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chapter 25

被拉进温暖的怀抱,鼻尖撞到结实的胸膛,安黎愣住了,怔怔被钟暝抱着。

半晌,他才回过神,仰起脸望着钟暝。

“演出很成功,”钟暝松开手,垂眸看他,眉眼染着清淡的笑意,“所以,拥抱一下。”

安黎:“?”

讲真,他不是很理得清两件事的逻辑。

但这个拥抱很温柔,他也觉得很欢喜,愉悦的情绪几乎要化作实体。

安黎摸了摸耳朵,又朝钟暝开了朵花,眉飞色舞的,“那就让你抱一下好了。”

钟暝勾了勾唇,轻轻揉了几下安黎的头发。

“走吧,回家。”

“嗯。”

并肩走了几步,旁边忽然传来快门响声,安黎脚下一顿,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陈星星尴尬地举着手机,心里懊恼地疯狂尖叫,啊啊啊啊啊忘记关声音了!

“对不起。”她又接着解释,“我不是娱记,是粉丝。”

证明一样把票根从包里掏出来,她看着安黎,有些磕巴地继续,“我是觉得你特别好看,想拍一张照片。”

听完,安黎笑了下,“谢谢。”

陈星星脸一红,迅速摆手,“你也演得特别好,我非常喜欢!”

“谢谢。”安黎又道了次谢,然后说,“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

失语了一阵,陈星星反应过来,激动无比,“你说!”

指了指她手里的手机,安黎语气温和,“能请你删掉刚才拍的照片吗?我的朋友并不是娱乐圈的人,他需要隐私。”

他是演员,并不畏惧曝光,但钟暝不是。

“删删删,我立刻就删。”陈星星一秒删了照片,把手机给安黎看,又盯着安黎犯花痴。

啊啊啊啊啊。

近距离更帅了,而且路灯下皮肤都那么好!

“要合照吗?”安黎走近她。

“可以吗?!”陈星星的音量提高了八个度。

安黎点点头。

见安黎点头,陈星星飞快奔到安黎身边,钟暝说:“我帮你们拍吧。”

合照完,安黎又替陈星星拦了一辆出租。

陈星星晕乎乎抱着手机上车,车启动时才回了神。

她偏头望向车窗外,见安黎和他身边俊美的男人有说有笑的走远,背影和谐般配,突然嘿嘿笑了两声,眼睛放出光亮。

失恋有什么大不了的!

Cp它真香!!!

……

《小王子》的第一场演出,上座率其实都不算高,剧院大半位置都是空的。

但这并不影响安黎的热忱,回家路上,他跟钟暝坐在后座,聊起台上演戏的感受,兴奋又激动。

“站在舞台上,倾尽全力去表演,这种感觉我很喜欢。”

“谢幕的时候,看见观众的笑脸,听见他们发自内心想掌声,会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满足感。”

“演话剧,是一种享受。”

然而想到下个星期那场公演完,他就没办法再参加后续的巡演了,安黎情绪有些掉下来,他转脸看向钟暝,“我以后还能演话剧吗?”

“当然可以。”

钟暝跟他对视,眼神温柔极了,“以后还会更多机会,你会有广阔的舞台。”

心脏重重跳了一下,安黎嘴角情不自禁扬起,“嗯啊!”

首场演出成功,考虑到大家辛苦,何晓晓给大家放了一天假,于是安黎难得睡到自然醒。

睁开眼,已经九点多。

摸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他看到好几个电话和消息,全部来自许易天。

他立刻清醒过来,给许易天回了电话。

“怎么了?”安黎下床,走进浴室,手机摁了外放,放在洗漱台旁边。

许易天没有废话,直接说正事,“我给你接了一支公益广告,时间比较赶,我们现在已经在去你家路上,大概半个小时后就能到。

你准备一下直接出来,我们接完你就得走。”

安黎听完,应道:“好,我很快。”

迅速洗漱完,又开窗感受了下外面的温度,挑好衣服换上,安黎匆匆下楼出门。

一路跑到门口,许易天也刚好到。

保姆车门打开,安黎上车,许易天给他递一瓶牛奶和面包,“没吃的话先吃点。”

“谢谢。”安黎确实没来得及吃。

趁安黎吃东西,许易天把事情说明了一遍,“这支广告,是环保中心的广告,原本请的是段天阳,但今天凌晨,段天阳出事了,从他家别墅三楼掉下去,现在还在昏迷。

不过由于场地已经租借、搭建好,其他演员也都就位,没办法延期,只能临时换人,找人顶替段天阳。

我认识导演,他请我帮忙,我推荐了你。”

“嗯,我知道了。”把垃圾放大专门的袋子里,等待会儿丢掉,安黎问:“我要演什么角色?剧本拿来了吗?”

