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chapter 30

楼上温情蜜意,楼下气氛却十分严肃。

白泽、麒麟、睚眦也来了。

他们是刚从安黎出事的那座山里过来的,带来了他们查探之后的结论。

“那座山里,还有一位树神黄祖,他的灵力已经很弱,无法凝聚成型现身,不过灵识还在,我们从他的灵识里,看见隗魁。”

“隗魁确实寄居在人类身体里,就是这次拍摄团队随行的工作人员之一,他几天前进过山,在那时找到鬼车了尸骨,并且召回了它的灵魂,与此同时,在鬼车的灵魂里下了咒术。”

“这个咒术,原本并不是针对安黎,应该说,他根本不知道安黎还活着。”

说到这里,白泽停顿了下,两手交握看着所有神兽,异常冷静说:“这个咒术,是用来对付我们的。”

“纠正一下,是对付你、麒麟、貔貅你们这些爱管闲事的神兽的,我和饕餮、穷奇、混沌、梼杌一般不会管人类的事。”睚眦原本戴在脸上友好和善的假面具已经脱下来,露出了原本的冷漠和无情。

饕餮觉得有必要为自己辩解:“我还是会管的。”

混沌看他一眼,帮他补完没说的话:“前提是貔貅在。”

“啊对。”饕餮笑眯眯托着腮,看着貔貅。

貔貅没理他,问白泽,“对付我们?”

白泽颔首:“如果灵体被吞噬,我们也会死亡。”

“你们还记得朱厌、祸斗、蠪蛭吗?我们曾经不明白人类是怎么杀死他们的,现在那个答案,有了。”

麒麟眉头紧锁地接过话,语气充满担忧,“我和白泽在巫族的藏书阁,找到一张陈旧的卷轴,记载了一种由猫鬼变化而来的咒术。就是这种咒术,帮助人类杀**朱厌、祸斗和蠪蛭。”

“也就是说,这种咒术确实是巫族传出来的?”当康皱眉说。

白泽点头,“不错。虽然猫鬼的来源无法追溯,但这种由猫鬼演变而来的咒术,确实来自巫族。创造出它的人,是巫族的少年奇才于吉。”

“于吉?”九尾狐惊讶出声。

“你知道他?”麒麟把橘子剥了皮,递给九尾狐。

其他神兽也看向他。

九尾狐接过橘子,却没像以往吃得开心,“我认识他,但他已经成仙了。”

吃了几瓣,没滋没味,他干脆放下橘子,回忆说:“那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按照人类历史记载,就是三国时期。

那次,我追一只旱魃鬼进入吴国地界,偶遇了在救助百姓的于吉。

于吉知道我在追旱魃以后,就跟我一起。

他非常厉害,年纪轻轻,不仅掌握法术,也精通咒术,甚至能融会贯通,将二者结合,推出新的法术和咒术。

但很可惜,当时的吴国国君十分忌惮他,杀**他。于吉在肉身死亡时,便踏入了仙门,飞升成仙。”

白泽听完,露出些许笑意,期待问:“九尾,你知道于吉现在在哪里吗?”

九尾狐摇头,双臂无力地垂下,盯着自己脚尖说:“我最后一次见他,已经是几百年前了。”

“那你知道他会去哪里吗?”宋嘉焦急,“你仔细想想。”

九尾狐闭眼陷入沉思。

十几秒后,他忽然想到什么,猛地站起来,眼睛亮了起来,“他曾经跟我说过几个地方,说很想去看看,或许能找到他!”

见他立刻要走,麒麟拉住他,“你现在就要去?”

“对,小安黎身上的咒术不消我不放心,如果这个咒术原本就是于吉所创,他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我跟你一起去。”麒麟站起来。

“你不见小安黎一面吗?他恢复记忆了。”九尾狐知道麒麟也很关心安黎。

“不着急。”

九尾狐看了看他,“那就一起去吧。”

说着,他又转头对貔貅说:“帮我跟小安黎说一声,我很快会回来,然后照顾好他。”

貔貅“嗯”了声,难得叮嘱一句,“小心。”

九尾狐和麒麟走后,白泽继续说:“隗魁很聪明,他始终躲在暗处看我们,而我们在明处,更不知道三千年来,他究竟躲在哪里,都做了什么、学了什么。

这次他知道了安黎的存在,安黎是他最大的威胁,如果知道安黎没事,他一定会再出手。”

“隗魁很狡猾,”混沌手臂抱住胳膊,有些气恼,“我查了一个月,每次有点苗头,等找过去,他已经跑了,只留下一具具人类尸体。”

手指轻敲了几下桌面,他若有所思继续,“不过最近一个星期,隗魁的手法越来越不顾忌,大胆了起来。他下手的人类,从鲜少被人注意的孤儿、流浪汉,人贩子手中拐走的孩子、少女,直接到了普通人类,先是制造大规模的‘意外’,再趁机吞噬他们的灵魂,造成意外死亡的假象,已经引起特殊部门注意。”

