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16. chapter 16

钟暝差点以为自己幻听。

他看着安黎,怔了好一会儿。

“不拍吗?”等了十几秒,钟暝都没开口,安黎站起来,理了理卫衣下摆,有些失望,“那我们走吧,也差不多到时间上课了。”

“要拍。”

抓住安黎的手,钟暝说:“我只是过于惊喜,没反应过来。”

安黎不解:“嗯?”

钟暝垂眸,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带着满满愉悦,笑意止不住在眼角晕开,“我是第一个啊。”

安黎更加不明白了,但他看得出来,钟暝很开心。

那就可以了。

“拍照吧。”

安黎说着,走向旁边带着小孩的一家三口,笑着跟他们说了一会儿话,把手机递给他们。

走回来,他站在钟暝身边,肩膀贴着钟暝肩膀,察觉到钟暝的目光,他仰起脸,“看镜头呀,别看我。”

钟暝应了声,随即稍稍往后退了小半步,让安黎的位置可以靠前,而后手绕过安黎后背,搭上安黎另一侧肩膀,形成半拥抱的姿势,“这么拍吧。”

朋友之间勾肩搭背很正常,安黎没有想多,反而又往钟暝怀里靠了靠,找到更合适的角度,然后冲镜头比了个剪刀手,笑容灿烂。

他们背后是大片盛开的花田,阳光投掷下来,落在他们身上,为他们镀上了一层暖色,画面美好,仿若画卷。

随着不远处一声“要拍咯”落下,照片定格。

……

下午,所有在钟氏工作的妖怪都收到了一张微信名片推送。

推送人:席煖。

哦,烛龙大佬的特助。

卧槽,加加加加,立刻申请加好友!

等一众妖成功加上微信,认真去看自己加的人是谁,认出钟暝以后,差点丢了手机,原地升天。

胆子小点的,以为自己做错了事要被惩罚,已经缩在厕所隔间变回原型,思考走下水道逃走的可能性。

但很快,他们又收到席煖发来的群发消息:[去看朋友圈。]

妖怪们愣了半天,终于明白过来,战战兢兢又带着膜拜的心情点开了大佬的朋友圈。

然后,他们看见了一张合照。

嗯?

嗯?!!

懂了懂了,原来大佬也不例外,会想秀恩爱的!

战战兢兢没有了,愁眉苦脸也没有了,妖怪们化身点赞机器,刷刷一排赞,顺便狂吹彩虹屁,什么“天造地设”、“天生一对”、“佳偶天成”、“天作之合”全部用上,恨不得当场来本成语大全。

与此同时,神兽、凶兽、妖兽们也刷到了钟暝发在朋友圈的合照。

这是炫耀!

赤,果果的炫耀!

朱雀和凤凰还没办法回来,见不到安黎,气得直接在微信群里跳起来,艾特钟暝飚了一百句国骂。

九尾狐狐假虎威,暗戳戳插在里面,骂上一两句。

钟暝一点也不气,神清气爽,并且甩出一句:[是安黎主动邀请我合照的,我是第一个呢。]

当康:[呵。]

药兽:[呵。]

凤凰:[呵。]

朱雀:[呵。]

獬豸:[呵。]

貔貅:[晚上打一架吧。]

饕餮:[我支持,@貔貅我站你赢。]

混沌:[@貔貅,尽全力,狠狠打!]

梼杌:[要打架吗,我要看我要看!]

穷奇:[@梼杌,小孩子不能熬夜,你要早睡,另外@貔貅@钟暝,请不要打得过火,善后很麻烦的。]

对于大家十分明显的吃柠檬行为,钟暝选择摁灭手机。

抬起头,他继续看着不远处正认真听裴槿青讲课的安黎,嘴角扬起,眉眼写满了温柔。

进入十一月,气温降得厉害。

安黎裹着厚冬衣,从开着暖气的车上下来,剧院门口空旷,迎风刮来一阵寒风,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钟暝走到安黎面前,替他挡住寒风,又将一个暖手宝放到他手里,“充满电的。”

与此同时,他的指尖轻轻碰了下安黎的皮肤,施了一个小小的法术,调节他身体的温度,不会再觉得冷。

安黎捧着暖手宝,感觉到暖意沿着触碰暖手宝的掌心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寒冷消失,整个人都温暖起来。

他将暖手宝握得更紧,因为冷忍不住缩起来的身体重新舒展开。

“那我进去啦。”他朝钟暝摆摆手。

爬上阶梯,安黎又回头,发现钟暝手插在口袋,仍然站在原地目送他。

见他回头,钟暝对他浅浅笑了下。

安黎微微一怔,下意识也笑起来。

两人没说话,也没有动,互相望着彼此,气氛有些微妙的暧昧。

忽然一道声音打破了寂静,“安黎,你站那干嘛,不进去吗?”

