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chapter 28

山海小区,安宅。

安黎的房间挤满了神兽,都焦急担忧地看着静静躺在床上,脸色青白、昏迷不醒的人。

钟暝沉着脸,双唇紧抿,原本便过黑的眼睛,更如泼墨一般,漆黑一片,他坐在床边,轻轻握着安黎的手。

“怎么回事?”

饕餮难得严肃,抱着手臂倚在床头,视线掠过垂头丧气的梼杌和眉头紧锁的混沌,最后落在钟暝身上。

貔貅和宋嘉收回放到安黎身上的灵力,也看向钟暝。

“不知道。”钟暝痛苦地看着安黎,紧了紧握住安黎的手。

安黎的手很冰,感觉不到任何温度。

他其实知道,安黎的灵魂出现了残缺,以至于他的心脏不会跳动,血液不能循环……已经等同于死亡。

“我跟钟暝听到安黎的叫声返回,他已经这样了。安黎身上没有法术的味道,就像是突然之间,灵魂被吞噬了……”混沌替钟暝开口,语气夹杂着颓丧,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无力。

梼杌也说话,“当时我就在安黎身边,可事情发生的时候,没有任何预警,我也什么都没感觉到,他只是去查看那些昏迷的人类,然后就疼得叫出声,我听到抬头,他已经倒在地上了。”

他又气又恼,眼底怒意在翻涌,转身就想往外冲,“可恶可恶可恶,一定是隗魁在搞鬼,我要杀了他!”

宋嘉拉住他,面无表情问:“你去哪里找他?”

穷奇一把把梼杌拉回身边,平日唠唠叨叨的关心口吻换成了严厉,“你还想再被他打伤一次吗!”

梼杌理智回笼,蔫头耷脑地走到床边,目光落在安黎身上,满是担心和自责。

这时,空间扭曲出通道,药兽匆匆走出来。

胡杉他们紧随其后。

四人身上的伤已经全好了,也恢复到最佳状态。

然而这会儿,房间里都是压抑着怒气和杀意的神兽,属于神兽的气息在有限的空间肆溢,他们扛不住气息碾压,身体止不住颤抖,再次颓靡下来。

尤其是年纪最小的何烨,又变成圆滚滚熊猫的模样。

好半天何烨才缓过来,望着床上的安黎,疑惑说:“安黎又受伤了吗?”

“又?”钟暝看向他,神色冰冷,“你知道什么?”

对上钟暝狠戾的眼神,何烨吞了吞口水,把原本想说的那句“你们都不知道吗”咽回去,直接说道:“他肩膀被鬼车抓伤过。”

“对,他被鬼车抓着肩膀飞到半空。”胡杉补充清楚。

听完,钟暝神色一凛,迅速拉下安黎肩膀的衣服,就见安黎刚才还光滑白皙的肩膀,不知道什么时候浮起了黑色印记。

印记像人脸又非人脸,深深烙印在安黎肩膀上,诡异非常。

“这是什么东西?”离得最近的梼杌惊叫了一声。

看到突然出现的印记,所有神兽都变了脸。

“刚才还没有。”貔貅语气笃定。

“这很像巫族的咒术。”药兽低头检查完,摸着自己的白胡须,缓缓开口。

“巫族也参与进来了吗?”宋嘉拧眉。

“不是巫族,”说话的是当康,“我不久前见过他们,他们始终生活在桃源乡,不问世事,而且因为千年来不断跟人类结合,巫族的血统早已经十分微弱,承担不起咒术的反噬。”

九尾狐走到床边,盯着安黎肩膀处的印记看了会儿,望向钟暝,“你有没有觉得眼熟?”

钟暝脸色很差,握着安黎的手猛地收紧,“是猫鬼。”

“猫鬼是什么?”混沌代替其他人,问出声。

“一种咒术,四千年前,我、白泽、安黎、九尾曾经见过一次。”钟暝回忆起来,仍然觉得那是一场残忍至极的屠杀。

而且是悄无声息的。

连他、白泽、安黎、九尾都没反应过来。

那时,人类社会出现第一个王朝。

安黎听闻后,觉得好奇,便拉着九尾狐一起缠着钟暝要下昆仑山去看,白泽正好窥见了一场劫难要发生,准备去阻止,他们就一起出发。

旅途中,他们途径了一个村庄,村庄很大,村民几百个人。

他们信奉安黎,热情好客,十分善良。

那天,正要举办一场春日祭祭典,安黎觉得好玩,想留下观看,他们便决定留宿一夜。

祭礼很热闹,大家围在篝火旁,载歌载舞,欢声笑语,不论老人孩子,满脸幸福。

然而月上中天时,一切却突然按下暂停键,先是孩童接连倒地,接下来便是成年人,最终一个都没幸免,全部死亡。

“我们就看着他们倒地、死亡,什么都来不及做。”钟暝说着,低头注视着安黎,“安黎很生气,我们后面找了很久,才了解猫鬼的存在,却始终不知道施咒者是谁。”

“不是巫族?”穷奇问。

钟暝说:“不是。”

九尾狐忽然说:“小安黎身上这个,不只是猫鬼,比猫鬼更加恶毒。”

