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chapter 35

充满恐惧的尖叫声惊得所有人停下手头工作,全部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聚集。

安黎跟梼杌对视一眼,也快步走过去。

声音是从不远处的独立化妆间传来的,门没有关严,轻轻一推,便开了。

但紧随而来,是更加惊恐的此起彼伏的尖叫。

目之所及,就是凶案现场,女人倒在地上,身上没有伤口、没有血迹,但表情极度扭曲,瞳孔放大,仿佛看见了令她极度恐惧的东西,活生生被吓死。

她的身边,散落着好几张相片,上面都是同一个人跟她的合照。

其中一张照片上,还有一行血字:我回来了。

总之,尸体和现场都透着诡异。

安黎和梼杌站在人群之外。

灵体逐渐回归、恢复记忆以后,安黎已经不怕鬼了,看着死掉的人,他很清楚知道,对方是被鬼活生生吓死的。

而且,那只吓人的鬼已经离开了。

“发生什么事?”张楚明行色匆匆,挤开人群走进来,看见倒在地上明显没了气息的女人,脸色难看得厉害。

很快,他冷静下来,吩咐旁边吓呆的助理,“立刻报警,然后登记片场里的所有人员,警察到来以前,别让人离开。”

小助理终于回过神,结结巴巴问:“要、要封锁消息吗?”

张楚明说:“这种事封锁不住,不要封,只要关注网上,不要闹大,制造出莫须有的谣言就好。”

梼杌凑近安黎小声说:“我嗅到了隗魁那家伙的气息。”

安黎偏头,“能借此追踪到他吗?”

“不确定,”梼杌抓了抓头发,“但我不能离开你身边。”

鼻尖动了动,他又嗅了会儿空气中残留的气息,说:“而且,他本人应该没出现,杀人的是只厉鬼,唔,还是新鬼那种。”

“嗯,我也感觉出来了。”

四下观察一阵,安黎忽然说,“你看一下,死者的灵魂还在吗?”

梼杌摇头,“不在。”

安黎单手捏着下巴,微微眯起眼,转过身,他对身后的余荣浩和涂梅招招手,吩咐说:“你们帮我一个忙,去各大医院看看那些刚去世的人的灵魂还在不在,然后也找些即将过世的人,等他们过世后,看他们灵魂的去处。

另外,再去警局查一下最近C市的死亡人数,跟过去对比。”

恭敬颔首后,涂梅和余荣浩就按照安黎的吩咐,一个去医院,另一个去警局。

梼杌问:“你发现了什么?”

“还不确定,”沉吟几秒,安黎说,“你给钟暝传个消息,让他和混沌现在就来C市一趟,如果我爸爸和白泽在,让他们也一起来。”

安黎的神色严肃,梼杌看着他,没再问其他,迅速用灵力,给钟暝他们传了消息。

这时,张楚明见大家还待在原地,挥手说:“都离开这里,注意不要破坏现场。”

听了话,众人似乎才总算反应过来,纷纷转身,脚步迈得飞快。

跟其他人一起离开,到外面,安黎走到角落坐下,梼杌跟他形影不离,许易天好一会儿才拿着保温杯,抱着笔记本过来。

“还好吗?”他问安黎。

接着,又给安黎倒了一杯温水,“喝点,压压惊。”

安黎接过水杯,“谢谢,我没事。”

捧着杯子,他没有喝,小声问:“死者是谁?”

“陆秧,这部剧的女三号。”许易天迟疑了几秒,压低声音说,“我刚才稍微打听了点事,关于陆秧和跟她合照的那个女生。

那个女生叫何陈璐,跟陆秧是好朋友,也是校友,同班同专业同宿舍。

她们去年一起毕业,同时签约了华娱。

何陈璐的专业成绩更加优秀,演技更好,性格和记忆点也比陆秧出众,华娱更看好何陈璐,资源更多倾斜到何陈璐身上。

这一年来,何陈璐比陆秧红很多,原本这部剧的女三好,也是要给何陈璐的。”

说到这里,许易天停顿了下,安黎看着他,接过他的话,“何陈璐两个月前,死于坠楼意外,十几层楼的高空落下来,还砸到了无辜路人。”

这件事上了热搜。

安黎那天偶然在话题榜看到,不过并没有仔细去翻。

“对,”许易天欲言又止,好半天才说,“陆秧像是被吓死的,照片上还有血迹斑斑的那句话,会不会……”

“停!”安黎迅速打断他,语速飞快道:“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念完,他喘口气,又认真说:“不要迷信,建国以后不能成精哦,鬼怪自然也没有的。”

安黎并不希望大家将目光聚焦在灵异事件上,现在的世界很好,人类不信鬼神,不依靠信仰而活,想要什么,就自己努力去争取。

天道会回馈那些为了梦想和目标坚持和努力的人。

相比之下,信仰鬼神,希望由鬼神来改变生活和命运,太过虚幻,而且容易利用。

三千年前那场压垮所有人类的噩梦,他不希望再出现一次。

许易天:“……”