是饰演小王子的曹安轩,他刚从剧院出来。

“马上要进去了。”

安黎转头看他,问:“你怎么出来了?”

“去买些热饮,今天剧院不知道怎么回事,暖气好像坏掉了,温度上不来,一直很冷。”

“你一个人,拿得了吗?”

“应该可以吧?”曹安轩抓了抓头发,又按了按太阳穴,“大家都在忙,我是因为不太舒服,想出来走走。”

安黎皱了下眉:“不舒服吗,要不要我陪你先去趟医院?”

“不了,没那么严重。”

“那我跟你去买热饮吧,你不舒服的话,一个人不太好。”

曹安轩这次没有拒绝,“麻烦你了。”

安黎摇摇头,“小事。”

等他们从台阶下去,钟暝走过来,目光从曹安轩身上掠过,回到安黎身上,“怎么了?”

安黎说:“去买些热饮。”

“那我送你们。”

钟暝走在安黎身边,用灵力为安黎筑了一道透明屏障,防止被曹安轩身上堕落妖物的气息染到。

他问曹安轩,“你不舒服?”

钟暝的身份,整个团队的人都知道。

曹安轩还是个学生,年纪也小,钟暝突然主动跟他说话,他受宠若惊,结结巴巴的,“是,有点。”

钟暝开副驾驶的门,把掌心放在安黎头上,防止他撞到头。

等安黎上车,他不动声色朝曹安轩拂了下手,打散了寄生在曹安轩脖颈上的一团没有意识的妖气,又随口问一句,“你是不是去哪里玩,感冒了?”

曹安轩突然觉得呼吸顺畅不少,但没特别注意,以为是外面空气比较清新的缘故。

他回答:“应、应该吧?我昨天跟朋友去爬山,山里风大。”

钟暝嗯了声,示意他上车,之后自己绕过车头,坐到驾驶室。

有车很快,不到半小时,他们就提着热饮回来,钟暝在停车场停好车,接过安黎提的袋子,“我跟你们进去。”

安黎惊讶,“你不是要去公司吗?”

“晚点再去也没关系,”他对安黎眨下眼睛,“我可是老板啊,有权利任性。”

安黎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这么闲吗?

席煖如果在,可以读到安黎的心声,一定会爆炸,一点也不闲!她快忙死了!!!

做人好累,妖生好难!

他们一进剧院,所有人就都冲过来,一人一杯,分掉热饮。

“我终于活了。”曾明月捧着奶茶,感慨说。

蒋歆同样捧着奶茶,“我也是!”

何晓晓裹紧羽绒服,“再坚持坚持,我已经给维修人员打电话了,他们一个小时后过来。”

孟子凡喝一口咖啡,忽然说:“大家有没有觉得,暖气好像好了?”

“你这么说,我好像也感觉到了,有点热。”

“我出汗了。”

……

大家说着,再也扛不住,纷纷脱掉厚重的外套,蹬蹬腿,动动胳膊,满血复活。

并且活力十足的向何晓晓表示,能再来十场排练!

安黎头上顶了一排的问号。

什么情况。

他转脸看钟暝。

钟暝指尖捏着一团没有形体的魍魉,背在身后,注意到安黎的视线,他耸耸肩,表示他也不明白。

安黎想想也是哦。

钟暝跟他一起进来的,之前也不在。

罗钧就站在安黎旁边,看出安黎的疑惑,告诉安黎,“可能是太冷的缘故,刚才大家都没什么精神,一场排练都进行不下去。”

他又靠近安黎一点,压低声音,神神秘秘说:“其实啊,我觉得是剧院里有鬼,你看啊,暖气突然坏了又好了,大家都没精神,不是很像恐怖片里的情节吗……”

安黎已经没在听罗钧说什么了,他捂住耳朵,脑袋直接扎进钟暝怀里。

啊啊啊啊啊,他最怕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