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17. chapter 17

安黎突然扎进自己怀里,钟暝差点把捏在指尖的魍魉丢了。

用灵力裹住魍魉,丢到旁边,钟暝揽住安黎,低头看他,“怎么了?”

鼻尖嗅到清新好闻的香水味,耳边是钟暝温柔担心的声音,安黎大脑蓦的清醒过来,想到自己刚才一脑袋扎进了钟暝怀里,尴尬地咳了一声,默默从他怀里退出来。

摸了摸发烫的耳朵,安黎声音很小,“就,我很怕鬼。”

“怕鬼?”钟暝牵着安黎走到旁边坐下,又给他递了杯未开封的热奶茶。

接过奶茶捧在手里,安黎垂下眼睛,睫毛轻轻颤动,像蝴蝶扑闪的翅膀,“嗯,小时候被吓过……”

安黎被带回孤儿院以后,就一直住在孤儿院,直到上高中,才开始住校。

孤儿院不够大,几个小孩挤一间房。

跟他同屋有一个小孩,非常调皮。

安黎那会儿还小,七八岁大,正好是对什么都懵懵懂懂,却也是最不经吓的年纪。

那天天黑以后,下起了大雨,外面电闪雷鸣,大家都待在房间里。有人建议玩游戏,那个小孩却说气氛正好,适合讲鬼故事。

没人反对,于是,他讲起了“房间里多出一个‘人’”的故事。

小孩十二岁,已经读六年级,恐怖氛围的渲染做得极好,听得同屋其他几个孩子相互贴得紧紧的,不停吞咽口水。

只有安黎是不怕的,因为根本没懂。

他打了个哈欠。

或许是电线老化,也或许是雷雨天的缘故,小孩的鬼故事讲到一半,头顶的电灯突然闪了几下,就彻底熄灭,房间陷入一片黑暗。

跟其他发出尖叫的小孩相比,安黎淡定很多,准备出去找程姨。

但刚站起来,他的肩膀就被一只手搭上,那只手触到他的脖颈,冰冰凉凉,没有一点温度。

安黎试探地喊了那个小孩的名字,对方回应了他,距离却离得很远。

他又喊了其他跟他同房间人的名字,听到的声音,都不是近距离传来的。

那搭着他肩膀的人是谁?

小孩刚才讲的鬼故事,忽然在大脑里清晰起来。

同一时间,外面一道闪电劈下来,瞬间的光照进房间里,安黎鼓起勇气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眼睛在流血泪的脸。

安黎真的被吓到了,之后高烧了好几天。

尽管过后,小孩和扮鬼的另一个小孩都来跟他道歉,可映在视网膜里的那张脸,他怎么都忘不掉。

……

安黎轻描淡写地把事情说了一遍,咬着吸管吸了满满一口芋圆,腮帮子鼓起来,“虽然后来知道是人假扮的,但可能是因为那时候太小,对被吓到的那一幕记忆太深刻,‘鬼’是现实存在的念头,就一直映在了心底。”

“别怕,”掌心在安黎的头顶轻轻拍了几下,钟暝看着他,语气柔和得像仲夏夜的清风,“现在我们在你身边了。

真的有鬼,也会保护你。”

安黎转脸,对上钟暝的目光,忍不住勾起唇,笑出来,“嗯。”

他又认真点头,“我知道了。”

一旁听了完全的罗钧特别不好意思,他低着头,充满歉意说:“对不起,安黎,我只是想开个玩笑。”

安黎摆摆手,“没关系,本来你说的也不吓人,是我对这类事比较敏感。”

贺峰刚才听了一耳朵,走过来,斟酌着语句说:“我爸是负责儿童走失这块的警察,我会请他做好保密工作。

所以,你要不要去登记一下信息,兴许能找到亲人。”

其他人也凑过来。

他们都是才知道,安黎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蒋歆:“是啊是啊,可以登记一下,现在技术很先进了,什么基因数据库,大数据网络……尽管在十几亿的人口里找人还是困难,但希望大很多,万一呢。”

孟子凡:“我前几天还看到一则报道,走失了二十年的孩子,找回了父母。”

“这个送给你,”曾明月忽然摘下戴在脖子上的玉葫芦,“这是我小时候上山,遇见一个很漂亮的人送给我的,是我的幸运物。

它给我带来很多次好运,现在送给你,希望也给你带去好运。”

“谢谢你,明月姐,但不用的,既然是幸运物,你要自己收好。”

将她的手推回去,安黎又看向其他关心他的人,挺直腰背,笑得眉眼弯弯,“其实,我已经找到亲人了。”

所有人:“!!!”

下一秒又爆发异口同声:“恭喜!!”

