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11. chapter 11

直到吃完饭,跟陈时航、陈时年分别,安黎还有些恍惚。

宋嘉是他表姐!

他喜欢的偶像,是自家亲戚啊!!

幸福的泡泡笼罩全身,安黎觉得身体轻飘飘,马上就能原地起飞。

泡泡被人戳了几下,安黎终于回过神,“时航?”

“嗯啊,你终于回神了,”陈时航收回戳他脸颊肉的手,“后天我来接你,微电影差不多要准备拍了。

你读完剧本了吗?”

“读完了,你写得很好。”安黎想到《无声的呐喊》的剧本,真心感叹。

想起什么,又说:“我搬家了,以后就不住这里了。”

陈时航点点头,替安黎开心,“很好啊,我本来就觉得,你应该换一个地方住,这里太偏,治安也不怎么好,你工作关系又总是需要走夜路。

你新家地址在哪里?给我一个,到时候我直接过去。”

“山海小区,”具体门牌号安黎忘了,他转脸问貔貅,得到准确地址后,继续说,“52号,安宅。”

刚才一顿饭,陈时航已经大致了解一遍貔貅、九尾狐、钟暝的身份,所以对这个地址,没觉得惊讶,“好,我记住了。”

他又看了会儿安黎,“那后天见。”

陈时年站在弟弟旁边,等他跟安黎说完话,才开口像以往那样叮嘱安黎,“天气转凉了,记得添衣服,照顾好自己。我们走了。”

“我会的,”安黎抬手对他们做“拜拜”,“下次见。”

“还有一件事,”走几步陈时航又跑回来,勾住安黎肩膀,小声说,“见到你表姐,记得帮我要张签名!”

安黎拍拍自己胸口,“一定。”

站在原地目送陈时航和陈时年,直到他们的车子汇入车海,在前方路口拐弯消失,安黎才收回目光,“我们也走吧。”

“小安黎,你跟他们关系很好啊。”九尾狐走在安黎身边。

“他们很照顾我,读书的时候,时航总会给我带水果,带牛奶,带早餐,有好吃好玩的,他都会多给我带一份,他大半的零花钱都花在了我身上。

时年哥会给我补课,给我买习题册,请我吃饭,叮嘱我注意身体……”

回忆起曾经相处的点滴,安黎笑起来,“他们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也是重要的亲人。”

貔貅轻轻摸了摸安黎的头,“他们都很喜欢你。”

安黎仰起脸,“那他们以后能来家里玩吗?”

“可以,我很欢迎他们。”

安黎满足地弯起了眼,两手背在身后,玩心大起,孩童一样踢起了路边一颗小石子。

“对了,微电影的事,我还没跟你说过。”石子滚远了,安黎转头,言简意赅对钟暝说:“时航报名了他们学校的微电影大赛,请我当主角,我能拍吗?”

本来他是准备瞒着张立偷偷拍的,反正张立不管他,而且像这种校级的比赛,张立本身也不会去关注。

但现在他的经纪人换了,陈时航还当着钟暝的面提到这件事,那就得拿到许可了。

钟暝走到他身边,低头看他,“是什么题材?”

“抑郁症。”安黎说:“讲一个抑郁症患者的经历与自我救赎,就我一个人演。”

他停下脚步,“所以,我能演吗?”

钟暝停在车边,为他拉开车门,望着他的眼神温和,“你有最大的自由和选择权,只要是你想做的,任何事都可以。”

“你这样,可能会亏的。”安黎歪了下头,露出唇边甜甜的梨涡,“万一我恃宠而骄怎么办?”

