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9. chapter 09

安黎正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自恋呢,后脑勺突然被摸了好几下,惊了一跳。

“头发翘起来了。”钟暝自然把手收回来。

少年眼睛睁得圆圆,像极了小鹿。

很可爱。

听了话,安黎摸了摸自己头发,“还翘吗?”

看着安黎的神色,明白他不反感自己的碰触,钟暝唇角弯了起来,“压下去了。”

“谢啦。”

朝钟暝笑了下,安黎又转脸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满足说:“下去吧。”

他们刚下楼,九尾狐就扑过去要抱安黎,被站在安黎身后的钟暝轻飘飘扫一眼,立刻原地刹车,改拍拍安黎肩膀,“小安黎早上好呀。”

九尾狐很委屈,九尾狐还不能说。

呜呜呜,明明他也是活了几万年的大妖怪!

安黎弯着眉眼,“哥,早上好。”

九尾狐:“!”

啊啊啊他又活了!

看着九尾狐一大早就表演变脸技巧,安黎没忍住,笑出了声。

九尾狐眨眨眼,“?”

“你表情好丰富。”安黎说。

“不可爱吗?”九尾狐双手捧着自己的脸,睁大双眼,非常非常期待。

安黎摇头,“不。”

九尾狐嘴巴撅了起来。

“但很漂亮哦。”拍拍九尾狐耷拉下来的脑袋,安黎笑得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

九尾狐愣了愣,笑了起来。

再不顾钟暝就在旁边,他张开双臂,轻轻抱住安黎,一下下蹭他的脸颊,“我好高兴啊,小安黎。”

果然他的小安黎没变。

安黎被蹭的脸颊都发烫了,抬头推开他的脸。

九尾狐已经满足了,顺势松开他蹦蹦跳跳跑到餐桌边,拉开椅子示意安黎过来坐,“小安黎,快过来吃早餐。”

安黎点点头,又转脸邀请钟暝,“你要一起吃吗?”

貔貅端着牛奶从厨房出来,抢在钟暝前面说:“他吃过了。”

钟暝似笑非笑看了眼貔貅,用灵力对话:[堂堂貔貅,连客人的早餐都不准备吗?]

貔貅瞥他:[我这里不欢迎不请自来的“客人”。]

钟暝抿了抿唇,眼神冷下来。

貔貅面瘫着脸,眉头压下来。

眼见两位大佬莫名其妙又要对起来,九尾狐赶紧咳了一声,然后提醒:[你们冷静点,小安黎还在!]

钟暝敛了气息,温和的目光从低垂的眼睫投落,注视着安黎,“我吃过了,你去吃吧。”

安黎点了下头。

“爸爸,早上好。”他又跟貔貅打招呼。

貔貅将热好的牛奶递给他,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了些许温度,“早。”

吃过早餐,貔貅上楼换了一身正式的衣服。

他没有饕餮、钟暝高,身材比例却很好,肌肉恰到好处,西装穿在身上,很好的显出了身材,肩宽、腰细,腿长且笔直。

安黎收回目光,忍不住想,他们一起走出去,绝对不会有人相信这是他爸爸。

树妖拿着礼单走过来递给貔貅,貔貅接过来看了看,又让他添了几样,才对安黎说:“我们走吧。”

安黎微笑朝树妖挥挥手,跟上貔貅的脚步。

到停车场,九尾狐跑到自己超显眼的红色法拉利面前,冲安黎招手,“小安黎,过来坐我的车。”

钟暝站在安黎身边,“你哥哥开车超快。”

安黎本来想迈步的脚停了下来,早餐太好吃,不小心吃得有点撑。

车速太快,他会吐。

九尾狐:“……”

怼吧,怼不过,他忍!

最后,九尾狐也没开他的跑车,因为市区开不动,有限速,还堵车。

安黎坐钟暝的车,九尾狐本来也想蹭上去,但被钟暝瞪了,还被威胁,就很怂,只好跟貔貅同车。

司机开车,安黎和钟暝一起坐在后座。

“你跟我哥哥,”安黎迟疑了会儿,才说,“他好像很怕你。”

钟暝神色没变,他早就想过应对的办法,“他是怕我,他小时候很皮,我负责看管他。”

安黎了然颔首,没有怀疑。

他哥哥这样的性格,确实得有人看着。

车子开出小区,却忽然停下,司机回头,恭敬对钟暝说:“有人拦车。”

司机刚说完,安黎就看见一个男人把脸贴到车窗上,嘴巴一开一合着急冲他在说什么,可惜车子隔音太好,一个音都没传进来。

安黎想了想,开了一条缝,就听见对方说:“安先生,请允许我郑重向您道歉。”

“???”

安黎脑袋的问号更多了。

而且,这个开头非常熟啊!

反应过来,安黎说:“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我叫余海。”

他顿了下,又说:“是一直帮助沈容澄的人。”

余海心里很苦,烛龙就坐在安黎身边,尽管没开口,也没用神兽气息碾压他,可他的眼神从自己身上掠过就够吓人了。

而且后面一辆车还坐着貔貅和九尾狐!

再加上,这里是神兽和妖的大本营啊啊啊啊啊!