“他急了。”梼杌想得简单,“说明他怕了,需要更多力量。”

“不一定是怕了,也可能是找到了对付我们的办法,无所畏惧,”饕餮揉了把梼杌的脑袋,沉吟说,“或许就是这个咒术。”

“但这个咒术,似乎并没有那么厉害。”穷奇疑惑说。

知道他的言外之意,白泽沉声说:“不,落在安黎身上这个,是还没成型的,还没发挥十分之一的力量,真正于吉所创的咒术,能瞬间杀死我们。

之所以会将这个没成型的咒术用在安黎身上,应该是安黎的突然出现,让他害怕了,而安黎现在是人类,他以为能轻易杀死安黎。”

“没成型?”宋嘉眉毛拧在一起,和当康对视一眼。

当康问:“你确定?”

“确定。”白泽表情严肃地点头,“我将卷轴带来了,你们可以看看。”

话落,他将卷轴从自己的置物空间取出来,轻轻挥手,卷轴便在空中铺陈开。

混沌点着下巴,念道:“妖的灵魂、鬼、玄蜂、山蜘蛛、鲛、100人类灵魂……”

他停下来,嗤了声,“其他先不提,这个咒术要成功,便要先杀100人,安黎身上那个,最多只有几个人类灵魂,看来确实是不成型的。”

白泽收起来卷轴,“对隗魁而言,这些对人类来说难如登天,根本找寻不到的东西,他轻轻松松就能得到。

所以饕餮说得是对的,他之所以突然大胆起来,就是因为他掌握了杀死我们的办法,不再畏惧。”

这时,楼梯传来脚步声,安黎和钟暝下来了。

听到声音,话题暂时停下,大家都转头,看向楼梯的位置。

站在楼梯口,对上所有神兽的视线,安黎露出笑容,而后并未松开跟钟暝相牵的手,就着十指相扣的姿势,走到沙发坐下。

注意到大家的目光又落在自己跟钟暝牵在一起的手上,安黎主动说:“我跟钟暝在一起了,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他又看向貔貅,认真说:“爸爸,我喜欢钟暝,一直很喜欢。”

听见安黎对自己的称呼,貔貅愣了下,随即眉眼柔和下来,温声说:“如果是你喜欢,那我不反对。”

安黎开心笑起来,“谢谢爸爸。”

他接着看宋嘉。

宋嘉:“……”

她家水灵灵的白菜啊!!!

拳头非常硬,但是安黎好开心。

……算了吧。

“你喜欢就好。”宋嘉摆摆手,头疼地捂脑袋。

见状,当康在安黎望向他以前,就主动表示,“你高兴就行。”

安黎笑开,给当康塞了个苹果,而后视线又往白泽、睚眦、混沌看过去。

白泽没说话,只是笑笑。

睚眦和混沌对他眨眨眼睛。

安黎心满意足,大大的笑容在唇角绽放,眼角眉梢都盈满了笑意。

他对安静比了颗甜滋滋的心。

钟暝宠溺地看着安黎,紧了紧他们交握的手。

气氛忽然甜蜜起来。

一扫刚才的严肃和低沉。

只是轻松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多久,白泽开口:“安黎,能让我看看你肩上的咒术印记吗?”

安黎“嗯”了声,解开睡衣的扣子,将肩膀露出来。只见那枚印记依旧深深印在上面,诡异又危险。

白泽起身走过来,将手贴在安黎肩膀的印记上,闭上眼睛。

没多久,他重新睁开。

“鬼车、伤魂鸟、山蜘蛛、疫鬼……果然只缺了人类灵魂。”

安黎穿好衣服,问:“有办法解除这个咒术吗?”

“九尾去找于吉了,他是创造这个咒术的人。”

白泽轻轻摸了摸安黎的头发,声音温柔,“你别担心,你的灵体正在逐渐回归,神格能压制这个咒术,会没事的。”

“我不担心。”安黎弯起眉眼,“我相信你们。”

“对了,许易天他们怎么样了?”他又问。

“他们没事,都回家了。钟暝将所有人类的时间重置,貔貅又修改了他们的记忆,昨天经历的那些,他们都不会记得。”

安黎放心下来,“那就好。”

有些渴,他倒了杯水喝完,握着杯子,抬起头,“说起来,我的灵体是怎么回归的?现在还有人……信仰我吗?”

他的名字,早就湮没在历史尘埃里,即便是从各种记录传说的书籍上寻找,也找不见踪迹。

谁会信仰他?

“有,还很狂热。”饕餮笑了一声。

提到这个,宋嘉和当康立刻黑了脸。

睚眦也瞪了眼钟暝。

安黎歪了歪头,脑袋上挂着小问号。

梼杌抱着手机蹭到安黎身边,举起手机给他看。

安黎不明所以,低头看手机,就见微博热搜第一挂着:#钟暝空降微博表白安黎#。

安黎:???

什么时候!!!他怎么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