受一下氛围。”

把票推到安黎面前,他继续道:“如果你想磨练演技,那么我首推话剧,你参演一部下来,哪怕只是一个小角色,都会收获丰盛。

当然,演话剧很累,比你想象的累很多,一场表演需要进行二三十次,甚至四五十次的排练。

一旦站在舞台上,那么你就会成为焦点,你必须让台下的观众享受、入戏,让他们为你的角色、对这个故事感同身受。现场没有导演说MG,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你必须全程保持热情,嬉笑怒骂,悲欢离合,情绪完全输出……”

演好一部话剧很难,这点安黎知道。

但这些困难,难不倒他。

拿着门票,他直直望着许易天,“我想演,话剧。”

“好,”许易天笑了,面上浮上满意的神色,“下午你先去看,至于让你演哪部剧,我再想想,过几天告诉你。”

安黎点点头,又把需要腾出半个月时间帮陈时航拍微电影的事说了。

许易天听完,指尖轻巧了几下桌面,“我知道了,我会把时间安排好。”

许易天没有待多久,建议说完,跟安黎继续说了几句,互留完联系方式,就匆匆走了。

时间快到十点,钟暝又带着安黎去见表演老师。

表演老师姓裴,名叫槿青,是一位表演经验极为丰富的演员,获过视帝,也拿过影帝,只是婚后,重心从事业转向家庭,近年来鲜少出现在荧幕上,属于半隐退状态。

他见到钟暝,态度带着几分谦卑和恭敬,安黎诧异看了钟暝好几眼。

钟暝掐头去尾,说得实话:“我帮过他几次小忙。”

裴槿青是为数不多知道钟暝身份的人类,他的妻子是一只竹妖,之前为了救他,灵力受损,险些死亡,是钟暝救了她。

“你好,安黎。”裴槿青朝安黎伸手。

“您好,裴老师。”安黎认出了他,眼睛亮亮的,小粉丝一样报出了一串影视名字,“我很喜欢您演的《海上生平》,《等风来》、《人生喜事》、《指挥家》。”

裴槿青本来以为安黎会是更加任性,或者高高在上的姿态,不好相处,毕竟对方背后的人是钟暝,却没想到他十分谦逊,还像小迷弟似的报了一串自己演过的电影,笑容真心不少。

“谢谢你的喜欢。”

公司有点事,钟暝需要去处理。

“我很快回来。”他对安黎说。

安黎颔首,送他到门口,才返回来,在裴槿青面前坐下。

“言归正传,”裴槿青没有多说废话,直接进入主题,“我已经大致看过了你之前演得角色,实话实说,角色很糟糕,浪费了你的演技。

你演戏是有灵气的,应该平常有认真观察过身边的人事物,有细节体现。

不过,也有缺陷——你又太生活化了一些,少了些匠气。

尽管匠气过多,并不是好事,那会让你的演技像是套用模板一样,可它也不能缺少,镜头前需要你有表现力和张力,有些时候就要夸张化起来,浮于表面,让观众感受得到。

尤其是你饰演的那些角色。他们都是什么人呢,纯粹的反派、坏人;走剧情的炮灰甲乙丙……编剧并他们没有给太多笔墨,镜头也没有多少,本身就限制你的发挥,如果你表演的过于细腻,反而将那些人物需要演出来的感觉弄没有了。”

从包里拿出一本笔记本,递给安黎后,“这里面是我纪录下来的,关于你演技问题的汇总,你先拿回去看看。”

安黎接过来,翻开看了一眼,纪录得非常清晰,“谢谢您。”

裴槿青拿起旁边的保温杯,喝了一口水,笑着摇头,“不用客气,钟先生给了我非常高的薪酬。”

安黎:“……”

还他感动!

裴槿青又笑了下,放下杯子继续说:“另外有一点事,你从现在就要开始做,练台词。

你不是科班出身,其实能有现在的功底已经很不错,但仅仅只是‘不错’,实际上,也就是刚入门的级别。

台词在演戏里极为重要,声音是能够感染人的。

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大量的朗读,诗歌朗诵、散文朗诵、经典戏剧对白、包括文言文。”

两个小时课程结束,裴槿青赶着回家跟妻子吃午餐,安黎抱着他留下的一碟材料,到钟暝的办公室等他。

钟暝虽然买下了华川娱乐,成为空降的新老板,但除了亲自带安黎,其他的事他都没管,而是交给一名他从钟氏调来的经理。

因此他的办公室,并没有人,适合安黎安静地回顾裴槿青跟他讲的内容。

钟暝处理完事情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安黎站在落地窗旁,手里捧着一份文件夹,认真朗读。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是李白的《将进酒》。

钟暝不是演员,不过也知道安黎是在练台词,他没有打扰,放轻脚步进门,在旁边沙发坐下。

安黎一连读了好几遍,找到满意的感觉后,才停下来。

回头看到钟暝坐在沙发上,惊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钟暝递给安黎一杯温水,“喝口水。”

安黎确实渴了。

练习的时候完全投入,一出那个状态,就口感舌燥得厉害。

喝完水,安黎收了文件坐到钟暝身边,偏头盯着他。

“怎么了?”钟暝含笑跟他对视。

“我有一个问题,”安黎竖起食指晃了晃,他的指甲修得圆润,指甲透着健康的粉色,“你请许易天和裴槿青花了多少钱?”

“好奇?”

“相当好奇。”

钟暝又给他递了块杏花酥,没瞒着,满足了安黎的好奇心,“许易天年薪税后八位数,裴槿青一节课50万。”

安黎觉得有点晕。

回过神来,他攥了攥拳头,目光灼灼地看着钟暝,“我会努力赚钱的,一定不会让你亏本!”

钟暝被逗笑了,没忍住摸了摸安黎的头,“没关系,我不差钱。”

安黎忍不住飘了飘。

呜,被有钱大佬罩着真的好爽。

啊啊啊啊。

但是,他还是要努力!

用力拍了拍自己脸颊,安黎眼神越发坚定。

晚上这场《雷雨》,从导演到演员的配置都很高,不少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知名演员,还有两人曾经获得戏剧梅花奖,演技都是数一数二的。

观众中有演员本人粉丝,也有很多因为剧好慕名而来的人,剧院全部坐满。

对着号码找到位置坐下,戏剧还没开始,安黎侧过身,小声跟钟暝说话。

“现场好棒,我感觉到氛围了。”安黎语气藏不住的激动。

他还是第一次到现场观看话剧演出。

感受到耳边传来的温热气息,知道安黎为了压低音量不打扰别人,靠自己很近,钟暝心里欢喜,弯了弯嘴角。

“你喜欢的话,下次再带你来。”

安黎尾音扬了扬,透着喜悦,“好呀。”

没过多久,灯光暗下来,舞台的帷幕也渐渐升起,演员出来了。

……

完整的看完一部话剧,安黎的感受只剩下震撼。

震撼于舞台上演员的表演力,震撼于他们的爆发力,也震撼于他们在长达两个小时里,时时刻刻牵动人心的感染力。

而后,油然生出一股钦佩。

他想,这是演员。

是他所追求的,想要成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