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chapter 22

安黎闹了个大红脸,他旁边陈时航声音也呐呐,“凌导。”

“我知道你,”凌霄没继续刚才的问题,看着陈时航说,“你的微电影我看了,拍得不错,很有潜力。”

陈时航已经缓过来,听见凌霄肯定自己,显得激动,“谢谢。”

凌霄脸上的笑容不减,又看向安黎,“你是饰演郁南的演员,叫安黎对吗?你的外貌很出众,按理来说,会很抢镜,观众容易被你的相貌吸引,忽视故事本身。但我在看的时候,并没有,你演得很好。

看完微电影,我就想见见你。”

他伸出手,“很高兴见到你,安黎。”

居然被凌霄记住了!

安黎努力压下心里的小雀跃,跟凌霄握了下手,“谢谢您的肯定。”

凌霄的神情带着显而易见的温和,“你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吗?”

安黎摇摇头,“我不是,我只是帮时航的忙。”

“那你是哪所学校的学生?”

“安黎不是学生,是演员,未来会成为特别优秀的演员,会非常红。”陈时航插话,再次强调他对安黎的信心。

对好友毫无保留的信任和信心,安黎弯起眉眼,“嗯,我在奔着这个目标努力。”

“那加油,”凌霄笑起来,“你要成为让我觉得‘赚到’的演员啊。”

安黎没想到凌霄突然重提刚才的事,耳朵又烫起来,但他并不露怯,站得笔直,仿佛一棵茁壮生长的小白杨,微微扬起下巴,自信无比:“会的。”

他又强调,“一定会。”

凌霄看了眼腕上的手表,说:“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先走,给我一个你的联系方式吧。”

安黎受宠若惊,迅速从背包里翻出纸笔,写下自己的号码,递给凌霄。

凌霄接过来,“下次见,安黎。”

站在原地目送凌霄离开,等他走远了,安黎和陈时航互相对视,忽然兴奋地抱在一起蹦蹦跳跳。

“啊啊啊啊啊,恭喜你安黎!”

安黎笑容止都止不住,“谢谢你,时航。”

“我们是什么关系啊,你还道谢。”用力拍了几下安黎背,陈时航松开安黎,搭着他的肩膀,“你可是我弟弟!”

这一点,安黎并不承认,“我比你大,我身份证上的日期,是程姨捡到我的那天,那时候我一两个月大了。”

“不管,我就是你哥,”陈时航眯起眼,迅速在安黎腰间的痒痒肉戳了几下,“喊不喊,不喊我继续啦。”

安黎最怕痒,一边笑一边躲,非常倔强,“不要,我才是你哥。”

两人打打闹闹,仿佛回到曾经的校园时光。

玩了一阵,停下来时,陈时航突然问:“安黎,你有想过重新考大学吗?你成绩那么好,也那么喜欢读书,你愿意的话,一定考得上。”

脚下是梧桐落叶,踩上去能清晰听见响声,走向礼堂的路上,人越来越多,在嘈杂的环境里,陈时航的声音依旧很清晰。

“你之前被张立限制,没有办法,但现在不是了,你找到亲人,他们都很厉害,你可以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那封烧掉的录取通知书,是你一直的遗憾不是吗?”

安黎放在口袋里的小指蜷了下,垂下眼睛,沉默地盯着自己脚尖。

陈时航看着他。

安黎最终也没回答。

陈时航轻叹了声,抓了抓头发,自己提了不该提的事了。

“礼堂到了,我们进去吧。”他主动转移话题。

“好。”安黎点头。

因为校方请了凌霄做总评委,本来简单的校园微电影大赛,万众瞩目起来。

凌霄虽然只是导演,但他本身也是发光体。

他的履历太漂亮了,二十岁就拍了第一部电影,票房破了二十亿,电影豆瓣评分9.0,真正意义上的口碑票房双丰收。

同时,他也拿下那年华表奖的优秀导演。

此后,他又接连导演了几部作品,无一例外成绩都非常好,甚至捧出好几个影帝、影后。

他被冠于“天才”的称谓。

再加上本人也非常帅,身高腿长,身材比例非常好,如果愿意自己出镜,分分钟红透半边天,圈了很大一批粉丝。

偌大的礼堂都是人,座位坐得满满的,还有很多坐不下的人,在角角落落站着。来人里很多都是外校的,有粉丝,也有媒体,都是来看凌霄、报道凌霄的。

安黎跟着陈时航穿过人群,走到礼堂的最前面,那是学校给入选的学生安排的座位,他们一起坐下。

安黎一坐下,就察觉到有目光落在他身上,在打量他。

并不是好奇或者观察,是带有恶意的。

他对不友好的目光,特别敏感。

他转头,就看到距离他不远的一个男生正盯着他,眼神尖锐,不屑写在脸上,还有口型说了两个字:“死gay。”

??

这人是谁?