“我是真心来道歉的,为我以前给你造成的困恼,”余海一把拽过旁边的沈容澄,“还有他。”

“……”

安黎皱眉,心里的警惕值拉满。

沈容澄苍白着脸,挂着两个黑眼圈,低眉耸肩,精神萎靡,十分憔悴。

全然没有之前趾高气扬、意气风发的模样。

他看了下安黎,重新低下头,几秒后忽然郑重地90度弯腰,认认真真说:“对不起,安黎。”

余海忍着本能的恐惧,擦了擦额头控制不住冒出来的冷汗,讨好地朝安黎笑,“就是这样。”

安黎安静了会儿,说:“我知道了。”

沈容澄依旧保持弯腰的姿势,声音很低,整个人显不出的颓丧,“安黎,你能原谅我吗?”

“不能。”

又看一眼沈容澄,“但你的道歉,我收下了。”

关上车窗,安黎呼出一口气,对钟暝说:“走吧。”

车子重新启动,钟暝突然拉过安黎的手,将一颗旺仔奶糖放到他掌心,“不要被不相关的人影响情绪。”

安黎其实没被影响,只是纳闷沈容澄居然会跑来道歉,看起来也是真心实意,感觉像是天在下红雨。

听到钟暝的话,他回过神,低头盯了会儿静静躺在掌心的奶糖,刚才绷紧的身体放软,笑了起来,“谢谢。”

剥开糖纸,吃下糖,香甜的奶味盈满口腔,他好奇问:“你怎么会带着糖?”

钟暝语气里含着笑意,“哄小孩儿用的。”

车子刚好拐弯,阳光从车窗照进来,落在钟暝的侧脸,照进他的眼睛,仿佛星河落在湖面,盈满了细碎而温柔的光。

安黎含着糖,小声嘟囔,“我才不是小孩。”

但看在糖好吃的份上,就当一次小孩好了。

安黎待的孤儿院并不在京市,而是在一百多公里外的小县城。

上午十一点,他们到了地方。

孤儿院建在老社区里,住着很多老人,安黎小时候,很受老人们喜欢,总能收到很多零食和礼物。

刚下车,就有下棋的老人认出了安黎。

“安黎啊,你回来啦?”老人嗓门非常大,这一声,让不少老人都朝安黎看过来。

安黎走上前,很快被一群老头老太太包围,他如数家珍,对每个人老人都很熟悉。

“王爷爷,您腿肿消了吗?”

“李奶奶,您跳舞呢,跳得真好看。”

“陈奶奶,您换发型了?年轻了至少十岁,很适合您。”

……

老人们笑呵呵的,一会儿抓着安黎手,一会儿摸摸安黎脸,关心他有没有吃饱,将他当做亲孙儿。

安黎一点不耐烦,耐着心听他们唠叨,跟他们说话。

钟暝、貔貅和九尾狐站在原地等,没上去打扰他们。

感觉到灵力波动,钟暝转头看了眼貔貅,貔貅收回手指,“只是一个消灾镇宅的阵法罢了。”

钟暝自然看得出来,“他们应得的。”

安黎没多久就回来了,怀里抱着老人们热情塞给他的零食,即便他已经长大,但老人们还是像小时候一样。

“我们去找程姨吧。”安黎脚步迈得很大,仿佛游子归家般迫不及待。

孤儿院已经建成很久了,再加上一直缺钱,显得有些破旧,但走进去,却异常干净,显然是有人用心打扫过。

院子里一角摆了一个老旧的滑滑梯,有几个五六岁的小孩结伴在玩,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坐在旁边,看书的同时,也照看他们。

她注意到安黎一行人,认出了安黎,放下书跑过来,“安哥。”

安黎弯下腰,对她笑了笑,“程姨在办公室吗?”

“在。”说完,她扯着安黎袖子,躲在安黎身边看钟暝他们,脸上藏不住的惊艳和赞叹,还有一分小心翼翼。

“别怕,”安黎拍拍她的头,“他们是我的家人和朋友,陪我来看程姨的。”

说着,把老人刚才给他的零食递给女孩,“拿去给弟弟妹妹们分了吧。”

等小女孩抱着零食哒哒哒跑了,安黎才继续往里走,进到右边一栋较矮的楼,直接上到二楼。

办公室开着,一个五十几岁的女人坐在办公桌后面,安黎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工作,“程姨。”

“安黎!”程姨一听声音就认出了安黎,惊喜道,“你怎么回来了?”

注意到钟暝他们,她又问:“他们是?”

安黎唇边绽放灿烂笑意:“程姨,我找到家人了,他们是我爸爸和哥哥,我带他们来见您。”

……

离开孤儿院时,安黎带走了纪录他成长的相册。

要上车前,他又回头,看见程姨身边跟着一群小孩,每个小孩都换上了新衣服,抱着一份礼物,开心地冲他挥手。

收回视线,安黎对貔貅说:“爸爸,谢谢你准备了那么多礼物,他们都很喜欢。”

然后转脸对钟暝说:“还有你的捐款和资助。”

钟暝垂眸凝视他,眉眼柔和,目光温润,“你……”

“小安黎,那我呢那我呢!”九尾狐突然强势插入他们中间,把自己漂亮的脸怼到安黎面前,刷足了存在感。

钟暝:“……”

“秋白礼。”他叫了九尾狐一声,语气十分“和善”。

九尾狐下意识挺直腰背,下一秒又意识过来自己居然打断了钟暝说话,尾巴差点控制不住飞了出来。

他连忙捂住屁股。

呲溜一下跑到了安黎背后。

完蛋了,他会被打的。

一定会被打的,现在逃来得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