许易天把剧本递给他,“这支广告的主题是保护环境,你的角色是一名摄影师,台词不多,而且简单,不难发挥。”

他看一眼安黎,“你先看,我不打扰你。”

安黎点点头,翻开剧本,专注阅读。

拍摄场地在一个风景区,距离市区一百多公里,从高速下来,又开了半个小时,才到地方。

停好车,安黎从车上下来,入目就是不远处高耸入云的山峰,山涧怪石嶙峋,半山腰上,笼罩在薄雾里,朦胧又神秘。

他下意识拍了张照片发给了钟暝。

安黎:[美吧。]

钟暝:[嗯,漂亮。]

钟暝:[特地拍给我看的吗?]

安黎:[你想多了!]

摁灭屏幕,安黎有些心虚,想了想,又群发给貔貅、九尾狐和宋嘉。

陈时航也发了一份。

这样就没问题了。

他心说。

收起手机,安黎朝许易天走过去。

许易天刚好在跟导演说话,见他过来,介绍道:“这位是林竞,广告的导演。”

“林导您好,我是安黎。”安黎自我介绍,态度谦逊。

林竞四十几岁的模样,很瘦,额间的悬针纹很深,应该是个爱皱眉的人。他的神情严谨且严肃,将安黎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才开口,“你好。”

他又直奔主题,“时间比较赶,你先去化妆,我边跟你说。”

安黎颔首,带着涂梅朝临时搭建的充当化妆间的帐篷走去。

林竞过了会儿才跟过来,在他身边坐下,把整支广告故事的逻辑和人物心理给他理了一遍,着重点了几个需要注意的细节。

“差不多就是这样,你把我刚才说的理解清楚,再过半小时开始拍摄。”说完这句,他起身匆匆离开,去忙其他事情。

“闭眼,黎哥。”涂梅帮安黎做完发型,开始帮他上妆。

安黎闻言,收回视线,闭上眼睛。

涂梅拿着睫毛刷,小心地给安黎刷睫毛,忍不住在心里尖叫:啊啊啊啊啊,老板娘真的超级好看!

咳,她可是堂堂五百年的猫妖,要矜持!

化完妆,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安黎抓紧时间看剧本,在脑内构思人物小传。外面人声嘈杂,都入不了他的耳朵。

十几分钟一眨眼就过去,很快导演助理就到门外喊他。

安黎拿起相机道具,挂在脖子上,掀开帐篷门帘走出去。

跟安黎搭戏的演员有四个,其中一个是他的熟人,何烨。

何烨刚才来得比较晚,安黎去化妆才到,两人没见到面,这会儿看到彼此,都有些诧异。

“何烨?”

“安黎?”

两人异口同声,安黎先笑开,说道:“好巧。”

“非常巧!”何烨自从见到钟暝和梼杌关注安黎以后,就有抱大腿的心思,一直想再跟安黎合作一次,然后趁机帮助安黎。

然而上次之后,他就再也没机会见到安黎了。

安黎停了所有工作,虽然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可他每次主动联系安黎,安黎都很忙。

他想找借口接近安黎,都找不到。

这次对他来说,简直意外之喜。

高兴坏了。

“你最近在忙什么?我每次找你,你都没空跟我聊。”何烨好奇问。

安黎没瞒他,“我在排话剧,然后上表演课。”

“排话剧?”何烨兴奋道,“什么话剧?什么时候公演?我去看!”

“《小王子》,昨天第一场公演完了,下一场是下周四。”安黎笑着说,“你要来的话,我改天给你票。”

何烨摆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买。”

听了话,安黎不再说什么,“那你来了,跟我说一声。”

两人简单叙了会儿旧,就飞快敛好情绪,进入工作状态。

这支广告是以微短剧的形式拍摄,几分钟内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

故事讲得一个摄影师上山取景,在山上遇见不同的人。

制造垃圾的、捡垃圾的、伐木工人、环境保护者等等,然后借由他们的视角,讲述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性。

广告不难拍,山林外的镜头很快全部拍完。

下午三点,他们转换场地,进入山里。

因为拍摄需要,他们走得未开发的小路,两边都是参天的大树,遮天蔽日,太阳照不进来,显得阴冷。

团队里几个女孩挤成了一团。

安黎也觉得冷得厉害,彻骨得寒意像是要从毛孔钻进身体里,将人冻坏。

他紧了紧外套,皱眉望着眼前的一片树林。

突然,一阵大风刮来,发出“呜呜呜”声响,仿佛鬼哭。

终于有人忍不住说话,“大家有没有觉得,越来越冷了?”

“有有有。”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声音配上这树林,绝了。”

“好像变天了?你们抬头,云层越来越厚,太阳都没了。”

……

七嘴八舌的声音响起。

安黎没有参与,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两个助理和化妆师全部来到了他身边,以将他包围在中间的形式,护着他,神色警惕。

他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就见何烨也朝他跑过来,表情严肃:“快捂住耳朵,然后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