“那是谁?”他小声问陈时航。

陈时航看过去,翻了个白眼,“是个垃圾,叫钱云飞,之前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有权,差点强要了一个女生,被我揍了一顿。

他奈何不了我,又碍于我手里证据不敢动我,估计看见你跟我关系好,也迁怒到你身上了。”

看清钱云飞又骂了句脏话,陈时航恼了,挽了挽袖子,把手露出来,他飞快对安黎说一句“等我一下”,就站起来。

安黎眼疾手快抓住了他,“别去。”

“但是——”

他还没说完,钱云飞的声音突然响起:

“郑老太是要笑**么,胖成那样还穿一身旗袍,肚子的肉都挤成一团了。”

“张燕那丑八怪,别笑了,老子眼睛要瞎了。”

“王悦的腿不错,可惜裙子太长了,不穿最好,以后找机会玩玩。”

……

所有人震惊地盯着钱云飞,礼堂鸦雀无声。

只剩下钱云飞一个人的声音。

安黎:“……”

陈时航:“……”

“他在干嘛?”安黎一脸莫名其妙。

陈时航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低声回答:“不知道,可能在自炒,毕竟今天来的媒体有点多,他想火?”

其他人终于陆续回神。

与此同时,离他最近的一个老师一个箭步上去,捂住他的嘴,另外两个老师也赶到,拖拽着他,要把人带走。

结果钱云飞反抗地厉害,甩开老师的手,更大声地囔囔:“你们干什么,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

是谁?

在场媒体都竖起了耳朵。

“啪”地一巴掌,打断了他的话。

校长目光凶狠地站在他面前,“清醒了没!”

钱云飞捂着脸,一脸懵,“你打我?!”

他又环视周围,“大家干嘛都……”

忽然,记忆回归,他想起之前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冷汗瞬间浸透全身,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双脚发软。

而后眼前一黑,他整个人载了下去。

凌霄收回视线,轻哼了一声,眼底没有一点温度。

他又淡淡地扫了眼舞台旁边。

躲在那里的三只妖怪抖了抖,迅速搬出钟暝自救,“是烛龙大人让我们来保护安少爷的。”

感觉压力消失,三人才放松下来。

呜呜,睚眦大佬吓死妖了!

看着晕倒的钱云飞被带走,安黎有点好奇他未说完的话,转脸问陈时航,“他爸是谁?”

陈时航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一个名字。

安黎默默震惊了许久,才唏嘘说:“又一个被儿子卖了的官。”

“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活该。”陈时航显然了解更多,但说完这句,没再继续评价其他。

安黎没有那么八卦,陈时航点到即止,他也没再继续询问。

他换个姿势坐好,“最后一轮评选要开始了。”

陈时航点头,“对,期待我们拿第一吧!”

……

评选结束,从礼堂出来,已经是傍晚。

太阳成了暖橘色,火烧云染红了半边天。

毫无悬念,陈时航的《无声的呐喊》拿下了第一名。

“晚上一起吃饭吗?我请客。”并肩走在出学校的路上,陈时航开口。

外面风大,安黎拢了拢外套,“不了,我没给家里打电话,他们已经做了我的饭。”

陈时航听了话,也不勉强,“那就下次吧。”

吃过晚饭,安黎拿着车钥匙,打算去钟暝家,把车还给他。

九尾狐想跟着去,被拒绝了。

安黎一个人出门。

虽然是第一次去钟暝家,但钟暝之前特地把路指给他看过,他记得清楚。

几分钟后,他把车停在了钟暝家门口。

从车上下来,他望着眼前的大片花田,几乎走不动路。

钟暝家的花园,近距离看,比远距离更大、更漂亮,花种很多,有不少安黎也叫不出名字。

他应该早点来看看的。

这么想,安黎忍不住蹲下来仔细观察。

“安黎。”

忽然,好听如大提琴般的嗓音响起,安黎抬起头,看见钟暝站在不远处,光线投掷到他身上,勾勒出了他俊美的轮廓。

他专注凝视着自己,笑意在眼底晕开。

安黎站起来,觉得自己又被美颜暴击了一次,心跳都加快了。

“我是来还车的。”他把钥匙递给钟暝。

钟暝随手把钥匙抛给旁边的一个佣人,又邀请说:“要不要进来坐坐?”

“好呀。”安黎没拒绝。

走在钟暝身边,安黎好奇地打量四周,虽然是跟家里一样的中式宅院,但风格并不同,里面的装潢,显得更加现代化很多。

到客厅,钟暝让安黎坐下,自己去了躺厨房,端着几碟饼干和糕点出来。

“尝尝看。”在安黎对面沙发坐下,钟暝期待地注视他。

安黎:“?”

“是我做的,明天想用来招待你的,”钟暝说,“我们不是约好,你明天来我家,我给你做一顿饭吗?”

“这是你做的!”安黎睁圆了眼睛。

他面前的饼干烤的焦香四溢,色泽金黄;糕点造型精致,还灵巧地捏成了小猫、小狗、小兔子之类的动物形象。

比家里的管家爷爷和外面店里做得还好看。

钟暝是按照曾经安黎喜欢的口味做的,却不知道现在安黎有没有改变,“你先试试,觉得甜了淡了告诉我,我再重新调配料比。”

“嗯!”

安黎拿起一块饼干放入嘴里,奶香和淡淡的焦香瞬间盈满口腔,不甜也不淡,刚刚好。

然后,又试了其他几种糕点。

全部试了一遍,他朝钟暝竖起大拇指,“超级好吃。”

“你喜欢吗?”钟暝问。

“喜欢啊,非常喜欢。”安黎又吃了一块糕点,腮帮子鼓起来,含糊说,“你这个手艺,出去开店都可以了,要是邀请米其林的评委来吃,还能评个星呢。”

“我不会做给别人吃的。”

安黎微微怔愣,下意识抬头,对上钟暝那双灯光下显得温润又温柔的眼眸,听见钟暝又说:“你是特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