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chapter 29

安黎睁开眼,入目便是近在咫尺的钟暝。

下意识的,他朝钟暝露出了一个笑容。

目不转睛凝视安黎,钟暝浓墨一样的眼睛终于透进了光亮,他笑起来,轻轻揉了揉安黎头发,“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安黎坐起来,挥了挥手臂,“完全没有一点问题。”

他又环视一圈,目光在每个人身上都停了一次,轻声说:“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貔貅迈了几步,走到他身边,掌心压了压他肩膀,“醒了就好。”

梼杌和九尾狐红着眼圈,直接朝安黎扑过去。

九尾狐抱着安黎蹭脸颊,“呜呜呜,你担心死哥哥了小安黎!”

梼杌死死盯着安黎,咬着唇,又内疚又自责,“你就在我面前出事,我一点反应也没有,根本没察觉……你怪我吧。”

安黎任由他们抱着自己,拍拍九尾狐的头,又摸了摸梼杌的脑袋。

看着梼杌明明很苦恼却依旧乖巧任自己摸头的样子,仿佛穿越了时光,回到他们在昆仑山一起玩闹的时候,安黎弯起唇角,两手一起上,揉了半天他尚有婴儿肥的脸颊肉,感慨道:“还是这么好揉。”

梼杌抬起一张被揉到变形的脸:“?”

松开放在梼杌脸颊上的手,安黎弯下腰,直视他的双眼,放柔了语气对他说:“不是你的问题,谁都没想到隗魁那么卑劣,寄居在工作人员的身体里。除了我,大概谁也发现不了。”

所有神兽:“?”

所有神兽:“!!!”

“小安黎,你想起来了?!”九尾狐睁大双眼,声音猛地拔高了好几度。

“九尾,你太大声了!”安黎捂住自己耳朵。

下一秒,他又弯起眉眼,笑得灿烂如花,“嗯,我都想起来了。”

他看向大家,一字一句,“我回来了。”

听了话,所有神兽都怔愣一瞬,但很快,都露出笑容来,连貔貅,也弯出了一抹笑意。

安黎看着大家,张了张嘴,刚要说话,身体却忽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钟暝抱着他,用力到仿佛要将他嵌入自己体内。

贴着他的耳朵,钟暝的声音轻而温柔,思念和深情,再不隐藏,“欢迎回来,安黎。”

安黎心底倏地软了。

他靠在钟暝肩胛,也回抱了他。

好一会儿,安黎从钟暝怀里退出来,却又伸手握住他的手,态度认真,“我有话,想跟你说。”

反握住安黎的手,包进自己掌心里,钟暝说:“我也有。”

见状,混沌、饕餮挑了下眉。

貔貅眉头一跳。

九尾狐、宋嘉开始挽袖子,眯起了眼。

当康攥了攥拳头。

梼杌瞅瞅安黎,瞅瞅钟暝,打破了僵持的气氛,“说什么,我也要听。”

穷奇一个箭步上前,“不,你不想听,小孩子熬了一个晚上,该回去补眠了。”

话落,不理会反抗的梼杌,直接把人拽走。

紧随其后的,是饕餮。

他抓着拳头已经硬了的貔貅,半推半抱,又用灵力跟他对话:[钟暝是安黎的选择,你再老父亲眼看钟暝不爽,也得等过后再揍他吧?]

貔貅:[……松手!]

饕餮笑了下,并没有松开,继续推着貔貅离开。

剩下当康、九尾狐、宋嘉,混沌想了想,把宋嘉和当康拖走,至于九尾狐,胆子比较小,自己会跟上。

没多久,房间只剩下安黎和钟暝两个人。

安黎抬眸,直直望进了钟暝眼底深处,率先开口,“让我先说,你别抢。”

钟暝莞尔,“好,我不抢。”

