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chapter 36

混沌所说的麻烦,并不单指隗魁出乎他们意料的强大。

还有C市现在的情况。

他说完以后,房间顷刻间安静下来,气压极低。

托着下巴,混沌又盯着镜子里的几个阵法许久,缓声说:“这五个阵法,我只是了解,但要怎么破除,我需要费点时间研究。”

“这五个阵法,是相互联系的,”安黎将视线从镜子上收回,投向混沌,“对吗?”

混沌看一眼安黎,“对。”

他更详细地说明:“这五个阵法,环环相扣,必须要同时解开,单解一个没用,需要先找到主阵,还有,隗魁是用什么为媒介,设下的阵法。”

“什么媒介?”梼杌满脸困惑。

走到落地窗,混沌眯着眼看外面的天,“能瞒住我们,恐怕这个媒介并不普通,或许跟神有关系。”

钟暝说:“神格。”

“只有神格作为媒介,才有办法设下这么大的阵法,还能遮住我们视线,误导我们。我们的力量,只会被神克制。”

混沌收回目光,沉吟了会儿,说:“恐怕是。”

安黎眉头锁得更紧,“如果是神格,你们没办法破阵。”

“所以我才说,麻烦了。”混沌回到沙发坐下,难得焦躁。

现在唯一的神,只剩下安黎。

然而安黎灵体还没完全回归,身体仍然是人。

“阵法的事,先放到一边,等凤凰和白泽过来再商量,”钟暝提起刚才片场的凶杀案,“今天安黎碰见的杀人事件,大概是养鬼的一环。厉鬼可以靠吞噬鬼魂养成,但要成为真正强大的厉鬼,还需要杀人。

杀得人越多,身上戾气越重,越难度化,也会越发厉害。”

安黎低低“嗯”了一声,猜想得到证实,很容易推出这个结论。

想到穷奇和涂梅他们提到的聚集了数以万计鬼魂的“恶鬼窟”,他严肃沉下脸,那么多恶鬼如果倾巢而出,后果不堪设想。

“当务之急,要先处理那些厉鬼。”安黎抬起头,认真说道。

“嗯。”在场的神兽赞同。

“那走吧。”

貔貅说着站起来,又看向安黎,跟安黎说话时,语气自然变得慈爱:“钟暝留下来保护你。”

安黎其实也想去,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是普通人类,抵挡不了鬼气不说,还需要他们分神来保护他,会拖后腿,到底没说出来。

他仰起脸对貔貅笑笑,“爸爸你们要早点回来,晚上我们吃火锅。”

揉了揉安黎的头发,貔貅温和说:“好。”

饕餮站在旁边,等他们父子互动完,张嘴报了几家店名,给出究极吃货建议,“这几家火锅的味道最正宗,你随便选一家定位置,等我们回来。”

安黎记下了店名。

梼杌动动胳膊踢踢腿,两手交握,关节咔吱咔吱地响,满脸兴奋。

虽然鬼的味道很难闻,但他好久没能痛痛快快打一架了,能打得过瘾,味道什么的,他可以克服。

“走吧!”他回头,迫不及待催促。

穷奇拉他帽兜,操老妈子的心,“去了别莽撞地冲,我粗粗看一遍,那里有不少活了几百甚至上千年的厉鬼。

也不知道隗魁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挖出来的。

总之,你小心一些。”

梼杌把自己帽兜扒拉回来,嗯嗯嗯地点头,至于有没有真的听见去,只有他知道。

貔貅目光瞥向钟暝,钟暝对他点了下头。

他这才放心离开。

……

他们离开后,安黎又让余荣浩他们三只妖去休息。

房间就只剩下安黎和钟暝两个人。

安黎垂下眼,盯着自己手,五指张开又收紧,没有一点力量。

他郁闷地抿了会儿唇。

“要不要睡一觉?”钟暝捧起安黎的脸,指腹很轻地揉开他皱紧的眉头,专注地凝视他,“等你醒了,他们就回来了。”

安黎摇摇头。

他往钟暝身边靠了靠,然后歪下头,枕在钟暝的肩膀,视线落在窗外,外面的雾越来越浓,能见度低得厉害。

过一会儿,他突然开口:“死了好多人。”

声线是沉重的嘶哑。

揽住安黎,钟暝侧过脸,轻轻吻了下他的额头,“我们会杀死隗魁的。”

安黎点头,柔软的发丝擦过钟暝的脖颈,钟暝心里柔软成一片,他更紧地搂着安黎,“乖。”

鼻尖嗅到的都是钟暝的气息,温暖又安心。

安黎忽然觉得困意袭来,缓缓闭上了眼。

但下一秒,他又猛地睁开眼,困倦消失地一干二净。

坐直身体,他偏头看钟暝,刚要说话,钟暝就起身将他挡在身后,肌肉绷紧,瞳孔漆黑如墨,目光紧紧盯着前方。

空气仿佛凝固。

钟暝眼睛盯着前方不动,指头迅速动了几下,在安黎的周身筑了一个结界,又在房间外也部了结界,将房间与酒店隔绝开。

做完,他飞快对安黎说:“来了。”

话音落下,客厅正中间忽然亮起一个阵法,面容吓人的厉鬼、魍魉鬼魅源源不断被传送过来,很快铺满整个房间。

只剩下钟暝和安黎身边,无法靠近。

原本开着暖气,温暖如春的房间,气温骤降,直逼零下。

鬼气四溢,房间里的植物,迅速枯萎,再无半点生机。

传送的阵法还未停止,遍布房间的鬼怪也没动,似乎在等一个指令。

它们只是垂涎地盯着安黎。

钟暝仍然直勾勾盯着那阵法。

顾及到住在酒店的几百人,钟暝无法直接带着安黎离开。

他一离开,他在感受到鬼气瞬间部下保护酒店的结界便会消失。一旦结界消失,几百人会瞬间沦为恶鬼的食物。

终于,阵法即将停止,最后两只鬼走出来,其中一只鬼面獠牙,高接近三米,它低头看着安黎和钟暝,咧了咧嘴,面目可怖。

看到最后走出来的鬼,钟暝脸色难看。

安黎也变了脸。

“城隍和阎罗……怎么会?”

“它们已经不是曾经的阎罗和城隍,堕落成了真正的鬼。”钟暝眼神一沉,神兽的气息铺天盖地涌出。

离他们最近一圈的魍魉来不及反应,便尽数化作灰烬。

掌心凝出一柄长剑,钟暝回头对安黎安抚地笑了下,又温声说:“别怕,我会保护你。”

安黎信任钟暝,他看着钟暝,“嗯,我不怕。”

钟暝在他身边。

他很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