差点忘了,安黎老怕鬼了。

不过仔细想想,鬼怪杀人什么的,太扯淡了。

警察来得很快,现场拉起了警戒线。

与此同时,闻风而来的记者也赶了过来,站在警戒线外,试图要拍现场照片,拍不到,又开始到处找人采访。

警察例行询问完,安黎被一名记者拦住,钟暝及时出现,牵走了他。

因为出了人命,下午的工作全部暂停,包括安黎需要拍的定妆照。

看到钟暝亲自来接人,张楚明便也不拦安黎,同意安黎离开。

从片场离开后,他们上车后,便直接回了酒店。

混沌、貔貅、饕餮在等他们。

房门关上,梼杌就解除法术,恢复自己本来样貌。

安黎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貔貅,一看见他,就小跑过去,可走近了,又皱起眉,“爸爸,你怎么样,还好吗?”

貔貅这段时间都奔波在杀鬼和找鬼的路上,即便是神兽,也露出了疲态。

“我没事。”貔貅神情温和下来,抬手摸了摸安黎的头。

安黎又担忧地看了他好一会儿。

“C市鬼气很浓啊。”混沌突然开口。

“嗯,”安黎说,“我让涂梅他们去帮我查一件事了,如果证实了,那么隗魁应该就在C市,或者,他想利用C市做什么。”

“查什么?”钟暝问。

安黎:“死者的灵魂去处,我怀疑隗魁在C市布了阵法,现在整个C市,都是他的能量来源。”

“很有可能,这座城市的鬼气浓得不像话。”饕餮口吻非常嫌弃。

涂梅、胡杉、余荣浩他们并没有让安黎等很久,半个小时后就回到酒店。

跟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穷奇。

涂梅、胡杉是被穷奇拎回来的。

涂梅、胡杉两人非常狼狈,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过分苍白,互相搀扶着,站都站不稳,人形都快维持不住。

安黎见他们状态很糟糕,便看向钟暝,钟暝捏了捏他的脸颊,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语气宠溺,“好。”

话音落下,钟暝便抬手,刹那间,充沛浓郁的灵力和神兽的气息扩散整间房间。

涂梅和胡杉只觉得眼前一白,记忆空缺几秒,视力恢复后,突然觉得流逝的灵力统统回来了,身体上的伤痕,也都消失不见。

“我将你们身上的时间回溯了。”钟暝一句话解释了他们的困惑。

安黎吧唧一口亲在钟暝的脸颊,拉着他坐下,又殷勤地给他倒了杯水,冲他笑的眉眼弯弯。

钟暝垂眸注视他,眼神温柔。

安黎敛起笑意,视线重新回到胡杉和涂梅身上,“发生什么了?”

“我们去了医院以后,发现医院里所有死者的灵魂都消失了。”胡杉正色继续:“然后我们找到即将过世的人,等人过世后,看他们的灵魂去处。

发现他们死后,身边立刻出现一个像漩涡一样的东西,将灵魂直接吸了进去。”

“我和胡杉立刻跟了上去,”涂梅露出了恐惧的神情,“我们从那个漩涡出来,周围全是厉鬼,数量非常多,数以万计。”

“那个地方,就是个恶鬼窟,”穷奇指了指胡杉和涂梅,“我没恰好在那里,他们两个,都得死在那。”

顿了顿,他的神色凝重,“我们有麻烦了。”

“你查到了什么?”貔貅看向穷奇。

“阵法,而且是五个。”

穷奇在空中化出一面镜子,将他所见都显示了出来,“C市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布了一个阵法。

正中间的方位又叠加了另一个。

东、西的两个阵法,一个用来吸收人类灵魂,一个用来制造事故,至于中间那个,是用来掩饰用的,也就是障眼法。”

说到这里,他停下来,对一旁的余荣浩说:“把你查到的说出来。”

余荣浩立刻道:“这两个月来,C市的意外事故频发,因为意外死去的人,比之前多了好几倍。”

安黎抿紧唇,怒意在胸腔燃烧。

他十指用力扣在一起,白皙的手背青筋泛起,又盯着南北两个方位的阵法,“另外两个是什么阵法?”

“我不知道,但出现了‘恶鬼窟’,其中一个应该就是养鬼用的。”

混沌对法术和阵法最为精通,他肯定了穷奇的猜测,“是这样没错。”

“南边是养鬼的阵法,至于北边的阵法,是将灵魂转为隗魁的力量,为他所有的阵法,跟之前剧院那只魍魉身上的如出一辙。”

“这意味着,隗魁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他利用障眼法,隐藏了C市的情况,不仅让我们察觉不到,特殊部门也同样。

他在这里,肆无忌惮吸收了两个月的灵魂,还重新养了一群厉鬼。”

他抱着手臂,最后说道:“确实是,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