视线又回到印记上,九尾狐眉宇间是散不去的忧虑和慌张。

看了许久,他才抬起头,环视一圈后说:“猫鬼其实也属于妖的一种,它是一种死灵,一般来说,是猫灵。实际上,任何灵魂都能被练成“猫鬼”,小安黎身上这个,明显是由多种灵魂炼成,恐怕其中,也包含了人类灵魂。”

“人类灵魂么,”混沌沉声,“果然是有预谋的。”

“钟暝,你逆转时间,也没办法救安黎吗?”宋嘉问。

钟暝掩面摇头,“他被吞噬的部分灵魂,和灵魂上的伤,都没办法修复。”

所有神兽都不说话了。

房间安静下来。

忽然,钟暝想到了什么,眼底放出光亮,“或许有一种方法。”

“是什么?”九尾狐和梼杌迫不及待追问。

饕餮、貔貅、当康、朱雀、混沌也都想到了,他们跟钟暝对视。

饕餮单手搭在貔貅肩膀,眉眼间恢复了些许笑意,“安黎现在虽然是人类,但灵魂仍然是神,他诞生于人类心愿,依靠信仰而活,那么,只要有信仰力就可以了。”

钟暝“嗯”了声,轻轻摩//挲着安黎的手背,垂眸凝视他,“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让安黎被更多人知道,并且喜欢上他。”

晚上八点,微博流量炸了,直接瘫痪。

原因是钟暝空降微博,顶着钟氏总裁的黄V认证,直接表白安黎,与此同时,宋嘉、池当康、凌萧统统站出来,转发了他的微博,并且不客气在线怼他。

宋嘉、池当康、凌萧三家粉丝完全懵圈,吃瓜路人更是摸不着头脑。

@宋嘉V:混蛋,你把头伸过来,给你打掉!//@钟暝V:我的小朋友@安黎。

@池当康V:做好挨打的准备了吗?//@钟暝V:……

@凌萧V:让我先打你一顿。//@钟暝V:……

宋嘉粉丝群: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嘉姐跟钟暝不是朋友吗,居然在微博怼了钟暝,还是特别护短那种!】

【@安黎,这人是谁?】

【重点难道不是钟暝出柜并表白么!那可是从来没有花边新闻的超级年轻帅气的钟氏总裁钟暝啊!他真的好帅啊啊啊啊!】

池当康粉丝群:

【池老师被盗号了么!】

【重点难道不是@安黎是谁吗?!】

【对对对,宋嘉和凌萧都转了那条微博,也为他怼了人啊,这是哪路神仙,居然让三位大佬同时为他开麦!】

【更正一下,是四位,钟暝不是吗?!】

凌萧粉丝群:

【围观暴躁萧哥。】

【有谁看到扒一扒了吗?安黎身份扒出来了吗?他是哪路神仙?】

【[https://bbs……]这个帖子,但……总之自己看吧,我现在非常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微博还在瘫痪,大家便齐聚论坛,扒一扒安黎和钟暝的帖子,已经盖到几百层。

网友个个都是福尔摩斯,安黎的信息很快被扒得七七八八。

看着扒出来的资料,他们很茫然。

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啊这……十八线演员?】

【还没够到十八线吧,三十六线最多了。】

【这个履历……不就是烂片演员吗!!!还都是炮灰那种!】

【谁来告诉我,这个代表作……好吧姑且就当是代表作,全部是雷剧,并且演的都是炮灰N号的人,还没演技,为什么会被钟暝青睐?!!】

【姐妹,人家有颜。】

……

话题刚要被带偏,立刻有更详细的资料被贴上来,包括安黎跟宋嘉、池当康的亲戚关系,以及凌萧跟安家的关系。

陈时航也实名上线,直接发出自己的微电影《无声的呐喊》,证明安黎的演技。

之后,各个自媒体号纷纷转了何晓晓发出来的,话剧《小王子》的排练视频,里面安黎在大家休息的时候仍然在反复练习,声音哑了也还在练台词、练发声。

【这个微电影里的演技,请允许我用上“卧槽”两个字!】

【抑郁症患者演得太真实了,谁说他没演技!!】

【被喜欢是有原因的。】

【是我我也喜欢,这么认真的小孩,很少了。】

【而且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也可以借宋嘉的名气出头,再不然炒作找到家人……但他都没有做,踏踏实实认认真真。】

……

钟暝他们控制舆论,让舆论的走势朝着他们想要的方向走。跟安黎相关的话题,空降热搜第一,挂了一晚上。

第二天清晨,安黎的灵体回归了一半,残缺的灵魂总算得到修复。

哪怕咒术未消,也能压制下去。

大家纷纷用灵力探了探安黎的灵魂,又摸到他恢复正常的心跳和体温,一个晚上的提心吊胆,总算放下一些。

梼杌趴在床边,见安黎还是没醒,担忧问:“安黎什么时候才会醒?”

“快了,”钟暝看着安黎,重复说:“很快。”

更像是在告诉自己。

但安黎仿佛真的听到、也感受到了大家的着急和担心,钟暝的话音落下,被钟暝紧紧握在手里的那只手指尖便动了一下。

钟暝感受到,猛地抬眸,紧紧盯着安黎的眼睛。

安黎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了几下,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