“我回来了。”安黎放轻了声音,再次重复这句话。

说完,他抬起另外一只手,抚上钟暝的脸颊,一点点向上,到达他的眼睛。

他还记得三千年前,那场燃尽他生命的大战过后,他即将消逝,靠在钟暝怀里,钟暝第一次失去镇定,仓皇无措地像个孩童。

那双从来睥睨众生、波澜无阔的眼睛,落下了一滴眼泪。

那时他尚且不懂钟暝的悲伤,只觉得心里很难过,不愿意看见钟暝痛苦的模样。

可他没时间了。

也没办法阻止自己消逝。

所以最后,他只是笑着对钟暝,对所有一直爱他,护着他的神兽们告了别。

能够化成人身,来到三千年后的世界,以人类的身份重活一次,他很惊讶,也明白钟暝为了让他重生,必然付出了很多。

他昏迷醒来,刻在灵魂里的记忆苏醒,但同样记得现有的记忆,终于懂得,他喜欢钟暝。

很早以前,就很喜欢。

他身边有很多人照顾他,真爱他,可他们跟钟暝不一样。

貔貅、当康、混沌、白泽、九尾狐、朱雀、睚眦是他的亲人、家人。

麒麟、梼杌、饕餮、穷奇、凤凰是他的朋友。

唯有钟暝。

他期待与钟暝见面,期待跟钟暝相处,期待跟钟暝说话,就算是静静待在钟暝身边,他都是满足的。

“我喜欢你。”安黎听着自己“砰砰砰”跳得飞快的心跳声,烫着耳朵直接告白,目光不躲不闪,紧紧盯着钟暝。

“这句话,迟到了三千年。”

“现在,我迫不及待想告诉你。”

小指用力勾着钟暝的指头,安黎问:“钟暝,你要跟我在一起吗?不分开,不分手,谈一场地久天长的恋爱。”

钟暝没立刻回答,只是静静望着他。

安黎一眨不眨,目光专注,呼吸都忍不住放轻了。

清晨的阳光从清透的玻璃窗洒进来,几缕光线爬上钟暝的侧脸,将他的轮廓照的清晰且柔和。

他抬起手,抚上安黎的脸,拇指轻柔地摩//挲着安黎的脸颊,目光从染着星碎的眸子倾泻下来,温柔和虔诚镌刻在里面。

“我爱你,安黎。”

钟暝的嗓音低低的,有些沉,说不尽的缱绻爱意。

安黎瞬间眉开眼笑,一脑袋扎进钟暝怀里,又仰起脸,一口亲在钟暝的下巴,欢喜溢于言表。

他的尾音扬了起来,“男朋友,余生请多指教。”

捧起安黎的脸,亲吻落在他的眼睛,钟暝低下头,用额头贴着他的额头,笑意与爱意在眼底蔓延,“嗯,男朋友。”

安黎欢喜地又亲了几下钟暝的脸。

他将自己跟钟暝相牵的那只手抽出来,然后张开指缝,重新沿着钟暝五指的缝隙一根根插//入,再收紧,变成十指相扣。

晃了晃紧紧交握在一起的手,安黎满足地翘起嘴角,心里炸开了一朵朵绚烂的烟花。

钟暝宠溺地看着他。

安黎小孩一样玩了半天他们相牵的手,扬起笑脸回视钟暝,露出的梨涡都泛起了甜蜜。

“安黎。”俯下身,钟暝贴近安黎的唇边,用气声轻喊他的名字。

他们靠得很近,呼吸交错在一起,彼此安静对视,瞳孔中只有对方的身影,再容不下其他。

几秒后,安黎突然动了,轻易地捕捉到钟暝的唇瓣,将自己的唇印上去。

并没有更深的动作。

只是简单的,唇与唇相贴。

可这一个极为简单、极为单纯的亲吻,两人的心跳却都迅速加快了。

“扑通、扑通、扑通”如钟鼓一样,敲在彼此耳膜。

忽然,钟暝抬起另外一只手,扣住安黎的后脑,压向自己,同时撬开安黎的唇,加深了这个吻。

安黎一时没反应过来,落了下风。

很快,他就追赶上去。

他们互不相让,遵循本能,吻得动情又缱绻。

分开时,两人都有些喘,却忍不住继续望着彼此,舍不得移开视线。

温暖的阳光里,他们相视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