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chapter 27

拥抱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梼杌打断。

梼杌正好落在安黎和钟暝身边,见他们在拥抱,便蹲下来,双手托腮,睁大眼睛盯着他们。

安黎:“……”

一张十几岁小孩的脸欺骗性十足,尽管知道他的年纪或许比自己还大,可安黎还是有一种带坏小孩子的错觉,非常不好意思地从钟暝怀里退出来。

“你是?”他弯下腰问。

“我是梼杌哦,就是四大凶兽之一。”

说着,梼杌站起来,手背在身后,蹦到安黎面前,“你会怕我吗?”

“为什么要怕你,”安黎笑起来,“你打倒鬼车,救了我啊。”

“救你的是钟暝啦,最开始那一剑是他挥的,不过鬼车确实是我打败的,”梼杌因为安黎的话有点高兴,大大的眼睛看着他,“那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安黎没犹豫点头,“可以呀。”

梼杌嘴角翘高,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往钟暝方向丢了个嘚嘚瑟瑟的眼神。

钟暝:“……”

变回人身,胡杉、涂梅、余荣浩互相搀扶,灰头土脸来到钟暝面前,垂着脑袋认错,等惩罚降临。

但,预想中的惩罚并没有到来。

一阵干净、精纯的灵力拂过他们身上的伤口,进入他们身体,钟暝的声音响起,“你们做的不错。”

胡杉、涂梅、余荣浩惊讶抬头,就见钟暝一拂手,空间弯出一条通道。

“你们去找药兽。”钟暝说。

他们怔了片刻,随之而来的是惊喜,药兽能治任何病症,只要灵魂还在,即便已死,也能将其拉回来。

连忙恭恭敬敬朝钟暝行了个礼,“多谢大人。”

钟暝平淡地“嗯”了声,目光转向旁边努力半天也恢复不了人形的何烨,一小股灵力送到他身上,帮助他恢复人身。

而后,又说:“你也去。”

何烨没想钟暝会出手帮自己,抱大腿成功的喜悦让他登时忘了身上的疼痛,激动不已,“谢谢大人!”

他屁颠颠跟上胡杉他们,到入口处,他回头对安黎挥挥手,“下次见呀~”

“等等,”安黎叫住他们,真诚道谢,“谢谢你们救了我。”

余荣浩受宠若惊,差点把私下才叫的‘老板娘’喊出来,“老……小少爷不用客气,是我们该做的,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你。”

“是的是的,你不用道谢呀。”涂梅跟着说。

“我们只是听大人的吩咐。”胡杉最后说。

他说完,余荣浩和涂梅都看他,悄悄为他竖起大拇指:帮老板刷了一波好感,优秀!

胡杉推了推眼镜,深藏功与名。

何烨摆摆臂,“不客气不客气,我们是朋友嘛,你是凡人我是妖啊,虽然不够厉害,但也比你厉害一点点。”

安黎:“……”

“还是要谢谢你们。”他坚持。

几人对视一眼,终于点了头,然后走进通道,身影消失。

安黎虽然已经接受神兽和妖怪的存在,可看着空间扭曲出通道,又消失不见,还是惊得稍稍长大了嘴巴。

他忍了忍,没忍住,还是跑过去,左左右右绕了半天,什么都没找到。

回到钟暝身边,他又好奇,“你还会什么?”

想到什么,他对钟暝勾了勾指头,示意他弯腰,把耳朵凑过来。

钟暝眼神宠溺地看着他,弯下腰。

“你能变钱吗?”安黎压低声音,笑眯眯的,“点石成金什么的。”

“理论上可以,但不能做,”钟暝好笑,“天地是有规则的,我们其实不能干预太多,例如人类的生老病死。”

安黎点点头,“明白了。”

“除了你们以外,还有其他神兽吗?”化身好奇宝宝,他掰着手指数,“例如貔貅、麒麟、凤凰、白泽、饕餮、混沌这些?”

“有。”钟暝说。

安黎眼睛亮起来,“都是谁?”

顿了顿,又说:“能说吗?”

钟暝没说话,只是冲他露出温和的笑容。

见状,安黎没再追问,他抬起头,望了眼黑云未散的天。

虽然鬼车已经**,但是整座山林,还笼罩在浓浓雾气里,温度低得厉害,四周也十分寂静,除了他们的声音,没有其他响声。

仿佛他们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

拢了拢外套,把手收进口袋,安黎下意识又往钟暝身边靠了靠,“这些,要怎么办?”

“这是人类的法术,要找出阵源所在,我学的不够精,得等一个人来。”

见安黎冷,钟暝脱了外套,披在他身上,自己只穿了一件毛衣,随后又给他送了点灵力,“我先送你回去?”