钟暝笑了,目光如温柔的夜色倾泻下来,落在他的脸上,“我倒是希望,你能恃宠而骄,任性一点。”

安黎怔了一瞬,耳根悄悄发烫。

抬手摸了摸耳朵,他小声说:“就很犯规啊。”

钟暝佯装没听见,疑惑地“嗯”了声。

安黎连忙摆手,“没什么。”

紧接着附带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就哒哒哒越过他上车,冲他招招手,“走吧回去了。”

钟暝勾起嘴角,摇了摇头。

他的小少年,越来越可爱了。

第二天一早,安黎的房门又被钟暝敲响。

揉着眼睛,翘着几戳头发,穿着印着海绵宝宝的卡通睡衣,安黎站在门口,嗓音带着刚睡醒的轻哑和软糯,“你今天也不上班吗?”

“我是来接你的。”钟暝倚在门口,视线在安黎的睡衣上转了一圈,笑意更深了些。

注意到钟暝的笑,安黎觉得耳朵又烫了起来。

“保持童心很重要!”他认真强调!

咳了一声,他又迅速转移话题,“你要接我去哪里?”

配合的把话题转开,钟暝说:“我给你找了一个新经纪人,今天要跟他签约。另外,给你上表演课的老师已经找好了,约了十点在华川见面。”

安黎一听,眼睛亮了亮,有些迫不及待,“你等我一下,很快。”

话落,就飞快跑去洗漱换衣服。

因为要见表演老师,安黎选了一套偏正式的小西装,轻佻的粉色穿在他身上,反而衬得皮白貌美,脸蛋越发精致。

钟暝看着他,给他竖了竖大拇指,满眼的惊艳。

安黎抖了抖小尾巴,仰首挺胸,十分开心。

……

华川娱乐。

踏进公司大门,安黎就察觉到了四面八方涌过来的视线,羡慕的,嫉妒的,惊艳的……各种目光都有。

被这些视线包围,安黎并不在意,眼神都没分他们一个,继续跟钟暝说话。

钟暝听得到所有人的声音,包含恶意揣测的话语,他听得清清楚楚。

跟安黎说话的同时,他的视线掠过了角落几个说安黎坏话,对安黎的恶意满得要溢出来的人。

他的眸色冷了冷。

神兽的怒意,凡人怎么受得了。

几人几乎是同时抱着手臂搓了搓,牙齿开始打颤。

然后头重脚轻,站都站不稳。

还特别想吐。

安黎余光扫到他们弯着腰干呕,看了过去,“他们怎么了?食物**吗?”

“可能吧。”钟暝语气冷淡。

“那得赶紧叫救护车才行。”

安黎说着,拿出手机要打电话,被钟暝拦住,“不用你打,席煖会处理的,不用担心。”

安黎信任钟暝,听他这么说,便收了电话。

“走吧。”钟暝说。

安黎点头,跟他并肩。

很快,他们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坐着一个戴着金色边框眼镜的男人,三十岁上下,穿着正式的西装三件套,半长的头发扎在脑后,露出饱满的额头和帅气的脸。

看清男人的长相,安黎微微睁大双眼,“许易天?”

钟暝一怔,“你认识他?”

“不是,是听过他的名字,他是经纪人里的传奇人物,”安黎仰起脸,受宠若惊地看着钟暝,激动又欣喜,“你居然把他请来了!”

钟暝忍不住摸摸他的头,温和的目光静静看着他,“你值得最好的。”

许易天莫名觉得被虐了狗,咳了两声,提醒了下自己的存在,“既然你认识我,那我就不做介绍了。”

他站起来,朝安黎伸手,“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安黎看了看钟暝,钟暝朝他笑,他便也笑起来。

上前一步,他握住许易天伸出的手,“我很荣幸。”

许易天重新坐下,“我听说,你准备先上表演课?”

“对。”安黎在他对面坐下,钟暝坐在安黎身边,没有打扰他们讲话。

安黎神色认真,“我想做演员,做一名好的演员,所以想先学习。这两年我虽然都有演戏,但都是人物形象单薄、简单的角色,而且我不是科班出身,尽管也在自己摸索、学习,可能力还是不足……”

静静听完安黎的话,许易天双手交叠,注视着安黎,“我有一个建议,你有没有兴趣,参演一部话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