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chapter 26

晚了一步。

何烨话音落下,安黎还没来得及反应,天色骤然暗下来,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忽然一只极大的鸟掠过他们头顶,冲他们发出刺耳的尖叫。

安黎下意识抬起头,看清了那只鸟的真面目。

并不是普通的鸟,它有九个脑袋,身体巨大,足以遮天蔽日,浑身冒着丝丝缕缕的黑雾,皮肤腐烂,能看见白骨。

它正死死盯着他们,每颗脑袋上灯泡一样的眼睛都诡异又阴毒。

那是打量食物的眼神。

“妈呀——”

“这是什么东西!!!!”

“怪物、怪物啊啊啊啊啊啊啊——”

……

耳边突然传来接二连三惊恐的尖叫,安黎回过神来,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他睁大眼睛,心脏狂跳,几乎要炸开,“鬼车……”

《山海经》里记述的一种专门食人灵魂的妖怪。

但它为什么会真的存在?!!!

鬼车九个脑袋都低下来,看着他们,鸟喙张大,又发出叫声。

这次的声音犹如尖锐哨声,无孔不入地钻进他们大脑,又沉又闷,像是铁锤一下下敲击,令人从灵魂深处发出疼痛。

大家受不了,抱着脑袋滚做一团,哀嚎不断。

没多久,都昏死过去。

安黎被离他最近的何烨紧紧捂住耳朵,没有受到影响。

他怔怔看着何烨,忘了呼吸。

只见何烨原本俊秀的脸逐渐被白色毛发覆盖,只有两个眼圈是黑色,身形也变大、变圆,整个人……整只熊圆滚滚,毛绒绒。

他露出了原型——他是一只熊猫。

“!!!”

亲眼目的“大变活人”,安黎头晕脑胀,抬手用力拍了好几下自己脸颊,强烈怀疑是在梦里!

特码是熊猫啊!!

真的、活的国宝!

鬼车的叫声已经停下,何烨松开捂住安黎耳朵的爪子,挠了挠自己脸,张嘴吐出人声,“就是你看得到的这样,我是一只熊猫。”

安黎:“……”

他努力绷了会儿脸,终于还是没忍住,裂开了。

抬头看看盘旋在天上狠毒盯着他的腐烂鬼车,又看看面前化出原型的熊猫何烨,安黎最后转脸,看向护在他身边的三人,“所以你们也是……?”

然而没等到回答,鬼车又对他们发起攻击。

它俯冲过来,利爪要抓安黎,安黎瞳孔微缩,身体本能一弯,滚到旁边。

但下一秒,它又掉头回来,其中一个脑袋朝安黎喷出黑色火焰。

安黎躲闪不及,眼见火即将烧到安黎,忽然一声震耳虎啸,胡杉化出原型,用自己身体挡住了攻击。

涂梅趁机卷走安黎,推给余荣浩,“带小少爷走!”

余荣浩的双眼已经变作竖瞳,脸上也浮出绿色斑纹。

他抓着安黎,转身要跑,鬼车却又利用自己巨大的身体,直接撞向胡杉和何烨,两人被带倒,滚做一团。

它紧接着挥舞翅膀,整个身体旋转起来。

刹那间,飓风袭来,余荣浩被吹得松开安黎的手,一个跟斗摔出去,背后重重撞到树上,挂在崖边。

安黎被吹得站都站不稳,东倒西歪,只得努力趴在地上,指尖扣进地里。

突然,他肩膀一痛,被鬼车提着飞起,视线离地面越来越远。

又疼又怕,他本能叫出声:“啊啊啊啊啊——”

“小少爷!”

“安黎!”

地下四只妖怪面色凝重。

胡杉漂亮的皮毛焦化了大半,受了重伤。

他跟涂梅、余荣浩、何烨对视一眼,沟通完成。

下一刻,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响起,他从何烨、余荣浩处借力,载着涂梅跃到空中,虎爪狠狠往鬼车翅膀拍去。

鬼车翅膀喷出黑雾,它疼得愤怒咆哮,抓在安黎肩膀的利爪松开,涂梅趁机一捞,将人拉回胡杉背上。

鬼车彻底怒了,翅膀再次掀起飓风,六个头齐齐向胡杉喷出黑火,另外三个头则转向涂梅和安黎所在位置,眼睛放出刺眼白光。

安黎本能觉得危险,抬手挡住眼睛。

一道绿色的光束蓦的从他一直戴着的手链飞出,直中鬼车一只脑袋,它的叫声越发凄厉,几乎要将人震聋。

它原本的九颗脑袋,变成了八颗。

“……”

安黎心跳得很快,肌肉紧绷,没从接连的危险回过神,又惊又惧,低头看自己手腕。

钟暝给他的手链是什么东西!

刚才那道绿色的光又是什么!

鬼车再次发起攻击,扑向胡杉,利爪插进巨虎的皮肉,痛的胡杉发出震天嘶吼,身体在空中翻滚。

安黎和涂梅被甩飞,鬼车张开血盆大口,咬住安黎,要将安黎整个吞下,涂梅脸色大变,急忙去拦,却被震飞。

千钧一发,一道灵力裹挟着凌厉剑气,削掉了鬼车半边翅膀,鬼车怒吼一声,松开了安黎。

安黎突然想起陈时航曾经邀请他去跳伞,说跳伞的感受很美妙。

他现在只想说,去他妈的!