大家躺了一地,尽管钟暝说他们没事,但他们没醒,安黎不放心,“不用,我留下来。”

“你的衣服……”他又要把衣服还给钟暝。

“我不冷,”钟暝唇边抿开了笑意,“我是烛龙啊。”

安黎确定一样,伸手碰了碰钟暝,触到的皮肤一片火热,他才微微颔首,好好穿上钟暝的外套。

梼杌无聊,四处乱转,最后扛起一台摄影机,安黎吓一跳,赶忙阻止,“这个不能玩,里面有重要的数据资料。”

“好吧。”

梼杌扁扁嘴,拉着安黎的手,“那你陪我玩。”

安黎没拒绝,“好啊。”

尽管觉得时机不对,而且应该再紧张一点,可他知道钟暝在身边,伸手就能碰到,就一点也不害怕。

他拉着梼杌,走到旁边一个石头坐下,“你想玩什么?”

“手机游戏吧。”梼杌戳戳安黎手臂,叹了口气,小声嘟囔,“你现在只是人类呢,什么都做不了。”

安黎没听清楚,只模糊听见几个字,“什么人类?”

钟暝插过话,“他喜欢打架,你是人类,不能跟他打。”

“唔。”梼杌看了眼钟暝,顺势说,“人类特别麻烦,很弱小,受点伤就会死,我不想你死。”

安黎:“……”

所以果然是凶兽吗!爱好居然是打架!

手机没办法联网,电话也打不出去,但玩玩单机还可以。

安黎点开消消乐,跟梼杌你一局我一局玩起来,钟暝也坐在他们身边,筑起结界,挡掉肆虐的阴气和妖气。

趁着梼杌在玩,安黎托着腮,问钟暝,“我们要等谁?神兽?妖怪?道士?”

“混沌。”钟暝没隐瞒。

“是凶兽啊,”安黎偏头,瞅了下梼杌,扯了扯钟暝的袖子,示意他过来一些,然后自己也凑近,贴在他耳边,“混沌是不是也小小一只?”

钟暝勾了勾唇,没告诉安黎,他们听力很好,就算他说得特别小声,梼杌同样听得见。

他享受安黎靠近他,跟他说起悄悄话的感觉。仿佛他们间拥有共同的小秘密,自己在对方的心里,更加被重视。

同样贴近安黎,在他耳旁轻声说:“不是,只有梼杌是例外。”

温热的呼吸打在自己耳廓,如同大提琴般低沉、柔和的声音响在耳畔,安黎呼吸一滞,控制不住地,热意浮上脸颊。

捂住耳朵,又往后退开,他不好意思看钟暝,视线落在前方。

努力压下自己过快的心跳和对钟暝的喜欢,他转移注意力,“混沌是什么性格?”

“他是个大坏蛋!”梼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游戏玩过了,把手机还给安黎,继续吐槽,“混沌很烦人,每次都把我拎来拎去,欺负我个子矮,然后他还爱告状,害我零花钱减了大半,被饕餮骂了。”

转脸看向钟暝,“幸好钟暝不小气,我的生活质量才没减小,打赏的排名也没掉下去!”

安黎嘴角抽了抽,“打赏排名?”

不是他想的那种吧?

“直播间啊,我是第一名,甩开第二名好几百万!”钟暝抬抬下巴,一脸骄傲。

安黎:“……”

他支持混沌告状,支持饕餮减零花钱,这就是不知赚钱辛苦的熊孩子!

“所以,你给他多少零花钱?”安黎问钟暝。

“两千万。”钟暝说。

安黎:“…………”

有钱人好任性!

“梼杌,看来你对我有很多不满啊。”

突然一个声音从上方传来,安黎抬头,看见一个穿着一身白的男人站在半空中,脚下是虚无空气,可他如同在平地,还走了几步。

对方仍然长得很好看,但安黎最近看得多,确实有点免疫了,所以没有特别惊艳。

视线对在一起,安黎注意到他茫然了一瞬,眼底浮起惊讶。

“安黎?”

安黎歪了歪头,“你认识我?”

落在地上,几步走到他们面前,混沌看了会儿安黎,目光落到钟暝身上,跟他对视。

两人用灵力交流。

混沌:[怎么回事?安黎怎么在这里!你身份暴露了?]

钟暝:[安黎出事,我和梼杌赶过来,他知道了。他也知道你的身份,但不知道其他人,别说漏。]

两句话,交流结束,混沌重新看向安黎,“嗯,我知道你,钟暝提过。”

“哦。”安黎朝他笑了下,“你好。”

混沌也对他笑了。

“好了,先做正事。”钟暝站起来,对安黎说:“我跟混沌去找阵源,你和梼杌待在一起,记得别离开他身边。”

又吩咐梼杌,“保护好安黎。”

“我知道,你们小心。”安黎敛了敛神色,郑重说。

钟暝轻轻摸了下安黎的头发,“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回来。”

……

钟暝他们走了以后,安黎就没心情继续玩了。

坐着数了会儿数字,他跳下石头,又跑回昏迷的大家身边,再次挨个检查一遍,刚要站起来,突然肩膀一阵钻心彻骨地疼。

疼意从两个肩膀,迅速蔓延全身,最后汇集在头上,安黎只来得及叫一声,就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