“谢谢。”安黎笑得更加灿烂。

其他人陷入了对“真实的奇迹”的激动里,都为安黎感到高兴。

他们开始七嘴八舌讨论起怎么庆祝。

安黎安静地听,没有插话。

低头又喝了口奶茶,慢慢咀嚼软糯Q弹的芋圆,察觉到身边钟暝的视线,转过头看向他。

钟暝伸手,很轻地拂了拂他的头发。

“有点长了。”

“是有点,但何导让我再留长一点,还不能剪。”

想到什么,安黎放下奶茶,起身找蒋歆要了一条皮筋,迅速把前面刘海往后梳,扎起了一个小揪揪。

然后掏出手机,对着屏幕左看看右看看,非常满意。

“这样就好了。”收了手机,他对钟暝说。

安黎的头发很软,很细,扎成的小揪揪只有一小撮。安黎动一下,它就跟着晃,晃得钟暝的心里像有羽毛拂过,非常痒。

这么可爱的安黎,不想让人看见。

动作轻柔地帮安黎取下皮筋,又替他拨了拨头发,确保不会挡住眼睛,钟暝说:“这样比较好。”

小揪揪被拆了,安黎有点遗憾,他还蛮喜欢的,“我觉得挺好看的。”

“是好看。”太好看,太可爱了。

“那你还拆。”

钟暝一本正经,“因为,有人对太可爱的人事物会过敏。”

安黎一脸莫名,“这是什么病?”

“不过,你是夸我可爱对吧?”安黎挑起一边眉毛,嘴角止不住上扬,脸颊红扑扑,眼睛也亮晶晶的。

被夸了就很开心。

钟暝没有否认,“嗯,夸你。”

两人旁若无人的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的讨论已经停下来,都看着他们。

曾明月和孟子凡年纪比较大,又在热恋期,感情方面比其他人敏感很多,他们对视一眼,默契地明白了对方所想。

钟暝喜欢安黎。

安黎对钟暝,也有好感。

他们没说出来。

蒋歆开了口,“安黎,中午一起吃饭吧。我们请客!”

转头看她,安黎没有拒绝这份好意,“好呀。”

“钟先生也一起去吧?”孟子凡邀请。

钟暝颔首:“嗯。”

何晓晓这时才重新说话,“好了,聊得差不多了,该排练了,半个月后就是首次演出,不能有一点失误。”

所有人打满了鸡血,“是!”

安黎站起来,对钟暝说:“那我去啦。”

“我也去处理一些事,”钟暝指尖微动,重新将不远处那团挣扎想要逃走的魍魉捏回手里,“中午再来找你。”

安黎以为他要去工作,“好的,中午见。”

“中午见。”

临走前,钟暝又释放了神兽气息,防止不长眼的妖物和邪祟靠近,伤害安黎,然后用灵力把剧院全部打扫了一遍,角落也没有放过,确定没留下一丝妖气,才带着魍魉离开。

出了剧院,钟暝脸上温和的神色便敛了起来,直接用传音找来混沌。

混沌刚到,他就把魍魉丢给混沌,言简意赅,“查一下它的来历。”

混沌有洁癖,直接被甩一只魍魉,差点头发都要炸起来。

嫌弃地把魍魉丢到空中固定,又迅速给自己掐了一道清洁的法术,他抱着手臂看钟暝,表情不太好,“别故意把这种脏兮兮的东西丢到我身上可以吗?”

“趁我睡觉拿了我的山河社稷图,假扮成我骗安黎,还想吃他,”钟暝似笑非笑,“还有很多,要我继续帮你回忆吗?”

混沌撇撇嘴,“都一万年前的事了。”

而且他后来可喜欢安黎了,简直想拐回家当崽崽,要不是打不过那些神兽,安黎已经管他叫爸爸!

“我记仇。”钟暝冷眼看他。

混沌:“……”

真讨厌!

自知理亏,重点是打不过钟暝,混沌不说话了,把火气出在那只魍魉上。

十几秒后,他收回灵力,皱眉说:“这只魍魉不太对,身上有法术的味道,像是强行被练成了妖,它吸的人类精气,也不在自己身上。”

“这个我知道,抓到它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不对,”钟暝说,“找你来,是因为你对人类的法术最为精通,你能追踪到它的源头在哪里吗?”

混沌半眯起眼睛,“加在这只魍魉上的,是人类的法术,用的人是人类,作用的对象也是人类,你什么时候连人类的事情也管了?”

钟暝扫了他一眼:“它出现在安黎身边。”

混沌一秒换成认真脸,“你早说,给我十秒钟。”

十秒后,他睁开眼,准确报出了一个地址:“京南路,79号。”

跟钟暝对视,混沌笑眯眯又说:“说起来,你很忙吧,这个人类我去处理就好,然后作为交换,你把我介绍给安黎认识呗?

由你来介绍的话,我能更快跟安黎成为朋友。”

钟暝头也不回的离开,只丢给他一句话,“你可以多睡点觉,梦里什么都有。”

混沌:“……”

果然,他得想个办法,让貔貅和凤凰一起动手,狠狠打钟暝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