自由落体的感觉简直烂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心脏都要从喉咙蹦出来了!!!

离地百米自由落体,他会死的!

安黎一脑袋乱七八糟的想法,而后又像走马灯一样,闪过一个个人,最后定格在一个挺拔的身影。

是钟暝。

他猛地明白过来,为什么每次看见钟暝对他笑,望着钟暝温柔的眼,他会心跳加速。

明白他的视线为什么会追随钟暝。

也懂得他为什么习惯依赖钟暝。

因为喜欢。

他喜欢钟暝。

但没机会把这份心意告诉他了吧?

看着越来越近的土地,安黎闭上了眼睛。

然而,疼痛并没有到来,想象当中死亡的感觉也没出现,他落入一个怀抱里,怀抱很温暖,托着他的双手很有力,紧紧抱住了他。

“对不起,我来迟了。”熟悉的声线进入耳中,安黎小指蜷着,紧紧抓着对方衣襟,缓缓睁开了双眼。

“钟暝。”他轻声,语气中有藏不住的恐惧。

“嗯,我在。”

钟暝抱着他,低下头专注的凝视他,眼里还有没有散去的焦急和紧张,以及最深处没来得及隐藏的狠戾和杀意。

安黎能够感觉到,他抱着自己的手有些颤抖。

他放松身体,靠在钟暝怀里,耳朵贴在钟暝胸前。

听着钟暝的心跳,不论是鬼车骇人的尖叫,或是四周狂风怒号、阴森鬼气,统统都离他远去,连刚才命悬一线的恐惧感也逐渐淡去。

安黎的心情缓缓平静下来。

四肢发软的感觉消失后,他拍拍钟暝的肩膀,示意钟暝放下自己。

重新站好,安黎抬起头。

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来了一只巨兽,身体比鬼车大上一倍,行动却半点不笨拙,十分灵活,跳来跳去,像在戏耍鬼车。

终于,鬼车几个脑袋都被它打飞,它最后将尾巴一甩,鬼车庞大的身体就像脱线的风筝,轻飘飘飞出去,重重撞到山壁上。

地动山摇。

巨兽停在原地,身形开始逐渐缩小,最后化作一个十几岁孩童的模样,掌心凝出一把巨剑。

他高高举起剑,对着鬼车劈下——

鬼车的身体燃起大火,它在火光里,灰飞烟灭。

安黎:“……”

转身,一根食指戳了戳钟暝的胸口,安黎仰起脸,“你们是什么人?或者应该说……什么妖?”

一开始,他是震惊的。

但经过刚才何烨、胡杉在他面前恢复妖身;余荣浩、涂梅非人类的打法;以及他从百米高空坠落,却被钟暝稳稳抱住,这种超出牛顿定律、非科学的可能……他的三观被重塑了,淡定了。

钟暝没立刻回答,而是先问:“你会害怕吗?”

安黎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摇摇头,“我怕鬼,不怕妖。”

顿了下,他补了一句,“刚才那个腐烂了的鬼车例外,它更像是恶鬼,不像妖。”

“那就是鬼。”

“鬼?”

钟暝解释:“鬼车一千多年前就被杀死了,尸骨葬在这座山,它这次是被唤醒的,归来的已经不是它,而是执念和怨气,没有神识、理智,只遵循它的本能,吞噬魂体。”

听到吞噬魂体,安黎想起剧组的大家,脸色骤变,迅速跑到他们身边,蹲下查看。

“没关系,他们只是被鬼车的声音震昏过去了,过一会儿就会醒来。”钟暝告诉他。

安黎松一口气,“那就好。”

“对了,”他抬头,直直望进钟暝的眼睛里,“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不要故作而言他,试图转移话题。”

钟暝朝他伸手,安黎看了眼,搭上去,接力站起来。

“我是烛龙。”钟暝说。

安黎记起自己看过的《山海经》里,关于烛龙的记载,试探问:“钟山之神?”

钟暝颔首。

他垂着眼,目光安静地落在安黎身上,虔诚而温柔。

安黎看着钟暝,迎着他的视线,耳根又开始隐隐发烫,迅速移开目光,他摸了摸腕上的手链,轻声说:“刚才,它救了我一次。”

“它是用建木的藤蔓做的,里面有我注入的灵力,是它发挥了作用,我才知道你有危险,及时赶过来。”

“神树的藤蔓,”安黎又摸了摸,嘴角扬起来,“难怪它像是一团火苗,我戴着就觉得很温暖,很舒服。”

“安黎。”

“嗯?”

“要再抱抱你吗?”钟暝朝他张开手臂。

安黎闻言,微微一怔。

钟暝望着他,突然伸手,将他拉了过去,清幽的气息顷刻裹满他全身。

“别怕,我来了。”

钟暝贴在他耳边,语气柔和无比,如同仲夏夜的微风。

安黎心里倏地,软成一塌糊涂。

他依恋地在钟暝的肩胛蹭了蹭,轻轻回抱住他,“嗯。”